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四九八章 武装大游行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正月十五,王羽在高唐召开会盟,旨在消弭兵灾,但实际上的作用并不大,即便是青州军自身,这段时间也没消停过。

    早在会盟之前,张颌的五千兵马就已经攻入了琅琊,打得臧霸步步后退,只能缩在开阳一带的山区里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会盟后的第二天,徐晃与王羽新任命的兖州刺史徐和一道,挥军南渡,在历城稍事休整后,长驱直入,攻入济北。在三日内强行近两百里,一举攻克了被青州黄巾残部占据已久的治所卢县,全歼了盘踞在此的司马俱旧部一万余众,威震兖州。

    携此大胜之威,徐和顺势展开了招抚,在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内,零零星星的已经收降了三千余众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拿刀拿得太久,不愿意重新拿起锄头的那种人,但有了这一年多的经历,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些杂牌军与青州军的差距,再没有最初的桀骜不驯了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这些人会被编练成军,作为山军的补充,在训练合格之后,正式编入山军。后面收降的青州黄巾余党,也会照此办理。

    将军府预估出的结论就是,待济北、鲁郡全面恢复秩序之后,徐晃的泰山军的规模很可能会超过扩编后的御林军,达到一万五千人以上,跃居骠骑各军之首!

    当然,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。奉高之战是击溃战,歼敌数量有限,从泰山逃离的黄巾军,总共约有五万余人。经历大逃亡后,最后逃到鲁郡和济北的差不多有三万人,其余不是死在路上或自相残杀之中,就是逃得不知去向。还有一部分人被周边的诸侯收编了。

    若非最具威望的一票首领都死于非命,余党各自为政,变成了一盘散沙,否则这股势力倒也颇具威胁。但失去了统一指挥之后,这些人也只能成为诸侯们嘴里的肥肉了。

    刘备的那支白眊亲卫,就是利用那次收编组建起来的,要不是被王羽阴了一把,他这支亲兵有可能比历史上更早的强大起来,进而名闻天下。

    曹操也没闲着。对济北、鲁郡黄巾的笼络,他一直就没放松过。只是后者没有统一的建制,笼络起来非常耗时耗力,所以,以他的手腕。也没能迅速解决问题,将历史上的那支青州军组建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努力也不是一点效果都没有,几千悍卒的加入,对初平二年的曹军来说,也算是不错的助力。

    王羽一直没对这些人动什么脑筋,因为他知道。没那个必要,驻守巨平的徐和一直就没闲着。他也曾经是青州黄巾的大头领之一,背靠青州这颗大树,在巨平的日子过得也很滋润。受他接济,走投无路来投奔他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在原山之战中,他一口气拿出的八千大军中,至少有六成是后招募的。他自己的老弟兄很多都重新拿起锄头。或是当起政务官了。

    徐晃对济北、鲁郡的清理活动,定然会攫取最大的战果。不过难免也会被其他人捡些便宜,这就是无可奈何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徐晃的军事行动,最大的作用还是对兖州、徐州、豫州,以及淮南的威慑作用。

    徐晃出泰山,曹操是最难过的。

    济北、鲁郡的地理位置很是微妙,这里是连通兖、徐的出口,由此而动,除了任城、东平境内的几座大水泊之外,几乎无险可言。而包括济北、鲁郡在内的兖州东部郡县,原本都是刘岱的辖地。

    刘岱死后,曹操尚未来得及全面将接收,河北大战就分出了胜负,其后他自保还来不及,当然没心思与王羽争夺这些地盘了。

    一听到徐晃西进的消息,他便果断下令,将东平、山阳、任城三个郡国的人口大量西迁硬是,在两大势力之间,开辟出了一个可用于缓冲的不毛之地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毕竟领兵出泰山的主将是以用兵神速闻名的徐晃,如果不放弃无险可守的东部几个郡国,曹操就只能在出兵逆袭,和凭借漫长且破绽处处的防线防御之间做选择了。

    而鲁郡南面与豫州的沛国接壤,东南就是彭城和东海,同样没什么天险阻挡,以徐晃进兵的迅猛姿态,只要他在鲁郡,徐州的东海、彭城、下邳,豫州的沛国、梁国,乃至谯郡就都在他的兵锋威胁之下。

    这个范围内的诸侯,在用兵之前,就不得不将徐晃的存在纳入考虑的范围了。

    徐晃出兵的消息传开后,鲁肃不失时机的将淮南、徐州两方面召集到一起,展开了新一轮的三方谈判。一直保持强硬态度的袁术也不得不低下头,开始让步,谈判也真正进入了实质性磋商的阶段。

    所以说,成功的外交背后,必然要有军事力量的支持。之前只有张颌的五千人马,即便以鲁肃之能,同样阻止不了袁术的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比起烽烟不绝的中原,会盟的作用比较明显的还是河北。

