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零二章 挑衅与暴怒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青州军的辉煌,就是敌人的不幸。

    东山那场丛林伏击战的三天之后,郭太见到了狼狈逃回的大将彭玉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是怎么搞的?难,难道仗打输了?怎么可能?青州真的来了上千人?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在山里藏了这么久,还没被发现?”

    看着失魂落魄的心腹大将,听着亲卫们的汇报,郭太脸上血色尽消:“清儿,清儿呢?彭玉,你这混蛋,你居然把清儿和大军丢下,自己逃回来,你以为老子会让你好受吗?”说着,他的手已经握在了刀柄上,脸上更是泛起了浓浓的狰狞之意。

    “大帅,我对不起你啊,你杀了我吧,杀了我吧!”彭玉一点畏惧的意思都没有,抱着郭太的大腿就哭上了。有了东山的经历,这世上已经没什么能让他害怕的东西了,大不了就是死呗。被活生生的人挥刀砍死,总比在丛林中死得莫名其妙,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郭太已经将刀拔出了半截,却被彭玉这番做派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彭玉是从起兵就跟在他身边的老人了,当初他就是因为对方打仗不要命,才将彭玉从亲兵一步步提拔成了军中大将。

    这次他放心将宝贝儿子派出去,也是因为有彭玉的保护,就算有个万一,仗真的打输了,也能保证儿子不出意外。谁想到,彭玉不但辜负了他的期望,看这架势,似乎连胆子都吓破了。

    这员悍将从来只会流血拼命,什么时候见过他求饶啊?更别提哭成这副模样啊?

    彭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,喊着:“大帅,末将这条命。其实就应该丢在东山,可不能没人给您报信啊。大帅,青州军太可怕了,特别是在山林间,千万不要再派人去,千万不要再钻他们摆下的套子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亲卫都惊呆了,这还是那位与李乐齐名,号称白波北军第一悍将的彭将军吗?就算死了儿子的婆娘,哭起来也没这么汹涌澎湃吧?
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郭太见势头不对。再让彭玉哭下去,等消息传出,可就不是吃了一场败仗,儿子失踪那么简单了,大军的军心都要动摇了:“先说清楚。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是,大帅。”彭玉止住哭声,抽着鼻子将出兵的全过程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末将谨遵大帅的意思,四面攻山,将公子留在山脚督战……开始很顺利,山口的几处险要都无人驻守,末将甚至有些担心。想着是不是走露了风声,被青州军给跑了,可上了山才发现,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圈套。就等着咱们去钻!”

    随着他断断续续的讲述,东山伏击战那惊心动魄的场面重现在郭太等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山脚陷坑密布,山腰的密林处,到处都是檑木和钉排。林子里还有人放冷箭……一旦追上去,不是被挠钩钩翻。就是被绊索绊倒,连人影都没看到几个,就死伤了无数士卒。末将攻上山顶之前,其他三路人马已经尽数覆灭了。”

    彭玉的脸抽搐着,显然是想起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:“末将本以为,敌军连破三路敌军,也是强弩之末了,山顶上地势有限,也没有密林覆盖,青州人的陷阱机关也施展不开,谁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四面攻山,潘璋也是四面开战,彭玉这一路实力最强,走的又是山南那条比较宽敞的大路,最终倒是让他登上了山顶。

    “当时末将麾下的士卒尚存半数左右,而敌军只是仗着机关之力杀敌,人数却比大帅估计的还少,只有不到一百人!可就是这一百人,却轻而易举的将末将的四百人打得溃不成军。末将见势不妙,本待拼死断后,让公子先撤,可青州军击溃末将后,竟舍了末将,往公子穷追……”

    彭玉没说明的是,郭清本来有机会脱险,在攻山部队在满山的机关陷阱前伤亡惨重的时候,郭公子就已经萌生退意了。可后来彭玉攻上了山顶,发现青州军只有一百人不到,收到消息后,郭公子的战意顿时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青州军当时采取的是且战且退的战法,看起来像是要引彭玉入陷阱阵,彭玉吃过苦头,不敢追得太紧。正好郭清上来了,两边干脆用号角联系,准备包抄青州军后路,给对方来个前后夹击。

    谁想潘璋等的就是这个,发现山下的动静后,他迅速转守为攻。他和隐雾军战士的实力,在山林间得到了百分之二百的发挥,彭玉的部队人数虽多,但却完全施展不开,反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面对的是敌人的围攻。

