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四九章 将门虎女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忙了大半年,到了年根底下,王羽终于也能喘口气,偷得浮生半日闲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正午时分,冬日正暖,略带昏黄的阳光照在皑皑白雪之上,冰凉的空气中浮动起了丝丝白色的雾气,使得整个院落都有了种梦幻般的色彩。

    眼见此景,王羽不由诗兴大发,一首千古名句吟哦而出:“锦瑟无端五十弦,一弦一柱思华年。庄生晓梦迷蝴蝶,望帝春心托杜鹃。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。”

    他优哉游哉了大半年,浑身都在发痒,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他这半年过得很充实,青州的各项事务,他都是全程参与了的,但王羽还是觉得闲得发慌。

    自己是个为了战争而生的男人,眼见乱世烽烟正烈,自己却只能作壁上观。虽然从战略角度上考虑,这也算是保存实力,积蓄力量,效仿当年横扫**的秦国,但不能亲身参与的感觉,就是很难受。

    因此,王羽最后那惘然二字,念诵得既有感触,令得闻者娇嗔不已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夫君,虽然有你我姐妹陪伴,却犹有不足呢。你听听,此情可待成追忆,只是当时已惘然,夫君此刻心中念着的,是哪家女子呢?是那位将门虎女吧?若非求之不得,辗转反侧,又怎会有如此深刻的感触呢?”

    貂婵坐在蔡琰身边,很羡慕的看着后者已经非常明显的腹部,虽然孕后导致蔡琰婀娜的身形走了样,但母性的光辉却很好的弥补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以自己坎坷的身世,能这样安然陪伴在一位识情趣,知冷暖的男人身边。受他怜爱,还有什么不足呢?唯一的遗憾,就是不能和姐姐一样,为夫君生育儿女,可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了啊,怎么就不行呢?

    满心的不解和委屈,最后都化成了娇嗔,貂婵故作哀怨的叹息道:“夫君与姐姐相识时,又是吟诗。又是作曲的,对黄家妹子也是爱护备至,只有妾身和糜家妹子命薄……不过比起可怜的宁儿妹子,妾身倒也知足了,眼见年关将近。宁儿妹子却只能在徐州独自垂泪,唉,可怜呐可怜。”

    王羽发现,女人婚前和婚后确实会有所不同,特别是后宅成员比较多,关系比较复杂的情况下。自从蔡琰怀孕后,貂婵就有往怨妇发展的驱使。可这事儿能怪自己么?能吗能吗?明明自己很努力了好不好?

    诸侯之间正有小道消息流传,说自己志得意满,耽于美色,整天泡在后宅之中。周旋于粉黛之间,却不视政务,不理军情,充分暴露出了暴发户的本质。青州军,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    这些消息固然是各路诸侯为了鼓舞士气。从战略上藐视敌人在造谣,但从各种角度而言,这都是自己努力的证明啊。只是播了很多种,就是不见结果,这又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“咳咳,”王羽轻咳两声,故意板着脸道:“婵儿,不要乱说,小心惹得琰儿不高兴,要知道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胎,万一动了胎气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侯有命,妾身自当从命。”貂婵哪里会怕这个?

    幕府上下都知道王羽随和,只要不犯错,他就不会展示雷霆霹雳那一面。在后宅中,王羽更是从来都没瞪过眼睛,虽然见识过王羽驰骋沙场,纵横捭阖的雄姿,貂婵还是时常有种错觉,自己嫁的不是名震天下的骠骑将军,而是某个温文儒雅的书生。

    遍数天下群雄,又有几人会在政务繁忙之余,陪着自家妻妾在后院晒太阳?外间评价王羽雄心消退,懈怠之心大起,确实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看着他二人打情骂俏,蔡琰始终温和的笑着,她原本就性情恬淡,此刻有了身孕,更是如蓝田美玉一般温润,小性子什么的,完全就不可能在她身上出现。当然,这也是满足感使然,对这位才女来说,眼下这样的生活,已经足够美好了。

    “说起那位吕小姐……”王羽知道妻子为何烦恼,自然知道不能多做纠缠,不怕夫妻拌嘴,只怕娇妻心优伤身。他转移话题道:“据说这次比武招亲很可能是她自己决定的,倒是有个很有趣的女孩,就是一般男人恐怕消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夫君是不是想说,这匹野马只有你能降服得了?”

    貂婵嘻嘻笑道:“夫君可不要大意哦,之前那几场比武,都是公开进行的,文举公和正平,还有文珪他们都有去观礼,那位将门虎女的武艺可是货真价实的。若是夫君要去,千万不要存了怜香惜玉的心思,否则啊,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在小溪水里翻船可就成了大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貂婵虽然是在调侃,但也不是一点担心都没有。

    夏天时,王羽回返高唐的路上,洛阳放出了比武招亲的风声,虽然没能让王羽中途回转,但事情终究还是进行下去了。

    曹操、董卓、袁术、刘表等人都先后遣子侄赴洛,本以为吕布要举行一场盛会,让来宾互相比试,最终决出胜者,独占花魁。不管谁输谁赢,都可以借此将青州排除在外,谁想到压根就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那位吕小姐亲自在洛阳东门外摆下了擂台,来一个打一个,公开扬言,谁打赢,谁就有资格做她的夫婿。

