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六六章 再见麹义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惊之后,又是一惊,接连两次,都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刘虞的官职、身份,各种名头人尽皆知,无须赘述,这么个人,乘着一辆牛车出行,本身就是很违和的一件事。特别是那辆牛车本身也是吱呀乱响,很有日久失修的意思。

    节俭到这个份儿上,哪怕是假装的,也很让人惊叹了。

    不过,真正让青州众将震惊的,还是赵云叫出的那个名字……麹义!

    在去年春天之前,麹义虽然有些名声,但和焦触、张南那些人也没多大区别,有河北名将,冀州上将这种名头的人多着呢,麹义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然而,他先在邺城击败于夫罗,而后又在界桥之战大方光彩,足以令人侧目而视了。

    青州众将更加清楚的是,就算在龙凑那场大战之中,麹义也算得上是虽败犹荣了。若非他的决死狙击,龙凑之战必然会以冀州军的全军覆灭而告终。

    反过来说,若是副将淳于琼再给力一点,甚至可以达成小损之后,全师而退的战绩。如果真是如此,对其后的连场大战,就会有着很深刻的影响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员大将,确是如何重视也不为过的,也就是袁绍用人的讲究太多,否则此人或许不足以作为执掌全军的名帅,但作为独当一面的大将却是足够了的。

    龙凑之战后,麹义失踪,袁绍只是草草的派人搜了一通,就当这名有点本事,但太过桀骜的大将不存在了。沮授倒是有心多找找,可他当时既要重新编练新军,又要与黑山军交战,一时也是无暇分身。此事就这么耽搁下了。

    而青州一方则是相反,寻找麹义是战后情报司的重点任务之一。王羽花了大力气去寻人,可就是没找到,麹义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认为此人已经死于乱军之中了,否则以他的桀骜与急躁性子,河北大战连场,他怎么可能一直不出现?纵使伤心了,打算背弃袁绍,他也不可能在乱世中默默无闻吧?

    王羽一度都在猜测。是不是刘备把麹义给藏起来了,打算慢慢笼络了。但清渊一战中,刘备的班底全溃,也没发现有麹义的存在,刘备显然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结果。现在,他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河北的几大势力,也只有刘虞才有本事从袁绍手底下挖人了。袁绍四世三公,门生故吏遍天下;而刘虞则是宗室第一人,名声震朝野,无论是名声还是底蕴。这俩人都很有一拼。

    “麹义!”赵云惊讶,太史慈不无好奇,秦风在微微一怔之后,眼睛却陡然变得一片血红。暴喝一声,抬手就要拔刀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的覆灭,最直接的仇人就是麹义,先前以为此人已死。秦风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来,此刻仇人相见。岂有不报仇之理?

    “秦兄,不要冲动!”赵云手疾眼快,一把按住了秦风的手,没让他把刀拔出来。

    “子龙,界桥那一战你也在场,何故阻我报仇?”秦风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太史公论昔日荆轲刺秦曾将勇力之人分成四类:血勇之人怒而面赤,气勇之人怒而面青,骨勇之人怒而面白,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。

    血勇之人只可于市井之中打架殴斗;气勇之人可从军杀敌;骨勇之人已极可贵,能舍生取义,杀身成仁。至于神勇,也只有不世出的豪杰才能当得起了。

    秦风也算是一名勇将,但也只是气血之勇,一怒拔剑,拔剑生死,不会多考虑什么。他拔刀的动作虽被赵云拦住,但手上力道却一直在增加,要不是赵云武艺远胜于他,还真就未必拦得住他。

    “战阵上的事,战阵上了,现在麹义分明为出使而来,你杀他算是什么事?自家兄弟知道你要报仇,不知道会怎么想?主公今日是要会盟,为的是暂息干戈,休养生息,为的是天下的长治久安,而不是鸿门宴!就算是鸿门宴,项藉也没杀高祖的大将啊!”

    赵云的低喝声像是一盆冰水迎头泼下,秦风的神智顿时清醒了不少,他只是惊怒,并未失去理智,哪里不知道此番会盟的重要性?

    杀麹义,甚至杀刘虞都很容易,都用不着王羽下令,他们三个带百十个骑兵冲上去,一顿饭的工夫就能把刘虞一行人杀个精光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如果事情能这么简单的处理,主公又何必对刘虞这么重视呢?

