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七三章 扮猪吃虎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变起之初,入耳的是一阵喧天的嘈杂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成千上万的人发出的惊叹,吸气或吐气的声响与什么人激昂高呼,慷慨陈词的声音交杂在了一起,在古老的城池中回荡着,远远传开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陶公,陶公来了!”

    “陶公,您的身子大好了吗?小老儿日夜上香,为您祈福,这番心思总算没有白费啊。”

    “陶公没事,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陶公,您这是要去迎接骠骑将军吗?”

    “陶公……”

    徐方愕然回首,心下陡然一惊!

    在城墙上居高临下,他看得很清楚,一条火龙正快速向北门接近,来自的方向,应该是城中心没错。按照中土城池通常的布局,城中心就是城守府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他身上汗毛像是受惊的猫一样炸起,迅速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事,随即他死命摇头,自言自语般叫了起来:“不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向一边的曹宏,满脸狰狞,嘶声质问:“曹德纲,你办的好事!你以为这样就能向王羽小儿卖好吗?错!大错特错!你这点微末本事,到了青州,能做个小吏就万幸了,还想有从前的风光么!”

    在他想来,也只有曹宏两面下注,才有可能被青州的细作钻了空子,将陶谦劫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我,真的不是我!”曹宏早就被吓傻了,被徐方揪着脖子一问,这才回过神,慌忙否认。

    他和曹豹是同族。两兄弟一文一武同为陶谦的心腹嫡系,年轻时,二人也是有过一番作为的,随陶谦南征北讨,立过不少功劳,这才得到陶谦的信任和重用。

    不过,在徐州安定下来这几年,两人年轻时的志气迅速消磨,早就不复当日之勇了。也就是陶谦念着旧情。一直把他们留在身边,也没削减二人的权柄。

    但随着陶谦身体每况日下,曹宏二人也很清楚,好日子不会很长了。

    所以,曹豹到了下邳之后。一个正经仗也没打过,任由袁术侵吞徐州领土,然后一味告急,就是存了拥兵在手的机会。乱世之中,金银财货都不足为凭,枪杆子握在手里,才能保障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于是才有了先前的联合。和封锁城门的这场行动。曹宏已经将身家性命都押上去了,哪里还有什么两面三刀的意思?

    “胡扯!不是你,陶老匹夫怎么能出得了府?”徐方哪里肯信。

    陶谦现身,豪强私兵的主力都去了东城兵营。这场兵变看来是失败了,他和他的盟友们死定了!力挽乾坤,他是没办法了,但在死之前。总要找个理由,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的愚蠢才好啊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真的不是我啊……”曹宏很想哭,就在眼泪落下之前,他脑中灵光一闪,大叫了起来:“是陶将军自己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老匹夫明明就病的……”徐方犹自不信:“再说,刺史府的护卫,不都是你的心腹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心腹没错,可他们也都是陶将军自己带出来的兵啊,他们都是跟着将军上过阵的老兵,将军现身,他们哪里还会听我的?”曹宏哭丧着脸,下意识的用上了过去的称呼。

    陶谦出仕后,当过很长时间的武将,中平二年时,皇甫嵩曾亲自点他的将,任命他为扬武都尉随军出征。曹宏兄弟当时就跟在陶谦身边,在西凉立过不少功劳,也是功勋老兵。

    这几年陶谦老态尽显,一方面对辖地控制不力,另一方面却在大力支援青州。开始是无偿援助,后来一起做生意,正如徐方先前说的那样,青州能有今天这般兴旺局面,陶谦这个幕后英雄确实功不可没。

    包括曹宏兄弟在内,徐州上下都认为陶谦是老糊涂了,对王羽这个外人,比对自己的儿子还好。渐渐的忘记了陶谦曾经的强硬手腕,结果这一时大意,最终却酿成了致命破绽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徐方愣然半晌,突然一把抓住了曹宏的手腕,眼中凶光闪烁:“刺史府**有多少卫士?”

    “……八十六人。”曹宏呆呆的回答,说完,面色才微微一动,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挣扎了那么一瞬间,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!城门这里有我的家兵数十,听命的郡兵逾百,城内各家闻讯后,也会赶来支援……德纲,这段时间,你务必要稳住局面,只要老匹夫一死……”

    危急关头,徐方也是当机立断,一边说,一边向家将打了几个手势,随后拔出腰间佩剑,振臂高呼:“有细作假冒陶使君,扰乱军心,众军听命,随我扑杀此僚!”

