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八七章 白波之危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涑水发源的东山,当然不是后世因谢安起复而闻名天下的那座东山,而是王屋山北麓的连绵群山中,不太起眼的一座山谷罢了。

    若赶在夏秋之际,此地的景致应当是相当好的。随处可见溪流淙淙,曲径通幽处,奇石处处,山径尽出,更有飞流直下的瀑布激起阵阵水雾,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但此刻还是初春时节,没什么风景可看,何况众人心中有事,也没心情欣赏什么。特别是赵柳提前探路回返后,哪怕是最乐观的人,也顿时变得忧心忡忡起来。

    当徐庶风尘仆仆的赶回来,与众人汇合的时候,迎接他的,正是一副愁云惨雾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大家这是怎么了?”徐庶着实有些吃惊,要不是看看队伍人数没少,他简直要怀疑,是不是自己离开的期间,部队遭遇伏击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,麻烦可大了。”潘璋一路叫苦,纯粹是性格使然,实际上,他是体力保存最完好的几人之一。他的牢骚与其说是累的,还不如说是没酒喝,肚里酒虫作祟,馋的。但此刻,他的沮丧却多了几分真实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到底怎么了?”徐庶惊诧莫名,看向探路的赵柳。

    说话喜欢东拉西扯,经常说不到重点的赵柳也蔫了,他耷拉着脑袋,一开口就吓了徐庶一跳:“元直将军,闻喜城已经失守了,杨奉他们被彻底围住了,哪儿也去不了了,咱们这次算是什么忙也帮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道,把所有人马都带上就好了。”裴元绍懊悔不已的说道。

    管亥晃着大脑袋,给裴元绍泼冷水道:“带上也没用,咱们带出来的都是降卒。跟着壮壮声势还行,打硬仗肯定指望不上。再说了,郭太这次全军南下,连平阳的老巢都让给匈奴人了,这才换了几千匹战马,搞出了一支骑兵,显然是势在必得,咱们这点人,能奈他何?”

    “郭太南下了?”徐庶终于明白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在出发之前。王羽交代了一些白波的情况,其中就有提到郭太的问题。实际上,郭太才是白波的老大,杨奉等人相当于是分家出来的,只是他们的地盘更富。人马也更多,所以外间渐渐将留在白波谷的郭太给淡忘,只以白波代指占据了安邑一带的白波军。

    王羽倒是没忽略郭太,不过经过了两年时间,河东的众渠帅之间到底关系如何,他也没有准确的情报。毕竟路途太远了,消息往来非常不便。而且河东局势对青州的影响又微乎其微,就算是王羽,也不可能在这方面投入太多资源。

    青州方面只收到了西凉军猛攻河东,白波形势危急的消息。却不清楚战况到底如何,更河东北部腹地的变故,就更不可能收到风声了。

    幸亏徐庶行事足够谨慎,不然一行人很有可能在不明真相的时候。一头撞进敌军的包围网中去。现在虽然逃过了这一劫,但河东严峻的局势。却足以让人绝望了。

    杨奉、韩暹的领地,主要集中在涑水、姚水两条河流之间的平原上。

    对西凉军的防御,西面以蒲坂为据点,南面以运城堡为最后的壁垒。如果杨奉等人能将防御线维持在黄河北岸的中条山一线,那根本就称不上形势危急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没有准确的情报,但徐庶可以断定,西凉军的兵锋一定已经越过了中条山,进逼到了运城了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闻喜的失守对于白波军来说,可谓致命一击。从战略态势上,杨、韩白波已经彻底失去了机动的余地,只能凭着根本算不上险要的姚水放心和西凉军硬拼。郭太也是知兵之人,不会只是干看着,肯定会在判断清楚形势后,采取相应的行动。

    前狼后虎,退路被断,杨、韩白波的形势比徐庶出发前所知、所想的恶劣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闻喜到底怎么失守的?按照主公当年给白波众将布置的方略,闻喜应该是北方的门户,有重兵把守的才对。就算郭太与匈奴人做交易,搞到几千匹战马,他的兵马也不可能一下就变得擅长攻城了啊?”徐庶强打精神,询问起细节来。

    “俺打听过了。”赵柳怏怏的说明道:“西凉军刚发动进攻时,郭太就和杨奉等人联系,说是白波一脉,同气连枝,要出兵助战。但四帅合议后,都信不过郭太,便送了些粮秣过去,挽拒了郭太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徐庶点点头:“此议甚善。”

