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九二章 人去传说在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嘈杂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双目血红,已经把战刀抡过头顶,眼看就要血溅当场的李乐僵住了。持刀的手臂滞在半空,脖子僵硬的扭转着,看向大厅门口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,一直咋呼着,帮着腔,起着哄的胡才也愣住了。脸上的狰狞之色犹在,但大张着的嘴里,已经没了那一声声的切齿痛骂,只是那么张着,仿佛不经意间,看到了本应绝了种的某只洪荒巨兽。

    一直在居中转圜,试图劝解的杨奉;面色愁苦,看起来像是个老农,可面对明晃晃的一片钢刀,却毫无退缩之一的韩暹;几十名刀剑出鞘,杀气腾腾的护卫……

    所有人都保持着前一刻的姿态,只有脖子和眼睛是活动着的,对哪怕已经斩到头顶的钢刀都视而不见,只是努力的看向大门处。

    冲天的杀气,消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徐庶见状,心中暗叫一声侥幸。若非详细打听过主公的所有事迹,特意学着主公当日在白波谷的语气、言辞说话,想在最危急的关头挽回局势,实在难比登天。

    在外面还看不出,身临其境才发现,刚刚何止是剑拔弩张?内讧实际上已经开始了!

    这种时候,就算外面突然降下晴空霹雳,也未必能分散这些人的注意力,何况人言?自己算是托了主公当年的福气了。

    “小天师?不,你不是小天师,你是谁?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李乐真的有了种时光倒流的错觉,仿佛回到了两年前,在白波谷聚义厅的那一天。当时,争吵的人当中少了糊涂和老杨。却多了个郭太,与郭太争吵的则是老韩,自己反倒是那个犹豫不定的。

    虽然时过境迁,但此情此景,与他记忆深处难以磨灭的那一幕是那么的相似,以至于让他如醉梦中,一切都变得似幻似真起来……

    李乐突然想笑,又想哭,在形势急转直下。苦苦支撑的这大半年当中,不知多少次,在绝望之中,自己期盼着,曾经的这一幕可以再现。黄天的恩泽再次笼罩在自己这些人身上。

    但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河东虽然消息闭塞,但河北大战这种关乎天下格局的大规模战事的消息,还是时有所闻的。李乐很清楚,无论此战持续多长时间,结果如何,曾经的那一幕都不可能再次上演。

    昔日的少年,已经成长为了天下有数的强雄!虽然每次收到对方纵横捭阖。连战连捷的消息,李乐都很高兴,与胡才等好友一起把酒共饮,弹冠相庆。自豪的宣称:看呐,这是咱们的小天师!

    然而,他也很清楚,对方获取的胜利越多。地位就越高,想再次重逢就越难。

    青州想与白波取得联系。除非王羽攻陷洛阳、河内,一路打出函谷关。如果青州军能做到这些,基本上就横扫中原了。尽管李乐对王羽敬若天人,可他也不会单纯的以为,对方在两三年内就能雄霸中原,进而平定天下。

    如果未能横扫中原,在王屋、太行两座大山阻隔下,除非王羽真有通天法力,和传说中的愚公一样,调遣天神将大山搬走,否则青州的救援就只能是镜花水月,永远都看得见摸不着。

    可是,人的理智和情绪很难完全统一,李乐虽然对此心知肚明,但心里却总是若有若无的有些期盼。盼着小天师还记得昔日的情分,盼着小天师没忘了自己这些老伙计,盼着对方再次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其他人嘴里虽然不说,但李乐很清楚,即便是最沉稳,最理智的韩暹,私下里也曾向亲近之人叹息过:如果小天师能出手,大家就得救了。

    今天,李乐的愿望实现了。

    同时,他的希望也破灭了。

    昨日重现般,在最危急的关头,一位少年从天而降,但来的却不是大家期盼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骠骑将军麾下,内军将军徐庶,见过四位将军。末将乃是奉了我家主公之名,前来助战,与四位将军和几十万白波同舟共济,共度难关!”徐庶抱拳为礼,亮明了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小天师的人!”

    “小天师来救咱们了!”

    “是个将军呢!这下咱们有救了!”

