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二六章 静中有动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初平三年的夏天,是在喧闹中来临的。

    从三月开始,各地的战事就先后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在青州军的强力弹压,和鲁肃的努力斡旋下,江淮的战事最终以两家罢兵言和而告终。袁术终究还是不肯让出已经吞下肚里的肥肉,只是将咬在嘴里的稍稍让出了一些。

    除了原本就达成全面占领的彭城国之外,他将夏丘以南,洪泽湖以西的大片土地收入了囊中,等于是将下邳国一分为二,将南部约三分之一的土地都占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此,鲁肃也无法可想。

    要知道,袁术原本的目标,是全取徐州南部的三郡国,现在下邳还保留了一大半,更富庶的广陵郡也保存下来了,单纯以外交成果而言,已经算是很成功了。

    陶谦也没什么不满的。

    面对倾巢出动,势在必得的袁术,徐州军本来就有些招架不住,能用彭城和小半个下邳换取暂息兵戈,已经是求之不得了。

    何况,自从薛礼、笮融作乱之后,徐州南三郡已经实际上脱离了老陶的控制。彭城辗转经历了薛礼、曹cao、孙策、袁术四家之手;下邳被笮融搞得乌烟瘴气的,税赋都变成了佛寺,百姓都变成了僧尼,好好一个鱼米之乡,像是坠入了九幽深渊一般。

    广陵的情况更糟,笮融之前的赵昱与广陵的各路豪强是一个鼻孔出气的,在徐州的屡次危机之中,这个最富庶的郡国不但没提供足够的兵源,拿出来的钱粮都是寥寥,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。

    广陵,实际上就是国中之国,陈珪的影响力,比陶谦这个州牧要大得多。

    孙策赶走了笮融,又在袁术杀至广陵之前大肆掠夺了一通,跑去了江东。广陵地方上虽然损失惨重,但对陶谦来说,却成了一个重新取得控制权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这场变乱以这种方式结束,实际上是皆大欢喜,损失最大的只有笮融和以陈家为首的地方实力派罢了,其他各方都在其中有所增益。

    对王羽来说,最大的收获是人才。

    如今,鲁子敬这个名字在诸侯之间已经颇有影响了,群雄惊叹这个年轻人老辣的外交手腕之余,对王羽识人眼光的评价也更高了。

    骠骑名录的名声也是水涨船高,越来越响亮。明面上,还没人做些什么,但暗地里,各路诸侯不知派出了多少暗探,到处搜索青州的密谍,试图中对方那里获取名录的只鳞片爪,以在这场人才争夺战中获取先机。

    受此影响,向诸侯们毛遂自荐的年轻人也突然多了起来,每个人都自称曾有青州使者与其接触,或是有神秘人私下里寻访过自己,自己乃是骠骑名录上有名之人,特此自荐。搞得诸侯们不胜其扰,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假的,但偶尔也会有几个真的出现。在汝南,一个叫陈到的年轻人就因此得到了刘备的赏识,方入军中,就成为了刘备重组的近卫军——白眊jing兵的主帅。

    对王羽来说,这算是个遗憾,但有失亦有得,魏延也是通过类似的途径听说了骠骑名录,再等他见到在南阳寻访自己的青州密谍后,当下再无疑虑,直接单身北上投军,成了王羽收罗到的又一位重量级名将。

    河北自会盟后一直就很消停。王羽挥师西进的时候,幽州一度有过不稳的迹象,可当王羽在魏郡按兵不动的消息传出后,幽州酝酿的那场冲突,顿时就消于无形了。

    而河东战事,在安邑大捷之后,李傕、郭汜便发觉了徐庶的意图。

    可尽管二人努力追击,但毕竟对徐庶的计谋太过忌惮,再加上断后的马忠、潘璋那对搭档确实太过妖孽,在损兵折将之后,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水军身上,希望通过断掉白波后路的方式,瓦解对方的军心、士气,击溃对方。

    他们的计划一度接近了成功,然而,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太史慈突然杀过来了。

    青州的水军本来就是身经百战的水匪、海盗改编而成,在水上作战的经验比西凉军以渔夫、水手临时拼凑出来的水军不知强了多少。再加上在水战中仍然能发挥出全部实力的太史慈,周仓两员猛将无法可挡,虽然有顺流作战的优势,但西凉水军依然大败亏输。

    出战的五百条战船被击沉百余艘,俘虏三百多,只有几十艘仓惶逃回了陕津。这场被称为东垣水战的大战过后,西凉军就此失去了对黄河水道的控制。

    李、郭二将无法可想,最后也只能放弃了对白波的追击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能留下三十万白波固然不错,但只要消除了两路白波的威胁,取得河东的肥沃土地,基本的目标也就达成了。青州军既然有办法通过河内、洛阳的阻挡,他们也只能暂且收手,避免与青州军起太大规模的冲突。

    郭太虽然侥幸在安邑大战中逃得xing命,可也就仅此而已。几乎是孤身逃回白波谷的他,想要恢复从前的声势,那是怎么也不可能了。在接下来的ri子里,他要面对的很可能是西凉军与匈奴人的南北夹击,追击什么的,只怕完全不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西凉军缩了,郭太萎了,白波走了,河东自然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而在南阳,虽然奋战不休,但毕竟势力悬殊,三月没过完,张绣就被赶出了宛城。因为在武关的牛辅、胡轸见死不救,愤懑之下,张绣带着数百残兵投了刘表,如今正驻扎在新野,作为荆州抵御曹cao侵攻的第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而曹cao无惊无险的拿下宛城后,也暂时停下了进军的脚步,没有进一步刺激西凉军或者荆州军,三方势力在南阳达成了短暂的平衡。

