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七二章 煊赫军威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阳光下的兵营静悄悄。

    无论是什么身份,居于何种立场,在这一刻,都没人能以语言的方式,来宣泄心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太史慈一个人,或许会有人提出质疑,找各种借口,将赌斗的最终胜负含糊过去,亦或再比一场。

    然而,王羽极度张扬且不留余地的打脸方式,却使得哪怕是刘虞这样老辣成熟的政客,最终也是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五名青州武将,一共射出了十三支羽箭,每一支都像是一记耳光,重重的拍在老头的脸上,打得他姹紫嫣红,满面青肿,以至于嘴都张不开了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说?

    作弊?那画戟上莫非有磁铁吗?否则怎么会先后将十三支箭都吸附了上去,而且还携带着那样巨大的力道?

    与之相比,他先前强调的擦肩而过,是那么的可笑,可笑得都没人在意,并为此而发笑了。但无论有没有人在说,事情都没什么两样,这是几十年以来,刘虞第一次因为自己的不谨慎,被人抓住了把柄。

    不抓则已,一抓就是好大的一个!

    理智告诉刘虞,现在要思考的,不是如何翻盘,而是如何善后。一直以来,他在分辨形势,做出决断方面都是很擅长的,但此刻,他心里却像是长了草,乱哄哄的,就是无法集中精神思考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知道,自己上当了,面对自己以麹义为契机,先发制人的试探性进攻,王羽全力以赴的发动了反击。这个让人心悸的少年顺势而为,摆下了个陷阱,然后放了一个让人无从拒绝的诱饵在里面。

    刘虞不是不冷静的人。智谋也远在寻常谋士之上,但他最终还是绕不过这个陷阱。

    现在反思,他觉得没人能绕得过,争天下本来就是一场赌博,面对如此一本万利的赌斗,还会拒绝的,只有两种人:一种是天生悲观的无能之人,不受任何诱惑,还有一种就是如兵圣一般的智者。彻底分析过双方的优劣势之后,得出了对方无论文武,全面压制己方的结论。

    这个结论,是刘虞不愿意接受的,但现在看来。这却是唯一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茫然无措,他怅然若失,他黯然神伤,潸然无助,一时间,竟是呆住了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原本趾高气扬。不可一世的阎柔则完全看傻了。他的嘴张得大大的,像是一个巨大的风洞,整个人都保持在太史慈连环开弓,连珠箭射画戟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后续的情景。但他的那些亲卫随从,都宁愿他没看到。单是一个太史慈,就已经让他饱受创伤,难以自控了。再加上后面那四位……特别是那个秦风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,此人出身行伍之末。屡经提拔,到了现在也只是个副将?他寒微的出身,从名字上就能看得出,到了现在,居然连个字号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个人,就算把他当做白马义从中,随便拉出来的一个人,也不会有谁有什么异议。然而,他上马驰射,却是一击中的,箭术竟然犹胜箭冠塞上的阎柔!

    对刘虞来说,是出乎意料的重创,让他震惊且失落。对阎柔来说,这是致命一击!五员青州武将纵马奔驰的身影,象是带起了巨大的风暴,席卷而过,将他的信心、名声,一切的一切,吹得七零八落,摧毁得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刚刚起哄起得很来劲的程昱、陈珪等人,此刻的脸色,都是一般的苍白,神情也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早就听过青州猛将如云的名声,但谁能想到,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呢?五大上将且不去说,这些人原本就很强,但那个秦风……

    白马义从的主力已然覆灭,可情报显示,残存的还有六百人左右,这些人被公孙瓒一股脑的转送了给青州。也就是说,箭术在阎柔之上,和秦风相近的高手,在青州军中,是以百来计算的!

    这是何等恐怖且黑暗的现实啊!

    曹军中猛将也很多,但有可能达到这种程度的,程昱想破头也想不出五个以上。

    夏侯渊兄弟箭术高超,典韦武艺虽强,可出身寒微,箭术上却没多少造诣,乐进、史涣只长于军略,也就是曹休、曹纯兄弟或可勉力一试,但行不行,还真就不好说。

    要不是曹操最近在谯郡新招揽了一员猛将,程昱连有可能的五个人都数不出,可青州却……

    若说王羽早有准备,倒是有这个可能,但他到底是怎么算准刘虞、阎柔的心思,令对方提出较量箭术的呢?程昱一时想不通,也无暇去想,现在最让他恐惧的,是赌约实践之后的此消彼长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忘记了先前对刘虞的推崇,心中只是大骂:好死不死的干嘛用麹义这种大将做这种无聊事啊?放在战场上,麹义的作用,足以与千军万马相比,可放在这种场合,他什么用都没有,除了那个很有嘲讽作用的身份。

