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九二章 疾风烈火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这是个晴朗的春日,蔚蓝的天空像是一块巨大的宝石,剔透晶莹,虽然不时会飘过几片云彩,但却丝毫无损于天空的纯净,让每个仰望天空的人,都忍不住的想伸手去触摸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,适合出游踏青,也适合在田间耕作,同样适合大军争战。

    特别是对于兵力占优势的一方来说,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作战,是很安全的。因为能见度极好,不会被埋伏,即使有奇兵突袭,也能远远就看见,并且做出及时的调整应对。

    因此,当曹豹意识到敌军的底牌用尽后,他毫不犹豫的将身边的最后一支生力军投入作战。

    这场仗打得他肝胆俱寒了,心里打定了主意,这次打退王羽之后,说什么也不能在东海停留,甚至下邳也不能继续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彻底收起了先前那些不着边际的美梦。这才只是四千骠骑军,就打得自己险死还生,要是王羽调来大军,自己拿什么挡?损失惨重,折损超过二成的丹阳兵吗?

    见好就收,凭借这场胜利和搜刮到的钱粮,找个有眼力,有肚量的东家投靠了才是正经。什么徐州牧,什么一方诸侯,都见鬼去吧。

    老子……老子真心不是那块料啊!他无声的悲呼着。

    这是个卑微到让人同情的愿望。

    以一万五千之众,对上四千敌兵,正面作战,最大的期望竟然变成了逼退敌人,而不是全歼……曹豹觉得自己的要求一点都不过分,哪怕是以万物为刍狗的上天,多少也会有些怜悯。

    然而,残酷且冰冷的现实打破了他卑微的希望。再次重申了老子那句名言——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!

    战争的胜利者,从来都不是值得同情的一方,而是准备更充分,更擅长把握机会,更强的一方!

    而他曹豹,与所有条件都不沾边!

    就在他想给自己的行动再多做些诠释的时候,他完全没留意到,王羽身后。一直稳立如山的战旗,正逆风飞舞,在风中划出一道道亮丽而繁复的轨迹!他同样没注意到,旗号发出后,地面的震颤程度。比之前强烈了很多,像是远处疾驰的骑兵多了一倍似的!

    当然,以他的智略,即便注意到了,也未必会太在意。仗打到这份上,还能有什么变数?王羽很强,比传说中更强。但他终究还是个人,会受伤,会力竭,不是真的能一个人打翻上万精锐的怪物。万人敌。毕竟只是个形容而已。

    只要是人,不会撒豆成兵的法术,就翻不了盘,既然这样。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?再说,阙宣也应该快到了……不是吗?

    对细节漫不经意的结果。就是异变陡起之时的惊骇莫名!

    突变发生在侧翼战场。

    其实曹豹忽略的那些细节,不少身在一线的将校已经注意到了。可赵云的轻骑跑得太快,来来回回激起了漫天的烟尘,仿佛下了一场大雾似的,伸手不见五指,即便是午后强烈的阳光照进去,也只能照出些影影绰绰的黑影,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丹阳的将校都很有经验,如果能看清楚,丰富的经验就会起作用,形成默契,不需要主将指挥,战斗也是有条不紊。可看不清楚,就只能靠猜的,一猜,默契就没了,变得心思各异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抵挡轻骑的过程中,就有将领试图离阵反击,将轻骑驱赶走。只是这样想的人不多,被更多经验丰富的老将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轻骑的冲击力不如重装骑兵,但赵云的骑兵也不是纯粹的轻骑,装备了纸甲的疾风骑兵,其实是介乎轻骑和铁骑之间的,或许用‘中甲’来形容是最准确的。

    这支骑兵不是一点攻坚能力都没有,如果丹阳兵自乱阵型,说不定会被敌将把握到战机,仗着速度和强悍的冲击力,一举击溃侧翼的兵马。

    在是否反击的问题上,可以依靠默契达成一致,但现在出现的这些细节问题,就各有各的见解了。这些见解有的直截了当,有的逻辑复杂,还有一些模棱两可的。

    如果一支军队各行其是,就算再强悍的战斗力,也是发挥不出来的,需要将领统一指挥。而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,最主要的职责,本就是把握这些细节,做出明智的判断,并传达给所有人,而不是单纯的战斗。

    现在,曹豹军就遭遇了这个问题,军中已经有人意识到了危机的存在,可他们没办法将意见传达给其他人。就算他们可以设法通知曹豹,再让后者转达,可这个过程却太繁琐了,先要说服曹豹,然后让曹豹说服其他人,几个周折下来,没有小半个时辰怎么够?

