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二七章 再生变数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携美同游,把酒临风,倾城美酒带笑看,万里乾坤执掌中,主公好兴致,正是我辈中人啊。”无视王羽眼中浓浓的怨气,祢衡高声赞叹着,尽显狂士本色。

    你这是夸我呢,还是挤兑我呢?这话听着的味道咋就那么怪呢?而且,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有知识,有文化的人,怎么就不知道长点眼色呢?万里乾坤执掌中?小爷的手,连自家后院的山峰还没来得及攀上去呢!

    上次是文和,这次是祢衡,下次又会是谁?

    心中腹诽着,王羽拿祢衡也没什么辙。

    魏晋南北朝的名士,基本上都是这调调,祢衡算是开创者一流了。在对方眼中,什么幕天席地啦,双飞三飞各种飞啦,那都不在话下,看着自己大白天不干正事,和媳妇们腻着,他自然要大生知己之感。

    以王羽所知,祢衡说这话,真就是在夸自己呢。只是祢某人那张嘴实在是……咳咳,夸人听起来也像骂人似的。

    “正平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此间这等盛事,衡怎能不来?”祢衡理直气壮的答道:“光凭大兄一个,应付不了的,必得衡助上一臂之力才好。”

    王羽看看孔融,后者回以无奈的笑容,显然拿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没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其实孔融心里很清楚,祢衡在高唐待的不快活。虽然王羽麾下网罗了很多奇人异士,但祢衡这张嘴的杀伤力实在太大。除了王羽和自己,还真就没几个受得了的。哪怕是祢衡刻意板着也没用。

    这次出兵,旨在控制局面,而非把事情搞大,不能让祢衡出马,王羽干脆就没带他一起同行,这下可把青州第一骂手给憋坏了。后来一打听,知道洛阳有大热闹,他干脆找了艘商船。自己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来了,就一起参详参详吧,现在这个局面,说不定还真有借重正平的地方。”王羽也知道祢衡的脾气,不以为意的笑笑,示意对方一起坐下议事。

    二女已经回避开了。就借着原来的布置,三人席地而坐,等贾诩赶到后,孔融开始传达最新的进展。

    “现在洛阳不是普通的热闹,各方势力云集,车水马龙。熙来攘往,每天都有峨冠博带者往来于城内各家府邸之中……就融所知,目前中原有些势力的诸侯都遣了使者来。”

    “最有热情的是曹操,他的儿子虽然还小,但子侄辈众多。在军中也各有任用,权职俱都不低。其中最有竞争力的。就是曹休、曹纯两兄弟,其余夏侯尚、夏侯霸等都是一时俊彦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次是刘表,刘景升苦无得力大将久矣,南阳的威胁不断,他也一直想找个得力之人藩守北方,好让他腾出手来,好好经略荆南。故而为其子琦求亲,想要两家结成秦晋之好,结成攻守同盟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袁术、董卓、高干、刘备都有派出使者,就连远在江东的孙策,幽州的刘虞,也遣人来探问吕布口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董卓和刘备?”王羽吃惊不小,刘表、曹操、袁术都可以理解,高干那边,想必也就是个幌子,求亲的主角想必是袁谭。袁谭此时也没到二十,如果能与吕布结好,对他平定并州想必也大有助益。

    而另外几个人,就有点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刘虞好歹还有个儿子,董卓、刘备都是连儿子都没有的人,居然也来凑这热闹?

    “董卓是为侄子董璜求亲,董璜如今官至侍中,总领禁军,只是年纪稍大。而刘备……”孔融面显尴尬神色,轻咳两声,这才续道:“他是为了自己求亲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和贾诩面面相觑,祢衡却开口赞道:“刘玄德……果然英雄本色,名士风流啊。”

    王羽很是无语,刘备现在三十几岁,想娶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倒算不上伤风败俗,历史上他娶孙尚香的时候,貌似两人的年龄差距比这还大的。

    问题是辈分啊!

    刘备和吕布好歹年纪差不多,平辈而论,不像自己和孙策,本来就是后生晚辈。这亲事若成,刘备就生生的矮了群雄一辈!

