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八七章 谁是大草包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有人留,有人走。

    王羽的演说再怎么成功,也不可能完全抵消人类对生存的渴望,和对危险的回避。既然他当众立誓不追究,总是有人更愿意把握眼前,而不是为世代铭记的荣耀。

    一将功成万骨枯,古往今来,只有被铭记和传颂的君主将领,何尝有人记录自己这些无名小卒了?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,将近一成的士兵离队而去,大多数人还是选择留了下来。走的人各有各的理由,但留下来的人,很多都说不出什么理由,就是觉得胸口憋了一口气,又有人带了个头,下意识的就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若是王羽这番演讲是在检阅部队的那天,等到晚上回去睡过一觉,很多一时冲动的人,肯定恢复冷静,开始后怕,说不定也要开小差了。

    但就在王羽训话这会儿工夫,曹豹的大军已经渡过了沭水,逼近到山脚下了,没人来得及后悔,追随在那个雄武的背影后战斗至最后一刻,才是唯一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是诸葛亮和庞统从震惊中平静下来之后,讨论出来的结论,对王羽的训话和选择的时机,二人都惊叹有加。

    虽然走了三百人,实力又被削弱了一定程度,但他们很清楚,现在的琅琊羽林,战力不但不比先前的三千人差,反而要高,也许能高出一倍都说不定!

    至少在这一刻,这两千七百人是坚定的勇士。如果这一仗最终获胜,那么,这一刻的状态,就会彻底固定下来,青州也会再添一支可与六军比肩的强兵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他们的个人想法。曹豹可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风是从南边吹过来的,曹豹听不到王羽到底说了什么,只是看到王羽在阵前鼓动了一番,然后军阵中就陆陆续续的出现了数以百计的逃兵。

    像是有风吹过,曹豹心头最后一丝阴霾也散去了。

    还有比这更完美的开局吗?仗还没开打,敌人就跑了一半……

    从山上的人数来看,走的三百人其实连十分之一还不到,除了琅琊羽林的三千兵之外,山上还有五百强弩兵在严阵以待。但谁让曹豹心情好呢。看着仓皇北遁的几百人,想着自己将名震天下的骠骑军吓得未战先溃,能忍着不高歌一曲,他已经很有涵养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天下无敌的骠骑将军?堪比卫霍的不世名将?太难看了吧?哈哈哈哈……”不唱歌,大笑几声还是没问题的。曹豹抬起马鞭,遥指山上的敌军,笑得畅快淋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太废物,只是我军太强!”章诳也得意笑道:“阴谋诡计不能得逞,还要强撑,最后不众叛亲离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诈?”台词被同伴抢光了,许耽只好充当起了之前陈珪的角色。小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章诳不屑道:“这还能有什么诈?那些溃兵丢盔卸甲的,难道要赤手空拳杀个回马枪?就算不是赤手空拳,这么点人又能做什么?没看豹子都准备好了吗?伏兵?摆在明面上的伏兵也能叫伏兵?他这就是困兽犹斗呢。”

    “亏了他困兽犹斗。”曹豹一脸欷歔道:“他若是当机立断的烧粮撤退,那才真是要命呢。现在这样正好。咱们先打败青州军成名,尽收陶公留下的钱粮在后,面子、里子都有了,若是果然如汉瑜所说。中原大战一起,焉知你我没有逐鹿中原。问鼎天下的资格呢?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……”章、许二人都露出了憧憬神色。

    一路北上,三人的理想不断升级。最开始,他们只是想带着军队投靠他人;随着陈珪的劝说,和击退赵云的袭扰,又变成了占据东海、下邳,独霸一方;等到了战场,发现形势非常有利之后,这不,曹豹都想着问鼎天下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们的消息没有王羽灵通,不知道曹操已经和董卓打得火热了,席卷中原的那场大战,也许会发生在不久的未来,但一定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知道了,曹豹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一来世事无绝对,曹操在河东已经占足了上风,随时可以抽身而退,在河东虚晃一枪,转过身来打王羽个措手不及也不是不可能的。二来,他本来就是在意淫,重在心情舒爽,并不是要真的实现。

    说老实话,他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,就凭这两个小伙伴,想学人去争天下,那不是找死吗?实在是不如此畅想一番,就不足以抒发畅快的心情啊。

    王羽小儿不是瞧不起咱们哥仨吗?对吕布军中那几个无名之辈极尽礼遇,礼物不断,对老子,连只言片语都没有。觉得老子没本事?看不起俺曹豹,觉得老子是草包?哼!看看你今天的狼狈相吧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曹豹胸中这口恶气憋了很久了,今天,终于得以宣泄出来,他扬鞭前指,高声下令:“全军都有,攻山!”

