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七零章 门阀之害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下邳问题确实很棘手,王羽在离郯城六十里的地方收到李十一的急报后,也升起了和张潇差不多的念头。

    据李校尉信中所述,眼下的下邳,差不多复制了去年比武招亲的消息传开后,洛阳那熙熙攘攘的景象。各方势力都派出了得力的说客,对曹豹展开了游说。

    曹豹在小说里只是个龙套,一共没露过几次面,但实际上,此人在徐州的地位,可谓举足轻重。他是陶谦的老乡兼心腹,也是老陶帐下的头号大将,手中掌握着徐州最精锐的一万丹阳兵!

    曹豹这一万兵马,就是陶谦最后的凭仗,一旦有变,徐州差不多也彻底沦陷了。

    当然,曹豹对陶谦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。不说情义之类很虚的理由,以他的本事,若是换个东家,根本就不可能得到现在受到的信任及地位。

    袁术这两年没少在曹豹身上下功夫,琢磨着只要招降了曹豹,不但徐州唾手可得,正面对抗青州军也不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直没能得逞,虽然袁术的形势确实比徐州好,但他再强还能强得过青州吗?曹豹压根就没上当。

    不过,王羽南下的消息传开后,曹豹的心思顿时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正如青州密探刺探到的情报中所说,曹豹没有背叛陶谦的意思,但他猜到了陶谦邀请王羽南下的原因,并因此感到了忐忑。

    青州的晋升系统,不怎么考虑资历、背景,完全是按能力来的。武将之中,跟王羽跟得最久的,除了于禁,就是方悦以及李十一等人。但后几人的地位,别说跟徐晃、黄忠这些稍晚加入的人相比,连刚加入不久的魏延、潘璋都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李十一出身差,起点低,倒还罢了,但方悦不一样,他当年可是带着五千郡兵投靠的王羽,当时王羽本部的兵马只有五百!

    这样的老资历,依然无法被列入五大上将。曹豹自忖武艺、兵法还未必比方悦强呢,投靠青州之后的待遇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何况,他易帜为青州军,也算不上什么功劳。因为这是陶谦的意思,王羽领情,也只会报答在陶谦的家眷后代身上,跟他曹豹关系不大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他的未来顶多也就能和宫天比比——为了挣点功劳往上爬,宫天可是跟太史慈一起出海东渡了!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任务!

    曹豹根本就无法想象,自己和对方落得相同境地后。要怎么挣扎求存,他只能努力不让自己落到那般田地。

    曹豹的转变,首先体现在他对待袁术使者的态度上。之前他虽然干过斩使毁书这样不留后路的事,但对袁术的使者也并不客气。使者上门基本上都见不到他本人,偶尔遇到曹大爷心情不好的时候,被直接赶出城门的情况也不是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然而,袁术得到王羽南下的消息。遣阎象再次上门时,却得到了曹豹的郑重接待。于是,下邳的风向一下就变了。

    王羽南下虽然高调,但速度也快,诸侯们得到消息后,其实是来不及做出应对的。

    但曹豹领兵在外已经超过了一年,陶谦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。对徐州有想法的诸侯本来就在下邳留了人手,时刻准备着与曹豹接触,从有可能陷入动乱的徐州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大家谁也不比别人笨,曹豹这么显而易见的改变,简直就像是秃子头上的虱子,明摆着的,对徐州有想法的几路诸侯闻风而动,原本就守在下邳城的使者也都活跃了起来,守府顿时就变得高朋满座,宾客如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变数出现的时机不可谓不巧,也给王羽的徐州之行蒙上了一层阴影,在郯城掌控大局的李十一不敢怠慢,一面向王羽告急,一面亲身赶赴下邳应变。

    看信的是诸葛亮,一边看,一边向王羽转述,众人听罢,都皱起了眉毛,这个突发情况确实有些棘手。如果将其与张闿的行刺之举放在一起,加以考虑,很容易就能得出结论……

    “有阴谋!”与张颌的大队人马汇合后,魏延连夜赶了上来,听到这个消息后,他不假思索的说出了他的口头禅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阴谋。”诸葛亮和魏延很难得的达成了一致。

    事情是明摆着的,暗地里有人在策划着阴谋,意图干扰王羽入主徐州的进程。能除掉王羽自然最好,如果无法达成,也可以退而求其次,设法延误王羽的行程,让他无法顺利见到陶谦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只要等到陶谦一死,王羽入主徐州的大义名分就没有了,他若依仗兵势强来,那就是伐丧!对有恩于自己的陶谦伐丧,会极大的动摇他的名声,也方便徐州的各路势力同仇敌忾的联合对敌。

    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,从王羽南下之初,就开始牵动着徐州的各方势力,隐隐形成了对王羽的抵制。计划一环套一环,就算被摧毁了一部分,但还是能一层层的缠上来,让人难以摆脱。

    “幕后策划的人到底是谁?”赵云问出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那位郭嘉?此人智谋的确高超,取洛阳之战的谋划,也是这般环环相扣的。”魏延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很难说。”诸葛亮摇摇头,否定了魏延的说法:“搅动洛阳局势的陈宫也非泛泛之辈,而且其人奉行的乃是合纵连横之道,有舌辩无双之能,而且又有近水楼台之便,比郭嘉更容易干涉徐州的局势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……是江东周公瑾也未可知。”众人说得热闹,庞统也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刘繇败走豫章,江东的战事已经告一段落,虽然还有许贡、严白虎、王朗等人不肯就范,但孙策目前的要务是安定已有的领地,等到秋高马肥之后,再动刀兵。

    周瑜在孙策军中。负责正是谋略、外交方面的事务,徐州与江东只有一江之隔,若说周瑜在背后掺了一脚,本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孙策渡江前后,在徐州搜刮了不少人才,其中包括了张昭、张纮这样陶谦数次延请,都请不到的高人名士。论起在徐州的影响力,孙策未必就比陶谦差多少。

    王羽听着没说话。这些可能性都存在,但他心里那个呼之欲出的名字却未在其列。

    “若说近水楼台,各位说的岂不都是舍近求远?别忘了谯郡的刘备,还有徐州本地的豪强,还有哪个自称天子的阙宣。”魏延横了诸葛亮一眼。又开始别上苗头了:“如果这桩阴谋果然是连环计,能使动张闿的,会是陈宫、周瑜之流吗?”

