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九五章 翻手为云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走在熟悉的街道上,杨奉脑子里尽是问号,但他怎么想,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正茫然间,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,抬头一看,正见徐图站在高台上,正在大声宣讲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天师为什么不亲自来?谁问的这种傻话?区区李傕、郭汜,哪里用得着小天师亲自出手?就连他们的主子董卓都只是手下败将,何况两只走狗?其实啊,临行前,小天师曾亲手卜算了一卦,他说:桃李子,两人余,黄雀绕山飞,宛转花园里……”

    人靠衣装马靠鞍,此刻的徐图,已经换下了那身市井人物穿的短衫,换上了一件青色道袍,头上带着一顶八卦冠,一手持着拂尘,另一手在胸前挽了个兰花指,原本獐头鼠目的他,倒是有些道骨仙风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这是天机,天机啊!岂能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明白的?也罢,既然汝等如此诚心,贫道就给你们讲解讲解好了。桃李子,说的就是郭汜、李傕,为什么?这不明摆着吗?郭同锅,和桃一样,都是圆的,加上个李,不是这俩祸害还有谁?”

    “至于这两人余,嘿嘿,那可就厉害了!双人旁,加上个余字,不就是个徐字么?而两人余的意思,还有一层暗指,那就是两个徐姓之人,即是桃李的克星!从青州来河东,路上关山重重,如果没有黄雀一般的轻灵,岂能这么短时间就带着大军赶来?宛转花园的意思则是……”

    徐图的偏门本事不少,但实际的文化水平并不高,这些牵强附会的俗谚童谣都是他临时现编的,牵强附会,可谓破绽百出。落在行家眼里。随口指点,就能戳穿他的牛皮。

    黄巾军中没有名士,但此道高手却不少,只是高层已经达成了共识,这些人帮忙圆谎还来不及呢,哪里会跑来拆徐图的台?

    背靠大树,又有人推波助澜,徐巫医这次蛊惑人心之行,自然就顺风顺水了。

    只见他在台上装神弄鬼。咋咋呼呼,台下则不时传出阵阵欢喜赞叹的声音,没人顾得上为了小天师没亲自赶来而失望了。

    徐大师说的好,杀鸡焉用牛刀,对付李傕、郭汜这种渣渣。只要有针对性的派两个部将就足够了。看看徐大师现在的风采,再想想他从前的模样,受过小天师言传身教的点播的徐大师,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哇。

    那位徐元直将军乃是小天师的心腹爱将,受到的重视远胜徐大师,其人的本领还用说吗?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小天师还用无上神通卜算了一卦。算出徐将军乃是李傕的克星,这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?

    “大师,今晚不如来俺家吃饭吧?然后给俺卜算一卦,算算俺媳妇啥时候能给咱老李家添个男丁?”

    “少来。这也要问大师?自己多努力点就行了。大师,还是来咱家,完事给咱解个梦,俺爹这阵子一直给俺托梦。您给算算,俺爹到底是想让俺干点啥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。还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师,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想着,徐图解说完箴言后,白波军民迸发出的热情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杨奉对徐图说的那套东西是不以为然的,别说徐图了,就连当年的张角兄弟,也没本事未卜先知,料事如神。王羽的神机妙算,基本上还属于运筹帷幄的范畴,与占卜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眼前的景象,杨奉还是感到很欣慰。尽管形势还远谈不上有什么改善,但民心和士气却开始恢复了。就像是回到了一年多以前,在骠骑将军的余荫之下,白波众呈现出的欣欣向荣的精神面貌一样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精神头,摆在面前的两大强敌就显得没那么可怕了,至少不再是那种难以撼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中忽然一动,徐庶不肯直说,但徐图的任务既然是安抚人心,总不会对徐庶的想法和计划一无所知吧?

    想通此节,杨奉更不迟疑,两臂一振,分开人群向高台走去。

    这种不守规矩的行为,当然会让人不满,不过骂骂咧咧的众人转过头,见来的是杨奉,也只能悻悻的住了嘴,特权这种东西,在任何团体之内,都或多或少存在一些。

    “杨帅,您也要算一卦?”徐图满面红光,眼下的风光,他很久没体验过了,只有在刚举旗,军民情绪最高涨那一阵子,他才一度受过这样的拥戴。光是享受普通士兵和百姓的热情,已经有点难以满足他的虚荣了,杨奉的出现正是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“您要算前程还是财运?摇头的意思就是……都不是?咦?这可奇了,难不成您要问姻缘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跟我来!”杨奉一个脖搂将人揽过,分开人群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杨奉武艺不算一流,但也是久经沙场的老资格武将,对付一个拳脚稀松,只会装神弄鬼的徐图还不容易?后者被搂住后,话都说不出一句,像是小鸡仔似的,被杨奉给拎走了。

