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一零章 袁术的筹码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上面一句话,下面跑断腿。用这句话来概括鲁肃这一年多以来的境况,那是再合适也不过了。不过他倒也不会因此而牢骚满腹,搞外交,不就是得跑来跑去么?

    于是,刚从濮阳千里迢迢的折腾到郯城,只休息了一个晚上,风尘之色尚未洗净,他就再次踏上了新的旅途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使任务虽然来得急,也很大程度上加重了他的劳累,但他的心情却比先前几次爽朗了许多。他的好心情固然有衣锦还乡的因素,但更多的,还是来自于任务本身。

    先前的几次出使,就仅仅是跑个腿,传个话而已,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没错。总之就是一点难度都没有,和他出仕前想象过的,纵横于诸侯之间,以三寸不烂之舌,藐王侯,慑公卿全然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只有这次的任务,才和他想象之中有些接近了,至少出使不是为了单纯的传递消息,而是一系列变局的开端。

    即将展开的变局,也许很小,只是局限于庐江一隅之地,也有可能波及整个江淮,以至整个天下!一想到自己即将在这种大时局中一展身手,起到承前启后的作用,一时间,少怀壮志的鲁肃也是感慨万千,沉醉不已,以至于同伴连叫了他几声,才令他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正平贤弟?”祢衡平时说话虽然老气横秋,行事颇为不羁,但实际上,他是熹平二年生人,比王羽仅仅年长两岁,比熹平元年出生的鲁肃还要小上一岁。

    “子敬兄,不说我说你,逢大事。须有静气,只是去见个袁术就把你激动成这样,这要是去见天子,你还不得半路就冲马上摔下来啊?淡定,淡定一点,没什么可激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贤弟见笑了。”鲁肃虽被说得有些脸热,回应倒是很对路:“肃虽痴长了半岁,但见的大场面却不如贤弟远矣。当年君侯兵临虎牢关,华雄自知不敌。退避三舍,却被贤弟一张利嘴生生骂得避无可避,最后只能出城送死,天下谁不知贤弟大名?其后……”

    他和孔融、祢衡完全是两种风格。孔融口才和应变寻常,但在传统礼数上极为精通。更适合在重大事件,隆重场合中出场;祢衡就不用说了,他唯一的特长就是骂人,跟王羽打过交道的诸侯们,最怕的就是听到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鲁肃最厉害的是他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的本事,也就是所谓的亲和力和随机应变的能力。这些特长让他比孔融二人更擅长应付复杂局面,同时。在与同僚的相处之中,也颇有效用。

    祢衡脾气虽然古怪,但好话人人爱听,鲁肃说起他的事迹时。脸上的表情很真诚,语气同样诚恳,很快,祢衡的话语里常带着的那些毒刺便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不敢当,子敬兄赞得太过了。衡做这些,都是按照主公的命令行事而已,所仗者,不过一股子刁钻刻薄的脾气,加上一张利嘴罢了,比不上子敬你的游刃有余……说起来,这次出使,若换了别人当正使,我是断然不服气的,只有子敬兄,才让我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若是孔融或其他熟悉祢衡的人在此,没准儿下巴都会惊得掉到地上去,这么多年来,何曾有人见过祢衡这么好说话啊?就算和孔融一起搭档,他也时不时的会炸个刺儿什么的,也就是在王羽面前,才真正老实过。

    “贤弟说的哪里话?”鲁肃亲和力可不是吹出来的,祢衡一反常态的夸奖,并没有让他飘飘然,相反,他敏锐的听出了祢衡的未尽之意。

    “换了肃,突然被主公急令召来,然后什么都没交代,就让跟着其他人走,一切听凭吩咐,我的心里一样会有不少疑问。”鲁肃知道祢衡先前的些许怨气是从何而来,他用最委婉的说法点出对方的心事,然后突然将话题引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昨天议事,我也在场,有幸听了一阵……”一听这茬,祢衡的注意力顿时转移过来了,只是没想到,这一解释,就是小半个时辰过去。

    “其中的牵涉太多,变数也太多,最终会如何发展,还要看各方的应对,所以,主公无暇多做解释,只能在路上由肃解说一番。贤弟此来,一来可以震慑袁营幕僚,让他们不敢无端启衅,二来,也是为了不时之需,万一袁术真的不配合,说不得,也只能给他点颜色瞧瞧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鲁肃的解释,祢衡疑虑尽消,点头不迭道:“放心,放心,这一次,我都听你的,你说往东,我绝不向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摇摇头,感慨万千道:“那孔明和士元真是妖孽也似,才这么一点年纪,怎么就生得这么多心眼?长大了还了得?迟早变成贾军师那样的怪物不可。”

