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六四章 峰回路转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变故发生得很突然,徐盛只看见那个徐州武将抵前说了些什么,王羽点了点头,他便双手奉上了一封信。王羽展信来看时还好好的,突然之间,那徐州武将就从怀里抽出一把利刃,恶狠狠的刺向了王羽。

    就是那一刻,徐盛反应过来了,并且发出了示警,但终究还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似乎是被徐州来信吸引了太多注意力,王羽对这致命的一刀没做出足够快速的反应,只是用手中的信挡了一下——虽然青州纸已经开始普及了,但陶谦是个恋旧的人,用的仍然是竹简。

    竹简的防御力当然比纸强,可却远不足以挡住一名武艺高强的武将蓄势一击,竹简像是薄纸一样被刺穿,尺多长的锋刃直没至柄!而那名刺客还在一脸狞笑的转动着刀柄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,徐盛就不知道了,他不敢去看,也不忍去看。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随后便疯了一样冲向刺客,想要做些什么来补救,尽管他也知道,很可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然而,即便是这样一个亡羊补牢的目标,他也没能达到。几乎就在张闿拔刀的同时,随他入阵的几十名亲兵也拔出了刀,砍向身边的人,见张闿一击得手,他们也不管斩击的战果如何,立刻大声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了!”

    “王羽死了!”

    一边喊着,这些人毫无逃跑的意思,反而更加兴奋的向身边的青州军将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猛攻,其中两人就冲向了徐盛——青州军的人数虽然更多,但防御的重点在外围,王羽身边的人反倒比刺客更少,这一刻。反而是刺客在以多打少。

    能得到张颌的赞誉,徐盛的武艺还是很不错的,虽然在惊怒之中,他依然敏捷的避开了一刀,拔剑架住了另一刀。不过,当他顺势展开反击,想用拿手的近身搏杀功夫格杀两名敌手时,却意外的发现,对方的武艺竟是出乎意料的高!

    反击的两剑同时被架开。两名敌手发出惊咦声的同时,挥刀的力量也增加了不少,刀剑连续碰撞几次之后,徐盛竟然觉得虎口微微发热!

    以他的力量,对付两个杂兵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?不。这些人不是杂兵!

    徐盛迅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,心下越发焦虑,因为他看见更多的人冲向了王羽,大有将其斩成肉酱的架势。

    其他人大多都遭受着围攻,武艺最高的赵云因为要护着诸葛亮和庞统,一时腾不出手来;而张颌昨天就已经返回莒县,与主力部队汇合。准备展开全面攻势了;唯一有望迅速救援的自己,却被对方分出两人就给缠住了……

    这两个敌手虽强,终究不是他的对手,但急切之间。他也无法解决对方。而外围的自家人,也被牵制住了。

    刺客们的欢呼,就像是一个信号,刚才还畏缩不前的山贼们闻声奋起。以极其迅猛的势头,大声嚎叫着。从四面八方冲杀过来。冲进山谷的数百徐州军,也突然放弃了对手,以比先前迅猛一倍以上的势头,向青州军攻杀而来。

    首领被刺,不知生死;主要将领齐齐被牵制,无法指挥,也无法救援;外围则是十倍于己,士气高涨的悍匪趁势围杀……

    徐盛完全搞不清楚,形势怎么一下就变得这么恶劣了?明明就在昨天,不是已经识破了对方的阴谋吗?怎么还是落入了这等境地?主公说的所谓有青州特色的应对方式,就是眼下这样吗?

    他陷入了迷茫,但手上的招式却更加狂猛了,而且直接用上了以命搏命的招式。

    两名刺客发现他的厉害之后,就改速杀为游斗,一人正面与徐盛搏杀,另一人从侧面牵制;徐盛若对付侧面之敌,两人就互相交换位置。这种打法和节奏的变幻,若非经历长时间的训练和实战,肯定是用不出来的,可见这些刺客的准备有多么的充分。

    意识到对方的意图后,徐盛果断改变了战法,硬顶着侧面的骚扰,只是避开要害,任由对方的刀在身上留下一道伤痕,然后以一记迅猛绝伦的突刺,将正面之敌刺了个对穿。

    另一人大骇之下,挥刀追击,想趁着这个厉害的有些离谱的少年斩杀一人,力竭之际,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徐盛头也不回,直接以背脊反撞,不但险之又险的避过了刺客的斩击,而且还撞得刺客眼前发黑,暂时失去了还手的能力,被徐盛顺势转身,一剑抹了脖子。

    说来话长,其实从徐盛发觉有异,到他以搏命打法,格杀二敌,只是数息之间的事罢了。直到他带着满头满脸的鲜血,冲向张闿时,后者还攥着匕首,向王羽狞笑呢。

    “哈哈,王鹏举,王君侯,你当日派人去鹰游山夺我这个小人物基业的时候,没想到今天吧?若是下次再投胎,一定要记牢了,匹夫一怒,血溅五步,你有再大的权势,终究也只是个人!”