    稍微静默了片刻,随即,厅内欢声雷动,银瓶乍破一般,兴奋和庆幸的气氛,像瓶中的水一样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刀剑被扔向了空中,不如此,无以宣泄心中的激动;

    就算如此,也无法平复激动的情绪,刚才还举刀相向的众人扔下刀剑,亲密无间的拥抱在了一起,互相拍着肩膀,大声欢呼着,叫着对方的名字,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兴奋欲狂的人群中,甚至有李乐、胡才的身影,唯一还能保持冷静的,只有韩暹和杨奉了。不过,后者虽然没有大叫大喊,可从他抬头向天,双手紧握在胸前,嘴唇快速颤动,无声的默念着什么的姿态中,就可以知道,他的情绪不比其他人平静多少。

    在死寂般的安邑城中,郡守府内的欢呼声传得很远。

    ‘小天师’这三个字就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,所到之处,静悄悄的院落中陡然有了生气。先是一声惊疑不定的惊呼,随后,房门被‘嘭’的一下推开,虽然看不到那一张张狂喜的面容,但从接踵而至的欢呼声中,足以想象出人类从绝望到充满希望的转变中,会有怎样的表现诉诸于外。

    寂静的安邑城开始沸腾,沸腾的余波开始向城外扩散,欢呼声此起彼伏,越传越远,声音越来越宏亮!远近之间,无处不闻欢腾之声;城内城外,到处都是载歌载舞的人群。

    徐庶和他的同伴们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家主公在河东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往事,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,后者的在白波军中的影响力,竟然达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名字,就让处于绝境之中,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的几十万白波陡然振奋起来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。自己一路上何必苦苦盘算,反复权衡?用最直截了当的方式,亮明身份上门不就结了?有的时候,想得太多,的确会变成庸人自扰。

    欢呼声久久不停,徐庶也没法继续往下说,索性观察起周围的人来。

    同来的三名同伴,管亥、赵柳二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模样,显然和自己一样震惊与主公的威望在这里的深入人心;徐图脸上倒有几分得意。大有与荣有焉的意思,联想到他的身份,会有这种表现也是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从声音中,徐庶分辨出了李乐,与李乐抱在一起大笑的那人。应该就是胡才,这二位看起来的确没多少心计;杨奉已经恢复了平静,正向自己看过来,眼神相对时,对自己点了点头,报以一个善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护卫们自不用说,徐庶现在算是明白。黄巾力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。如果是主公亲至,只要挥一挥手,这些忠勇的将士必将化为风暴,将阻挡在旌旗所指的方向上的一切阻碍全部摧毁!

    只剩下韩暹算是个麻烦了。

    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之外。此人完全没受到周围狂热气氛的影响,开始还只是若有所思,等招手叫过一名亲卫,询问了些什么之后。再看过来时,眉头已经紧紧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显然。他是知道自己这一行人的具体情况,对援军的规模也产生疑虑了。

    换在进城之前,徐庶少不得要费尽心思,可现在,他相信,借助主公的威望,自己可以很快摆平内部的麻烦,将大部分精力集中到如何对敌上面了。

    过了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,欢呼声终于逐渐开始减弱,厅内众人的注意力,也重新集中到徐庶身上来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,你终于来了,俺们等得好苦啊!”李乐、胡才用的是抒情句式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,某来给您说一下现在的局面,然后您给咱们指条明路可好?”杨奉摆出的是请示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,你此番来,带了多少援军?”韩暹则是最务实的一个,直接问起了援军的规模。他冷淡的态度引起了李乐的不满,胡才、杨奉也皱了皱眉,但三人却也没说什么,毕竟他们自己也很关注这件事。

    王羽若亲来,不说其他,单凭他能激起白波军民死战之心,让他们成为黄巾力士的威望,就能让白波军实力大增,无视于两股强敌的围攻了。

    但来的只是他的部将,而且还不是最出名的那几位,情况当然不同,最终能否脱困,关键还是看援军能起到多大作用。

    “末将动身之时,就在河北大战刚刚尘埃落定的时候,我骠骑军虽然获胜,但兵疲粮乏,又要震慑周边势力,一时间也无力调动太多人马。再加上山路崎岖,路途遥远,最终也只能由某率同轻兵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四将脸上或多或少的露出了失望神色,尽管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之内,但亲耳听到,还是小小的有些受打击。

    “主公不远千里,派我前来救援,总不至于是虚应故事吧?各位既然对主公有信心,那么,就应该相信徐某才是!某也不说什么大话,但只要我等齐心协力,眼下的难关未必真的难以渡过!”清朗的话语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徐庶若是夸耀自己的本领,这话未必有多少效果,但他始终把王羽挂在嘴边,这句话的效果就大为不同了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精神一振,同声迎合道:“自当如此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不怎么和谐的声音紧接着响起:“既然徐将军已是胸有成竹,韩暹敢问,计从何处?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