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五四章 天命所归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关家庄是坐落在黄河北岸的一座坞堡,地处阳平、魏两郡交界处,是往来东西的必由之路之一,很多经由黄河往来的商船都会在此停靠。

    庄主关定有些家财,自己和祖上却都未曾出过仕,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孙辈之中能出个当官的,官,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在正常情况下,这这种事也只能是在做梦时想想了。从地方豪强,到出仕为官,须得使大价钱,按部就班的从基层开始。

    单是在县衙中谋个吏职容易,先帝在位时,这是有明码标价的,一万钱足矣。但往上升就很麻烦了。

    从秩俸一千六百石的县令,到县长,功曹史,县尉,县丞,主簿,廷掾,主记室,少府,门下游缴,门下贼曹,门下议曹,门下掾史,闾师,县佐,最后到秩俸白石以下的县史,大汉的县级政府机构也算是应了那句: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俗语。

    一级级升上去,就算每级都只须一万钱的标准,综合下来,也是十几万钱啊!对一个普通的庄主来说,这是相当难承受的数目了。何况,生财有道的先帝可不笨,对不同秩俸的官员,设置的是翻倍递增的标准。

    当初司徒崔烈为了升官,花了足足五百万钱,饶是如此,灵帝在宣读旨意时,还不无遗憾的对十常侍说道:“当初决定的有些仓促了,其实司徒这个官,可以卖到一千万的。”

    重金买官的还包括曹操的老爹曹嵩,所以,在名士圈中,曹操的世家子地位饱受质疑,就是因为他祖上是宦官,老爹又是买的官。没多少世家人的风骨。

    当然,鄙夷归鄙夷,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与曹家之间的交往。灵帝一朝末期,有几个升职的官员没掏过钱?无非多少罢了。众人对崔烈、曹嵩的鄙夷,正如五十步笑百步的典故,优越感这种东西,只要你用心挖掘,总是会有所发现的。

    关定没有清河崔氏、陈留曹家那么财大气粗,既没有人脉。也没有经济支撑,想当官,当大官,终究也只是泡影虚幻。然而,灵帝崩了。如今已是乱世,乱世之中,太平年月的规矩就不那么好用了。

    老官迷关定敏锐的意识到,乱世给他和关家带来的机遇,绝对是千载难逢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早在中平年间,他就对膝下儿子严加督促。令自幼体弱的长子读书,对少年早慧的二子关平期许更高,读书习武两不耽误,试图培养个文武双全的将军出来。

    时至如今。长子关宁已年过二十,在各方面都没显示出什么过人之处出来,老关定无奈之下,也只能将家中的生意交给其打理。让他意外的是,平平无奇的长子却在商道上展示出了极高的天分。将家中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青州开始搞海盐垄断之后,借着地利之便,不顾袁绍的禁令与青州接洽的关宁如鱼得水,在短短一年之间,就将家中生意扩大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成倍增长的财富,让老关定乐得合不拢嘴,他贪图的不是钱财,而是钱财能带来的机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幼子关平可是极附和他的期望的。

    此子如今虽还年方十五,距离行冠礼还差那么几岁,但却出落得一表人才,武艺精湛不说,兵书战策也学了不少。更为难能可贵的是,这少年身上丝毫不见普通少年的浮躁之气,沉稳的性格,让每位师长都是赞叹有加,称之为有大将之风。

    有子如此,家族的财富又在急遽膨胀,老官迷关定认定,自己的梦想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趁着河北时局动荡,他大把大把将钱财洒出去,招兵买马,广蓄军械,招募出了一支规模和战力都很可观的私兵出来。

    此外,他还推拒了关平最后一任老师——韩琼让幼子加入冀州军的提议。倒不是他看透了冀州军最终失败的结局,他只是对按部就班深恶痛绝罢了。

    韩琼的推荐,顶多让儿子成为大戟士中的一个小兵。袁公很少亲身临阵,就算亲身临阵了,也不会身先士卒,做他的亲卫,哪有上战场立功的机会?真得了机会更糟,那只是意味着,袁军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。

    指望儿子力挽狂澜,摧敌狂锋?

