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七三章 得势不饶人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千万道目光一下集中到了刘虞身上。对这种场面他并不陌生,但没有哪一次会对他造成现在这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青州军的军纪的确很好,在场这么多将士,王羽出言质问,却没人跟着咋呼,但千万道杀气腾腾,坚定无比的目光注视过来,比他们跟着一起呼喝带来的压力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经历过适才的一幕,没人会怀疑,王羽旌旗指向之处,将会有无数重用的将士杀上去,将其斩成碎片。

    而刘虞,就站在这么一个位置,孤零零的站在那里,像是有一座山压下来,能手脚不发抖的站稳不动,就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刘虞的神色像是老了几十岁,回望向王羽的老眼突然变得浑浊起来,竟似带了一丝乞怜之色。单靠这个眼神,就已经能让很多人心软了,要不是形势分明若此,别说程昱等人,就算是张燕,说不定也要出言帮衬的。

    但王羽却丝毫不为所动,眼神变得越来越锐利。

    尊老爱幼,

    “主公!”帮腔的退缩了,阎柔被震住了,随行的亲卫也不比阎柔强多少,这种时候,敢挺身而出,挡在刘虞身前的,也只有麹义了。

    “义此身不足惜,主公断不可示弱于人,平白受辱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过身来,迎着万千道满怀杀意的目光,看着王羽,昂然道:“王鹏举,一人做事一人当,有什么事,你只管冲着某来,少对我家主公逞威风!我家主公乃是汉室宗亲,当朝大司马,汝何人也。也敢以威凌之?”

    麹义用兵的风格,一贯是在刀尖上游走,这种人就像是山巅顽石,历经风刀霜剑而屹立如故,想用威势压倒,实是难比登天。即便以王羽之能,挟万军之威,也不能动摇其分毫。

    他先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然后又是一声断喝。居然在青州军威凝结而成的威涛之中,硬生生的开出了一条缝隙,气氛大有松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王羽先是在心中一声暗赞,随后又是一声叹息,看这样子。麹义不知怎地,对刘虞已经死心塌地了,笼络他的路已经断绝。今日若不除此人,唯有他日沙场相见,再见高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刘使君是打算反悔了?”没必要与麹义争持,王羽轻轻一带马缰。乌骓轻轻向旁边挪开半步,将麹义遮挡的刘虞又给让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游戏,赌注有系统支持,刘虞硬要反悔。王羽也不能强力执行,但只要对方当众承认毁诺,打击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在后世,公众人物当众出尔反尔。也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,何况现在是汉朝。人心尚未堕落,对信诺看得极重的汉朝。

    刘虞是无法正面回避的,除非他达到了他的祖先——刘邦那种境界,倒是有可能逃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“正理,你暂且退下。”刘虞幽幽一声长叹,从麹义身边走过,身形变得越发佝偻起来,他拱手向王羽施礼,一揖到地,惨声道:“骠骑将军,老朽有一个不情之请,还望将军成全。”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王羽暗叫一声,心情顿时变得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道理亏输,形势逼人,除了认栽服输,还能怎么办?如果王羽自己,那肯定是没办法了,他知道办法,但以他的作风,肯定做不出。可若换成是一位成熟的政客,那办法还是有很多的。

    当年楚汉争鼎,刘邦屡战屡败,家人多次被项羽抓住。其中一次,项羽搞了一口大锅,提溜着刘邦的老爹,对猫在城垛后面的刘邦说:你不出来,我就把你老爹给煮了。

    依常理而言,这是无解之局。

    不管老爹,就是不孝,就算勉强守城,军队的士气也势必大跌,没准儿就被项羽一鼓而破了。救老爹更惨,那就等于是投降,项羽再怎么豪气,也不可能放过刘邦,再给他卷土重来的机会,能保住一条命,就谢天谢地了。

    可刘邦就是刘邦,他一句话就化解了危局。他说:你我有兄弟之谊,我爹就是你爹,你把他煮了后,记得要分我一晚肉汤。

    这个事例很好的说明了,人若连脸都不要了,那他就无敌了。

    项羽不傻也不笨,当然不会因为刘邦一句你我是兄弟,就放过刘邦老爹。但刘邦这句话已经示弱之极,汉军的士气,肯定没法再跌了,说不定反会生出一种哀兵必胜的气势来。煮不煮那个老头,就变得无关紧要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多少会对刘邦的名声造成损害。但比起当众毁诺,或者强行硬抗,这招还是很有效的。

