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八九章 开始行动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听徐庶解释过,哪怕是最不赞同冒险的人,也服气了。

    河东的任务完成,对青州最大的意义不是人口,或是声势的增加,而是战略态势上的考虑。

    只要董卓和士党的矛盾无法化解,冲突就是必然的。不过,若是能将长安的变乱拖到青州军完成休整,挥师西进的一刻,就是最完美的。

    届时,青州军面对的不再是董卓率领的十万西凉铁骑,而是在内乱中被削弱的西凉军,或是改变了归属,士气低落的西凉军。如果运气足够好,甚至会出现因首脑身死,西凉军变成了一团散沙,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态是很难控制的,应对得当的话,倒是有可能加快这个进程,想要延缓进程就很难了,控制进程的难度自然更高。

    无论具备先知之明和霸气的王羽,还是乐观与自信并存的徐庶,都没对完美的结局奢望太多。毕竟青州离得太远,在挥师西进之前,有太多的工作要做。若是把手神得太长,试图控制长安局势,倒很有可能给别人做了嫁衣。

    所以,王羽对这一次河东之行的定位很明确,就是釜底抽薪,减少司隶州的变数,尽可能的给曹操图谋关中制造障碍。

    在这个前提之下,徐庶打击郭太的想法就不是无谓的冒险了,而是很有必要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不过,要怎么做呢?”积极性有了,异议没了,但实际的困难却不会减少分毫。人群中有人低声嘀咕了一句,将严峻的现实又摆在了大伙面前。这事基本上很难,大家自然只能将目光投注在徐庶这个主帅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还是那句话。车到山前必有路,光是在这里想没用,凭空拟定出来的计划亦不可取,现在最重要的是摸清情况,看看咱们手上有多少力量可以投入作战,最后,根据具体情报再拟定计划。”

    徐庶是个行动派,历史上他投效刘备的时候,就完全没提天下大势什么的。而是直接领兵上阵,带着兵微将寡的新野军,几次三番的向许昌发动了进攻,足以称道的是,他居然还屡次取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“我的计划是。咱们兵分三路!”徐庶竖起了三根手指:“元绍和文珪统率大队人马留守东山,某与管兄,以及小六和修远一起行动,目标是潜入安邑,与白波军取得联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你们四个?”裴元绍大吃一惊,徐庶可是主帅,让自己这个副手留在最安全的东山。让主帅去冒险潜入,哪有这种道理?

    徐庶笑道:“管兄武艺高超,小六在闻喜人脉颇广,修远出面可以取得信任。我主持大局,必须亲眼看过白波目前的情况,与四位渠帅当面商讨,才能确定后面的计划。四个人已经是最大限度的了。要不是时间太紧,我倒是想效法主公。去长安走上一遭呢。”

    他谋定后动,理由充分,裴元绍等人尽管都很担心,却也提不出什么有力的反对意见来,只能默认了徐庶的安排。

    徐庶转向马忠道:“寿恩,你自己挑几个人,去北边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北边?去干吗?”马忠知道徐庶还有后话,只是沉稳的点点头,并没出声,潘璋却大惊小鬼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徐庶让他留守,他就有些不服气了,只是徐庶带去安邑的队伍实在精简,即便以他胡搅蛮缠的劲头,也找不出取代其中任何一人的理由。现在徐庶突然要马忠北上,独自执行任务,再能平心静气,他也就不是潘璋了。

    “根据小六打探的消息,郭太和匈奴人有些牵连,此事不可不察。寿恩行事稳重,观察力又好,在山林间行动,就算是主公训练出来的精锐,都有所不如,正是刺探情报的最佳人选。”徐庶既是回答潘璋的问题,也是向马忠解释。

    马忠又只来得及点头,潘璋的问题就又来了:“匈奴人?匈奴人有什么可怕的?他们在高唐被主公诛杀了两万多人,现在已经灭族了吧?”

    徐庶的神情有些凝重:“正是因为在高唐损失惨重,他们对河东才势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啥?为了报仇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他们要找个休养生息的地方。”徐庶摇摇头,见众人脸色都有不解之色,他干脆一股脑的都解释了:“出发之前,主公命我去拜会伯珪将军,请问草原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脸上闪过一丝自嘲的笑意,轻声道:“出发前事务繁杂,我本觉得主公太过谨慎了,可现在看来,主公对河东局势竟是早就有了明晰的判断,让我去拜会伯珪将军,分明就是个暗示!”