    关定只是官迷,并不是玄幻小说迷,他可不会做这种美梦。大军崩溃时,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,能保住命已是天佑之人,能力挽狂澜的,准是天神附体了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他也觉得冀州的形势更好,但还是不打算让幼子去投效,因为这不利于迅速升官。

    长子关宁对他的盘算很是不屑,多次表示,要投军也应该去青州,在冠军侯麾下奋战。奈何老关宁始终觉得青州打不赢这场大战,而且,青州军中的上将太多,根本没有儿子上升的途径。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想找一条捷径。

    关宁拗不过老爹,琢磨着弟弟年纪尚幼,此事倒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然而,人算不如天算,就在平原大战消息传来,关宁欣喜之下,带着全部的商队赶往平原寻找新的商机时,关家庄也迎来了关定期待已久的客人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、子远先生,请上座!”关定笑得嘴都合不拢了,微眯的眼睛中,闪烁的精光之明亮,几不在关羽之下。

    他高兴啊,他梦寐以求的明主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就像后世的股民一样,有人喜欢追涨,也有人喜欢杀跌,在关定眼中,刘备就是他能想到,并且能遇见的最佳潜力股。

    刘备有名声,还有个宗亲的身份,这些年转战河北、中原,也很是积累了一些人脉,现在虽然落魄,但谁能保证他将来不会咸鱼翻身,有一番作为?

    这种投资,当然有很大的风险,但经商半辈子的关定也有自己的看法。富贵险中求,想不按部就班的改变社会地位,不冒点险怎么行呢?

    落魄,有落魄的好处啊!

    雪中送炭的情分,不是比锦上添花强多了?自家这点财富和资源,无论是放在战前的冀州,还是战后的青州眼里,都是九牛一毛的小意思。可对于刘备来说,几百精锐私兵。几十万钱的钱粮,足以让他拥有东山再起的一战之力。

    只要刘备成为一方豪雄,平儿就是开创级别的功勋大将,地位虽然比不上关羽,但也应该不在青州那五上将之下!

    这。才是登天的捷径啊!对此,关定满怀期望。

    “宁翁方是主家,备不过客人而已,哪有鸠占鹊巢的道理?还是宁翁与子远先生居首,备与二弟在下首相陪,如此方能心安啊。”刘备多少也品出关定未道明之意了。

    他的身份比较特殊,名义上从属于青、幽联军一方。是战胜者,但由于他和王羽之间的暗中较量,实际上已经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好在是暗战,并未曝光。所以青州方面也不好大张旗鼓的通缉他,而冀州一方就算没自顾不暇,也不会把他视为主要敌人,或者重要角色。所以,刘备在河北地界行走。不会有任何来自官面上的麻烦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他也不是走到哪儿,都能收到这样的盛情款待的。如此丰厚的饮食供应,就算他当日据有半郡之地时,也从未享受过。

    所谓礼下于人,必有所求。

    打从在落雁谷兵败逃亡,本意从袁绍控制区渡河南下,避开王羽的追杀,在渡河前巧遇关定,住进关家庄至今,已经过了大半个月。刘备察言观色,对于关定的心思,已经看得洞若观火。

    对关定这种投机者的出现,刘备是非常欢迎的,他要翻身,就是得靠这种人。而乱世之中,从来都不乏投机者,正如当年资助曹操起兵的卫弘。

    对这种人,刘备可以很大方的许诺,保证将来对方在自己势力中的地位和前途。群雄之中,没哪个人比他更了解,白手起家的艰难了。

    王羽从默默无闻到名震天下,似乎成长得也很快,但必须看到,他起兵之初,不是一穷二白的,而是有老王匡苦心积攒下的五百精锐,还有数千河内郡兵。曹操、孙坚都不用说,天下群雄之中,只有刘备是确确实实的从零开始。

    其中的辛酸,真是谁经历谁知道,一言难以尽述呐。

    刘备暗地里观察过关家庄的庄丁,很满意的看到,这些庄丁身强体壮,精神饱满,只要稍加训练,就可与他曾经练出的白眊近卫相媲美了。

    有了这三百多人为中坚,只要再拉些民壮虚张声势一番,一直数千人的大军就算是成型了。

    河北虽然尘埃落定,但天下大着呢,四处都有乱战发生,凭借这么一支军队,加上二位义弟的勇猛,还怕打不出一片新天地吗?

    当然,光是这些还不够。

    三弟如今尚在青州军中,但刘备有信心,只要自己的消息传入对方耳中,那个三弟就会兼程来投,只要王羽不痛下杀手,拦是肯定拦不住的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的不足,不是张飞的问题,而是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。

    通过和王羽的暗中较量,刘备发现了自己的不足,在战阵上,他其实并不比青州差太多;韬略上,差距应该也不会大到天差地别的地步。之所以一败涂地,别说还手,连具体失败的原因,都是事后才总结出来的,关键就在于情报和大局观上的全面落后。

    这种缺陷,想要弥补可就难了,不是一两个有财有势的投机者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好在,在惨败之后,上天似乎都在垂怜自己,接二连三的为自己提供了机遇。先是在彷徨无依之际遇见了关定,随后又在抵近观察战场时救下了许攸……重整旗鼓的希望,和弥补缺陷的希望,竟然同时出现了!

    谁敢说自己不是天命所归?

    这一刻,刘备眼前一片光明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