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六二章 营建亦为才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我……在下……”关宁一个激灵,险些跳起身来,一向伶俐的口才不见了,磕磕绊绊的,连续换了好几个自称,就是没说半句有用的。

    他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不是被王羽的问话吓到,而是被王羽直截了当,漫不经意的态度吓到。

    从管家口中,他已经很详细的了解过刘备和许攸从接触,到互相试探,最后通过一场对天下大事的论对,确定了宾主关系。

    父亲得以恭忝列席,是刘备笼络的表示,是很高规格的待遇,事先曾做了大量的铺垫,是相当隆重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这不是因为弟弟,弟弟名列骠骑名录的消息并未传开,在外人眼中,不过是个读过书,武艺还不错的少年而已。对形单影只的刘备来说,关家庄提供的资源才是最重要的,因此,父亲才享受了这样的待遇,事后反悔,也认为奇货可居,试图让自己以此为进身之阶。

    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,来之前,他已经做好了留下东西就走人的准备。谁曾想,他不但直接得到了召见,而且王羽就这么很随意的,在他面前和两位军师讨论起了天下大势。

    这算是与闻机密了?

    但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看重的地方呢?

    关宁心里一百个不解,只觉脑袋里全是浆糊,黏稠稠的,一个念头都转不动。

    直到王羽最后这一问,他才有些明白了,对方似乎是想借此来考校自己一番。可刚刚说的这些东西,他连想都没想过,又哪里能说出个所以然来?

    “没想法?”正窘迫间,王羽善解人意的下一问来了。关宁这才如蒙大赦一般,连连点头,额头上,汗水涔涔而下。

    王羽多少有些失望,好歹是名将的哥哥,总该有些异于常人之处吧?若是懂得谋略或者兵法,听了刚才这些话,多少应该有点想法才对。

    他根本就没把这些东西当什么机密,古代信息传递速度慢。传播范围有限,致使很多人的眼界也有限。在这方面有优势的人,可以轻易在大局观上把智力高于自己的人甩开,就像是后世**十年代,出过国的那些人一样。随便说几个新鲜事儿,就能把其他人砸蒙。

    王羽认为,拟定战略这种事,是最简单的,有足够的信息量,对此兵法战略稍有研究的人,就能拟定出个不太离谱的战略来。

    真正难的。是将战略付诸实施。

    就拿诸葛亮的隆重对来说,光是听到他的描述,可能会觉得很厉害,但知道这个。就能去吞并荆州,进取西蜀,进而争鼎天下了吗?显然不行。

    以小吃大,吞并荆州就是个大命题。实际上,连诸葛亮自己都没能完成;

    取益州。算是准备比较充分了,但依然连番激战,损兵折将之后,这才顺利拿下;

    三国鼎立的格局形成后,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兵攻宛洛,主力部队出汉中,攻略关中的分进合击的大战略,更是涉及到了大范围的协同作战。

    这个战略根本没能得到全面的实施,事实上,关羽攻襄樊和刘备攻取汉中的两战,应该就是在这个战略的指导下进行的。

    汉中之战是从建安二十二年就开打,直到建安二十四年结束。襄樊之战则是在建安二十四年展开,但完全没能达成互为应援,相互呼应,最后是被各个击破了,或者说关羽牺牲自己和荆州,策应了刘备在汉中的攻势,消弭了曹操反攻汉中的威胁。

    再拿许攸图汝南的策略来说,其他的都是虚的,他真正打动刘备的,就是他手上的情报网和与袁绍旧部的联系。有了这层关系,刘备就有了从曹操口下夺食的资本,其他的各种好处,能不能拿得到,都还远着呢,刘备这么务实的人,肯定不会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关宁答不出这个问题,只能说此人对兵法韬略没有进行过研究罢了,王羽倒也不会就此否定他,紧接着又问了个问题:“关掌柜,你对高唐城扩建这件事,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贾诩好奇的看看关宁,没发觉此人有什么出奇之处,于是转头看向田丰,疑惑王羽为什么摆出这副不依不饶的架势,似乎一定要找出这人的优点出来。

    田丰耸耸肩,表示自己也不清楚。想了想,又眼帘微垂,目光落在一本墨迹尚新的书册上,借此向贾诩示意。

    这东西是青州的新进幕僚档案,贾诩一看就明白了,准是什么地方又缺人了。自家这位小主公这某些方面很偏执,比如他认为,商贾中务实的人才比名士中多。

    这个规律,贾诩并不是很认可,但不能否定的是,商人和人打交道的经验,确实比普通人多。而这些人通常还很细心,执行那些繁琐而没什么难度的工作,成效的确远在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名士们之上。

    王羽的作风,他二人早就习惯了,关宁却极度的不适应。

    尽管他事先就存了要弃商从政的心思,也在着力打听,将军幕府考核的详情,但还是被王羽直截了当的三问,给问得直犯晕。

    “或者这么问好了,”王羽也不气恼,摆摆手,又换了个问题:“关掌柜,外面人都说,你走通了本将军中的关窍,故而在新城建设中抢得了先机。可新城之事,本将在是在两天前方与元皓议定,而你建商铺却是腊月,这莫非不是未卜先知之能么?”