    现在,刘虞若是不得不让出河间、渔阳郡南部的争议地盘,再损了麹义这员大将,他对王羽的威胁也就直接下降到了最低的限度,对整个中原,都无异于一场灾难啊。

    一时间,程昱心中骂声不绝,把愚蠢贪婪的刘虞,和阴险狡诈的王羽骂成了筛子。不过,他能做的,也只有这样而已了,对事态的发展,造不成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别说他只是在心里骂,就算他大声咆哮出来,也没人能听得见,因为迟来的欢呼声已经响起。在王羽的默许下,于禁命人擂动了战鼓,雄浑的鼓声配合着惊天动地的欢呼声,如炸响的春雷一般,在一马平川的旷野上滚动着,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“子义将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“子龙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“威武!汉军威武!”

    “万胜!君侯万胜!”

    开始还有单独的某人的名字,到了最后,只剩下了威武,和万胜的怒吼声。从年前的河北大战开始,一直累积至今,无数场胜利带来的荣耀,集中在这一刻,尽数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按照王羽的愿意,是要将最后的爆发,放在阅兵仪式之上,但在这场称不上激烈,却酣畅淋漓的胜利之后,将士们不自觉的将情绪宣泄了出来。

    百战雄师的气势,比山洪海啸还要凶猛,这股狂热无人可当,同样也远非人力所能左右。

    百战功成,强兵铸就,王羽既不矫情,也不迟疑,翻身上马,跃马出阵。

    乌骓发出了兴奋的咆哮声,化成了一道闪电,在欢呼中来回奔驰,任由世间最强烈的声浪和热情,将自己包围。在阵前耀武的五将迅速改变方向,依次追随在了主帅身后。

    欢呼声越发响亮,从北营,惊动了中军,由中军,传遍了整个青州军营!大河的波涛在共鸣,远方的青山在应和!

    很快,从平原城方向,传来了同样响亮的惊雷声。对此,公孙瓒不怒反喜,捻须而笑,脸上流露出的竟是欣然神色。

    不久,西面鄃城方向也是呼声四起。黑山军的将士没有他们的领袖想的那么复杂,他们只知道,是冠军侯总帅三路大军,打赢了这场艰苦卓绝的河北大战,为惨死的父老家小报了仇。

    中平元年以来,打败黄巾军,用以万计的黄巾将士的鲜血,铸就自家武功的名将很多。但只有大汉的骠骑将军,才胜而不杀,给青州百万之众找了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大勇,大仁集于一身,对王羽这个恩人,距离淳朴百姓并不遥远的黄巾将士,自然不会不吝于将自己的崇敬与热忱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张燕的神色不像公孙瓒那么坦然,而是复杂了许多,但终究找不到怒色,反而有那么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前来观礼,实则试探,察言观色中的一众名士先是被青州将士的气势骇得气沮神伤,随后看到公孙瓒、张燕的神色,更是心头剧震。

    在某种程度上,这二人的神情,正代表了两军与青州军的关系。公孙瓒虽然不会就此低头,俯首称臣,但显然,他对此也不抗拒,只要两军的关系保持下去,循序渐进,在可以预期的未来,总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在河北大战中,袁绍和刘虞将公孙瓒来回折腾,在当时是削弱了王羽的实力。但现在看来,这些举动何尝不是削弱了公孙瓒的傲气呢?正因为有了这场大战中的对比,面对着军心渐渐向青州靠拢的现状,公孙瓒的反应才这么平淡吧?

    张燕虽然还有些抗拒,但很显然,他对王羽的敌意也很淡。正如今日的划分防区一样,只要王羽不急于一时,率先对黑山军采取强硬手段,很难说,张燕会不会步公孙瓒的后尘。

    如果三家合一,先失地盘,再损士气,即将还要折损一员大将的刘虞又岂有抗拒的余地?

    青州军营虽大,但乌骓的速度更快,心思各异的各路使节刚刚从震惊中清醒,正要仔细琢磨应对青州的对策时,王羽已经绕营一周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高高扬起右臂,山洪海啸般的欢呼声顿止,随即,他看向刘虞,语气平淡,声音也不高,但所有人都觉得,其中带着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刘使君,如何?可以践约了吗?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