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零九章 奇迹再现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跃进人们视野的是一群牛;

    非常壮硕的牛;

    而且还是野牛!

    这是一个野牛群……

    若是在草原上游猎时看到了,刘豹和他的族人可能会高高兴兴的拿出套索和弓箭,策马冲上去,准备来一顿大餐。但此刻看到这些牛,他们却都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不是像在草原上那样,从牛群奔驰方向的侧面靠上去,在安全的地方放箭、扔套索,将野牛一一放倒,而是正对着牛群高速奔驰的方向!

    那些野牛像是疯了一样,低着脑袋,全力向前飞奔,与这样的一支队伍正面相撞,就算是真正的黄巾力士,也只有漫天飞舞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谁敢跟它们抗正面?

    不想死,就跑吧!

    “撤撤撤……”李傕的子侄们不再勤学好问,异口同声的喊着同一个字,将战刀、骑盾,甚至盔甲和弓箭统统丢在了地上,唯一抓得死死的东西,唯有马鞭和马缰。面对这种不可抗力,只有速度是最重要的,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匈奴骑兵比较沉默,但动作却比西凉军还要利索,谁让他们对野牛群更熟悉呢?

    “救命啊!”郭太军的士兵虽然没两队难友那么见多识广,可现在的形势,只要不是傻子,就能轻易分辨清楚,那可是牛!成千上万的,疯了般狂奔的牛!就算是真的潮水,也未必有这东西的破坏力大。

    刚刚还气势如虹的五万大军顿时就乱了,如同被潮水冲击的堤坝,先是一个角崩溃,然后扩散到一个面,最后波及了整个堤坝。

    五万大军豕突狼奔,落花流水。瞬间就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但牛群不会因此而放缓脚步,它们不是来打仗的,这些无辜的动物,只是被某些坏心眼的人利用了,被迫加入战团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无奈而来的愤怒,让它们别无选择,只能用尽全力奔跑,并撞翻一切挡在路上的东西,不管那是一个人。还是一个骑兵,甚或它的同类。

    跑!

    撞!

    野牛群就这么蛮不讲理,横冲直撞的加入了战团,让某些人绝望,却将另一些人从覆亡的深渊中拯救出来。让他们无比震惊,却又欣喜欲狂。

    牛群更近了,沿着河岸,横铺数里,将沿途遇上的一切都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匈奴人逃的很快,但他们可以选择的方向太少,结果队伍被拦腰截断。先前缠战了几个时辰的伤亡,瞬间产生。

    大部分骑士是直接被撞飞的,落到地上后,再被踩踏。死定了;也有一些人想凭着高超的骑术,从马背跳到牛背上,可野牛太多了,牛角像是刀山一般林立着。高速交错而过时,稍微挂个边。就会失去平衡,甚至直接落在锋利的牛角上,直接就开膛破肚了。

    最惨的还是被撞在腿上的,他们连人带马被穿在了一起,被疯牛顶翻,用脑袋反复蹂躏,最后践踏过去,死的惨不堪言。

    刘豹欲哭无泪,把郭太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南面是安邑的大军,平时他们不会将这些乌合之众放在眼里,可眼下这当口,他们哪有功夫和对方纠缠?西面倒是有路,可中间全是疯狂奔逃的溃卒,要是被卷进去,还不如和安邑军拼一场再死呢。

    唯一能逃的,就是东面,那里是山区,马不易通行,但也不虞牛群会追过来。

    他不恨别的,就是恨郭太最后喊的那一嗓子,要不是他说青州人是在虚张声势,自己怎么会走慢一步,导致了这么大的损失?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有些不能确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与牛群插身而过后,刘豹看得更清楚了。凭借在草原上放牧的经验,他敏锐的发现,只有牛群最前面的几百头是野牛,剩下的都是蓄养的牛。这些牛被人用布蒙着眼睛,尾巴后面拴着根火把,所以只能像疯了似的向前狂奔。

    构成这庞大队伍的不光是牛,还有其他牲畜,有骆驼,有马,还有羊和鹿……这些牲畜没有疯牛那么大的冲击力,但跟在队伍后面,却将声势搞得极大。当然,它们的冲击力比不上疯牛,但被撞上了一样不得了。

    总之,这个牲畜杀阵很强悍,强悍到让人完全无法正面抗衡。

    一面亡命奔逃,刘豹一面频频回顾,最后,他向部族的长老,放牧资格最资深的康巴尔问道:“康巴尔,你觉不觉得,这些牲畜有些眼熟?”

    “单于的意思是……”老牧人惊魂卜定,哪有空观察这个,被刘豹一问,这才转头去看,一看之下,他也是大吃一惊:“这些……好像是咱们送给郭太的那些牲畜!”