    公孙瓒没和匈奴人打过交道,但草原部落的习性从来都是相通,无论名字是犬戎、东胡,还是匈奴鲜卑,区别只有外貌上的些许不同,骨子里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最了解一个人的,往往是他的敌人。边军出身的公孙瓒,和草原部落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,论起对草原的熟悉,他差不多算是当之无愧的中原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王羽让徐庶去拜访公孙瓒,无疑是为了让他做好在河东与匈奴人打交道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草原奉行弱肉强食的法则,所以,匈奴人在武皇帝时代屡遭重创后,逐渐步入衰亡。以至于在草原上站不住脚,只能内附并州,以求庇护。我大汉给予其庇护的同时,却不会干涉草原人对其的侵功。”

    “从前,匈奴人还可以仗着地利,勉强抵御鲜卑和羌胡的攻势,可高唐一战,匈奴人损失极为惨重,左贤王于夫罗以下,数得上的部族领袖被一扫而空,两万精锐全军覆没!这样的损失,对匈奴人的影响,几乎可以与当年的漠北大战相当了。”

    潘璋插嘴道:“所以,他们就打算放弃并州,到河东来?到我大汉的腹地来避难?谁准许他们的?”

    说后几句话时,他语气中带了浓浓的怒气,这怒气当然不是冲着徐庶的,而是身为一名汉人,对打着受害者之名,行侵略之事的异族之怒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人!”

    徐庶嘴角一扯,逸出了一丝杀气凛然的冷笑:“此刻,在士党眼中,董卓就是天下最可恶的敌人,只要能掀翻董卓,无论和什么人合作,他们都在所不惜。何况,在朝中兖兖诸公的眼中,匈奴人本也不是罪大恶极的异族,而是很听话的看门犬,至少在被反咬一口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敛起冷笑,肃声命令道:“寿恩,你的任务就是最大限度的摸清匈奴人的情报,具体的内容,我就不交待了,你尽力而为便是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马忠遵令!”马忠昂然领命。

    潘璋看得眼热,也凑上来了,涎着脸,露出了个讨好的笑容:“徐将军,这种窥探别人,抽冷子打闷棍、抓活口的勾当,俺也很擅长啊!左右东山这边消消停停的,也没什么事,不如让俺也一起去吧?”

    说着,他用手指捅捅马忠,小声催促道:“我说寿恩,你倒是帮忙说点好话啊?咱俩搭档,那是珠联璧合,无往不利啊!要是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刺杀个匈奴的头领什么的呢。”

    马忠显得很为难,说好话这种事,难度实在有点高。说起来,他之所以沉默寡言,固然是天性使然,与潘璋这个损友也不无关系,俩人在一起的时候,话都被潘璋抢着说完了,轮到他,也只有沉默是金了呗。

    徐庶笑吟吟说道:“只是刺探情报而已,动用二位一道前往,那可是浪费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浪费?一点都不浪费,流水不腐户枢不蠹,人要想成长,不就是要干活的吗?”潘璋急了,再凑钱半步,低声道:“元直啊,刚刚俺说话呢,的确不怎么中听,可你是青州上将,名动天下的少年俊彦,怎么能做公报私仇这么没品的事呢?”

    徐庶忍不住了,莞尔道:“其实东山这里,也有重要任务,非你潘文珪不可呢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潘璋半信半疑的看着徐庶。

    “军中无戏言!”徐庶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潘璋狐疑的看看徐庶,又向四周张望了一圈:“这里,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东山不是什么高山,不过,作为涑水这样的大河发源之地,这里的山林谷地还是很幽深的。别说藏百来个人,就算埋伏几千人,山外经过的路人、进山砍柴的樵夫也不容易找到。

    除非郭太吃饱了撑着了,突然大举搜山,否则青州军在这里就很安全。

    可小六也说了,郭太的兵力主要布置在临汾、闻喜一线,哪有空闲跑到东山来寻人啊,除非他是神仙,掐指一算,就算到自己这些人的到来了。

    “有备无患。”徐庶云淡风轻的一笑,道:“文珪,我不在的这些天,你的任务就是挖陷阱,做机关,把东山变成死亡之山,黍葭谷变成死亡山谷!只要完成这些,日后论功行赏之际,我保你个首功,如何,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首功?”潘璋的眼睛大亮,鼻孔里喷着粗气,右手在胸脯上拍得砰砰响,大声说道:“包在俺身上,你们就等着瞧好吧!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