    魏延并非一味找茬,刘备、阙宣在李十一的信中都有提到,这两边也在极力争取着曹豹,将后者收归麾下可能很难,但与其结成攻守同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的确可虑。”诸葛亮这次没跟魏延斗气。他想了想,面色变得凝重了不少,“如果真是徐州内部所为,那有些人就很可疑了。比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广陵陈氏!”

    赵云轻轻吐出一个名字,随后自我质疑道:“可他这样做目的何在?”

    在高唐会盟后,陈珪一度向王羽表达了臣服之意,而且还送了儿子陈应到青州。作为质子。已经送了质子,还在幕后捣鬼。这是图个什么呢?赵云觉得很难理解。

    “首先,陈珪不止一个儿子,而且他最看重的本来就是长子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缓缓说道:“其次,陈家先前表示臣服,是因为当时的徐州还比较安定,无隙可乘,单凭地方豪强,是无法抗衡我军的。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陈家最看重的是广陵老家,他们的最高愿望就是做那里的土皇帝,不受干涉,这是青州无法满足的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咱们要对付的是陈珪这条老狐狸了?”

    诸葛亮回避了争论,魏延也投桃报李,顺着诸葛亮的口风说了下去:“其实这事容易解决,陈珪如今就在郯城,主公且慢行一步,容末将先行进城,擒杀了他再说。蛇无头不行,只要解决了这个谋划者,还怕曹豹那个草包能有多大作为吗?”

    魏延这招直取要害,很符合他的行事风格,众少年听了也都点头,这是最简单的一个办法。郯城内只有郡兵,而且也被青州密探渗透得差不多了,王羽公然进城也许还有阻碍,但魏延带领小队人马潜入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曹豹不稳,的确是个麻烦,但只要把陈珪这个某后策划者拿下,曹豹纵然生变,也不会威胁到东海的安全了。

    徐州乱成现在这样,谁也无法指望能兵不血刃的拿下这里。反正迟早都要挥军平定,多曹豹一个敌人不多,少他一个也不少。

    没人提出许曹豹以高官厚禄,青州能者上,不能者下的规矩已经深入人心了,连功勋老臣的方悦都没说什么怨言,岂能为区区曹豹坏了规矩?王羽对体制法规的看重,在青州众臣的眼中,已经有些偏执的程度了,没人会在这方面做尝试。

    其实,针对曹豹这种情况的规矩正在制订中。

    在青州未来的规划中,徐州以及河北的两路盟友,都是要采用和平演变的方式拿下。而三大势力之中,都有一些能力不大,但地位很高的人,一味强压不是办法,随意开特例也不是好主意,所以要制订相关的规矩,让这些人也能顺利融入青州系统当中。

    倒是吕布军没这么麻烦,吕布麾下只有武将,基本上都挺能打的,到了青州之后,只要忠诚没问题,迟早都能得到重用。

    为此审配和田丰没少劳心劳力,诸葛亮也没少去挑毛病,搞得田丰一在官署看到弟子,就以手抚额,审配更是多次掩面而走,就怕被诸葛亮给缠上。

    规矩制订不易,而徐州的交接也比预订中早,曹豹的问题就只能用武力解决了,至少也要让他真切的体会到青州的强势,才能不战而屈人之兵,所以,这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对魏延的提议表示了认可,众人都看向王羽,等他做出最后决断。

    “从文长审讯出来的口供中来看,广陵陈氏的确很可能是幕后的策划者,可这个策划者未必是陈珪,贸然将其拿下,说不定会正中策划者的下怀。”王羽的说法,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陈珪不是家主吗?陈家还有智谋更高之人,而且还能做出牺牲陈珪这样的决定?”魏延觉得有些无法置信。

    若果然如王羽所说,那他的计划就正中了那位策划者的下怀。陈珪无故被擒杀,地方豪强必定人人自危,再有人从中一挑动,徐州战场很快就会变得烽烟四起,步步荆棘了。

    王羽没理会魏延,而是深深的注视着诸葛亮,缓缓说道:“所谓世家,就是以家族利益为最终考量的一群人,为了家族的利益,自己的命都可以不顾,还有什么不能牺牲的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诸葛亮感到了一股从心灵深处涌起来的震颤,他终于有些理解,王羽为什么一直对世家报以敌意了。

    王羽在青州的种种作为,归根结底,是要把青州,乃至将来的大汉拧成一股绳,让所有人有一个先有国,再有家的概念。

    所以,青州新政处处彰显着公平、公正的理念,王羽也一直在对幕僚们灌输体制、法规的重要性,甚至立誓不称帝,以示公平!

    不管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,世家的存在的确与他的理念南辕北辙,他这话既是对广陵陈氏的推断,同样也是对自己的忠告和解释。

    问题只有一个,王羽的推断到底正确吗?名满淮泗的陈珪身后,真有这么个更胜他一筹的隐藏高手吗?如果有,这位高手的目的,果然如王羽所判断的那样吗?

    诸葛亮深深吸了一口气,以平复心中翻涌着的波澜,轻声问道:“那么,以明公之见,这位手段高明的幕后策划者究竟何人?”

    “陈登陈元龙。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