    祢衡评价刘备为英雄,王羽倒觉得,这种为了达到目的,无所不用其极的作风,应该说是枭雄本色才对。

    当然,诸侯们不会把这事儿当真,都知道刘备的目的和孙策等人一样,纯粹是来捣乱的,真正值得注意的,其实还是曹操和刘表,顶多再加上刘虞和袁谭。

    贾诩对此有不同意见,他插嘴道:“这泄只是表面上的,实际上,可靠消息显示,如今在洛阳城的,还有西凉马腾与张邈的密使……”

    “马腾?张邈?”王羽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他对前一个名字很熟悉,但穿越后,却很少听到对方的消息,距离太远,加上重重阻隔,就算以青州情报网之无孔不入,在那里也是一片空白。对西凉的了解,一部分来自于王羽前世所知,更多的则是贾诩在西凉老家的见闻。

    而张邈,这个名字单独拿出来不算什么,如果将其和吕布放在一起,再加上王羽入主青州以来,对方表现出来的种种迹象,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了。

    这个突发状况,由不得王羽不重视。

    “马腾的长子马超,只比主公您小一岁,武艺超群,在西凉素有锦马超之称,按说也是佳婿的选择。可问题是,从主公求亲至今,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,刘备、袁术之流得到消息,还属正常,马腾远在西凉,怎么也掺进这摊浑水了?这不是太奇怪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王羽点头称是,他也有和贾诩相同的疑惑。

    西凉远,不光远在距离上,还有交通方面的问题。豫州、淮南、幽州离洛阳也都挺远的,但这几个地方人烟都不少,保留有一些驿站,官道更是完好无损,只要这几个地方的诸侯有心关注,情报往来就可以做到及时。

    而西凉屡经战乱,沿途很多地方都了无人烟,这种地方别说驿站,想找个有人居住的落脚点都难。因此,那里的信息传递是很落后的,想依靠商旅往来等传统的信息传递方式传递消息,等到吕家小姐生儿育女了,马腾都不见得会知道,洛阳在这个夏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马腾的人来的这么快,只有两个解释最合理:一是马腾在情报方面做了大手笔的投入,因此信息传递的很快,他做出了及时的反应;再有就是马腾的人本来就在中原,恰逢其会的赶上了。

    “张邈也有问题。”贾诩继续说着,眉头紧皱:“出兵河北之前,张邈就力邀您西进兖州,表示在您攻打东郡时,可作为内应。后来河北大战连场,他也暂且熄了这个念头,直到刘岱身死后,才又活跃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张邈人脉很广,人缘也不错,可因为酸枣的那翅盟,他先后与刘岱、曹操交恶,后来又被曹操夺了陈留的地盘,此后就一直憋着劲和刘、曹作对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就张罗过迎王羽入兖州,等到这次王羽兴师动众的大举西进,张邈更是兴奋不已。几个月内,派了几十人次的使者来劝说,要不是怕暴露行迹,他说不定会亲身走上几趟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之前兖州名士边让当众表达了对王羽的推崇,就是张邈在背后推动的。依照张邈的意思,只要王羽挥军入兖州,钱粮什么的就根本不用愁,他会联系兖州的各路豪强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王羽也要为此做一点点让步,譬如:保障弃暗投明的豪强的固有利益,给他们参与军政,晋升的特权什么的。简而言之,就是要在青州新政内,开辟一个小特权圈子出来。

    王羽自然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他苦心造诣了这么久,哪里会为区区一个兖州改变初衷?口子一开,将来的朝堂就会和汉末的一样,青州很可能也会走上历史上曹操争权的老路。

    在接纳大批的传统世家之前,曹操可以以弱胜强,打败袁绍这样的强敌。等到他接收了袁绍的遗产之后,兵锋之利顿时就大不如前了。

    攻下荆州靠的不是军事手段,而是威慑加外交。等到真正一开打,顿时就在赤壁吃了个大败仗,而后在汉中被刘备打败,在合肥也奈何不了孙权,最后只能无奈接受了三国鼎立的局面,硬生生的的将乱世延后了五十年。

    何况,就算他可以设法解决豪强的问题,攻略兖州也不会一帆风顺的,对手毕竟是全盛时期的曹操。对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侵吞他的基业,而无动于衷的,一场中原大战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这无疑悖逆了王羽定下的,幕府达成共识的休养生息之策,朝令夕改可不是王羽的作风。

    贾诩叹息一声,忧心忡忡道:“如果张邈真与吕布达成了一致,今次之事,恐怕又要再生波折了。如今吕布被困洛阳,若是让他得了兖州,岂不如虎入山林?到时我军别说收编并州军了,如何应付这一路强敌就是个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所谓的好事多磨了吧?”王羽摸摸下巴,心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很奇怪的念头。

    尽管天下大势已经被搅得一团乱麻了,可很多历史上存在的变故,依然沿着固有的轨迹运行着,若是自己放手不理,情况会演变成什么样呢?如果一切该发生的都会发生,那自己的先见之明岂不是又要派上用场了?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