    尽管彭玉拼死作战,但终究于事无补,四百人马只支持了一炷香的时间就溃败了。

    青州军并不追杀,直接转身杀向了从山脚包抄过来的郭清,然后就是先前一战的翻版。尽管郭清的部队一直在山脚下督战,并未经历陷阱的折磨,但进了山林之后,依然完全无法抵挡潘璋的攻势,最后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末将听溃兵说,公子似乎是被敌将生擒了。”最后,彭玉给了郭太一个难以评价的消息。

    郭太艰难的扯动嘴角,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,问道:“你觉得这是个好消息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彭玉迟疑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点头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杨奉他们跟咱们毕竟同出一脉,也没有解不开的仇恨,不然,咱们向后让让,用闻喜把公子先换回来,然后让他们和西凉军先拼命,咱们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个屁!”郭太飞起一脚,正踹在彭玉的心口上,一股大力直接将他掀了个跟头,等他回过神的时候,郭太狰狞的表情全面占据了他的视野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明白吗?蠢货,他们要走了!青州人不就是从东面来的?他们宁可翻山越岭,长途跋涉也要走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他们走了,咱们抢谁的,吃谁的?和西凉军开战后,让谁顶在前面垫马蹄?”

    郭太用脸顶着麾下的大将,声嘶力竭的咆哮着,把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说的‘他们’指的无疑就是杨奉等人。郭太和长安方面的联系,一直都是他自行处理的,即便是心腹也不知道,只以为郭太此时发动,是为了将白波重新合二为一,壮大之后,再加入争雄天下的行列。

    没谁想得到,郭太要吞并杨奉等人,是准备继续和西凉军开战。

    别看西凉军在王羽面前处处受制,对上白波这种对手,还是很强大的。无论是去年与安邑白波的战斗,还是前阵子对闻喜的突袭,都表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白波对上西凉军,唯一的胜算就是以退为进,拉长对方的补给线,利用山区地形让对方的骑兵施展不开,这才能和对方周旋。

    正面进攻?那不是送死吗?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西凉人有骑兵,老子就没有吗?告诉匈奴那边的人,先前说好的牲畜,老子不要了,让他们直接出兵!只要他们肯出兵,浍水以北的土地就都归他们了,等大功告成之后,整个河东都是他们的!让他们对付李傕,咱们对付杨奉、韩暹那几个吃里扒外的!”

    久久没有回应,就算是心腹,对郭太这个匪夷所思的计划,同样没法子一下就接受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议事厅外一阵脚步声响,有人高喊着闯了进来,一脸的气急败坏:“报……大帅,不好了,不好了,公子……安邑……公子被人吊在安邑城头示众,说是主公勾结匈奴人,全家都该死。等青州大军一到,擒了主公,一起问斩,首级会送回高唐得胜山,立碑以铭之!”

    “贼子安敢欺我若此!”郭太本来就在火头上,这一气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,他怒瞪着双眼,瞳孔一片血红,嘶声道:“现在,还有人反对吗?”

    心腹们互相看看,然后齐声抱拳俯身,应诺道:“……某等唯大帅之令是从!”

    “好,好兄弟!”郭太大喜,笑道:“待大功告成之后,某与兄弟们同享那滔天的富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邑城的郡守府内,白波众将也是济济一堂。

    “一百兵击破三千大军,损伤不过十数,骠骑军中,真是英杰辈出啊。只可惜这等战绩,却不能如实对外宣扬,不免屈了那位潘将军和隐雾军的名头啊。”杨奉嗟叹不已。

    青州军只来了一百人这件事,徐庶并没有瞒他,而且还通过他,泄漏给了几个与郭太私下有往来,疑似不稳的高级将领。

    不过这件事对外却是保密的,安邑白波的士气好容易才恢复,若如实公布,青州援军只有这么点人,很容易影响大军的士气。

    “主公以隐雾命名此军,原本就是不对外彰显其能的意思。”徐庶微笑着一摆手,道:“至于文珪,战后的首功跑不了他,他也不会有什么抱怨的。其实不用功劳,但一百破三千的名声,就足够他高兴一阵子了。”

    笑谈间,韩暹一直欲言又止的样子,听到这里他突然插嘴道:“元直将军,郭太行事荒唐,但郭清他只是个后辈,这般折辱,是不是有些过了?河东与并州毗邻,和匈奴打交道的人很多,总不能都算作勾结,喊打喊杀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只是私下里做点买卖,确实不算什么,不过郭将军做的,可远不止这么简单。”说着,徐庶向角落里招招手,从阴影中转出一个人来:“某给各位介绍一下,这位是阳谷马寿恩,刚从平阳回来,很是探得了一些情报,正好借这个机会给各位说说……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