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五零章 人才储备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孔明?士元?还有月娘!主公,您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名字?他们明明……”王羽一开口,就把徐庶给吓了一跳,求贤若渴也得有个限度吧?怎么把小孩子都扯进来了?这几个人当中,最大的庞统也才十三……哦,今天是除夕,过完年就是十四了。

    好吧,这看起来也不是很小,可问题是,月娘是个女子诶,而且是还没梳发的,主公提到她是怎么个章程?

    徐庶又是惊讶,又是紧张,更多的是不解,有些傻愣愣的看着王羽。

    王羽叹了口气,愁眉苦脸的说道:“唉,这也是没办法不是?人才么,还是尽早下手的好,几年以后谁知道是怎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从郭嘉事件当中,王羽总结了不少经验教训,现在他面对的名将谋士可不是游戏里的NPC,没到时间就傻傻的在一个地方等着。他们也会到处乱走,会访友,会游历,甚至还有些不为王羽所知的出使经历。

    比如郭嘉,王羽事先就不知道,郭嘉原来还在袁绍手下呆过几天。

    孔明、庞统目前的所在,王羽很清楚,后来的归宿,他也心知肚明,可中间会发生什么,在天下大势剧烈动荡,已经与历史完全不同的现在,这几个人将来会流落到什么地方去,都很难说。

    万一下手再慢了,岂不是掉到同一个坑里了?

    所以,王羽决定提前下手,趁着还没人注意到这几位未成年,就把他们先忽悠到青州来再说。理由么,也很好找……

    “嘛,这二人应该很聪慧吧?还没行冠礼就给自己起了字号,这是好苗子哦。泰山书院正缺这种才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说的是。”徐庶呆呆的点头,想了想,说道:“孔明早慧,早年在琅琊,如今在鹿门山,知他才名者很是不少,虽然年方十二,但说话、做事已经很有了几分成人模样。至于士元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王羽第一次和徐庶聊这个话题,对这一龙一凤的童年生涯很有求知欲。

    “士元应该是有内秀于心的。水镜先生也这么说。不过,他平时表现得可与孔明大相径庭,话不多,人闷闷的,很有几分木讷。若不是他是庞德公的侄子,可能早就被鹿门山除名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王羽点点头,心下了然,难怪庞统出仕后,表现得那么急切呢,这是有童年阴影,所以才急于证明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这样最好。”王羽自顾自说着,很是兴高采烈:“元直,我想找个人走一趟鹿门山,你有没有什么推荐?”

    “石广元可也。”徐庶不假思索的回答。他这位好友与他一起南下荆襄,后来他投军,也是石韬帮他照顾老母,最后被他忽悠来了青州。却刚好赶上河北大战连场,至今还未得到任用。正好借此事立下一功。

    石韬性格敦厚可信,在鹿门山的人缘相当不错,想来想去,也只有他办这件事最为稳妥了。

    “唔,是他啊,元直,他既然来了,你就应该早点通知我啊。”王羽拍拍脑袋,想起来了,这人在演义里出过场,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,给刘备碰了老大一个软钉子。既然和徐庶、孔明等人为友,才华总是不会差的。

    推荐的人选得到了,但徐庶一点兴奋的样子都没有,反是一副皱着眉头,欲言又止的模样: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?”王羽本想转换话题,却被徐庶的不过给拐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须知,士元虽然也是世家之后,但他平时被人瞧不起惯了,乍得主公看重,倒是有可能欣然起身,远赴青州。可孔明……”徐庶措词颇有些艰难,迟疑了老半天,也没把话说囫囵了。

    “孔明怎样?”王羽有些莫名其妙,自己一直没去过荆州,应该没得罪过这位卧龙吧?

    徐庶咬咬牙,将自己的顾虑和盘托出:“诸葛世家在琅琊本是大族,虽然家道中落,但胤谊先生一向以此自傲的,孔明耳濡目染,多少也受了些影响。主公您施政以来,对豪门世家多有轻慢,孔明未必认可咱们青州,就算他认可,胤谊先生也不会放任他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王羽觉得自己无辜到家了,孔明啊,郭嘉啊,这些人的讲究怎么这么多啊,就不能自己虎躯一震,那边就纳头便拜吗?郭嘉的是地位问题,孔明则是理念问题,真是莫名其妙的紧呢。

    当然,小孩子再怎么老成,骗起来也不难。可徐庶说的胤谊先生,应该就是孔明的叔父诸葛玄了,长辈不同意,就算自己说服了孔明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只听徐庶缓缓说道:“而且,胤谊先生和公路将军之间还有一段公案……孔明对主公您恐怕是没多少好感的。”

