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七九章 多事之秋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良久,阎象像是被人抽了一耳光似的,猛然惊醒,大叫道:“不能让这竖子得逞,某这就回返寿春,向主公禀明此事!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贾诩轻轻摇了摇头,轻叹一声道:“周公瑾发动已久,现在只怕已经到了广陵境内。就算快马回报,当场说服公路将军,时间只怕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文和过虑了吧?”陈珪惊疑道:“笮融刚离开下邳不久,境内空虚,倒是有情可原,但笮融盘踞广陵,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?若及时传讯回去,说不定正好可以赶在孙策与笮融对峙时,截断他的粮草供应,正好令其自取死路!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的,来不及的。”贾诩不与他争辩,只是自顾自的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陈珪心中又是惊,又是急,正待再说些什么,帐外忽然有人高声叫道:“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讲!”王羽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一名亲卫闪身入帐,抱拳施礼后,禀报道:“启禀主公,张将军从琅琊回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战事已经有了眉目吗?儁乂进兵速度倒是不慢。”王羽眉宇一轩,嘴角一挑,逸出了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琅琊的仗很好打,也很难打。说容易,是因为臧霸在泰山惨败,实力不复从前十一,兵力悬殊之下,自然容易对付得多。

    但泰山贼毕竟不是寻常草寇,残余的部队都是悍匪,是猛兽!受了伤的猛兽,往往比受伤之前还要凶狠。战场又是在这些猛兽最为熟悉的山林中,一个不小心的话,反而会吃大亏。

    这种赢了显不出多大功劳,稍一大意,就会吃亏的战争。显然不适合常胜之后,傲气十足的太史慈诸将。除了于禁、赵云之外,也就是张颌最适合,现在看来,后者的表现正在自己的预期之中。

    “张将军回报,泰山贼将外围的领地尽数放弃,将所有兵力都收缩到了阳都以南的苍山之中。张将军按照您事先的交代,将大营扎在了莒县,东莞、城阳二郡已尽在我军控制之下!”

    张颌进兵不可谓不快。十几天的时间,已经席卷了大半个琅琊国。莒县是琅琊的腹心之地,在沐水之畔,顺流而下可直驱开阳,乃至徐州治所郯县!

    对青州来说。这是个利好消息。可对陈珪而言,这封军报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有这么一支兵马在,王羽随时可以向徐州发动大规模的侵攻。

    好在那亲卫提到了另外两个名词,让陈珪看到了一线希望:“敢问君侯,这城阳、东莞二郡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陈珪饱读经书,同样也熟知地理。对城阳二字并不陌生。城阳国是在文帝二年初设,曾一度为青徐二州最大的郡国。后来在东汉初年,并入了琅琊国。王羽突然重提城阳郡,显然是要重设这个郡国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。青州对徐州的侵攻可能会到此为止?陈珪满怀希望的看着王羽,想从他的神情中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王羽点点头,漫不经意的答道:“为了防止泰山之役重演,本将与府中诸君商议过。认为重设城阳、东莞二郡,并屯兵于此是很有必要的。只有这样。才能压制琅琊的泰山贼,并且和徐州保持最紧密的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陈珪在脑海中勾画着被分割后的琅琊局势。

    王羽说的话,某种意义上是成立的,理由很充分。依目前的局势,臧霸被彻底围在开阳一带了,要么从山里钻出来和张颌决战,要么就只能在山里窝着。对徐州而言,有开阳这道屏障,还能稍稍安心,也算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怀疑,王羽既然能预料到孙策的动向,那他攻琅琊的计划,很可能就是个趁火打劫的计划。只要他不攻入东海,内忧外患,两面受敌的徐州,也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,陈珪还想着多少要抗议一番,现在一看,他也只好把话都咽回去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:“君侯布置得宜,想必陶公也不会有什么异议。”

    陈珪的态度,令王羽相当满意,他微微一笑,又问道:“为了让两地更好的融合入青州,本将打算以徐州人士出任郡守,不知汉瑜先生有没有什么好推荐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珪有些踌躇不定,看起啦像是示好拉拢?难不成对方已经将徐州当做囊中之物了?