    张闿整张脸都放着光,连额头上皱纹都绽放了开来。徐盛没听清他所有的话,但‘鹰游山’三个字,却像是一道电光般闪过心头,他失声道:“你是海盗!你们都是海盗余孽!”

    “海盗?”张闿冷笑,随即厉喝有声: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侯!论卑鄙龌龊,海盗哪比得上这些窃国大盗!兄弟们,把他们斩成肉酱!用他们的脑袋,把咱们被夺走的东西换回来!”

    “噢!”众盗齐声呼应,攻势愈发迅猛了。

    奔向王羽的海盗中分出四人,杀向了徐盛,其他人刀枪并举,斩向王羽。

    “贼子敢尔!”徐盛看得睚呲欲裂,却怎么也没办法突破新的包围圈,实际上,这四人的武艺更胜先前二人,就算正面搏杀,徐盛都未必能赢,想要速胜又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徐盛悲愤的怒吼,听在张闿耳中却如同仙乐,他用力回抽匕首,想要再刺王羽几刀,结果这一抽不要紧,他脸上的得意神色像是退潮一样退了个干净,一下变得无比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他看向王羽,这才发现,对方一直低垂着的头抬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,一双锐目中却精光四射,哪里有半分重伤垂死的模样?

    “刚才你说‘换’?”王羽厉声质问道:“和谁换?是谁看上了本将的脑袋?”

    张闿哪里肯答话,只是奋力回夺匕首。

    刚才打假仗突阵的时候,他手里拿了把大刀,可实际上,他一身本事都在短兵刃上。关羽、徐晃那样的猛将,用长柄刀斧,挥舞起来威力巨大,可是海盗拎着那种兵器,却要如何施展?一个不小心,说不定直接被兵器给坠到海里去了。

    那柄大刀是障眼法,就是为了掩护他用最擅长使用的匕首突袭,结果看似成功的突袭,却完全没能达到目标。

    张闿的目光移到了竹简上,他知道古怪就在竹简背后!

    可是,王羽两只手一手在前,一手在后,都保持着拿竹简的状态。何况,就算他腾出了一只手,又怎么可能挡得住自己的全力突刺?

    正疑惑间,帮手到了,剩下的三名海盗看出了老大的窘迫处境,当下全力挥刀,想着有老大的牵制,怎么也能有人建功。

    三道刀光霹雳般斩下,激起的不是血光,而是一片七彩长虹!

    七彩长虹要离得远才看得见,身处彩光之中的三名海盗,只觉眼前一花,手上一轻,然后喉头一凉,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,就陷入了永恒的黑暗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刻,张闿终于看清楚了是什么挡住了他的突刺——王羽右手的两根手指!

    王羽格杀那三面海盗的围攻,用的是左手中持着的一柄七彩短剑,因为要持剑挥斩,拿在手里的竹简散开了,所以张闿得以解惑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张闿想要惊呼,发出来的却是呻吟般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的武艺不算太高,在徐州算是个高手,若放在群英荟萃的中原、河北战场,他顶多也只是三流。可问题是,他这一刀明明就应该是有心算无心的啊,而且还是全力一击,就算因为竹简有了缓冲,也可能被人用两根手指就给夹住吧?

    除非……

    除非对方也是早有准备,可这怎么可能呢?那份书信的确出自陶谦之手,徐州的内应还特意在信上写了些很敏感的内容,就是为了分散王羽的注意力,结果还是被识破了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心里有一千个不解,一万个不甘心,但王羽却没留给他任何思考的时间。

    干净利落的斩杀了三名海盗,王羽无声无息的飞起一脚,重重的踹在张闿的小腹上,然后脚下发力,如影随形的追在被踹飞的张闿身后,手中彩光连闪,杀向了和徐盛缠战着的四名海盗:“文向,交给你了,要活的!”

    徐盛有点没反应过来,微微一愣,结果就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,眼前一团彩光乱闪,四名顽敌瞬间横尸在地,一团黑影则呼啸着砸了下来……

    侧身一闪,反腿一踹,顺势拗住张闿的手臂,夺下他手中的利刃,将其制服,一切都在无意识间完成。直到这时,徐盛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——形势居然很神奇的再次逆转了!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