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一一章 无名英雄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夜已深沉,涑水河畔却是一派车水马龙,人头涌涌的场景。

    一条长长的火龙由南至北的延伸着,一直绵延到了黑暗深处,前面看不到尽头,后面看不到队尾。离远了看还不觉什么,若是抵近观察,肯定会被队伍的气势吓一大跳。

    队伍中以老弱妇孺最多,这些人体力不济,事情又多,即便是白昼下,赶路也快不起来。但此刻,每个人都咬紧了牙关,用坚定的眼神,望向前方不可测的黑暗,像是被那里的什么东西吸引着似的,沉默前行。

    回荡在星月光辉下的,除了牛马牲畜鸣叫,车轮辘辘的声响外,只有沙沙的脚步声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火龙看似缓慢的行进着,但真正知情又知兵的人肯定不这么认为。从三日前会战结束,连夜启程开始,庞大的队伍已经前进了一百多里,平均以每天接近四十里左右的速度在前进着。

    这个速度看起来不起眼,可是,只要想想组成队伍的是扶老携幼的三十万众,就应该清楚,这是个多么惊人的奇迹了。

    庞大的队列绵延了几十里,前锋已经过了周阳邑,后队还没抵达闻喜城。为了让队伍保持秩序,安排各队的行程,负责组织工作的韩暹、杨奉在几天工夫里,便足足瘦了一圈。

    其他人当然也没闲着,比如留在队伍后面断后的潘璋、马忠。

    最后一点火影摇曳着走远,路边草丛突然一阵晃动,兀然探出一个脑袋来。

    潘璋吐出嘴里的草叶,很是不满的抱怨道:“嗨,元直可真会使唤人,连个庆功宴都没有。就赶着人上路,让咱们断后……说起来,他做事也不怎么靠谱,怎么不靠谱?这还不简单,出风头的时候是他,卖苦力的是咱们,这算是哪门子道理呢?”

    他的抱怨倒也不无道理,他在东山挖坑的时候,徐庶在安邑城中高座。好吃好喝;他在丛林中到处坑人的时候,徐庶随便使了几个小计谋,就把李傕、郭太两个白痴给算计了;坑完人,自己又辛辛苦苦的跑去和寿恩会合,一起抓牛赶马。做起了马夫。

    到最后,徐庶享受着大胜后的荣光,受着众人的追捧,谁又记得他这个无名英雄呢?

    一样是人,差距咋就这么大呢?

    头顶的树冠中也是一阵轻摇,马忠双腿挂在树枝上,翻身而下。像蝙蝠似的挂在那里,一边晃晃悠悠,一边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他不是当众宣布,首功是你的了吗?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?”

    马忠为人本就有几分隐士的风范。要不是交友不慎,他可能压根就不会出仕,而是在山里自得其乐的当他的樵夫。

    这场大战中,他侦查郭太和匈奴人的交易。确定时间,寻找地点。然后又要侦查匈奴人的动向,顺便还找到了几个野牛群。工作量和功劳不比谁小,可他就是什么都不争,和潘璋的对比倒是很鲜明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功劳是功劳,风光是风光!”潘璋连吐几口,将嘴里残留的草汁吐掉,恨铁不成钢的说道:“我说寿恩,作为骠骑军上将,俺潘璋的知交,你多少给点上进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是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。”潘璋的激动显然是对牛弹琴,马忠依然故我。

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对牛叹气,以潘璋的饶舌,依然有些无语,他干脆不再试着说服好友,而是自我抒情的说道:“救危难,摧强敌,然后在众人面前这么一亮相,接受千万人的欢呼,那是怎样的一种感受啊!如果三天前,几十万人一起叫的是俺潘璋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死定了。”马忠冷丁接茬,一开口就大煞风景:“功高震主,等回了青州,你就等着被兔死狗烹吧。”

    “烹你个头,你个乌鸦嘴!”潘璋大怒,一脚踹在树干上,用力极猛,生长了几十年的杨树一通乱晃,枝叶簌簌的落下了无数,偏偏马忠晃来晃去,就是没有掉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兔死狗烹的那都是什么人?都是枭雄!咱家主公是什么人?那是豪情盖世的泰山小霸王!他会干兔死狗烹这种没品的事吗?能吗?能吗?能吗?”