    王羽原本就知道,陈珪等地头蛇,对自己是有些抗拒的,本来想借着这个机会给对方个台阶下,可现在看来,对方的抵触心理,比想象的还要打,这样都不肯顺从。

    “汉瑜先生不用急,可以慢慢想。”他也不催促,摆摆手,又看向了那名亲卫。

    不提陈珪如何如释重负,那亲卫带来的军情却远不止这点,当他中气十足的声音再次响起,一开口,就险些把陈珪吓翻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孙策军于正月初七誓师出征,离开了彭城,沿着泗水一路东进。淮南军的纪灵率领两万大军,孙策刚一离开,他便挥军进入了彭城,稍事修整后,紧随孙策之后,挥师东行。而徐州的部队也于同日整师南下,主将曹豹,率领五千丹阳劲卒,一万徐州精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军在下邳城郊遭遇,谈判不果,已经战成了一团。属下是三天前离开莒县的,当时下邳还处于激战之中,双方的损失都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天!”陈珪眼前顿时一黑。

    曹豹是陶谦的同乡兼头号心腹,麾下的兵马虽然不多,却是徐州战力最强的主力部队。他和纪灵在下邳开战,基本上就等同于徐州和淮南的决战了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的惊恐之意完全发泄出来,那亲卫又给了他之名一击:“离开彭城后,孙策进兵神速,于初九进入广陵境内,十日在泗口与笮融军展开激战,亲身上阵,阵斩笮融佛军的左右护法,大溃笮融军,其后……”

    徐州的一团乱麻之中,孙策兵力最少,势力最弱,但他的目的也是明确的,行动同样最为迅捷。他巧施妙计,把曹豹和纪灵引得激战做了一处,两大势力的主力会战,将周边的徐州军,和后续的淮南军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了过去,自己则在下邳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曹豹和纪灵的战斗,当然影响不到笮融,但孙策也不是只会用计策的。对付笮融,他没用任何计策,就是出人意表的全力发动了攻击。

    笮融的佛军人马众多精锐却少,在泗口摆下的迎击大阵,被孙策身先士卒,一鼓击破。几近于乌合之众的佛军败势一成,就再也收拢不起,被孙策一路追杀,连淮阴城都没进去,只能一路向南,夺命而逃。

    而孙策却也不贪功,过淮阴城而不入,一路追在笮融身后,一直追到了大江北岸的江都城。

    笮融此人无情无义,能生存到今天,靠的就是他的狡诈无端。他在盘踞广陵的时间不长,但准备却做得很充足,早早在江都渡口备下了几百条船只作为后路。

    可他哪里想得到,孙策一路穷追不舍,为的竟然也是这些船!

    孙策一路穷追,却一直故意追不上,只是坠在笮融身后不即不离,时不时的剿杀几股掉队的败军,增强笮融的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就这么着,在正月十一夜里,两支兵马一追一逃的到了江都城。也不知周瑜用了什么计策,竟然让笮融以为自己暂时安全了,于是离开城池去渡口取船,再然后,就悲剧了……

    “孙策阵斩笮融,佛军大溃,小半被歼灭,余者皆降。如今孙策军据有数百条大小船只,拥众近万,更是占据了大半个广陵郡,正是进可攻、退可守的局面。张将军认为孙策很有威胁,故而令属下兼程回报,向主公请示。”

    陈珪已经快要昏倒了,阎象也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些战事都发生在他外出的时候,但他很清楚,淮南军目前的战略是尽量不打大战,因为这两年在南阳、兖、豫打了太多败仗,损失过于惨重,根本不适合扩大战事。

    袁术之前的打算,也是准备让王羽居中调停的,只是要控制好时机,最好是淮南军全据徐州三郡之后,才接受调停。

    王羽再霸道,再偏袒徐州,也不可能让袁术把吃到嘴的全吐出来,三个郡,顶多让出一个。这样一来,不但占据了实地,而且还能轻松的化解徐州的逆袭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所有的硬仗应该是孙策顶在前面,淮南军坐收渔利。现在可倒好,纪灵把徐州军全给吸引过去了,反倒是给孙策营造了战机。

    现在孙策名义上占据了广陵,但实际上,他的兵马都集中在南面的江都,和淮南军根本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正如王羽所说,孙策真的要单飞了。

    想通此节,阎象、陈珪彻底没心思互相指责了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王羽,希望他快点出面调停,能挽回点损失,就尽量挽回一点吧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的王羽,多少也有些焦虑。

    他不关心曹豹和纪灵的胜负,但孙策提前南下,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。别的倒还没什么,关键是孙策南渡,会不会如历史上一样,拐带一群人走呢?

    王羽不在乎其他人,他只在乎差不多已经到手了的那位,这要是就差临门一脚让人给拐带走了,可真是要哭死了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