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七一章 辕门射戟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阎柔的信心,没有惊到王羽,倒给刘虞这边搞得疑虑丛生。

    这时代的士人,和宋明时代完全不一样,很少有纯粹手无缚鸡之力那种,读书人讲究的是君子六艺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全面发展,腰间佩着的宝剑不纯粹是摆设,拿起弓来也能引弓杀敌。

    刘虞虽然身娇肉贵,但他在箭术上造诣并不低,远远望了一眼,就评估出这件事的难度了。

    老头目视阎柔,没有动作和语言,但凝重的眼神却是前所未有。阎柔知道刘虞心意,一边调整弓弦,一边踏前而行,不着痕迹的从对方身旁经过,口中发出了微不可闻的声音:“明公勿忧,王羽的心思,已经了然,他说同中以和论,那同不中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唔!”刘虞心中一动,脸上的皱纹猛然绽开,只听阎柔继续说着:“他设下这个无解的难题,恐怕就是担心事情不可收拾。某且勉力一试,若侥幸中了,今天就是他名誉扫地之时。若果然不中,只消明公点出其中关窍,总也要折了他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刘虞不答,神色如故,但眼神中的凝重依然化为了平和,阎柔仰天大笑,脚步骤然由缓转疾,几步到了辕门前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,靶子既然是你立的,某占个先你不介意吧?”阎柔斜睨王羽,大咧咧叫道。

    虽说成功几率很低,但阎柔能以汉人身份,在草原上混得风生水起,坚韧的性情和灵活的心计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白马义从骑射的本领很强,但他也有着很强的自信,所以先前刘虞才特意点出了骑射二字。不过,发现王羽的用心之后。他觉得有必要把规矩改一改。

    骑射的精确率,肯定是不如步射的,不说弓的射程、强度,单说稳定性,就差很多了。

    若是要争胜,阎柔自然不惮于以骑射来较量。可他自认窥破了王羽的用心,自然而然的以为,王羽打算比烂——只要两边都射不中,这赌约就被他混过去了。先前因麹义而起的麻烦,同样也被轻松化解了。

    有念及此,他又岂肯让王羽如愿?

    抢先,就是为了不着痕迹的更正规矩。所谓上行下效,刘虞带出来的部下。身上多少都沾了点他的圆滑和城府。

    刘虞固然会在比试后,以言语挤兑,可若是能一矢中的,岂不大快人心?到时候却要看看,到底王羽会撕破脸毁诺,还是灰溜溜的遵守诺言,当真放弃河北。缩回青州。

    “无妨,阎校尉请自便。”自从提出赌约之后,王羽像是摇身一变,成了水镜先生司马徽。什么都说好,笑眯眯的点着头,别说熟悉他的部属将士,就连第一次见到他的刘虞等人。感觉都很古怪,心里更是没底。

    “好!”阎柔收敛心神。看向远处的画戟,挽起了手中的骑弓。

    受限于使用的环境,骑弓通常比较短小,但力道却未必比步弓弱,因为两种弓的制造工艺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骑射之艺,源自赵武灵王。但治弓之法,却是中原流传了超过千年的绝技。造一把好弓,不比造一柄好槊容易,同样需要选材、合胶等,每一步都很严格,耗时也长,通常四年才得一把好弓。

    所谓:冬治弓干,春治角,夏治筋,秋合诸材,寒修外表,酒蒸、火段、钳紧、手撕,慢冶条。丝缠节,干贴胶,上漆,被弦,重驯导……这就是制造一柄好弓的诸多工序的片段,骑弓的工序比步弓更繁杂,一柄好骑弓,说是价值万金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如今阎柔手中拿着的,就是这么一柄好弓。这柄弓,是当日他联合鲜卑人,杀死邢举时,从对方手里抢的,听说是先帝御赐的宝贝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了这柄弓,他的箭术才真正称冠草原,凌驾于千万从小就拿弓的部族勇士之上。射术也许分不出高下,但兵器是有的,这也是阎柔信心的主要来由。

