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五九五章 送羊入虎口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苍凉的号角声回荡在山水之间,本意应该是要示威于敌,鼓舞士气,但此情此景之下,听起来更像是一曲挽歌。

    阙宣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阙宣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曹豹猜的没错,擅长隐藏自己,明哲保身的陈登确实在战前就走了。被曹豹抢先一步,阙宣也确实很火大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没办法,阙家是土豪没错,但和有官方背景的强豪曹豹比起来,他的军队还是有所不足的。曹豹军船多,组织程度也高,两军齐头并进的时候还不觉怎样,突然一发力,阙宣也只有望尘莫及的份儿。

    既然跑不赢,他干脆连跑都不跑了,慢悠悠的跟在后面,打定主意坐山观虎斗,然后去捡个便宜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预计,王羽应该不会和曹豹正面硬碰,就算碰了,也很快就会败走。等到王羽败走,他再加速前进,去夺郯城。

    所以,他更改了行军路线,在浅滩渡河,从沭水的东岸移到了西岸,并且派出了大量斥候,侦察战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最开始,得知青州军正和曹豹激战的消息,他乐得差点没从软轿上翻下来。佛家虽然讲究不怒不嗔,可他对被曹豹抢先一步这件事却始终不能释怀,听到曹豹和王羽打得你死我活,他笑得嘴都合不拢嘴了。

    打吧,打吧,打得昏天黑地,血流成河才好呢!最好就是两人同归于尽,那样的话,未来的几年中,朕做梦都能笑醒。

    阙宣当即下令,放慢行军速度,想着等到两边打得差不多了。再去收拾残局。如果说,阙宣闻讯之前的行军速度已经和乌龟差不多了,闻讯之后,阙宣军的行军速度就只能用蜗牛来比拟了。

    但阙宣的悠闲没能持续太长时间,很快,随着东岸某处发出的一支奇怪的响箭在天空炸响,前方的战局形势遽变!

    听到赵云的轻骑奇兵突出,用骑射战法压得曹豹军无法抬头的最新情报时,阙宣的脸变得铁青一片;

    得到曹豹军出现大规模溃逃的消息后。阙宣的脸色渐渐发黑;

    还没等他改变策略,隐雾军客串的铁骑也杀出来了……当时,阙宣这位天子的脸都开始发紫了,眼睛更是变得绿油油的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不知多少才智高绝之士在和盟友配合作战的时候。转过唇亡齿不寒的念头。死道友不死贫道,顺便把道友的法侣财地一并接收,这是包括阙宣在内的智者们,对盟友的最高期望。

    其中绝大部分人都失败了,成了可供后人吸取教训的前车之鉴,成功者寥寥无几。但人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,在嘲笑失败者的同时。他们往往更愿意把自己代入到成功者的位置,阙宣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当他意识到,自己的轨迹。开始与失败者重合起来的时候,受到的打击,将会是多么的沉重。

    当然,阙宣到底不是普通人。在最初的心灰意冷之后,他很快重新打起了精神。当即立断的下令,抛弃辎重,全力行军,直取马陵山战场!

    局势很乱,但他的思路没有乱。

    曹豹的大军毕竟不是泥捏土塑的,青州军纵然获胜,也不可能毫发无损。更何况,为了彻底消除曹豹的威胁,青州军至少得发动一定规模的追击才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机会!

    苦战之后,青州军的体力应该消耗得差不多了,在追杀之中再乱了阵型,肯定不会是自己这蓄势已久的五千大军的对手。

    自少就被家族当做未来之星培养,阙宣的见识并不差,对机会的把握也很老道。可问题是,他选错了对手,他遇上的是更老道,或者应该用妖孽来形容的王羽。

    实际上,早在开战之初,王羽就将阙宣纳入考量范围之中了。准确的说,王羽敢于迎战的前提,就是两军貌合神离,不能同心协力。

    如果阙、曹二人真的通力合作,按照陈珪的计划先攻城,再决战,那王羽也只能选择退走。作战以勇气为先,但勇气不是万能的,以四千兵马正面与两万大军对决并取胜?除非敌人是黄巾军那样的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那支响箭,是斥候看到阙宣渡河之后发出的。渡河之后,阙宣就很难及时加入战团了,即便赶到郯城,想对青州军发动攻击,他也得重新渡河。而郯城附近没有浅滩,单是怎么找到渡船,就够阙宣头疼的了。

