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五九章 追悔亦难及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难不成真有权贵要夺他的店铺?”码头附近,众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立刻有人驳斥道:“想什么呢?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?这是骠骑将军的地头,哪家豪强敢在这儿横行霸道?没见关掌柜是看了信,才出问题的吗?很明显,这是关家家里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里?家里能出什么事?关老爷子身子骨好着呢,上山能捉狐狸,下水能摸鱼,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有那年纪大些的商人,语重心长的叹息道: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这种事,谁说得好呢?这人呐,太顺利了也不行,就跟行船时不能操满帆似的,容易侧翻。”

    众说纷纭中,忽然有人大声讪笑道:“得了吧,你们都别乱猜了,根本就不是你们说的那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?那郑老六你倒是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众人又是不服气,又是好奇,纷纷向发笑那人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老六、老六的叫,咱大号叫郑鹏,过完年,也是要去应募读书,求个进身之阶的,叫那诨号作甚?”郑老六翻了个白眼,却不便答。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郑鹏兄弟,祝你金榜题名,早成入幕之宾,出仕为官,这还不成么?你要知道,便痛快些说出来,不然少在这里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话我爱听。”郑鹏眯着眼睛,显然同行的话让他很是受用,享受了片刻,他这才一张眼,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这事儿其实很简单,关掌柜眼看到手的一场大富贵没了,他岂能不愁?若是换了我。恐怕投河的心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商铺,还能什么事这么严重?关家的商船不是都在这高唐了吗?”商人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切,就知道商铺、商船,看你们这点眼界。”郑鹏嗤之以鼻道:“我问你们,这世上什么东西比钱财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问一群商人这种问题,虽不是问道于盲,但效果却也差不多,反正都没人能答得出。对商人来说,最重要的不是钱。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“真是的……”郑鹏叹息着摇摇头:“好吧,我换个问法,不说从前,单说最近这些年,中原最成功的商人是谁?”

    不假思索的。众人异口同声的喊出了一个名字:“东海糜子仲!”

    东海糜家本就是巨富,但世上比他家财富更多的人多得是,这没什么可特别的,真正令糜竺成为商界传奇的,是在他果断投靠青州之后,所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开始,是糜竺在全力支援青州。当时有不少人还在讥笑,认为糜家不惜血本的投资,很有可能会打了水漂。谁让王羽和袁绍对上了呢?在冀州这个庞然大物面前,残破的青州真心不够看。

    然而。随着海盐行业的垄断,新酒的风行,新纸的出现和多方利用,以及茶的推广普及、以及从对辽东的海贸中涌向出来的各种紧俏商品。一股商潮在飓风的吹动下。顿时席卷了大半个山东。

    其中,引导这股浪潮的固然是青州将军府。但真正居中操作的,正是糜竺兄弟。

    但凡商业眼光在水准以上的人,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就算糜竺不利用权力做些什么,就凭他家的工匠、渠道,就足以在这场商潮中,攫取一半以上的利润。

    青州底子薄,招募到的工匠有限,工坊虽然是官方的,但占用的却多半是糜家的工匠。有准确消息表明,糜家和将军府在工坊的利润方面,是采取分成方式,糜家提供资金、人手,将军府提供地皮和新技术,双方目前是五五分账。

    这个五五分账是出厂价,后面的销售环节,将军府就只能抽税了。而由于糜家雪中送炭的举动,在三年以内,这部分商税只须减半缴纳,而纸品的商税,则全免!

    这是由于河北大战中,纸甲的用量太大,将军府的利润不足以支付,后期全靠糜家无偿的资源,所以才有了这个三年商税全免的优惠。

    东海糜家,财比东海!

    这是如今山东商界中,传得最广的一句俗谚,饱含着无数商人对传奇人物的艳羡和向往。

    糜家为何能成就传奇?商界也有公论,无非是眼光和舍得!眼光让他找准了目标,把握住了机遇;先舍后得,更是让他成就了堪比战国吕不韦,春秋陶朱公的辉煌。

    “关掌柜有机会学糜家?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传奇之所以为传奇,也在于其难以复制。单凭自身努力,怎么也不可能比拟传奇,更重要的是要赶上机遇。青州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草创时期,后期的投入不再是雪中送炭,只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性质不一样,就算比糜家投入多又能如何?何况,经过了这一年,能以一家之力,与糜家在财富上较量的家族,恐怕也只有那些几百年的大世家了,可那些世家又岂会满足于做个商人?