    群雄都被这一手搞得措手不及,事先的准备——合纵连横,打压某一方的谋算都落了空,没奈何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    在这方面,曹操是最占优势的,他的侄子多,而且个个都有一身很不错的武艺,就算放眼天下,也算是准一流的武将了,自忖不可能奈何不了一个年方十四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有道是: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比武这种事,上场一伸手。就知道有没有了。那位有个很秀气的名字的吕家千金绮玲,武艺竟是惊人的强悍,一杆方天画戟使开,竟有了乃父吕布的几分风采。

    曹纯、曹休、夏侯尚……曹家和夏后氏的一众后辈英杰接连上场,最后却无不闹了个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夏侯尚擅长步战,两人在擂台上过招,十招不到,夏侯尚就被对方一戟砸在后心,口喷鲜血。然后再被一脚踹落台下。

    曹纯见势不妙,顾不得许多,直言邀对方改以骑战对战。按说这是很无礼的事,但吕绮玲竟是一口答允,翻身上马。挥戟厮杀。曹纯比夏侯尚稍强了点,支撑到了十五个回合,这才受伤落马。

    两个兄弟都扑了,曹休也懵了,他的武艺和曹纯、夏侯尚在伯仲之间,既然两人都是十余招落败,还是对方没使杀招的情况下。他上去能讨什么好?可没奈何,这个时候退却,比打输了更丢人,他只能硬着头皮说要比箭术。

    对方又是毫不迟疑。一口答应,两人在马上持弓对射,结果,曹休的盔缨上多了三支羽箭形状的装饰物。他射出的三支箭两支被格飞,最后一支被女孩咬在嘴上。

    大败亏输。

    曹操家大业大。侄子也多,但最出色的就是这三位,其他人或者年纪不够,或者武艺有限,都远逊三人,这三人败得如此凄凉,其他人哪还敢上去献丑?

    结果这一战倒是成就了吕布军的威名,令得曹操颜面大损,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倒也怨不得曹操无谋,他又不是神仙,有未卜先知的能力。虽说并州军中早有流传,说吕布之女武艺高强,可谁会把这种话当真,料到一个小女子竟有这么惊人的武艺呢?最后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里咽了。

    曹家群英败退,剩下的人就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刘表的长子刘琦有些武艺,但比曹纯那些人都差得远了,更遑论更生猛的吕绮玲?袁术的儿子袁耀压根就是个草包,眼见要求亲的是这么生猛,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的女子,直接就吓跑了,连招呼都没打一声,就回寿春去了。

    倒是袁谭自视甚高,认为曹家的群英不过尔尔,自己凭借家世、人品、相貌等诸多加成,有希望折服对方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结果当然很悲剧,自以为英俊的脸被打肿,最后只能掩面而走。

    刘琦、董越看完全程,彻底死了心,交待了几句场面话,也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洛阳这场比武招亲,只是成就了吕绮玲的名震天下,进而使得吕布军也是声威大振。

    因为王羽迟迟不肯前赴洛阳,中原也是流言四起,说泰山王鹏举浪得虚名,武艺不过尔尔,名声皆因取巧而来云云。

    “那位幕后策划者终于要图穷匕见了吧?这一招连文和都没想到,倒也有趣。”对于娇妻的调侃,王羽表现得很自在,全然没受那些乱七八糟因素的影响。

    早在比武招亲风声刚传出时,贾诩就一直在说事有古怪,现在看来,似乎真有一个很完整的策划在背后。

    根据王羽的推测,这应该是个并不复杂的连环计。

    说起来,除了自己和远在西凉的马超,能打赢吕绮玲的诸侯,或诸侯子侄辈还真是找不出。很显然,那位一直隐藏在背后的策划者,不但智谋高超,而且对中原群雄的情况也很了解。

    西凉马腾虽在他意外之外,但也干扰不到他计划的进行,毕竟太远了,等到马腾收到消息,派儿子前来,黄花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因此,这场比武招亲,针对的目标就是王羽自己!

    王羽估计,自己若亲赴洛阳,吕布应该不会直接下杀手,而是会顺势嫁女,然后将自己留在洛阳城。历史上,周瑜就曾设下过这样一个计谋,通过孙权嫁女,留住刘备,顺势吞并刘备军。

    出于种种原因,这个计谋没能成功,但无疑是有效的,特别是针对青州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想明这一点时,王羽也暗自苦笑,算人者人恒算之,古人诚不我欺啊。自己处心积虑的想要吞并吕布军,何尝想到对方那边也有人在琢磨自己呢?要是自己真的一时冲动过去了,没准儿还真就让对方给得逞了。

    不去,也没办法全然避开对方的陷阱。所谓连环计,本就是一环套一环的。

    若不去,就是现在这种状况,一报还一报,从前是自己借着吕布扬名,现在就是吕布借着自己扬名了。

    不去就是避战,怕阴沟里翻船,连女儿都能震慑自己,吕布的勇武自然远在自己之上了。这是很简单的逻辑,很有利于流言的散播。

    吕布名声大振,打压了青州的名头之余,也会吸引更多的草莽豪杰,等吕布采取军事行动,对某些地方发动侵攻时,也更容易得到地方豪强的敬畏。

    这些无形之中的消长,没有定乾坤的作用,但会在很多细节上体现,累积在一起,就会变得非常可观。

    这个谋划者肯定不是吕布,吕布肚子里没这么多的弯弯绕绕,而且不得不说,此人是个很强大的对手,强大到自己都不得不正视的水准。

    不过,先前对方隐藏在暗处,所以自己这边猜不到他的想法,可现在,他的目的渐渐展现出来了,再想继续藏着,应该就很难了。

    会是哪位高人呢?

    王羽抬头望了眼天空的暖阳,眯起了眼睛,对此,他拭目以待!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