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八八章 以汉之名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两军刚一发生接触,曹豹就后悔了。他激励士气那些话,不光忽悠了士兵,连自己也给忽悠了,准确的说,他是真心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山上的青州军战意不高,就算坚持不退,也顶多只有防御之力,没有,也不可能还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结果,对方一上来就给他来了个狠的。

    这支刚经历过溃散的部队,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,虽然人数比曹豹军少了好几倍,可他们却无所畏惧,居然正面冲进了曹豹军的方阵!

    这支青州军归属于羽林军的编制下,但他们的作战风格却与于禁的本队不尽相同,相较于后者,他们的队列中存在无数缺陷,像是一把带着无数残缺的锯齿刀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把钝刀,被人强力挥动起来的时候,同样拥有极为强悍的战力!

    锯齿刀发挥出了大斧的效果,只是一刀挥斩,就将曹豹先锋八千人的方阵削去了厚厚一层。

    前冲的曹豹军士兵刚将手中长矛刺出,还没来得及欢呼刺中了敌人,就惨叫着倒下,难以置信地看见敌军的环首刀从自己的身体中抽出来,带着一抹血光劈向身边的同伴。紧接着,他听见了同伴的惨呼,以及重物摔倒在尘埃之中的声响。

    摔落尘埃的一刻,士兵还在疑惑,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明明看到了自己高举的长矛,还硬生生的撞了上来,而且还能保持这么强悍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明明是在异乡,明明没有死战的理由,明明……

    他睁着眼睛死去,空洞的眼神望着明艳的蓝天,仿佛至死还在质问。到底为什么。

    曹豹军的攻势嘎然而止,伴随着巨大的碰撞声,敌我双方的队列瞬间都变了型,士兵们面对面用盾牌挤压着对手,用战刀、长矛在盾牌和手臂的缝隙间互捅。

    不断有人惨叫着跌倒,双方的阵列却都不肯后退半步。活着的人就踩在同伴的尸体上面,跟跟跄跄地挥舞着刀矛,受伤的人大声哭喊,却祈求不来任何怜悯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排的士兵很快就都拼光了。后排的士兵却不顾一切拥上。人们互相推搡着,挤压着,血肉横飞!

    曹豹只是个草包,章诳、许耽也强不多少,要不是同乡的情谊和徐州名士的不合作。陶谦也不至于把他们几个提拔起来。

    但曹豹军却一点都不弱,组成这支军队的主力,是天下闻名的丹阳劲卒!曹豹已经激励起了他们的士气,就算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时,他们也表现出来了相当的韧性。

    青州军借着地利优势奋力向前,向下猛挤,试图将敌人挤下山坡。造成混乱乃至小规模的溃退。曹豹军却凭借人数优势强力反冲,试图将突入方阵的青州军挤成肉饼。

    僵持的时间短暂而漫长,无数生命在这一刻回到大地的怀抱,无数灵魂飞上高空。在风中眷恋地俯视自己的躯体,没有仇恨,只有对生命深深的眷恋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充斥着喊杀声,天上的太阳都被吓到了。匆忙忙拉过了一片云彩,挡住了自己的脸。大地变得阴暗起来,仿佛不舍的灵魂遮住了天空。

    长风萧萧,流水瑟瑟,天为之色变,地为之气沮,只有火一般的战旗迎风飞舞。

    曹豹军的前锋缓缓的被压退了下来,虽然他们的人数众多,单是前锋,就达到了对方的近三倍,但对方爆发出的战意,却比他们高出了百倍还不止。

    来自丹阳的强悍战士们怎么也想不通,明明对方才是侵略者,背后也没有高山大河阻挡去路,面对数倍于己的强敌,到底是哪里爆发出来的如此强悍的杀气呢?看他们红着眼拼命的样子,简直就像是自己这边每个人都欠了对方几十万钱一样。

    是主帅身先士卒?

    也许,在乱战之中,有几个点是最显眼的,一处就是中军的那杆火红的大纛下,一个黑甲战神般的身影挥舞长槊,手下无一合之将,势如破竹般将前锋军的方阵撕出了个大口子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就是敌酋王羽!

    在这样的猛将的率领下,军队的士气自然会得到一定的提升,但应该不至于提升到这么恐怖的程度才对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青州军都在舍生忘死的战斗着……

    以伤换伤!

    以伤换命!

    以命换命!

    三千兵爆发出了三万大军般的战斗力。此情此景入目,谁能相信,就在不久之前,众目睽睽之下,这支军队还发生了一次大规模的溃逃呢?