    当然,糜家也不是没机会在政治上有所作为,毕竟糜家兄弟,也有个无限趋近于国舅的身份。

    尽管君侯还没举行纳妾的仪式,但谁都知道,在将军幕府中操持的几位女子,跟君侯妻室是没什么两样的,第一个在幕府中工作的,不正是貂蝉夫人么?

    阻碍糜家兄弟出仕的,是君侯定下的规矩,军政要分离,商政也是要分离的。想出仕,只要去将军府应募就可以了,只要有才干,就会得到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不能一边当官,一边经商,统兵亦是同理,就连做学问的大儒,实际上也是不能直接干政的。

    在青州体系内,经济、军事、文化、政治实际上是被分割成了泾渭分明的四条线,互相可以影响、干涉,却不会交叉在一起。

    商人们不清楚这条规矩的真实用意,但他们也不在乎,规矩难以理解,从来都不是商人们会担心的事。他们最怕的,只有没规矩,或者规矩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近段时间,听说糜家有所动作,似乎打算准备从商场上脱离出来,正式进入幕府为官。

    作为商界传奇,糜家的一举一动自然牵动人心,但说关家有这个本事效仿……似乎,差的有点多啊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关掌柜也有个貌如天仙。兰心蕙质的妹子?”有人忽然打趣道,引起众人一阵善意的哄笑。

    自古英雄爱美人,当年的霍骠骑何尝不是个风流种子,榻上征服美人无数,马上征服英雄无数。大汉冠军侯,就应该是情场战场两得意的。

    “兰心蕙质的妹子,关掌柜是没有的,”郑鹏打个响指,呵呵笑道:“可他却有个英雄了得的兄弟!”

    “英雄了得?何以见得?”有人质疑。

    “骠骑名录上有名,如何?”郑鹏面色不变,应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商人走南闯北。消息最为灵通,骠骑名录在兖州都炒得沸沸扬扬了,商人们岂能不知其名?虽然那名录是保密的,就算是当事者。也只有与青州密使接触过后,才知自己榜上有名,但这无碍于了解其重要性。

    这名录,与其说是寻人启事。倒不如说是封神金榜。

    接受青州的招揽,由君侯亲自召见。验明正身之后,武将至少是个校尉,文官至少是位主簿!听说名录上也是分等级的,最著名的一人,正是统帅青州四千轻骑,五上将之一的虎威将军赵云!

    那同样是个传奇人物,年方弱冠来投军,被君侯慧眼拔于行伍之间,随后便独领一军,与君侯并肩冲阵……其经历为无数人所津津乐道。最大的悬念,莫过于冠军侯是如何一眼就看出赵将军的本领的。

    直到最近,骠骑名录喧嚣尘上,才有消息传出,原来早在赵将军投军之前,就已经榜上有名了,而且他的名字排在了武将一栏中最前面的那个位置——是榜首!

    对于骠骑名录的来由,众说纷纭,但也没人会打破沙锅问到底。冠军侯这种不世出的大英雄,本就是该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的,何足为奇?

    说不定真像民间传言的那样,冠军侯乃是星君下凡,带来的天兵天将也一同附身凡人,只待聚集起来,辅佐星君平定乱世,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呢。

    总之,在那名录上有名,就会一步登天。就算出于种种原因,不愿意接受青州的邀请,单凭这个资历,就足以令得各路诸侯奉为上宾,重金礼聘了。

    商人们的眼睛都羡慕的红了,一个个竖着耳朵,瞪着眼睛的样子,好像是一群看着萝卜的兔子:“那还有什么好愁的?难不成关掌柜那位兄弟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。”郑鹏的眼神中多少有些幸灾乐祸,“刚才他看信的时候,我刚好在他身后,偷偷瞄了一眼,正好看见最重要的那句话了。他那兄弟啊,不知怎地,被人给拐跑了,关老爷也不知怎么想的,还搭上了几十万钱的家财和大批粮食,嗯,还有他家的几百私兵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抽了口冷气,一个个都是啧啧咂舌有声,这损失,真是肉疼到家了,要是落在自己身上,真是要跳河了:“……这是哪个缺德鬼干的啊?”

    郑鹏撇撇嘴:“还有哪个?就是那个只会说漂亮话,一打仗就抓瞎的刘备呗。”想了想,他又意犹未尽的补充道:“我听说啊,关掌柜去将军府报备了兄弟的名字后,君侯很高兴,还和公明将军说,给公明将军找了个好副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下……真是亏大了啊!”除了叹息,商人们已经无话可说了,摧锋营的副将,这种机会错过了,别说这辈子,下辈子都要悔得睡不着觉啊。

    好好一孩子,怎么就被刘备给忽悠走了呢?这关老爷啊,果真是缺心眼的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