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九四章 李代桃僵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内忧消除,徐庶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对郭太军的攻击计划,要等潘璋布置好,马忠带回来消息之后,才能开始制订。不过,在那之前,要做的工作也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组织调度有韩暹主持,徐庶可以放心,但其他的事情,就得他自己张罗了。

    首先是安抚人心,先前骚动中,白波军民都误以为王羽亲自来了,知道真相后难免情绪低落。徐庶倒是有冒名顶替的心,王羽当年在河东攻城略地,少有的没冲锋陷阵,一直都在法坛上装神弄鬼,见过他的人实在太多。

    徐庶当然不会就这么被难住,黄巾系列的军队,指挥难度很高也很简单,关键是能否领悟其中的窍门。他们很吃装神弄鬼那一套东西,徐庶自己不擅长,但他带了个很给力的助手。

    徐庶面授机宜后,徐图大喜过望,拍着胸脯表示,这事儿就包在他身上了。

    安抚人心的事情交给专业神棍,徐庶又给了赵柳一个任务,让他去闻喜一带散布流言。

    郭太在闻喜横征暴敛,但却没实行军事管制什么的,他不擅长这方面的事。闻喜城遭劫受损的人不少,赵柳人面很广,正好可以乘隙而入。

    管亥有些无所事事,徐庶干脆把他打发去了和李乐、胡才一起练兵。这三个家伙都是肌肉多过脑浆的角色,又都有黄巾背景,相处得倒是很融洽,准确的说,是一见如故,意气相投。只是半天工夫,这仨货就跑去结拜成金兰兄弟了。

    对徐庶来说,这算是个意外之喜。见一切顺利。他稍事准备之后,就开始忙活自己的任务了。他最重要的任务之一,是要和西凉军的劝降使者见面。

    董卓军中担任外交本是李肃,当初劝降吕布,就是此人立下的功劳。但这人两世的命都不咋好,前世在长安之乱中被吕布杀了,这一世直接在洛阳撞上了王羽,死的更加干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傕派来的使者是他的外甥胡封。

    比起李肃。胡封在外交方面就乏善可陈了,既没有实绩,也没有经验,来了安邑之后,反反复复就是那么几句威胁。白波军更倾向与郭太靠拢,与他拙劣的外交技巧也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李傕也没对外甥报多大期望,西凉军不缺兵源,西凉那个混乱之地,有的是为了一块饼,一碗羹,就悍然提刀杀人的狠角色。这种人拉来当兵。不比农夫出身的白波军强多了?

    仗打了这么久,西凉军虽然全面占据上风,但在白波军拼命的抵抗之下,他们的损失也不小。就算白波军集体放下武器投降。李傕也不保证能约束住部下,一场大屠杀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些胡汉混杂的悍卒,就是这么优缺点分明。

    所以。对李傕而言,能招降白波固然很好。招降不了也无所谓,只要给对方点希望,让他们不要绝望得太快,和郭太合流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一旦白波重新合流,他们就有了纵深,西凉军想打败他们不难,可一旦被他们退回临汾的白波谷,这场战事就没办法速战速决了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面,长安那些士大夫暗地里又在策划些什么,万一洛阳的旧事重演,就算能平定,也会伤筋动骨啊。

    李傕的消息比白波可灵通多了,他知道河北大战的结果,也知道青州势力大涨,对天下各路诸侯意味着什么。能否迅速平定白波,全据河东,某种意义上,已经成了西凉军在争霸天下的棋盘上的胜负手!他不得不多费点心思。

    所以,他舍解县而取汾阴,减轻白波压力的同时,隐隐威胁到了闻喜的郭太。一旦对方稍有松懈,他就会像毒蛇一样,一击攻破闻喜,彻底完成合围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胡封的存在,不在于能否取得外交成果,而是纯粹做给郭太看的。

    白波四将虽未意识到李傕的用心,但谁也没把胡封当回事,要不是为了留条后路,他们早就把人杀了或者赶走了。

    听说徐庶要去见这个人,负责对外事务的杨奉只是摇头:“元直将军,和这人说话,纯粹就是浪费时间,就算你真有什么计策,你还指望他能把你的意图清清楚楚的转达给李傕吗?李傕那厮虽然人品不端,但用兵老道,智谋也强,不能面对面,想让他中计,实在很难。”

    徐庶微微一笑:“再怎么口舌笨拙,也不至于不会说话吧?只要他会说话就行了,某也不想要他做什么,只是想让他给李傕传个话。”

    “传……什么话?”杨奉很茫然。

    徐庶事先有过交代,对他的计划,杨奉是有所了解的。在这个计划中,摆脱西凉军追击的关键,就在于与对方进行外交时,能否取得成果。

    在杨奉的印象中,外交高手应该都是苏秦、张仪那种雄辩滔滔之士。徐庶的口才虽然也很不错,但他说话很少引经据典,甚少做长篇大论,倒是很喜欢直击要害,用气势把对手压倒。

    本身已经不算是优秀的纵横家了,再遇上个根本不适合当做谈判对手的对手,能完成阻挡西凉军这种难度超高的计划吗?

