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五零章 汉末纵横家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天空突然变暗了。

    王羽睁眼一看,发现不是天空暗了,而是有人站在身前,遮住了太阳。来的当然不是传说中的那位幕后高手,而是一个胖子,于是他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不是文和吗?怎么?您今天突然想起来要勤奋工作了?”

    这半年多,青州上下都忙得团团转,独独贾诩清闲得很。

    虽然王羽刻意收敛了锋芒,但周边势力也没谁会不开眼的惹上门来。只要不兴师动众的来,暗地里那些小手段,小阴谋又岂能对贾诩造成困扰?

    更何况,魏郡还有个很年轻,很勤劳,精力很旺盛的徐庶,很多小麻烦在徐庶那里就被随手化解掉了。到了贾诩面前,已经是总结报告了,胖子只须签个名,表示已阅,转达给王羽就可以了,自然清闲得很。

    虽然还有两名弟子要培养,但庞统是那种任何老师都喜欢的弟子,举一反三,闻弦歌而知雅意,又有书院这个良好的成长环境,贾诩只需要隔三差五的点拨几句,考察考察学业进度,再安排点作业就行了。

    魏延比庞统稍逊一些,但和庞统的培养方向却不一样。庞统的方向是战略全才,而魏延是专门行走于黑暗之中的,培养他要花费的力气,比庞统还少。

    实际上,魏延不能完全算是贾诩的弟子。贾诩教的只是计谋,教魏延武艺的却是黄忠,而教他特种战法的则是王羽。他一共有三位师傅,学都学不过来呢,哪能牵扯贾诩多少精力呢?

    在本职之外,贾诩谨守本分,毫无逾越之举。最后就成了将军府最清闲的人。

    王羽自己这么忙,看到一个闲人,自然很不顺眼,特别是这个闲人还赶在自己休息的时候出现,显然是要来破坏自己的浮生半日闲了,是可忍孰不可忍?

    “主公您这话从何说起?”王羽的冷嘲热讽,贾诩只当春风拂面,他故作惊奇道:“诩也用了很多心思啊,比如您一直在猜测的幕后之人。经过我寻丝问茧的分析,明察暗访的调查,终于是有了眉目,这不,某这就是为您释疑解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有眉目了?”王羽猛地直起身。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**不离十。”贾诩点点头,卖个关子道:“您先前不是也有所猜测吗?何不猜猜此人是谁,也好再让大家见识见识您的先见之明?”

    王羽和贾诩太熟了,熟到私下里都没什么威严了,贾诩卖关子,他也不以为忤,认真的想了想。轻轻说出了两个字:“陈宫?”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。”贾诩抚掌而笑,一旁貂婵也是满眼都是惊叹之意。

    和吕布接触的人多了,在海样般的情报中,准确的找出正主儿。可不是什么简单事。虽然见多了王羽未卜先知,料事如神的本领,但这一次,两人还是由衷生出了叹服之情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?”王羽也有些意外。在小说里,陈宫是个很复杂。很难懂的人。先是捉放曹操,然后因为吕伯奢的事背弃了曹操,之后又在曹操攻打徐州的时候去说合,失败后就和张邈勾结吕布,夺了东郡。

    老实说,王羽一度对陈宫的行为模式不是很理解。

    他放弃曹操的理由很迂腐,可说他是个迂腐之人却是不妥。此人很有智谋,策动吕布夺兖州的釜底抽薪之计,堪称狠辣与眼光兼具,差一点就搞得曹操无家可归,变成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当然,后世也有说法,陈宫背弃曹操,是因为曹操在兖州杀了几个名士,这些名士刚好和陈宫是朋友,两人因此而反目。若是这样,陈宫迎曹操入兖州,后来又去帮陶谦说合,劝曹操退兵的举动就有些解释不通了。

    直到穿越到了汉朝,对这个时代的名士有所了解之后,王羽才理解陈宫的行为到底遵循什么规律。

    他是名士中,最特性独立的那种人——以审察时势、陈明利害的方法,游说诸侯,影响天下大势,借此申张自己的政治观点……没错,陈宫就是三国时代的纵横家。

    纵横家的特点是只遵从自己的政治主张,游走于各国之间,却不会很仓促的将自己绑在某颗树上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这个套路,陈宫的行为就很容易解释了。他救曹操而后失望,但却没杀曹操,因为他即便离开,也可以卖曹操一个人情,将来没准儿就用上了。救徐州也未必是与陶谦有什么交情,只是纵横家的本色罢了。