    马忠冷冷的答了一声: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死乌鸦,连主公都敢编排,老子不好好收拾收拾你,将来你准得因为这张嘴惹祸!”潘璋愈怒,干脆挑起身,露胳膊挽袖子的,看那架势,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粗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他最后那句话未免有些没自觉,马忠平时就是个闷葫芦,谁的嘴惹祸,也轮不到他,倒是潘璋自己很危险。

    马忠没有纠正好友的意思,他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现在是霸王,将来就是雄主,再将来……前天你不是也听见了?紫气东来,日出东方。”

    潘璋不以为然道:“那有什么?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,唯有德者居之,我家主公这般英明神武,将来做个皇帝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当今天子就是董卓的傀儡,先帝把天下搞得天下大乱,主公爱民如子,怎么就不比他们强了?”

    马忠叹口气道:“能不能做皇帝没打紧,问题是,做了皇帝,主公就不再是主公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潘璋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做了天子,治下就得用帝王心术了。帝王心术一用,你就要倒霉了;不用,主公就压不住其他人,总有人会用阴谋或者其他什么,向他挑战,造反。当年的高祖用的就是帝王心术,所以韩信、英布一个接一个的倒霉,项藉不肯用,结果就众叛亲离,被群雄围攻。”

    闷葫芦马忠难得的一口气说了很多话,结果就把话痨潘璋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“被你这么一说,好像确实有点道理诶,”潘璋左手摘掉皮盔,右手在头上一通猛挠,很苦恼的自语道:“可是。打天下不就是打仗,打赢了就招募人才治理,等有了钱粮再打仗再打赢就行了吗?怎么还有这么复杂的道理?想不通,想不通诶。”

    “想不通就不要想,总之,不要乱出风头就对了。”马忠语重心长的告诫道。

    “俺……”潘璋下意识的正要答应,却猛然醒悟过来,他抬手一指马忠,骂道:“你这闷**。开始说什么来着?怎么绕着绕着,就被你绕到这话题了?主公做不做皇帝,跟俺有什么相干?俺犯得上为这事儿犯愁吗?再说了,元直不是说了吗?这事儿可以当面向主公请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么?”马忠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……”话到嘴边,潘璋又给咽了回去。他确实不敢,他年纪不比王羽大,后者身经百战,手掌万军,那股子气势压得他多一句话都不敢说,哪敢当面问这种敏感问题?

    不过这难不倒他,只见他眼珠一转。话锋跟着一转,笑嘻嘻说道:“这还不简单,俺不敢问,杨奉他们不是要问吗?倒时候俺就跟着一起听呗。哈哈。你这惫懒家伙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马忠确实没说话,但不是被潘璋问住了,而是有其他情况。

    他猛地一挥手,右手五指张开。然后食指和无名指曲起,向潘璋打了个手势。左手撮在唇边。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唿哨,听起来和夜枭的叫声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两个动作做完,他腰腹发力,竟是在树上使了个鲤鱼打挺般的动作,无声无息的站在了树冠中!同时,左手往肩上一探,右手在腰间一抹,一副弓箭已是赫然在手。

    潘璋同样丝毫没有怠慢,身形一伏,草绿色的头盔扣上了头顶,人已是伏回了草丛之中。

    从马忠发现有异,发出信号,到两人重新隐蔽好,只是眨眼的工夫而已,就算有人看到他们的身影,也很可能会错以为是风吹树摇,草暗惊风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大半夜不睡觉,也不跟着大队人马赶路,当然不是为了出来乘凉。实际上,他二人担任的是这场大撤退行动中,最重要,也最凶险的任务,警戒和断后。