    杨奉心里很没底。

    “到底要传什么话,暂时还不好说,今天就是亮亮身份,让他知道我是谁。”徐庶神秘兮兮的一笑,凑到杨奉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成的吧?”只听了一两句,杨奉的眼睛就一下瞪得溜圆,吃惊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徐庶很认真的叮嘱道:“杨兄,等下你可不要露了底细哦。”说完,他肩背一张,整个人的气势顿时一变,原来的阳光亲和之意少了不少,同时多了几分豪霸之气。

    杨奉哑然,呆呆的跟在徐庶身后,心中暗道:要不是自己这边的消息实在难以保密。不然这倒有可能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是杨将军啊,我家将军让我给你带的话,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在下奉劝你一句:识时务者为俊杰。贵军这么一直坚持下去,除了多打几仗,徒增死伤还有什么用?天下群雄虽多,却有几人能与董丞相比肩?你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一进门,里面胡封已经得到通报迎出来了。虽然迎了出来,但他一脸桀骜的模样,极为俗套的说辞。都验证着他外交手段的低劣。

    “天下英杰?哈哈……”虽然对徐庶的计划没什么信心,但杨奉的配合却不错。他不耐烦的打断了胡封的话,然后转过身,半弓着腰,恭恭敬敬的给徐庶施了一礼。再转过来时,脸上的桀骜神色丝毫不比胡封差:“胡都尉,你看看这是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胡封已经在安邑停留了两天了,按照李傕的吩咐,他只要待满三天,无论劝降成功与否,都是大功一件。既然成不成都是一样。他也懒得多费心思,再说他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,哪里不知道自己不是纵横家那块料?

    他这套说辞是提前向人请教的,说出来的效果很差。每次杨奉等人都是随口敷衍两句,就急匆匆的走了,既不反驳,也听不见去。今天杨奉的表现实在有些奇怪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他打量起徐庶来。

    这不是就是个毛孩子吗?嘴上连毛都没有?有什么好怕……啊哟?不对!杨奉对这人这么恭敬。还是个少年?此人脸虽然生得清秀,看起来却很有威严,眉宇之间的那股子煞气更是……没统率过千兵万马,出生入死过,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样的煞气?

    难不成此人就是……

    胡封的心猛然揪紧,一股窒息般的感觉,潮水般的袭向了他,使得他不自觉的抬起手来,虚抓了两把,像是溺水者绝望的挣扎一般。

    “算你有些眼力,”杨奉冷冷喝道:“大汉骠骑将军,冠军侯在此!就算你家丞相来了,也须得以礼拜见,胡封,你一个小小的骑都尉,还要嚣张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敢。”胡封本来还在迟疑,听了这一喝,他算是彻底懵了,下意识的躬身施礼:“末将参见王将军,不知君侯在此,有失远迎,还望君侯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不是胡封胆子太小,实在是王羽给西凉军留下的心理阴影太重。当初王羽几乎以一己之力将西凉军打出了洛阳……哦,不对,走的时候还留了买路钱。这样的威猛战绩,就算舅父李傕尚且谈之色变,胡封又哪有倔强的本钱?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徐庶随意摆摆手,把王羽的气度、姿态学了个十足十。

    他二人的年纪本就差不多,又都是执掌过数万大军的,气度本就有几分相似。再加上当日徐庶投军,主要就是因为对王羽的崇拜,平日相处时,会下意识的模仿。此刻又有实力派演员杨奉配合,吓唬区区一个胡封,还不手到擒来?

    “白波军受本将的庇护,天下皆知,李傕、郭汜这些手下败将安敢犯境?今日你就代本将传个话回去,让李傕速速退兵,休要枉送了性命。若有不然,休怪本将无情!这就去罢!”说罢,他转身就走,像是多看胡封一眼就污了眼睛一般。

    胡封头脸上大汗淋漓,慌不迭的应道:“是,是,在下这就走,这就走!”直到徐庶已经去远了,他才一脸后怕的抬起头来,口中低叫有声:“娘咧!怎么打个河东,也把这具凶神给惹来了?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?”

    身边有随从提醒道:“将军,王骠骑眼下应该在河北啊?这个不会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“假个屁!”胡封回手就是一巴掌,把那随从搧了一个趔趄,骂咧咧道:“不是那凶神还有谁?你看他身上的杀气!看他那气度!除了王鹏家,还有几个少年人有这等气度?河北打完一个月了,他若是轻身而来,出现在河东有什么可奇怪的?他当年就孤身潜入了洛阳一次,还独自一人闯进河阴大营……这次又来,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    “是,是,将军您说的是。”随从捂着脸,不敢继续提醒了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假的,自有舅父辨别,他让某走,某焉能不走?”自辩似的,胡封又嘟囔了几句,然后翻身上马,快马加鞭的离开了安邑。

    胡封走了,实力派配角杨奉却满腹疑窦,追在徐庶身后问道:“元直将军,胡封是个蠢货,你这招能骗得了他,骗不了李傕吧?”

    徐庶停下脚步,侧头想了想,点点头道:“嗯,李傕乃是西凉名将,评价远在胡珍、董越、牛辅之流之上,应该骗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杨奉无语了。

    徐庶笑了笑,轻松写意的宽慰道:“骗不了有骗不了的用处,总之,杨兄你放心便是。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