    再考虑到陈宫曾参与新城的二次会盟,王羽基本上就能确定此人的身份了。令他意外的,只是陈宫出现在吕布身边的时间似乎太早了些,但想想现在和历史上迥然有异的天下大势,他倒也释然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他。”贾诩点点头,“陈宫此人,秉持的是恢复周礼,世家至上的理念,张孟卓之前与我军联系,有意迎主公入兖州,而我青州……两人的意见就此发生了分歧。陈宫本有意投靠曹操,可曹操那边施行的政略虽然没有我军彻底,但亲族、寒门的势力也是极大,故而两人虽然有分歧,但也谈不上决裂。”

    “吕布就是最后的选择喽?”王羽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贾诩嘿嘿笑道:“张孟卓被您拒绝了,陈公台在曹操那里也得不到想要的,徐州与淮南开战后,有资格进取兖州的,也只有洛阳的吕布了。而吕布虽然兵强将勇,却没有多少幕僚,只是个单纯的武将,对张、陈等兖州名士来说,算是无奈之中的最佳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王羽点点头,明白了。

    历史果然是有其必然性的,陈宫的政治主张,只有一点是和自己相同的,那就是虚君,把皇帝架成傀儡。

    不过,陈宫的主张和明朝有点像。也就是加强世家的地位,摒弃外戚、宦官,认为只要天子垂拱而治,由对政治更富理解力,底蕴深厚的世家来治政,就会天下太平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都是为此而奔走的。

    他的理念当然是错的,明朝的轨迹已经验证过了。不过相对于这个时代,还是过于超前了一些。诸侯们冒着生命的危险,辛辛苦苦打天下,为的就是成就家天下的美梦,谁会愿意成功后当个傀儡,或者只当个权臣啊?

    王羽虽然也要虚君,不登帝位,但他维系的是一个先进得多的体制,即底层有上升渠道,向外有开拓空间的开放型政体。

    这不是最完美的政体,但已经是这个时代能接受的极限了,这个政体会不断的进步,不会固步自封,又有凝聚力,比陈宫设想的要强得多。

    虽然不如王羽的颠覆性强,但陈宫谋求的理念毕竟太超前,太难让人接受了,他选来选去,最终符合条件的也只有吕布了。因为吕布没什么政治主张,他是个纯粹的武人,相当于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陈宫,可能还要与袁术、陶谦、袁绍,甚至公孙瓒接触,无望后才选择了吕布。可这一世,由于王羽的影响,他可以做出的选择少了太多。

    徐州已经失去了争雄的潜力;袁术被曹操打怕了,眼睛死死的盯着旧日的盟友;虽然汝南多了个刘备,可刘备是以宗亲自居的,怎么可能接受陈宫的主张?

    陈宫会提前联系上吕布也是顺理成章的结果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王羽饶有兴致的问道:“这么说来,他们里应外合夺取兖州的计划已经开始了?”

    “早就开始了,边让对您的推崇之言,邀请您去洛阳比武招亲……等等,都是计划中的环节。”

    贾诩扳着手指数上了:“边让对您的赞誉,是为了转移曹操的注意力,配合着您率军大举西进的形势,在兖州营造出一种紧张气氛,让曹操直面我军的压力,最好两军能打起来。让您去洛阳,也是差不多的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贾诩摇着头,微微咂舌道:“如果主公在洛阳被扣押,他们甚至都不需要以主公的安危来胁迫我军,只需一面向青州放出假消息,一面暗地里向曹操、董卓挑衅,引两军进攻洛阳,进而挑起中原大战。”

    “大战一起,吕布军就从困守洛阳,变得游刃有余了,他大可趁机入东郡,或往河内、豫州避祸,趁三方鏖战之机,趁隙抄袭某一方的后路,进而成就霸业。此计甚是毒辣,诩一时不防,倒差点让他给算中了。”说话间,贾诩脸上难得的出现了后怕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是名副其实的以有心算无心,连老狐狸都差点中招。

    倒不是贾诩智谋不及,只是对方算中了王羽、曹操的脾气,而王羽和曹操却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,谁也没把吕布当回事,只是当成了盘子里的肉,结果差点就被这块熟肉跳起来给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王羽想一想,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,陈宫这人的确不得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想想,他忽觉有异,看看贾诩,很纳闷的问道:“文和,陈宫的计谋,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?这可比我的先见之明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诩就是为此而来。”贾诩笑一笑,沉声答道:“敢教主公知晓,边让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王羽大吃一惊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