    疑惑在累积,但很快便得到了解答。

    最初的乱斗过后,在中军的指挥下,青州军找到了节奏,遵循着特定的节奏,由混战,逐渐向整体攻势发展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第一个喊出来的,已经无可追查,但很快,一个口号出现在这个特定的节奏之中。青州将士像是黄河的纤夫一样,每前进一步,就整齐的爆发出一声号子。那号子就像是魔咒一般,夺人心魄,让无数人舍生忘死。

    曹豹在山下已经看傻眼了,吹号的章诳张大了嘴,擂鼓的许耽垂下了手。他们怎么也搞不懂,这么司空见惯的两个字,怎么会有这般神奇的效应?

    虽然和煦的春风从背后吹来,太阳也按捺不住好奇心,将脸庞前面的云彩拨开,将温暖的阳光重新洒向了大地,但却怎么也驱不散曹豹三人心中那股寒意。

    “大汉!”前排一个无名士卒挥刀大喝,硬生生挤入数个丹阳兵之间。四下捅来的刀矛很快让他身上血流如注,在血流尽,力用完之前,他却至少让四个丹阳兵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大汉!”一个倒在地上的士卒声嘶力竭地喊着,顺着山势滚下去,抱住一个敌人的小腿。二人在血泊中翻滚,厮打,刀子,膝盖,牙齿,所有能用上攻击武器全部用上,直到双方同归尘土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以汉之名,杀!”王羽手持长槊,横扫、竖砸、斜挥,如同翻江的怒蛟,闹海的麒麟。当面的敌阵迅速被撕开一个大大的豁口,无数忠勇的士兵顺着豁口冲杀进去,掀起一波高过一波的血浪。

    本领不大,心眼却很多的曹豹不理解,善战的丹阳兵也不明白,为什么青州人会如此激昂的喊着这样的战号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不知道,大汉已经日薄西山,气数将尽了吗?

    难道他们真的不懂,天下诸侯在争的,是大汉这口鼎;逐的,是大汉这只鹿吗?

    只是因为王羽随便发了个誓,他们就信以为真,以为自己真的是忠臣义士了吗?

    太天真,太无稽了吧?青州,可是连年号和律法制度都改了的啊!这是事实上的篡逆!

    可无论如何质疑,眼前青州亡命的搏杀却是真真切切的。曹豹觉得很荒谬,一个致力于将大汉朝一切都推到重来的人,却以汉为名,激励起了全军的决死之心,天下还有比这更荒谬,更具讽刺意味的事吗?

    他不懂,和他一样的旁观者多半也不懂。

    王羽一面推倒汉制,一面立誓不称帝的行为,看似荒唐、虚伪,但在青州的领地内,在舆论系统刻意的导向下,经过了近一年时间的发酵,很多东西都已经开始朝着王羽期待的方向发展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就是让人模糊的有了国家的概念,渐渐将‘汉朝’理解成‘汉国’。

    国就是家,在自己的家园当中,每个人会享受到远高于前的国民待遇,同时,也有应该尽到的义务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,华夏都是以天子来代表国家的,故而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说法,只要没有大规模的战乱,皇朝的起始轮回,就和普通人没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王羽自相矛盾的行为,隐隐暗示着,这个国家将不会再是一个朝代,因为没有至高无上的帝王,只有强汉留下来的精神和先烈们的英雄事迹。

    当然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这种观念上的改变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见效的。在青州,国家的概念连初具雏形都算不上,这一次要不是逼急了,王羽也不会祭出这个杀手锏。

    但这招是很有效力的。

    后世明清时代的话本小说里,常常会出现一个词‘人心思汉’,在王莽乱政、光武中兴的时代有,在三国时代同样有。大多数人怀念的‘汉’,不是汉朝,而是曾经的太平年月。

    所以,以汉为名,本来就很具煽动力。再结合上王羽的身份,和青州一年来实施的新政,被王羽激励起战意的琅琊羽林很容易就变得投入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汉!”将士们高呼着,舍生忘死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为了帝王而战,也不是为了诸侯的野心而战,他们是为了早日平定乱世,以汉为名,阻止祸乱天下的野心家们,将曾经的那个盛世重新带给天下人。

    心志坚定且纯粹,所以他们才能义无反顾,勇往直前!

    丹阳劲卒听得懂对方的话,却不理解对方在想什么,但他们能感受到此刻对方眼中的狂热。他们开始犹豫了,退缩了,一些站在被挤扁了的方阵末尾的士兵开始松动脚步后退。

    身后的拥挤力量一轻,前排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士卒们立刻加快了后退步伐。像打在礁石上的潮水一般,被高官厚禄鼓舞起来的士气潮水般衰退,他们以比前冲还快的速度退了下来,留下一地破碎的兵器和尸体。

    在以汉为名的强大面前,谁能不退?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