    决出胜负后,王羽下令停止追杀,全力收降,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。

    于是,当阙宣赶到战场的一刻,看到的就是让他目瞪口呆,且追悔莫及的一幕。

    盟友全面溃败,丢掉武器,趴在地上的降卒成片成片的,而青州军只分出了数百人马收拢降卒,手里连武器都没拿,就那么大呼小叫着,将成百上千的降卒集结成队,离开战场。

    青州主力——不足两千的步卒,加上千余骑兵,正严阵以待,他们看也不看身后的降卒一眼,只是虎视眈眈的注意着阙宣军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而在两军之间,则是滚滚南流的沭水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怎么办?”从前的管家,还当过一段时间的主持,现在成了军中大将的阙思提出了对未来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阙宣茫然不能答。

    怎么办?凉拌!

    前有大河阻路,而且还没有足够的渡船,更有虎狼之军严阵以待,等着半渡而击……

    如果自己没变更路线还好,就算赶不上乘虚突袭,也能收拢不少溃兵,现在呢?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捡便宜的机会那是一点都没有。

    河这边的还有座郯城可打,正是阙宣先前的目标。

    但此一时彼一时,如果王羽败走,郯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,可现在么,受了王羽狂胜曹豹的影响,郯城守军的士气肯定已经爆了棚。阙宣这五千兵,在两面城墙同时发动强攻就很勉强了,怎么可能攻得下这座大城?更何况,青州军还在呢,他们的船可不少……

    不打就只能走,可问题是,想走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刚刚为了急行军,他把多余的辎重都给丢在路上了,现在只带了几天的干粮,根本不够一路上吃的。更大的问题还在青州军,阙宣不傻,他也不认为王羽是傻子,对方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全身而退啊。

    青州军有骑兵,有水军,想一口吞掉自己可能有点吃力,但只要沿途袭扰,耽误行程,用不了几天,大军粮尽,就只能任由宰割了……

    阙宣越想越怕,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兴冲冲的赶来捡便宜,怎么突然就撞进死路了呢?这反差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汗水涔涔而下,思来想去,阙宣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万全……应该说稍微有点脱困希望的计策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然先派些人,好歹把丢掉的辎重捡回来一些?”一瞅天子傻眼了,没奈何阙思也只能硬着头皮献计了。

    “对,好办法!思叔,你立功了!”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的溺水者一样,阙宣大喜笑道:“那么多辎重,总不会都……”

    才说到一半,阙宣就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一样,笑声戛然而止,对岸的青州军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先是一骑快马由南而来,直入中军,随即中军将旗摇动,半数骑兵应命卸甲下马,然后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这五百骑兵摇身一变,成了水军!

    轻装登舟,骑兵变身而成的水军熟练的摆弄起船上的家什来,有人摇橹,有人操帆,有人划桨,不片刻,五十艘艨艟快船扬帆起航,顺流直下,速度快逾奔马,胜似闪电。阙宣只是稍一愣神,就只能依稀的看到水天尽头的片片帆影了。

    愣了愣,他骇然大叫:“不好!我的辎重!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阙思的提醒,他未必反应得这么快,结果阙思的主意就像是为对方的行动解说一样,时机把握的这叫一个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阙宣急啊,连自封的天子称谓都忘了,一骨碌从软轿上翻下来,瞪着望着南面,声音中已经带了哭腔:“快,快派人去,去……总之,想想办法啊!”

    派人去肯定是来不及了,别说步兵,就算骑兵也未必追得上青州的船队。连老天都不作美,本来今天一直刮的都是东南风,此刻风向突然变了,刮起了东北风。顺风顺水,再加上船上还有两排桨,那速度何止一个快字所能形容?

    别说阙宣看傻眼,连山顶上的诸葛亮和庞统都是一脸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隐雾军的前身特战队,先是在太史慈手下剿灭山贼,后来被徐庶当做杀手集团使用,此后的定位就一直是伏击和暗杀。

    扩编成军,主将也更换为魏延之后,王羽却调整了隐雾军的训练计划。这个调整,即便在青州,也一度引起了不少质疑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都认为,原来的战法很好,很有效,似乎没必要做改变。但最终王羽还是一意孤行的做了,并且在轻骑南下的同时,还带上了魏延和他的五百新军。

    庞统二人全程见证了隐雾军新的作战方式,他们终于开始理解,这支军队到底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无法做出最准确的评价,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个全能的兵种,并不只是为了好看,这是一种全新的作战方式,是一支让旧有的以兵种判断实力的标准彻底作废,让世人为之震惊的军队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