    没能和道行精进的徐大师亲密接触,围观众都很失望,也很不满。有那耳朵尖的,听到了徐图最后那句话,眼珠一转,露出了奸笑。和身边的几个人咬了一顿耳朵,众人也是齐齐称善,推举了一个口舌伶俐的,一溜烟往杨渠帅家里去了。

    杨帅惧内的毛病,军中可谓无人不知,大伙儿恼恨杨渠帅坏人没事,自然要给他使点坏。

    可怜的杨奉哪知道不久前还死气沉沉的白波军,此刻竟有了恶作剧的心思,而且一下就捅上了他的软肋,此刻,他正恶狠狠的向更可怜的徐图逼供呢。

    “徐图,徐半仙,你别以为攀上了高枝,就可以在某面前得瑟了。告诉你,等到了青州,杨某也是主公麾下的部将。地位还是比你高!想收拾你,那是再容易不过了,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!”徐图委屈的直拍大腿,撞天价叫屈道:“我的杨大哥,杨大帅啊,你这是为那般啊?我就是个联络人,向导,小卒子!元直将军有什么计划,怎么会找我商议?我是真的不知道啊!知道的话。瞒谁也不能瞒您啊!”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!”杨奉不管这许多,只是紧盯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徐将军此行只带了五个副手,管亥和小李子、糊涂是一路货色,和谁商量事情也不能找他。潘璋、马忠都是初来乍到,虽然有本领。但知道的毕竟太少;裴元绍和老韩是一个路数的,算来算去,能出点主意的,也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昨晚的酒宴上,你不是吹嘘和贾军师学了不少本事吗?既然是贾军师的徒弟,岂能没点智谋?就算徐将军不找你商议,你肯定也能猜到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就给你说说?丑话说前面哈。这些可都是我猜的,猜错了是能力问题,不是态度问题,杨帅您可不能动粗。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。快讲!”杨奉一脚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徐图痛呼一声,不讨价还价了,快速说道:“杨帅,您是不是觉得我那位远房兄弟的计策一定会被识破?”

    杨奉拧着眉头答道:“他自己都那么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有没有想过。李代桃僵的计策被识破后,李傕会作何反应?”徐图开启道。

    “作何反应?”杨奉一愣。他还真没想过此节,在他想来,计策被识破,就是失败了,自然就不会再有什么后续了。

    “您想想啊,乍听到这个消息,李傕肯定会被吓一跳。然后他就会想,会不会是咱们故弄玄虚吓唬他,然后他就会派斥候来探查,收集很多情报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杨奉点点头,又摇摇头:“那又有什么用?他又不会因此而退兵。”

    徐图晒然道:“李傕又不是傻子,怎么可能听风就是雨,就这么灰溜溜的退兵走了?若我那远房兄弟就这点本事,又岂会得到主公的信重,在中原闯出那么大的名声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少给老子卖关子,有什么话就快点说,照实说,再弄玄虚,老子认得你,老子的拳头须认不得你!”杨奉思索片刻,却不得其所,知道自己的智谋比徐庶差太多,完全跟不上对方的思路,干脆亮起拳头,继续恫吓某巫医。

    徐图吓得一缩脖子,不敢再秀智谋了,低声解释道:“其实我也猜不到元直他到底怎么想的,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,元直的目标是郭太,对西凉军最好的处置,就是忽悠他们和咱们一起打郭太,甚至他们去打郭太,咱们在一边看热闹,顺便赶路。”

    “咝!”杨奉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,不能置信的瞪大了双眼,大声反问:“让西凉军放着咱们不理,去打郭太?这怎么可能?就算退兵,也比这容易吧?元直将军他是不是……咳咳,总之,这完全就不可能,你肯定是在胡说!”

    虽然把疯了的评价咽了回去,但杨奉的意思却表露无遗,他觉得这就是在扯淡,荒谬至极!

    “我早就说了,我是猜的啊!”徐图很委屈,同时还有点被小瞧了的不爽:“杨帅,其实你就是没见识过元直的胆魄,不然……说起来,元直和主公是很有几分相似的。你只要把他当成主公对待,就不会这么惊讶了。”

    杨奉冷静下来了,他试着将脑海中的那个无所不能的形象,和眼下的局势结合起来。开始,脑海里还是一团乱麻,但很快,他就理出了一些头绪,然后他惊讶的发现,若是王羽在此,说不定还真会提这么一个匪夷所思的策略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正主儿毕竟不在,现在这位徐元直,真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领吗?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