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六七章 以刚克柔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小弟这王霸之道,其实就是外王内圣之道,以此为根基,给每场对外战争都制订一个目标,以收获足够的好处,再公平的分配给参战各方,这样一来,整个国家的矛盾就整体向外转移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没有疆土可开拓?哈哈,世界大着呢,没什么可担心的,以目前的后勤供应水准,攻击速度来看,单是大陆上,就足以有几百年持续扩张的余地了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陆地,还有大海啊,远了去不了,东海、南海还是可以转转的,海上当然有好东西,总之,相信我,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先例呀……”公孙瓒的诸多问题,王羽都应答如流,最后一个问题却让他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制定政策,当然不是一拍脑袋就想出来的,肯定是后人的智慧结晶。但王羽打算给华夏指引的这条长治久安之路,却不是华夏本土的,而是舶来品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所谓的民主,那玩意在同期的希腊、罗马似乎都有大范围的应用,到最后也只能是浮云。想到要在华夏大地这么广阔的范围内施行民主,王羽的想象力都不够用了,那样做的效率得低到什么地步啊?

    他参考的是欧洲最具开拓进取力量的那几个时期。

    工业**不行,王羽只是个特种兵,不是工程师,依靠后世的常识,改良一下酿酒、造纸倒还可以胜任。在两千年前,从无到有的建立工业体系,这就太为难他了。

    何况,建立工业体系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,看看现在的蓝天碧水,再想想工业时代后的乌烟瘴气,王羽压根就兴不起那个念头来,现在就建立工业体系,绝对是对全人类的犯罪。

    再说了,现在可是汉朝,就算到了末期,也是强大的汉朝,不用超出这个时代的技术,一样可以雄霸天下。

    华夏历代王朝,各有各的缺陷,暴秦失之于一味严酷,盛唐失至于重胡轻汉,宋、明失之于重文轻武,独有强汉是最完美的。一定要说汉朝的欠缺,就只有让这种完美延续的制度了。

    王羽打算参考大航海时代,欧洲各国的对外扩张政策。

    这些政策很宽泛,算不上什么经典,但那个时代,无疑是世界史上,人类进步最快,开拓性最强的一个时期。

    只要让大汉朝拥有那种精神面貌和进取精神,用不着什么新技术,几百年后,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文明就会雄踞于世。

    当然,王羽不是历史学家,大航海时代时代中,欧洲各国到底制定了何种法律法规,他一概都不知道,但其中最基本的精神,他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参与开拓的人,就能分到好处,基本上的公平是可以保证的。王羽打算复制的,也只有这一点而已。

    具体的政策,会在统一天下的进程中,由这时代最杰出的精英们逐渐完善出来。争鼎天下,就是日后的演练。等到天下重归一统,秦皇汉武未尽的辉煌,就会在新生的汉朝重新延续下去。

    这就是王羽的全计划了。

    其中很多内容是没法给人说的,要不是公孙瓒不知从哪里得了消息,饶有兴致的跑来追问,王羽可没耐心解释得这么详细。

    “此策当是从前秦和本朝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吧?贤弟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捻须沉思,连连感叹有声:“当年武皇帝东征西讨,将我大汉朝的荣光布于四野,其时哪有外虏敢上门滋扰?可国内却偏偏民怨鼎沸,现在想想,正如贤弟所言,开疆拓土之战,对中原百姓只见弊端,不见其利,没人支持也就难怪了。”

    和刘备一样,公孙瓒其实也是个半吊子儒生,要不是怎么是同学呢?

    不过现在孔孟之儒尚未根深蒂固,读书人都是儒生,却不一定信奉孔孟,公孙瓒倒也没有不言利的臭毛病,对王羽的说法很是认可,两人你一言,我一语的讨论得很来劲,把刘虞将至的事情都给忘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直到营外传来一阵喧闹声,不久后,亲卫探明消息赶来回报,二人才大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启禀主公,刘使君车驾已至北门外,与秦校尉发生了冲突,两边剑拔弩张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、子义呢?”