    青州方面,张颌已经结束了琅琊国的战事,在陶谦的斡旋之下,臧霸付出了巨量的赔偿之后,保有了面积不到原来五分之一的琅琊国。实际上,新的琅琊国,只是开阳周边的一小块区域罢了。

    王羽同意放他一马,除了想通过战争赔偿,从他身上多榨点油水之外,主要还是出于在青徐之间保留一个缓冲,免得对徐州的地方势力刺激太过,再生事端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原本的四家同盟,现在已经名存实亡。袁术对徐州的野心,只是暂时被压制,而非消失。如果在这种时候,对徐州采取行动,很容易逼得地方豪强和袁术联手,在江淮之间再次兴起连场大战。

    徐晃在济北的战事也已顺利结束,除了在谷城、东阿一带,还有两大股黄巾盘踞之外,其余地带都已肃清。徐晃的部队虽然以‘山’为名,但行动起来却更像是雷鸣电闪,快的让对手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有清楚最后那两股黄巾,主要也是不想把对方逼到东平国,投靠曹cao去。现在,徐和正负责与其接洽谈判,按照目前的态势,最后的这数千人,终究要成为山军的一份子了。

    至此,除了孙策在江东还在于刘繇缠战不休,汉中一带还有零星的战事之外,整个华夏大地的烽烟都暂时消散了,难得的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天下的焦点,再次集中到了洛阳。

    苍鹰矫健的身影划过天际,高远的天空下,是辽阔的大地。王羽放下手中的书信,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酸的脖颈,举目望向了天地之间那连绵的群山大河,无垠旷野,心情顿时从天下大势的波云诡谲之中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夫君看完了?”

    一双软绵绵的小手搭上了肩膀,用力的揉搓着,一股暖洋洋,难以形容的舒适感觉,从肩上和心里同时传出。王羽偏偏头,看向了在后世被誉为华夏四大美女的娇妻,看着女孩情意绵绵的眼神,如花般的笑靥,一时间竟有些恍惚了,分不清身处何方,是在梦中,亦或现实。

    他看出了那双美眸中的期待,微笑着给出了令女孩欣喜的答案:“嗯,最近各地消停下来了,咱们可以继续再待一段时ri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了。”貂婵欢喜道:“高唐的风景也不错,可就是事情太多了,元皓先生、子尼先生,还有子仲先生他们,明明都是才高八斗的名士,偏偏什么事都不肯自己拿主意,都要跑来问夫君,一天忙得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。这还是只有我和姐姐,若是以后再多几个姐妹,唉,怕是要见夫君一面都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一天见不到你们,为夫这心里啊,就痒痒的,真要是很久很久见不到,我这心只怕都要碎了。”王羽心中暗叫糟糕。

    他向吕布求亲之事,现在闹得沸沸扬扬的,家中的二位娇妻倒是没哭没闹,很有妇德,但私下里却各自以独特的手段,告诉他:自己在吃醋。

    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,王羽沙场争雄,应付诸侯之间的明枪暗箭,都是游刃有余,可面对二位娇妻偶尔使出的小xing子,就只有心怀惭愧,加倍爱怜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蔡琰还好,这才女的xing格本就温婉可人,就算偶尔有点小脾气,也是非常恰到好处的一发即收,丝毫不让王羽感到尴尬和为难。当然,貂婵的痴缠也是很可爱的,可谁让王羽还没完全适应这个时代,总是自己心里有愧呢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貂婵的小xing子不仅仅是针对这一件事的。

    她皱皱可爱的琼鼻,很不满的提出了控诉:“花言巧语的只是骗人,实际却是偏心。”说着,她向蔡琰看了一眼,目光落在对方的小腹上。蔡琰则回以一个温婉的微笑,比起从前的恬淡自若,此刻却又多了几分圣洁的味道。

    很显然,那是母xing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这事可不能怨我,要看运气的。”王羽很无辜的眨眨眼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么,这次大游行,最后变成了蜜月旅行。没了田丰、国渊那些不懂风情的缠人家伙,时间顿时就宽裕了,夜夜笙歌之下,有战果倒也不奇怪。可问题是,自己明明很公平的,每次都是雨露均沾,这个谁中标,谁不中,怎么能怪得着自己呢?

    他摊着手说道:“再说,为夫我不是提了一个好建议吗?让你们一起来,偏心不偏心的还不一见便知?可你们偏偏又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。”俏脸上飞过一缕惊心动魄的红霞,貂婵娇嗔着,芊芊玉手上加了一把力:“等你完成姐姐的要求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好办?子仲来信说,模具已经雕出来了,就差实验。看着吧,用不了一两个月,就大功告成了,到时候,你们可得遵守诺……”正说到兴起,王羽却瞥见蔡琰嘴角微动,露出了一丝羞涩中带点戏谑的笑容,这才醒悟,就算想成就好事,也得等到一年之后了。

    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惹得二女都是娇笑不已,为着万里无云的天光,再添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    王羽看得食指大动,正打算抓住貂婵这个小妖jing,好好的行一顿家法时,却听得一阵脚步声响,转头看时,却是孔融来了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