    王羽现在算是信了,刘虞果然是这个时代,最出色的宗室之一,刘备可能都比不上他。该低头时就低头,耍起死狗来,全然不输给当年的汉高祖。

    “正理为人忠直,当日先为君侯所败,再为袁绍所弃,一生忐忑。若是今日再因老夫的谬误,陨落于一场赌斗之间,我大汉岂不凭空折了一员栋梁之才?老朽如今已近古稀之年,些许颜面本不足惜,若非顾虑这身份,与天家威严有些干系,今日倒也不至连累旁人……”

    刘虞语声悲戚,带着不尽的萧索丧怀之意,再加上他陡然老了几十岁似的面容和精神状态,即便是对麹义杀心最盛的义从们,此刻也不由心生怜悯,杀气顿消。除非是铁石心肠,否则谁能对这么个身份尊贵的可怜老头苦苦相逼呢?

    只有王羽丝毫不为所动,既没插嘴打岔,也没大度的表示不要紧,事情就此揭过,只是冷冷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,此刻他心里想的和当下的局面没多大关联,他觉得自己正在见证历史,当年刘邦说分我一杯羹的时候,用的会不会也是同样的神情和语气呢?

    刘虞也没指望,王羽这么容易就放过自己,就算是装死狗。总也是要拿出点干货的,他语声低沉的说道:“若是将军愿意放手,老夫愿意全面从渔阳、河间退兵,依将军之言,还河北百姓一个太平世道,未知将军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是一揖到地。

    跪礼是蒙元时代才开始流行的,在汉朝,作揖。特别是这种将腰彻底弯下来的礼节,就是很隆重的大礼了,和明朝人跪地求恳是一个性质的。

    刘虞这次说话,一点刺都不带,理由也说得过去。再加上如此隆重的大礼,诚意算是展现了个十足十,能屈能伸的枭雄本质,同样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王羽若是断然拒绝,难免会留给人强横霸道的印象。王羽当然不在乎这个,但这次会盟是为了消弭刀兵,若一开始就见了血。难免不美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刘虞的让步也很大。

    幽州和扬州,是大汉面积最大的两个州,除了辽东诸郡外。公孙瓒实际控制的,只有右北平和辽西郡,以及渔阳南部的一部分地域,其余燕国、山谷、范阳、代郡。以及大半个渔阳郡都控制在刘虞手上。

    此外,王门的叛军攻势迅猛。在公孙瓒南下之前,已经将邹丹全面压制,除了田豫坚守的武垣城之外,幽州军已经被压制在了滹沱河一带,大半个河间都被王门给占了。

    如果要夺回这些土地,少不得要再打几场。

    可现在,河北群雄,哪家也没多少余粮。公孙瓒从开战就缺粮,一直缺到现在,王羽刚占下的土地,都忙活不过来呢,哪有空再去河间、渔阳抢地盘?

    当然,不抢的话,公孙瓒的领地就没有纵深,威胁太大,刘虞愿意拱手让出,自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利弊得失,王羽瞬间就盘算完毕,他不理会刘虞,转向秦风问道:“秦校尉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末将……”秦风先是一惊,随即一怔,他怎么没想到,这事儿突然又回到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等执意报仇,那没什么可说的,愿赌服输,你们既然是本将的兵,本将总要给你们出这个头!如何答复,你只管说便是。”王羽用很平淡的语气,说出了一句很霸道的话,但在场这么多人,无论敌友,却偏偏都觉得,他说这话是很合理的,或者说是一种必然。

    “末将……”感受着主帅话语中的霸气和信任,秦风缓缓转过头,视线在袍泽们脸上一一滑过,最后,他望向公孙瓒,后者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,于是,他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回禀主公,战场事,战场了,末将等不杀没有还手之力的人!”秦风的回答干脆利落,刘虞和众多旁观者长吁一口气之余,也不免有些失落。他们知道,青州军内部最后一丝破绽,也被弥补上了,想从内部瓦解,要等到很久以后,机会才会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王羽点点头,再次看向刘虞,朗声道:“既然如此,就如刘使君所愿,不过,本将也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    “将军但管直言。”刘虞幽幽答道。

    “本将与麹将军在战场上几度不期而遇,却屡次未能尽得全功,对麹将军的武艺、兵法都是很佩服的,想私下里与麹将军谈一谈,不知刘使君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王羽话一出口,幽州人和围观众顿时就是一阵骚动。话怎么说不重要,重要的是意思很直白,这就是要公开挖墙脚啊!先收了人让步的好处,再来挖角……

    得势不饶人,是可忍孰不可忍?

    可对刘虞来说,忍不了也得忍,他微一点头,低低答了一声:“将军请便。”然后就带着两眼还有些发直的阎柔一行人,往中军方向快步去了,像是一秒钟也不想停留,不打算再理会麹义了似的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