    “果然,这个该死的混蛋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!”验证了心中的猜测,刘豹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野牛在草原上有很多,运气好找到一群,抓住倒也不难。可几万头牲畜,即便在草原上,也是一笔了不得的财富,当然不可能凭空冒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只有前排的那些野牛,这个阵势没什么可怕的,真正让人难以抗拒的是随后而来的几万头牲畜!

    就像是数百精锐部队,带着几万乌合之众冲阵似的。如果单单只有精锐,即便冲破了敌阵,也无法继续扩大战果。反过来,乌合之众也没有摧阵破敌的冲击力。只有二者结合起来,才是真正的无可抵御。

    郭太没看好牲畜,反被人拿来砸自己的脚,一下就连人带脚都给砸扁了,这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是什么?

    “单于,牲畜后面肯定有人驱赶,咱们可以……”老牧人突然提出了一个很中肯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!”刘豹把头摇成了拨浪鼓:“没错,牲畜不是乱跑,后面肯定有人控制方向,若是把后面的人杀掉或赶走,也许能让一部分牲畜停下来。可你看看,郭太的军队已经乱成这样了,他的人都不知道是死是活,你去冒险,是为了谁呢?走吧,不要再和青州那些魔鬼打交道,郭太完了,咱们可以抢占他的土地,可以休养生息,这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单于英明。”老牧人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至于刘豹始终没说,将来王羽打到河东怎么办,老康巴尔一点都没放在心上。大不了就跑呗,跑的远远的,反正匈奴人的祖先也是在草原大漠中生活的,中原豪杰太多了,随便碰上一个,草原人就吃不了兜着走,还是回到草原上等他们再次衰落吧。

    匈奴人跑了,西凉军也在折损了一千多骑兵之后,勉强甩开了疯牛的追击,李傕同样也是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算是发现了,徐庶今天的指挥,从头到尾都是在为了最后这一刻在做准备。

    把自己拉上战场对抗匈奴骑兵,让郭太有所顾忌;随后变阵诱敌,指挥管亥狙杀彭玉;这些都是为了为了能顺利诈败呢。

    徐庶诈败的目的不是为了反击,只是为了不着痕迹的拉开距离,让出牛群冲击的方向。至于虚张声势什么的,除了迷惑郭太那个自以为是的傻瓜之外,同样也是为了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牛马牲畜到底是哪儿来的,李傕已经无心追究了。徐庶的算筹太精,准备太充分,在对方预设的战场上,按照对方的套路对战,郭太就是最好的下场。

    已经损失了的,就当是付出的学费吧,总之,今天是别想找回场子了。

    李傕、刘豹能跑,因为他们的位置本来就靠在边上,郭太就没这么走运了。他依为干城的四千骑兵,比先前那三千还倒霉,连敌军的人影都没看见,就被牛群给淹没了。

    几万头狂奔的牲畜踩扁了郭太的四千骑兵,势头却丝毫不减,像是一座大山似的,又压向了郭太的五晚步卒。

    摧枯拉朽,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就算是王羽预想中的重装骑兵成了型,冲阵的效果也没牛群这么厉害。但凡是人,有理智,就没办法和发疯的牲畜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热汤泼雪般,郭太的大军全军覆灭。

    跑得慢的都被踩死、撞死了;跑得快,避开牛群冲击正面的,也是浑身发软,瘫坐在了路边,无论等待他们的是迎头一刀,还是被俘虏,他们都不愿意再站起身,面对那噩梦一般的场景;也有人被追急了,直接逃进了安邑军的队列中乞降,而后者只顾着欢呼,根本无暇理会他们。

    这个突如其来,奇迹般的转折,在有宗教信仰的白波军看来,分明就是神迹!

    只有黄天显灵,降下法旨,才会出现这么神奇的一幕。郭太军失去斗志,土崩瓦解,未尝不是与此有关。

    “小天师!”

    “黄天庇佑,小天师万岁!”

    “这是小天师施展的仙法!”

    “小天师!小天师!小天师!”

    尘埃落定,胜负分明,战场又被欢呼声所覆盖。

    徐图奉徐庶的命令,煽动人心的举措算是开花结果了。人们下意识的将最高的荣誉归为了王羽的神通广大,正如当日在运城城下,王羽随手指点,雄城灰飞烟灭一样。如今这一幕,与刻在众人心中的那一幕,不是同出一辙吗?

    呼声越来越大,节奏越来越整齐,最后汇聚成了一道巨大的声浪,在河东的山河之间,久久回荡不休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