    昏暗的暮色下,长剑划出了闪电般的光华,城墙上有人轰然应诺,影影绰绰之中,也不知有多少人影应声杀出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诸葛亮大惊。

    陶谦韬光养晦,奇兵突出的智慧固然出人意表,但扮猪扮的太久,可未必能吃虎,搞不好就变成猪了。徐方敢狗急跳墙,肯定是有一定把握,陶谦能顶得住吗?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陶公可不是那种无用的老朽,他不是扮猪吃虎,只是一直在打盹罢了。”王羽却是一派从容,半点都不见担忧。

    历史上,徐州内部的隐患一直存在,却直到曹操大举进攻徐州,才全面爆发出来,为什么?无非是被陶谦用种种手段给压制了而已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陶谦,还是想有些作为的,所以一直努力的整合着徐州的各方势力。而这一世,从洛阳赠军开始,老陶将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了对自己的支援上,很显然,他在自己身上,寄托了理想又或信念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单从自己接收徐州的角度而言,让徐州的矛盾爆发出来只有好处。没有坏处。敌友分明,本来就好过内部潜伏着隐患,设法消除又投鼠忌器。

    眼下,陶谦是不可能将徐州完整的交托给自己了,但自己得到的领地,都是干干净净的。在今天之前,东海的隐患或许不少,可今天之后,这些跳梁小丑就将被一扫而空!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老人请自己走这一趟的最终目的吧。

    既是帮自己扫清障碍。也是对自己的考验,亦或是暗示自己,老人若是再年轻些,也许会自己努力完成理想也未可知呢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默契,自然不为旁人所知。因此。即便是诸葛亮这样的聪明人,也对眼下的局势感到忧心忡忡,但王羽却一点都不担心,他对陶谦很有信心,老人落幕前的演出,怎么可能虎头蛇尾的结束呢?

    张潇今晚的心情,一直在跌宕起伏之中。就在徐方挥剑指向城下的那一刹那,他终于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绝对不能让陶使君就这么死了!他挺枪刺向了那些向城下猛冲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当!”只可惜,目标的武艺比他高出太多。明明是背向着他,还在狂奔之中,却像是背后有眼一般,反手格挡。很轻松的架住了张潇势在必得的一枪,然后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看清了对方的脸。张潇的眼睛一下瞪得溜圆,震惊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密探,他的武艺确实很一般,密探生存的要点是隐藏自己,被发现的话,有再高的武艺也是白搭,类似王羽在洛阳那种做法,在是密探守则中是严令禁止的。所以,让他震惊的不是对方的武艺,而是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见是张潇,被偷袭者没有反击,反而冲他点了点头,然后提刀继续冲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……”张潇万万没想到,这个差点被自己偷袭了的,竟然是以忠诚著称的陈业,可对方脸上的伤疤,却是独一无二的,根本不可能认错。直到看到对方接下来的动作,张潇终于恍然大悟了。

    百战老兵的身手确实了得,虽然被张潇耽搁了片刻,但陈业的脚下飞快,在台阶上连点几下,然后双臂一振,竟是象展翅的大鹏一样飞起,凌空扑了下去!

    只见刀光一闪,惨叫声随之响起,一名徐家的私兵大声嚎叫着扔下了兵器,双手拼命的伸向身后,徒劳的想捂住那条尺余长的巨大伤口……不等其他私兵从震惊中惊醒,陈业战刀一挥,身随刀走,迅猛无比的扑向了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私兵们都是大怒,正要一拥而上,将这个突袭者乱刀分尸,却冷不防跟上来的郡兵纷纷向他们亮出了刀锋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把谋叛者统统杀光!”

    张潇这才发现,冲上去的郡兵,大多都是功勋老兵,统一的特征就是:他们都参加过陶谦入主徐州时的历次战役。这些人在军中的处境都和陈业差不多,有威望,官职却很低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一看,这些人竟然是陶谦隐藏在军中的暗棋!

    徐家私兵的人数本来就不多,全仗狐假虎威,若是和其他人动手,也许还能挟裹上一部分郡兵,但现在对他们举刀相向的,却都是和陈业差不多的人。要不是太过震惊,以至于反应不及,郡兵们也许已经大举围攻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看着陶谦,徐方的眼神像是看见了鬼一样,今夜经历的事情太多,心里的震撼也太大,一时间,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他自以为很熟悉的人了。

    老糊涂?

    连权柄都掌控不住的废物刺史?

    自以为是的跳出来,将脖子伸到了对方刀下……废物是自己这些人啊!

    “陶恭祖,你好,你好啊!”刀剑丛中,迎着郡兵们虎视眈眈的目光,徐方疯狂大笑:“是我小觑了你,是我自己该死,也罢,就让我先行一步,咱们地府中再重新来过吧。”

    笑声未绝,他身形一纵,竟是直接从城墙上跳下去了。

    曹宏脸色煞白,看着城下火光中的那个熟悉的身影,他两腿一软,像是一摊烂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夜终降临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