    阎柔并不急着开弓放箭,而是将大拇指伸进嘴里,然后竖在风中,像是在称赞什么人,但懂行的都知道,这是在测风向。

    弓箭这种兵器,受天气的影响很大。比如大雨中弓弦会变得湿潮,不但射程会下降,勉强开弓的话,很有可能会断裂,就算是小雨,甚至只是潮湿天气,弓弩都需要好好保养。

    而在使用过程中,对其影响最大的无疑是风向。逆风射程减弱,顺风力道增强,侧面来的风,会影响准头。

    如今尚是早春时节,吹的是无定风,前一刻还是南风,下一刻强劲的东风就会鼓荡而来,偶尔转成了北风也没什么可奇怪的。

    一个优秀的弓箭手,对风向的把握,是最为基本的。

    阎柔颇有大师风范的举止,加强了这场赌斗的氛围,周围不知不觉的安静了下来。人们怀着不同的心情,屏息凝气的望着有些奇形异状的箭手,等待着关键一刻的来临。

    也不知等了多久,似乎风都有些不耐烦了,带着寒意的空气猛然停滞,就像是一个人要大声咆哮,以发泄不满一样。在咆哮出来之前,总会有一个短暂的停歇。

    就在同时,一直闭目凝神的阎柔动了。

    双眼猛然睁开,精光四射;同时,举弓的左手已然抬起,灵活的右手敏捷如猿的在身后一抹,从箭囊中抽出一支羽箭,弯弓,搭箭,电光火石之间,射击前的准备已然完成!

    瞄准的过程完全不存在,静立了这么久,阎柔早就把箭靶的方位牢牢刻在了心中,多年的经验已经化成了本能,他要的,只是没有风影响的一个刹那!

    弓开满月,箭如流星,长箭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,划破苍穹,直取画戟!

    有人在惊呼,有人在欢呼。从轨迹上来看,羽箭飞行轨迹的终点,分明就在画戟的方向!而在狂风顿止的这一刻,羽箭的势头如同划破夜空的流星,丝毫不见减弱的迹象!

    在万众瞩目之下,箭矢与画戟接近,再接近,最后重叠在了一起……然而,最终却与那月牙般细而弯的小枝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就差了那么一丁点。辕门附近观战的众人,甚至听到了箭尾的羽毛与月牙刃的锋锐交错,而发出的细微摩擦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吸气声,惊呼声。叹息声,惋惜的慨叹声,交错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早闻阎柔名动塞上,鲜卑、乌桓无不敬之,今日一见,果然不虚,一百五十步以外。举弓而射,尚且差之毫厘,这百步穿杨之说,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的高超箭术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倒是这胜负该如何论处?严格来讲。阎柔这一箭虽然已经无比接近了,但终究还是没中,如果青州那边也没中,似乎是个平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算吧?王君侯也没说都不中怎么算啊?依照常理。都不中,似乎应该以更接近的为胜……想想看。如果那里竖的不是画戟,而是个箭垛,那画戟小枝不就是红心,画戟的范围就是箭垛呗?脱靶和没中红心,总不能是一回事吧?”

    “是极,是极。”听者无不抚掌而笑。

    “仲德兄所言极是。”不怎么和谐的就是有人把程昱的名字给喊出来了,令得程昱大为不爽。可话已出口,终究是收不回来,王羽就算恼羞成怒,也不至于把他这个起哄帮腔的怎么样,毕竟正主儿是刘虞。

    老头一发难,王羽能不能抵挡得住还是个问题呢,不是吗?

    “王将军,些许粗浅小技,还算过得去吗?”刘虞果然没辜负程昱的期盼,笑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马马虎虎。”王羽浑不在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王羽不肯接茬配合,也在刘虞意料之中,谁眼看着要输,也不会对敌人称赞有加,当然,刘虞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对方,他步步紧逼道:“老夫虽然不通箭术,但在场的高士甚多,程仲德之论也不无道理,不知王将军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怎么看?程先生说什么了?”王羽懵然回答,怎么看怎么像是装傻充愣。

    “顾左右而言他?王将军倒是颇有古人之风。”刘虞笑得越发得意起来,那一箭毕竟没中,想靠着言语就把河北从王羽手中夺过来是很难的,但接着这个机会,让对方颜面扫地,气势尽消却是很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他呵呵笑道:“也罢,老夫也不为难将军,年少孟浪之时,有些无心之失本属正常。正如天子年幼,心情激荡之下,偶尔有些滥赏之举,就使得天下震惊,今日之事,亦不足为奇,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指桑骂槐了,天子的年纪比王羽还小,当初封王羽的官爵时,更是只能算是个孩子。虽说天子开了金口,就不能更改,但从名分上动摇王羽的大义身份,还是可以做到的,特别是结合今天王羽不守诺言之事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输赢还没彻底分出,但刘虞确实也不觉得还能有什么意外。阎柔这一箭,都是运气和实力的结合了,青州那边黄忠不能上场,还能有什么人逆天的胜过称雄草原的阎柔吗?