    能和祢衡和平相处,鲁肃很欣慰,可对方这口无遮拦的脾气,他就不能附和了,谁都敢编排,将来就等着当个孤臣吧。

    两人轻车简从,从下邳东部,阙宣控制的地区南下,经许县,淮陵,过钟离,不到五天就到了寿春城下,按例报名投书求见。

    虽然江淮战事不断,但袁术的日子却过得优哉游哉,眼见已是四月,入了夏,天气将热,他在树荫下摆了张软榻,斜躺在上面,一边欣赏歌舞,一边啜着冰镇葡萄酒,悠闲得如神仙一般。

    结果听说青州来使,而且祢衡也来了,他吓得手一哆嗦,把来之不易的一杯酒直接从领口给泼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,还不替吾收拾干净了!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的跳起身来,他冲着袁胤嚷嚷道:“都是你出的鬼主意,这下倒好,果然把青州人给招惹来了!来的居然是祢正平这厮,我可告诉你啊,继业,你赶紧先给我编个好借口出来。别让王鹏举那小子真的借题发飚……咝,好凉啊!一个个都笨手笨脚的,滚,给我滚!”

    倒在身上的不止是酒,还有冰,虽然几个婢女已经很努力的帮他解衣擦拭了,可却架不住袁术上串下跳,一不小心一个冰块从胸口直滑到小腹,顺着松开的裤腰。一路滑了下去,把袁术冻得小脸发紫,脾气更大了。

    袁胤强忍着笑,看着袁术一通乱踹,把无辜的婢女们赶走。这才凑上前,低声道:“大兄,富贵险中求,不冒险,怎么成得了非常之事?只有得到了青州的默许,您自登大宝,才不会被诸侯围攻。以小弟之见,王羽既然派了祢衡来,说明他领会了您的意思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终于来了几个得力的侍女,要害处的威胁总算被解除了。袁术这才有空细听袁胤说话。

    “小弟斗胆,敢问大兄,如果祢正平等下故态萌生,破口大骂。您可会将其斩杀,亦或挥军攻打东海?”袁胤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……”袁术下意识要回答。话到嘴边,却忽觉不对,连忙改口道:“咳咳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鹏举贤弟与吾有故,又是晚辈后生,纵是行事有些孟浪,吾也不至于要与他刀兵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大兄心存厚道,不欺后辈,正是敦厚长者之风也。”

    袁胤当然知道袁术色厉内荏的本质,他也不点破,顺着对方语气说道:“鹏举乃是个机变百出之人,他不会想不到,您比本初有耐性得多,不会主动攻打东海,予人口实,那他派祢衡来做什么?只是想给您找点气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继续说。”袁术听出了点眉目,挥手屏退舞姬下人,示意袁胤继续。

    “当日乔老儿上门,小弟与袁主簿等人商议,建议大兄趁势布局,无非是想借机和青州做个交易,他得美而归,大兄得偿夙愿,而不遭青州的干涉……”

    按照袁术的计划,今年曹操和王羽应该会开战,进而将整个中原卷入战火之中。他正好可以趁机全取徐州,顺势达成称帝的夙愿。谁料陶谦却突然死了,引来了王羽这个煞星,而曹操却临阵脱逃,跑去关中和董卓掰腕子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就把袁术给晾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别看王羽又是改元,又是变法,搞得不亦乐乎,但袁术知道对方的脾气,那是个认死理儿的小子!既然他图的是青州,当初就没必要追着董卓不放,可是,一想到王羽当初锲而不舍追着董卓打的狠劲儿,袁术就一阵阵的战栗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王羽当初打的什么主意,可在他看来,王家父子俩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,都是死脑筋,都是愚忠愚孝,食古不化的角色。

    自己要是敢抢先称帝,谁能担保,那小子不会象打董卓那么追打自己?当初董卓拥兵十万,王羽只有杂兵数千,他就敢咬着董卓不放,今天……

    袁术想想就不寒而栗了。

    将彭城让给刘备,固然是由于陈家的劝说,但未尝不是他心虚的一种表现。他下意识的就想离王羽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袁胤知道他的烦恼,正巧乔家上门,再结合陈登吐露的一些重要机密,于是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,想来一次政治上的交换。

    计划的时候不错,可一听到祢衡来了,袁术顿时又开始心虚气喘了,生怕这是王羽要翻脸的预兆。

    “他遣祢衡来,也许就是做个样子,表示没有和咱们同……达成默契,”袁胤心叫好险,差点把同流合污给说出来了:“顺便也是为了在谈判中多讨点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处?吾还能拿什么好处给他?”袁术不解:“难不成他还和别家有婚约不成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就不是小弟所能猜测的了。”袁胤摇摇头:“总之,大兄不要自乱阵脚,且先听听他们说什么,他若漫天开价,您只管落地还钱便是。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)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