    公孙瓒虽然摆出了咄咄逼人的架势,却也没急着行动。他筑易京城,固然是为了同时威胁蓟县和中山国,但未尝不是受了王羽的影响,打算在辖地内搞个繁华都市出来。

    刘虞对公孙瓒本来就很忌惮,在高唐又被震骇得不轻,一时间只是隐忍,双方的边界一直保持得很完好,倒是没有爆发大规模冲突的危险。

    而张燕骤得三郡之地,又赶在了春天,光是搬迁和屯田就搞得他焦头烂额了,不得不为此又亲自跑了高唐一趟,从王羽手中借了几十名屯田经验丰富的内政官过去,这才勉强支应。

    并州的高干一直悄无声息,借着刘虞的帮助,他将半数左右的部队带回了并州,其后又接纳了举家来投的袁谭。

    在天下大乱的眼下,传统道义被视诸无物的时代,高干此举显得不怎么合时宜。也称不上不理智。万一因此招致王羽的攻击,只据有小半个并州的高干实在没什么抵御住的希望,可他既然这么决定了,也没人能提出什么意义来。

    当然,袁氏毕竟潜势力巨大,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他这么做也不能说一点好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实力使然,高干虽有情义。可报复青州什么的,一时间却也无从谈起,他也只有默默舔伤口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随着徐晃压制了济北和鲁郡;淮南、徐州两家被拉回了谈判桌;突然出现在谯郡西部,因招降了袁绍旧部周昂而有了些声势的刘备实力还很单薄;最后,曹操军完成重心西移的过程。正式展开了南阳攻略,中原的战事似乎有告一段落的倾向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此时,一个惊人的消息再次将天下群雄震得头晕目眩。

    二月十三,青州军主力部队突然展开了军事行动!其中包括扩充后数量达到一万二千的羽林军,四千疾风轻骑,作为王羽亲兵队的八百烈火重骑。再加上由一百条战船,八百多艘运输船组成的庞大水军,以及名为城管大队,实为辅兵的关宁部五万人!

    庞大的队伍离开了高唐。沿着黄河逆流而上,大举西进!

    先前王羽只是出动了两名部将,就引导了中原的局势,如今。这支由王羽亲自率领,规模庞大的主力突如其来的举动。使得诸侯们无不胆战心惊,心悸不已。

    大军刚走到聊城,离得最近,反应最快的单经派出的使者就到了。王羽亲自接待了对方,给出的答案却无法让单经满意。

    巡视新领土?你只是取得了半个冀州的冠军侯,又不是统一了天下的秦始皇,没事学人家巡视哪门子领地啊?

    不过使者也不敢当面质问,别看这位少年霸主待人还算和气,但其雷霆霹雳般的手段,却也不是一般的可怕。

    将两万胡骑一齐割了脑袋,堆成京观,还把袁绍的首级放在最顶上了,这种可怕的事,就算是当年的霍骠骑也望尘莫及,恐怕也只有当年威震六国,战国四大名将之首的白起才可堪比拟了。

    当面质问这种人,活腻了吗?

    单经的使者悻悻而返,快马向河间报讯。等公孙瓒接到消息的时候,青州的大军已经过了仓亭渡口。

    单经的急报,遭到公孙瓒的一番痛斥:两家分属盟友,别人愿意做什么,需要咱们帮忙,自然会知会,不需要的话,你上赶子往上凑个啥劲?万一被人误会,盯上了盟友的地盘,老子的面子往哪儿搁?名声受损谁负责?

    等青州大军到了顿丘,张燕也做出反应了。

    其实黑山军收到消息,比这早得多,只是张燕一直没什么反应罢了。骠骑军到了顿丘之后,黑山军中终于有人按耐不住了,向张燕做出了提醒。

    张燕对此人破口大骂:“有那闲工夫关心别人,还不如多费点心思关心自己!自从下了山,老子连个囫囵觉都没睡踏实过,哪天一觉醒来,不掉上百十根头发啊?老子又没老,这都是愁的,累的啊!三个郡就忙这样了,还有心琢磨其他事么?”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三个郡是人家王骠骑主动让出来的,难道还能一转身就抢回去不成?你以为人家王骠骑和你孙轻一样没脸没皮么?赶紧给我滚,去把襄国的屯田安排明白了再担心其他!”

    公孙瓒和张燕都很淡定,刘虞收到消息后,更是长长的松了口气。对他来说,王羽离得越远就越有利,等他收到青州军已经抵达白马,却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消息时,心花怒放的差点就摆酒设宴了。

    他庆幸,却有人感到了极度的恐慌。

    白马在濮阳以西,而在曹操军重心西移之后,东郡的中心就不再是曾一度被作为治所的廪丘,而是濮阳。

    濮阳城就建在河畔,隔着大河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骠骑军行进时铺天盖地的气势。留守濮阳的夏侯淳和程昱都是胆战心惊,生怕骠骑军的目的地是濮阳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如此,区区五千人的留守部队,却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?

    怀着忐忑和畏惧,程昱派出了使者前往敌阵,意图探明对方的动向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使者别说王羽的面,压根连河都没过去,就被水军给截下来了。让使者惊讶的是,太史慈突然变成了水军统领,原来那个叫宫天的校尉,和一个黑脸大汉成了他的副手。

    对兖州的使者,太史慈表现得极没耐性,他冷哼一声,道:“我骠骑军要去哪里,也是夏侯惇、程昱之流管得了的吗?你只管带一句话回去,告诉他们:不服就来打过,不然就老实在城里做缩头乌龟,别跟那丧家之犬似的,又怕又不舍得跑,面子这东西都是自己挣得,靠别人给,没用!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