    王羽的语气倒是很平和,但语意中却带了一丝质问之意,以他的威严,就算质问之意只有一丝,听在关宁耳中,也足够惊心动魄了,毕竟只是个社会地位极低商人,他哪里禁得住这个?

    关宁连忙解释:“君侯莫要误会,在下只是听说,君侯会在元宵那天会盟河北群雄,想着这段时间四方军民云集,总要有个消遣的去处。后来又听说君侯下令。埋葬尸体都需远离高唐城十里之外,在下便猜想,君侯会不会有将治所移到高唐,并扩建高唐城之意,故而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王羽抚掌而笑:“你是不是还和别人说起过?”

    关定心里没底,迟疑答道:“只是一些故交好友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王羽没头没脑的赞了一句,这次他吸取前面的经验,不问那些大而化之的问题的了,而是问得相对具体起来:“对新城外城的商铺民居布局。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以在下管窥之见……”关宁终于明白了,君侯的确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,单纯是在考校自己的才干。想通此节,他也没什么好支吾的,当下抖擞精神。对答如流:“君侯要扩建的,并非通常意义上的都会,更像是个巨大的营寨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王羽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对历史没研究,但三国时代的人才,还是很有了解的,可就是想不出,到底哪位是擅长工程建造的。但他偏偏还知道。华夏古代的建筑技术相当高超,讲究也很多,选址、布局、道路铺设、建筑营造,甚至还得考虑下水道的问题。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。和古代欧洲的城市完全不同,王羽看过文献,早在商周时期,华夏的城市就有考虑城市排水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大学问。王羽对此一无所知,田丰、贾诩也帮不上什么忙。而建城同样不是过家家。王羽虽然没打算把高唐城建得和洛阳一样,却也不想搞得跟个大村子似的。

    所以,城市规划方面的人才,亟待挖掘。就王羽目前所知,古代的建筑学和堪舆学是混在一起的,若是能找到传说中的南华老仙,八成就对路了,此外,王羽还真就没啥头绪。

    田丰倒是提供了一些情报,他知道的几位建筑大师,现在都在长安,其中一位王羽还见过,就是董卓派出的那五位差点被袁绍杀掉的使者之一,将作大匠吴循。

    这个就有点远水不解近渴了,就算派人追上徐庶,让他想办法与吴循接触,一来一往,也得半年以后,太慢。

    因此,王羽打算自己先挖掘一个差不多的,和将军府中的建筑工匠们一起,先商量着把这个城搞起来再说。

    刚巧赶上关宁来应募,说自己有个弟弟叫关平。王羽当然知道关平是谁,欣喜之余,顺便让人核实了一下,结果意外发现,关宁这个人本身,就很有点意思,故而才有了今天这场考校。

    目前看来,情势正在往好的一面发展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通常的建城思路,在下不敢妄言,但君侯既然想一切从简,那在下倒是可以说上几句的。当年关家庄一度曾毁于洪水,后来重建,全靠路过的一位道长指点,在下在这方面略有几分心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用城墙,那么这城便可以不用拘泥于形状,大可依地势而建,以圆弧状,一层一层向外拓展……这样做的好处是,可以为将来扩建留下余地,人多了,就层层叠加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城墙也不用拆除,只消把城门拓宽,方便进出即可,以在下直接,连护城河都不用填,既然不出入大军,只消建上几座木桥就行了,既美观,又节省工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城内的建筑,这附近林木甚多,若是只求入主,不强调美观,大可用最简单的方法搭建……在下知道一个法子,只要有原料,就可以在一天内搭建起一座大木屋,内里宽敞,就是外观不怎么好看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关宁这一说起来,就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架势。

    贾诩和田丰不时对望一眼,都想象不出,这样建出来的城,将会是怎样一个景象。王羽倒是听得津津有味的,这样建出来的城市,他再熟悉不过了,不就是后世的二环、三环么?果然民间有长才啊。

    这一番论对,足足耗了两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贾诩听了个开头,就打着哈欠走了,他老人家忙着呢,可没空在这闲扯;田丰倒是比较敬业,可听到一半的时候,关宁说的那些木材如何选料,下水道如何开凿,以及王羽说的取水问题之类的话题,彻底打消了他的求知欲,所以他也走了。

    田丰很厚道的没打哈欠,只是在心里腹诽了几句,觉得王羽不干正事,在建造这些小道上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王羽完全没理会两大军师的去向,他满心都沉浸在城管大队的发展上面。等雪一化,屯田就要展开了,但作为战场的几个郡,民生被破坏得相当厉害,失去家园的百姓说不定还要分神修房子。

    用关宁提供的这种办法建房子,就免去这些烦恼了。

    同时新建的城管大队也有了收入来源,很好的融入到了新政之中去,建城等一揽子问题都能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至于艺术性、风水什么的,完全就不在王羽的考虑之内,他要建的不是千古名城,而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商贸文化的中心。

    实用的,才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“很好,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青州城管大队的第一任队长。”王羽拍着关宁的肩膀,很高兴的勉励道:“关队长,好好干!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