    而战场上,战机往往都是转瞬即逝的!

    早有预料亦或懵然无知,丹阳军卒们最终面临的命运是相同的。

    人造的浓雾中,一些影影绰绰的黑影突然由淡转浓,渐渐的,清晰的人马棱廓透出了烟尘!不是横向奔驰的轻骑,而是直突而前的铁甲骑兵!

    他们手中平端着丈八的骑矛,身后背着厚背大砍刀,人马皆批重甲——这次可不是纸甲刷漆冒充的,而是货真价实的玄铁重甲!

    在阳光的照射下,玄铁发出了黑沉沉的亮光,那是只有金属才能发出的光泽……

    仿佛从地狱中杀出来的甲骑一样,铁骑接二连三的透雾而出,他们排成了密集队列,踏着整齐而坚定的步伐……身后是无边的烟尘,脚下是坚实的大地,身前是陷入了轻微混乱的三千精锐步卒……

    就像是一座会移动的山,又像是一堵会移动的长墙,更像是席卷原野,熊熊燃烧的烈火!

    以不可阻挡的气势,似慢实快的冲杀而前!

    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!

    五十步的距离眨眼即逝,曹豹和丹阳兵只来得及看见为首的那个紫脸壮汉放下面甲,两手各持一柄骑矛,发出了一声声震四野的狂吼,铁骑就已经踏入了阵中,将看似坚不可摧的防御阵型踩了个稀巴烂!

    沿着赵云让出来的通道向前,是丹阳兵的防御相对薄弱的一处,三十步的距离上,只有两架靠得较近的拒马。魏延一马当先,就是奔着这两架拒马去的。

    “踏阵!”任由曹豹军仓促之间发射出来的箭矢在铁甲上叮咚乱响,然后坠落尘埃,魏延大吼一声,双矛一递,准确的挑中了两架拒马,双臂同时发力,怒吼声中,两架重逾百斤的庞然大物被他同时挑起,像是沙包一样砸进了丹阳兵的阵中!

    “轰!”军阵被他蛮不讲理的攻击硬生生给砸出了一个缺口,两架拒马就像是天外陨石一般,轰鸣着砸出了两条血路,一路之上人仰马翻,四处都是残肢断臂,景象凄厉之极。

    “无归!”没有怜悯,魏延身后的铁骑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,高呼着最为简洁且强悍的战号,他们呼啸而来!

    为了减少损伤,丹阳兵一度调整过阵型,他们认为前锋的盾阵、拒马和甲兵足以抵挡轻骑兵的冲击了。没人想到,轻骑后面竟然还有一支铁骑潜伏着,在他们已经失去警惕的时候杀了出来,发动了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坚若磐石的拒马变成了流星;坚不可摧的盾阵被铁骑撞倒,踩扁,踏平;甲兵在铁骑的冲击力面前,也只有漫天飞舞,无助哀嚎的份儿,他们的抵抗无力且徒然,根本无法准确命中目标,可敌人的丈八骑矛却总能准确的找上他们,即便躲过了骑矛的刺击,也躲不过接踵而来的撞击和踩踏。

    踏阵,原本也只有这两个字,最能形容铁骑冲阵的威风。

    纵深不足的拒马阵瞬间被攻破,分散成一个个小队的丹阳兵完全无法抗衡这样的力量,尽管他们死战不退,但血肉之躯终究抵挡不住钢铁洪流。

    铁骑以焚尽八荒的强猛势头,深入敌阵,击穿敌阵,横扫敌阵!

    魏延早就丢下了骑矛,双手各持一柄大刀,在队伍最前方肆意砍杀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,所过之处,鲜血汇成了溪流,胆战心惊的流入了沭水。

    “顶上去,顶上去!”章诳听见自己的声音带着哭腔,他没法不哭,魏延的那杆大刀已经距离他的大纛不足二十丈了,而他身边已经空无一人,士兵早就被曹豹都推上正面战场,围攻王羽了。

    他的命令,只有自己能听见,但丹阳兵的确在调整,铁骑身后的一片狼藉之中,竟然此起彼伏的呼喊声,号令声,有人正试图将残兵重新组织起来,重新结成密集阵型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下至锐的丹阳兵!

    如果他们遇到的不是王羽精心策划的战术,不是青州的一众当世英杰,不是无敌于天下的青州军,也许他们真的能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就是,他们在一个草包的指挥下,遇上了当之无愧的当世第一名将!

    而在这位名将的麾下,英才济济,群英集结!

    试图重组阵列的人注定是徒劳的,因为,在狂猛的烈火焚烧过的地方,有风吹起……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