    “子义将军也动了怒,虽然没动手,可看他那架势,恐怕……子龙将军正在全力弹压场面,可消息已经传到了骑兵营,那麹义实在也太过嚣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麹义?”王羽愕然与公孙瓒对望一眼,发现对方也是一脸惊异。

    王羽自觉,自己已经尽量把刘虞往高了评估,可没想到,最终还是低估了对方,竟然连麹义都被他给笼络了,真不是一般人呐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太史慈出问题,自己还特意嘱咐过对方,告诉他刘虞可能会用一些小伎俩来挑衅什么的。没想到对方这一手直接打了自己个措手不及,连早有心理准备的太史慈都怒了,也就难怪秦风搞出这么大阵仗了。

    公孙瓒摇摇头,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,叹道:“所以说,贤弟,你邀请其他人也就罢了,确实不应该给此人机会来此。刘虞的本领不在战阵之上,全在这为人处事之中,你这是以己之短,迎敌之长啊。”

    王羽微微一笑道:“大哥,看来你还真是吃了此人不少亏呢。”

    “岂止,岂止,总之是一言难尽,休要多提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捂着额头,很痛苦的模样,见王羽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,他赶忙提议道:“贤弟,某劝你还是不要自行出面的好,贾文和足智多谋,为人滑不留手,倒是正好与其针锋相对,锉其锐气,你何苦见他,平白折了颜面?”

    “既来之,则见之。小弟先去试试,若是果然招架不住,再让文和顶上不迟。”王羽向来遇强更强,公孙瓒越是这么说,他就越想去会会刘虞,何况,他对麹义的兴趣还没完全打消呢。

    出了中军,直奔北门,不多时便到了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只见周围已经聚了不少人了。以青州军的军规,本不会有什么人围观,可问题是,骑兵营的老兵多是白马义从出身的,其余的也和义从有着师徒之谊,一听到麹义出现,而且还在营门口挑衅的消息,哪里按捺得住?一股脑的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负责营中秩序的是于禁,发现不对,他马上调集亲卫去拦人。然而,义从的身份毕竟不一样,从还是客军身份开始,这些壮士就跟随王羽征战四方了,无论在怎样艰辛的情况下,也是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后来变成了自家人,却多少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平时他们从未仗着老资格乱来或者要求什么,但这一次爆发出来,却是不得了。饶是以于禁的果决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处理,只能一边带着亲卫步步后退,一边向对方喊话,希望让对方冷静下来,此外,就是让人飞报王羽,请他来主持大局。

    刘虞是最后一个到的,此刻各路使者都在营中,听得这边的动静,纷纷赶来围观,让于禁、赵云越发的投鼠忌器了。可义从们的怒气不消,他们也无法可想,正是一个两难的局面。

    远远看见王羽,于禁擦了一把冷汗,快步赶了过来,正要解说时,身后传来了一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这是私人恩怨,不关我家主公的事!麹义,是男人的,就与某单挑一场!”饶是围观者众多,喧嚣声四起,秦风的大嗓门还是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而已,又何来私人恩怨?某知青州兵强马壮,欲炫耀兵威,震慑群雄,然则,人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我麹义是什么人?河北何人不知?还怕与你搏命不成?今日某只为护卫刘使君而来,没空与你鼓噪,你青州若要杀人,便只管放马过来,某若是皱一下眉头,就是和严纲一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秦风怒极挥刀,可对方一不拔刀,二不退避,就算赵云不拦,他这一刀又如何砍得下去?

    麹义微一皱眉,踏前几步,直驱秦风身前,冷声断喝:“要杀便杀,休要又哭又叫,像个娘儿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汉子!”围观者之中,忽然传出一声喝彩声,下一刻,又是一片应和声传出。

    中原诸侯之中,多有和青州有摩擦的,就连盟友徐州,黑山这两家盟友,在大胜后,关系也有所改变。徐州这次来的使者是陈珪,正是地方实力派的代表人物,第一次拜见王羽时,就当面质疑,青州为何毁盟攻打琅琊,对臧霸攻泰山之事则是提都不提。

    北门的乱子,大多数人都是乐见其成。虽然是来观礼,肯定不能向青州挑衅,但若有了热闹,起起哄却是无妨的。

    义从们若果然杀了麹义,这场会盟自然半途而废;不杀,以目前的形势而言,青州军算是颜面扫地了,这当然动摇不了大局,但伟大的胜利,不都是从小胜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吗?

    何况,王羽若是强压义从的愤怒,没准儿这支精锐就要离心了,进而会影响到公孙瓒和青州的关系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看似小事,实则不小。就算王羽凭借威望把事情摆平了,谁知道这种隐患什么时候会爆发呢?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,就是这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幸灾乐祸之余,众人对刘虞的手段,也是深感敬服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若暂时不要出面,由某出面,先将事情压下去再说可好?”于禁满头是汗,军中出了这种事,他觉得都是自己的失职,事情拖得越久只会越糟糕,所以他建议快刀斩乱麻,自己来当这个黑脸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。”王羽摆摆手,淡然一笑道:“区区小伎俩而已,哪里值得本将退避?文则,你且在一旁,只管看我以刚克柔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扬声道:“刘使君,本将王羽有礼了,远来即是客,使君何妨下车一叙,羽也好当面请益?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