    项羽在鸿门宴不杀刘邦,不是心慈手软,而是不能杀。在战场上杀了刘邦,可以震惊天下,在邀人饮宴时动手,只会被天下人唾弃。

    开了这个先例,将来还有谁愿意和青州打交道?春秋无义战,信义对诸侯来说并非不可或缺的东西,但什么事都不能越过底线,否则就不是没有信义的问题了。所以刘邦杀功臣,必须得等到天下大势已定之后,若是杀早了,再强的势力也会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明白归明白,但秦风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若麹义降了主公,这口气他可以忍,但此人居然一脸桀骜,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营门前,若是就这么看着,将来怎么去见严将军和死去的袍泽呢?

    “不要中计!”一只有力的手掌按上了秦风的肩膀,随即,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到了秦风身前,却只留了个背影给他,只听太史慈沉声说道:“麹义那副模样,就是引你出手呢!只要你把刀拔出来,刘老匹夫势必掉头就走,然后四处宣扬,主公欲摆鸿门宴,诱杀诸侯大臣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话从何说起?”太史慈的话让赵云、秦风都是惊诧莫名,只是原因各不相同。秦风只是纯粹的吃惊,赵云却另有想法。

    赵云虽然对刘虞重用的,与胡人关系密切的鲜于辅、阎柔等人没什么好感,但对刘虞还是很有好感的。因为这人名声实在很好,连被人推举他当皇帝都推辞了,还不是无欲无求,一心为国的长者么?

    太史慈突然说阴谋什么的,听起来确实很刺耳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想想看,麹义兵败失踪是在什么时候?主公派人打探了这么久,为何一直没有风声?既然做得如此隐秘,幽州又不是没有能打能拼的了,又何必非得此人同来?这其中若是没有点算计,那才真的奇了呢。”

    太史慈冷笑有声:“堂堂一州州牧,当朝大司马,出行只乘牛车,饮食只有一道荤菜,不觉得太做作了吗?主公招待各方来使,虽显寒酸,但不失为光明正大,刘虞在边关又是与诸胡互市,又是开放渔阳铁矿,任由当地豪强招兵买马,扩大实力,他会缺钱至此吗?哼,收买人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皱皱眉,一时无从反驳,其实他心里隐隐也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王羽看重实效,他定的规矩,自己遵守,是为了以身作则,引导军民效仿。他很少故作姿态,连收买军心这种事,都是踏踏实实做到实处。

    大半年以来,赵云也受了不少影响,以前的观念多少有些改变。

    刘虞为人节俭,无论真假,都应该是有目的才对。可是,说他以身作则吧,他又很少在领地内宣扬节俭的美德,治下百姓用不着他说,也不得不省吃俭用,可幽州那些豪强呢?如果只是自己节俭,好歹也是朝廷重臣,他一个人的节俭,又能省得几何?

    麹义的出现也过于突兀。

    先前一直没出现,可以说是养伤,但联想到高唐决战时,刘虞的兵马曾一度与战场相当靠近,赵云不得不怀疑,对方是否存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那一战僵持的时间再久一些,刘虞军会不会参战呢?激战一起,有麹义的先登死士潜伏在军中,刘虞军对青州军又能造成怎样的打击呢?

    麹义对付骑兵的手段,堪称河北第一,若是没有预先的防备,轻则演变成界桥之战的翻版,骑兵主力遭受重创,重则全军溃败!

    现在麹义又出现在护卫队伍之中,目的又何在?难道真象大哥说的那样,是引义从们出手吗?

    这也不是不合情理,麹义并非以武艺见长,他擅长的是在野战中对付骑兵,即便刘虞担心自身安全,不怕他暴露,也是让他打出旗号,留在军中作为震慑更有用,而不是单单充当一名护卫。

    这场争执很激烈,好在赵云、太史慈的反应都很快,前者按住了秦风,太史慈直接将两人手上的动作遮住。

    当然,动作再快,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,特别是在有心人眼中。

    “太史将军,赵将军,当日广川一别,竟是今日方得再见,久违了。”争执间,刘虞的车队已经到了近前,麹义远远一抱拳,扬着脸,高声说道:“二位精神不错,身手敏捷,情深义重,不愧为继任白马义从主将的英雄,令人敬佩!”

    麹义这话夹枪带棒,配以他那一脸桀骜之色,以赵云的沉稳,心头也是火头大起,他脸色一沉,刚要反唇相诘,冷丁手上涌来一股大力,只听‘呛啷’一声响,却是暴怒之下的秦风终于把刀给拔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麹义,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!”秦风这个老义从双目血红,放声咆哮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