    这场撤退,徐庶采取了昼伏夜行的战术。

    撤退的规模太大,行动路线上做不出什么文章,只能沿着涑水行动,很容易被人针对。

    郭太不足惧,匈奴人也吓破了胆,但西凉军却不肯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徐庶的本意是将西凉军多引点过来,顺势予以重击,吓破他们的胆。可李傕太狡猾了,虽然犹犹豫豫的中了计,却不愿意投入太多。结果他的骑兵损失虽然不小,但步兵却连毫毛都没伤到一根,威胁仍然很大。

    不得已,徐庶连夜下令撤退,等天亮后,再让部队安营。这一招大大出乎了李傕的意料,当他带着骑兵残部赶上来骚扰时,发现自己面对的是在临时营寨后面严阵以待的白波精锐,骚扰机会一下就搁浅了。

    李傕也是心智坚毅之辈,当然不会轻易放弃,既然徐庶白天扎营,无隙可乘,他干脆也晚上来偷袭。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一口吞掉整个白波军,只要拖延对方的行程,等到郭汜、樊稠来会合就成功了。

    徐庶当然不会让他轻易得逞,于是,一场偷袭与伏击的较量,在两军之间就此展开。作为此道的行家,潘、马二将当然是对抗敌袭的急先锋。

    到了今天,潘璋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夜战了,他只知道,这种战斗已经打了很久,而且持续不了太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……”马蹄上包了布,蹄声很轻,但潘璋可以通过地面的震动判断敌人的数量和方向,马忠那双灵敏的耳朵,更是能在很远的地方就捕捉到很轻微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咯……嘭!”官道上突然传出了绳索突然绷紧的声音,再接着就是倒地的巨响,在寂静的黑夜中,传得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随后,官道两边的树林中,也传出了阵阵嘈杂声,有压抑着的惊呼声,闷哼声,重物倒地声,坚硬的物体相撞发出的脆响,以及草木剧烈摇动发出的‘哗哗’声。

    很快,树林和官道就恢复了寂静。马忠摇摇头,垂下了手中的弓箭,潘璋更是不加掩饰的发出了失望的叹息声。

    嘈杂声最接近的地方,离他二人的所在,也就是隐雾军伏击圈的最前线还有一百多步的距离,今天的敌人,放弃的实在太早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潘文珪将军当面?”官道上,有人扬声高呼。

    “正是某家!对面是哪位?趁着今夜月色正明,何不放马过来,堂堂正正的一战?”潘璋毫不犹豫的回应,只是话刚出口,他身形一转,无声无息的隐蔽到了树背面。

    “末将胡封,久闻潘将军大名,今日领教了,他日有幸再会,告辞!”追击三日以来,死在潘璋、马忠陷阱中的西凉精锐已经超过了五百,胡封也是硬着头皮追上来的。

    马忠为人低调,徐庶也乐得藏一个杀手锏,所以没什么人知道他,所有的战绩都归了潘璋。这样一来,后者的震慑力自然要加倍计算,知道潘璋在此,胡封哪里还敢逞强?今夜月暗星晦,黑黢黢的,堂堂正正的放马去踩你的陷阱?老子又不傻!

    扔下了十几具尸体,胡封掉头就跑,任凭潘璋现出身形,大喊大叫的挑衅,却也不肯回头。

    喝骂了老好一会儿,马忠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,他淡淡说道:“文珪,别叫了,人都跑出数里之外了,收拾收拾回去吧,等大军过了周阳邑,还得回去接应留守安邑的兄弟。路,还长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晦气,晦气,这些胆小鬼,真是气死某了!”

    靠名声就震慑了敌人,但潘璋一点都不觉得风光,他恨死徐庶了。要不是徐庶命令大军昼伏夜出,他打的这几十场断后伏击战,会有多少观众,能出多大的风头啊。

    真是想想都让人抓心挠肝哇!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