    他意气风发不要紧,却把许耽吓了一跳:“豹子,真要攻山?先前不是说好了,以牵制为主,只要不让王羽小儿腾出手烧粮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曹豹不耐烦的挥挥手,冷哼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之前陈珪那老儿把小儿捧到了天上去,咱们自然得小心在意些,可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冲着山坡上呶呶嘴,晒道:“已经这样了,你们难道不想正面击败他一次吗?要知道,小儿从前可从未打过败仗。孟津那次,他明知敌不过吕布,干脆打都没打,就那么跑了,结果竟是不被算作是败绩,今天……嘿,你们懂的!”

    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意味深长,许、章二人也是心领神会,无不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踩着别人的尸体向上,本就是迅速成名的不二手段。王羽这么大的名声,谁要是能成功踩上一脚,那真是一生都受用不尽了。现在的机会多好啊,要是等到王羽带着骠骑军主力杀过来,就算最终保住了徐州,成名的也轮不到自己啊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……”章诳抄起了号角,把号角当成了管风琴,吹的这叫一个卖力,节奏这叫一个快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……”许耽也挽起袖子,抡起了鼓槌,把战鼓敲得震天响,用行动表明了对曹豹的支持。

    鼓号一起,士气顿时就高涨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大家也都看见了,王鹏举徒具虚名,只擅长搞阴谋诡计而已。他害了陶公,伪造陶公遗命,试图强占徐州,咱们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!如今,王羽弃守郯城,胆气已丧,我军大兵一至,士卒便纷纷溃逃,显然是气数已尽了!”

    曹豹摆摆手,鼓号声暂停,他在阵前跃马扬鞭,大声呼喝,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他自己中气不足,无法让所有人都听见他的话,只能靠身边的亲卫齐声高喊,将话转达出去,比王羽的训话难免弱了些气势。好在形势分明,他也不用说太多话,只要例行的鼓动一下士卒的战意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“传本将的命令,此战,斩首一级,策勋一转,赏万钱!先登者策勋三转,赏五万!斩将……擒杀有名的上将……若是有人擒杀了王羽……有圣旨在此,天子有谕,王羽大逆不道,已有篡逆之实,人人可诛之,擒杀者,可尽领其官爵!”

    强调己方的强大,贬低敌人的实力,最后将丰厚的奖赏当做胡萝卜挂出来,这是古往今来最通俗的手段。

    很俗,代表有普遍性,所以,也很有效。

    “杀,杀,杀!”

    “冲啊,生擒王羽,想要荣华富贵的,跟老子冲!”

    喊杀声轰雷般炸响,震得沭水都为之震颤,一万五千大军黑压压的铺满了地面,无限延伸着,快速涌动着,像是巨大的浪潮一般,要将低矮的马陵山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两支身穿不同服色的军队,却打着相同旗号的军队,踏着死亡的脚步缓缓靠近。一支占据地利、人和,但人数只有三千出头;另一支占据天时,本土作战,人多势众。

    脚下的地面开始慢慢颤动,先是轻微,后来巨大,后来越来越强烈,仿佛地震了般,震的人信口发麻。

    突然间,天空黑了,山崩了,水流声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上万支羽箭覆盖了长天,无数人开始加速跑动,无数人在跑动过程中亡于箭下,连哼声都没有,就直直地倒了下去。身后的伙伴毫不犹豫踩过他的尸体,迎着敌军的羽箭继续前冲。河水瞬间变红,不知道血从哪里淌来,也不知道来自谁的身体。

    曹豹军固然士气如虹,山上的青州军也毫不示弱,他们并未如曹豹所料想的那样据地势防守,而是顺着山势,呼啸着冲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方的弓弩手都只松了两次弦,就拔出了战刀,挺起了矛戈。

    弓箭的有效射程有上限,也有下限,因为是抛射,所以,距离近到一定程度之后,就会出现箭阵的声势浩大,实际的效果却是寥寥的情况。

    会战之中,真正能造成大规模杀伤的,还是手中的刀枪,钢刀入骨的声音,远比羽箭呼啸声对敌人的士气打击大。当这种声音响起的时候,生命消逝的速度就会骤然加快……

    艳阳之下,一江血水滚滚南流!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