    袁术?王羽郁闷啊,袁术这家伙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好好的,又把自己给连累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无力的挥挥手:“算了,就这么办吧,成不成,总得试试才好。你出发前,安排一下,对名单上的那几个重点人物,尽量多派点人手,重点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徐庶抱拳领命。

    他在青州的地位比较奇怪,王羽是把他当军师幕僚的,但他每次的任务都是要亲身上阵的那种,久而久之,徐庶自己也不把自己当幕僚了,行为举止都与武将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领命痛快,但徐庶终究有事无法释怀,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:“可是主公,月娘……哦,是月英,您是怎么打算的?莫不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由不得徐庶不存疑,这年头,收集人才是正常,连未成年都不放过,好歹也在求才若渴的范畴之内,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?嗯,增加人才储备。可是。连未成年的女子都不放过,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尽管青州幕府中,已经有糜贞、张宁两个特例了,但月英她……似乎不懂医术,也不懂算筹吧?

    最让徐庶纳闷的就是,主公到底怎么知道月娘给自己起的名字的?月英,连自己这个鹿门山门下都不知道的隐秘,主公居然随口就道出来了,真是令人费解呢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。他都必须得提示王羽。想把黄月英带到青州来,方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求亲!除此之外,承彦公都不可能答应。

    王羽摸摸下巴,坦然道:“这事儿啊。元直你应该也知道,月英年纪虽小,但在机枢技巧方面很有天分。现在青州诸多工作都方兴未艾,正需要这种人才,糜家的工匠虽然不少,可对如今的领地来说,未免有些杯水车薪了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这次肯定是无辜的,他再怎么禽兽,也不会对一个才十一岁的女孩起那方面的心思啊。但黄月英可不是一般的人才。有她在,青州的各种技术升级,肯定会事半功倍的,这是个无论如何也不能放过的人才。

    “庶明白了。”徐庶可不是笨蛋。不管用心到底如何,可主公解释了这么多。做属下的再追问,就是不识相了,反正知道主公对月娘势在必得的态度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羽看出徐庶似乎还有点疑问,但他也无心在这个话题上多做解释,现在最重要的是河东之事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任务你应该已经知道了,目的,想必你也有些猜测,实际上……”王羽将此事的战略目的简略解释了一遍,然后指点关窍道:“河东战事,白波已经相当不妙,所以,杨奉等人的态度应该不是问题,关键的应该是如下几点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,如何与西凉军安全脱离,不受到追击,此次行动的主要目的虽然是改变河东局势,给曹操西进制造麻烦,但最大限度的保全白波,给我军注入新的血液,同样是重中之重。”

    “此外,撤退前的组织疏导工作也很重要;不过,最危险的,还是撤退的路上,只要有一个微小的意外,就可能导致整个队伍的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并州高干,河内张杨,还有匈奴的残余,与我军都是敌非友,这么大的动静,也不可能指望瞒得过他们。张燕虽然答应帮忙牵制,可黑山军的机动能力有限,能做到什么程度,也是很难指望的。”

    “河东至太行山的路况极其复杂,我在事先也没办法交代什么方略给你,一切都得靠你随机应变,最大限度的完成此次行动。差不多就是这样,元直,你有什么想法或要求?”

    徐庶低头沉思,半晌,忽然抬起头,认真的看着王羽,问道:“主公,我可否调用军中人手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王羽很大度的一摆手,他现在没有足够的粮草,发动远征肯定不现实,可调动一些将佐幕僚肯定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副将方面,管亥悍勇无双,裴元绍擅长组织调度,这二人又都有黄巾背景,与白波众将相处起来想必也比较容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王羽笑着点头,意表赞许。这次行动很特殊,带的副手不是越厉害越好,而是适合的才最好。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”徐庶做了个牙疼的表情,吸着气说道:“潘璋和他推荐的马忠极擅长潜伏、偷袭,想必在应对敌人的伏击上,也很有心得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潘璋的性格实在有够要命,但他的本事也是实实在在的,换成大规模的会战,这家伙发挥不了多大用处,但在河东,他和马忠还是很有用武之地的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王羽对徐庶的眼光深表赞同,这二位最擅长的就是打闷棍和冷施暗算了,在小说里,潘璋擒了关羽父子,马忠更是用弓箭暗算了黄忠。只要给这二位发挥的机会,就算是再牛的神将,也只有一个抓瞎的份儿。

    有了这几个助手,再加上徐庶的机变之能,白波东进,还真的是很有希望呢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能否在催锋营和降卒中分别挑些人使用?”

    “只管去挑。”王羽放心了,徐庶这几个要求,都说到了点子上,显然,他对河东之行,已经有了成算,用不着自己担心了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