    当然不可能!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要做的,就是拼命挤兑王羽,把这场会盟给搅合黄了。

    在青州幕僚眼中,这位以宽和闻名的长者,简直像是化身成了一条毒蛇,不停的吐着信子,向自家主公喷涂着毒液。若不是王羽迟迟没有反唇相讥的意思,大伙儿用吐沫星子都能把老头给淹死。

    特别是祢衡,作为王羽麾下的头号骂手和忠犬,他额头上连青筋都绷出来了。没人会怀疑,只要王羽点点头,祢衡会直接扑上去,一口把刘虞给咬死。

    而此刻,王羽却一丝怒容都没有,反而侧着头,从亲卫那里听着什么。

    刘虞见状既是得意,又有被忽视的恼怒,正要再接再厉对王羽大加嘲讽之事,忽听王羽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哈,原来如此,原来如此,刘使君、程先生,请见谅。本将耳力不太好,脑筋转得又慢,一时没听清二位说些什么,更没想到,二位已经想到了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稍一停顿,他喘了口气,脸上笑意不减,道:“其实,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。本将说了,中者胜,不中者败,擦肩而过什么的,难道还要让人站在画戟旁边量吗?真要象阎校尉这么一箭一箭的射过去。这场会盟不就成了射箭大赛了吗?”

    说罢,他也不等刘虞等人答话或反唇相讥,扬声断喝:“子义何在?”

    “太史慈在此!”太史慈这次没会错意,昂然上前。

    “去罢。”王羽指指远处的画戟,淡然下令。

    “喏!”太史慈抱拳应诺,早有亲卫牵过黄骠马来,他飞身而上。向前跑了几步,然后横拨马头,沿着与辕门平行的方向,一路狂奔。将细碎的草屑和残雪踢得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烟尘之中,太史慈已经从背后取下弓来,只是抬头感受了一下风向,手中的弓箭已经拉成了满月。

    “嗖!嗖!嗖!”箭若流星。准确的说,是流星雨!太史慈竟然在马上连放三箭。射向远处的画戟!

    “这不合规……”阎柔失声大叫,骑射和连珠箭的难度,都比步射高,他自然明白王羽是要让太史慈示威,可是,连续三箭,侥幸中的的几率自然比较大,这显然不公平。

    打断他惊呼的,是远处传来的‘当’的一声巨响,那是金铁碰撞的声音!

    “中了!”人群中传来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射中的是何处?”有不甘心的人高声叫道,话音未落,第二声巨响已经传来,像是一记耳光似的,重重的拍在了说话者的脸上。

    虽然离得很远,但远处的画戟还是被巨大的力量撞得震颤不休,颤得最厉害的,正是画戟尖端的那支月牙。

    “当!”

    “喀嚓!”

    与第三声同时传来的,是一声金属不堪重负,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连朝阳似乎都感到了好奇,拨开依依不舍的晨曦,举目眺望下来,将灿烂的光辉,毫无保留的洒在了大河两岸,洒在了整个平原之上。

    璀璨的阳光下,一点银星耀目生辉,悠然飞离了那弯月牙,划出一条靓丽的抛物线,最终落在了残雪新草之间,将白与绿的交集映衬得越发和谐。

    星辰落,月残缺!

    画戟小枝,竟然被接连射在同一位置的三箭给射断了!

    惊到极处更无言,现场鸦雀无声,唯有撒着欢的黄骠马的蹄声如战鼓般擂动。

    就在有人有所反应之前,王羽猛然又是一声断喝:“子龙何在?”

    “赵云在此!”

    “去!”

    “末将遵令!”白马神骏如龙,马上的骑士雄壮如山,策马,疾驰,弯弓,搭箭,人马快速游走一轮,又是三声金铁交击之声,月牙再缺一角。

    同样的动作,按照不同的顺序,由不同的人做来,带给人们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。太史慈让他们感到了一阵烈火般的凶猛,让人震惊不已,赵云却让人只觉一阵清风拂面,说不尽的轻松写意,道不明的俊逸风流。

    人们震惊的已经麻木了,但王羽却丝毫没有就此终结的意思,像是临阵调度,点将破敌一般,他一个接一个的叫着麾下大将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汉升何在?”

    “黄忠在此!”

    “公明何在?”

    “徐晃在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麻木了,彻底麻木了,青州五上将之名,本不是正规叫法,只是五这个数字,在华夏文明中用得较多罢了。但王羽今日随口道来,诸将轮番上阵,将那柄作为标靶的画戟蹂躏得不成形状,给众人带来震撼之余,五上将之名却也更加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“秦风何在?”只是,王羽最后叫出的名字,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他点的不是于禁,而是秦风。

    “……末将在此!”秦风稍一迟疑,终究还是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自己的事,自己了却,去罢!”还是那个随手指点的动作,但王羽难得的多说了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喏!”秦风瞬间明白了主公的意思,高声应诺,策马而去。他没太史慈等人那种惊人的箭术,连珠放箭,射断戟刃肯定是不行的,但凭借他数十年的弓马造诣,射中一百五十步外的画戟又有何难?

    这是白马义从扬眉吐气的机会,把界桥的那口恶气,彻底的宣泄出去。

    “着!”弓如满月,箭如流星,光影交错,金铁交击!

    秦风超常发挥的一击,给这场赌斗画上了最为圆满的句号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