    信任意图不明,先前还是敌人的盟军助战,比面对强大的敌人还要危险。杨奉等人若是答应了,那才真的危险呢。

    “被拒绝之后,郭太也没有恼羞成怒,依然保持着与安邑的联系,还开放了绛邑,与南面互市,用牲畜皮毛兵器之类的东西,交换粮食等物资……这一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年多,其间西凉军很是打了几场胜仗,兵锋一路越过黄河防线,攻克大阳、平路,直逼运城,郭太却一直没有趁火打劫的意思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接话道:“杨奉他们就麻痹大意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柳点头,嘴角难看的咧了咧:“就在新年前后,西凉军突然加强了攻势,西有李傕强渡蒲坂津,连克阳池、解县,与李乐、胡才隔涑水对峙;南有郭汜强攻运城,守将韩暹数度告急,杨奉率安邑之兵前往救援,结果西凉军奇兵突出,以樊稠为主将,率领三千飞熊军奇袭安邑,城池险些易手。”

    随着赵柳的述说,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出现在徐庶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久战不克之后,西凉军调整了策略,董卓将董越、段煨调去驻防新安、渑池,继续互相牵制的同时,对洛阳的吕布采取了全面的守势。

    吕布军兵精将勇,野战时,纵然面对两三倍的西凉军,也能取胜,身后又有函谷关为凭依,在初平二年年初的一系列战斗中,与白波相互呼应,仗打的也是有声有色。西凉军三番四次的折戟于函谷关下。

    不过,当董卓改变策略之后,吕布就没办法了,董卓把主力骑兵都调去攻打白波了。东线纯粹采取守势,吕布的兵精,但攻城的手段却不多,更消耗不起,面对新安、渑池一线的重重堡垒,他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结果,白波被西凉军全力围攻,顿时就左支右绌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带着一丝侥幸心理,杨奉等人将闻喜的兵力也抽调一空,全力支援前线,勉强维持住了阵线。谁曾想,郭太隐忍一年,等的就是这一刻,闻喜的援兵刚到前线,后方就传来了郭太突袭闻喜,城池易手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以说,杨韩白波已经到了穷途末路,守不住也跑不了,反击更是无从说起,除了等死,也只有向两路敌军的某一方投降的命了。

    此番的救援任务之所以委任给徐庶,就是因为路途遥远,青州无法以大军来援,只能依靠白波自身的力量。现在白波的力量被削弱到了极致,两路敌军,哪一方也不可能放过嘴边的肥肉。

    董卓出身差,但见识并不差,他很清楚人口的重要性,甚至还懂点经济,否则也不会进了洛阳没多长时间就铸币赚钱了。郭太更不用说,这几十万军民之中,至少有三分之一是他原来的旧部,两边都没有放过对方的道理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徐庶最初依靠谋略和外交,用土地换安全的计划自然也无从提起了。

    弱国无外交,白波还没自成一国,但道理却相同。现在的白波,差不多已经是展板上的肉了,还有什么好谈判的?

    “现在,白波已经彻底放弃了外围据点,尽数回缩到了猗氏、安邑、运城中间的狭小地带之中,被西凉军和郭太一南一北围得死死的。别说把他们救出来带走了,想和他们取得联系都难。”

    赵柳一脸愤恨的说道:“郭太那厮残暴得很,闻喜这几年都太平得很,郭太一进城,竟然放任军队肆意掠抢了三天!把好好一个繁华县城,搞得和鬼蜮一样。眼下这春光正好的时节,走在街巷上都看不到几个人!让他行恻隐之心,网开一面怕是不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徐庶沉吟道:“郭太与西凉军并非一路,也没有统属关系,正是二虎竞食之势,若是处置得当,说不定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白波缩成了一团,虽然无力反击,也无望突围,但兵力更加集中,防线也变得更坚固了。西凉军屡屡战胜白波,靠的主要还是骑兵的机动力,面对白波的紧密防御,想必一时也攻不进去。

    白波最终能坚持多久,只取决于白波的军心和粮草储备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不会立即崩溃,应该就有用计取事的机会,徐庶认为,目前的首选,应该是离间计。

    “只怕很难……”赵柳却不这么想,见徐庶疑惑的望过来,他苦笑一声道:“这些情报,都是从前县衙中的同僚告诉俺的,因为郭太在城中大掠,很不得人心,所以对他不满的人很多,俺那同僚还说了一个秘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坏消息太多,徐庶觉得自己也有些支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郭太和长安的某些大人物有了联系,正在图谋什么大事……元直将军,您想想,如果郭太投了董卓,他们不就是一伙儿的了吗?还怎么挑拨呢?”

    徐庶心念电转,猛然间,面色剧变,大叫一声:“不好,这下真的糟糕了!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