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一一章 暗影之下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鲁肃很忙,但他绝不是这个时代以纵横家为志的人当中最忙的那个。相对于背后有大树可乘凉的鲁肃,许攸的奋斗要艰苦卓越得多。

    去年几乎一整年,他都在四处奔走,帮助刘备从无到有建了一支大军出来。构成刘备军的不仅仅是袁绍的旧部,其中还包括了很多地方势力甚至黄巾。

    许攸当年在青州辅佐张饶,表面上深入简出,私下里却暗中串联,和很多重量级的头领勾搭在了一起。张饶兵败后,这些人四处逃亡,有人在兖州徘徊不去,也有不少人逃到了豫州,有的自立山头,有的直接与豫州黄巾合流。

    在许攸的努力斡旋之下,这些人先后加入了刘备的阵营,而且还带动了不少豫州本地黄巾加入,极大的壮大了刘备的实力。

    正因为许攸的劳苦功高,所以,刘备才宁愿惹得两位义弟不满,依然对他极尽礼遇。

    但许攸并未因此而满足,刘备再怎么礼遇,也比不上当年他在冀州的风光,更别提向王羽报仇了。他很清楚,刘备这点实力,看似有些声势,但根本就不具备与青州军正面较量的条件,一旦王羽认真对敌,很快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许攸千辛万苦的从死人堆里逃出来,还要忍受淳于琼那个无能嘴大的家伙经年累月的污蔑,为的又岂是活命?

    他有更大的理想,刘备只是他的踏板而已!

    他奔走劳碌,都是为了实现打倒王羽的理想,正如当年他策谋废立之事一样,只有做成这样的大事,他才能一展胸中的抱负。

    所以,离开谯县之后。他直奔司隶,在新安找到了他的第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“孟德,你可要想清楚,要打垮青州,眼下就是最好的时机!”

    许攸一边相劝,一边冷笑连连:“抑豪强,均贫富?青州那套新政肯定长远不了!不过那套东西对无知愚民,贩夫走卒却很有蛊惑力,在短期内。会很有效果,若是给他安稳发展个三五年,恐怕就没人能抵挡了。”

    在时人看来,青州新政,和王莽变法的主张有很多相似甚至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王莽新政最大的几个举措中就包括:恢复井田制。将所有土地受为公有,然后按照百姓家中的人口,将土地平均分配,和青州的屯田令异曲同工;他还设立了五均司市使,主管评定物价、调节市场、办理赊贷、征收税款,和青州的商业司看起来差不多。

    此外,还有禁止奴隶买卖。在各地兴建学校,币制改革,甚至在长安城里搞廉租房什么的,都能找到青州新政的影子。

    尤为令人惊讶的是。在对异族的态度上,王羽和王莽同样显示出了惊人的一致,两人对异族都是那样的痛恨。

    王羽在高唐尽屠两万胡骑,杀气冲天。而王莽不但将匈奴单于改名为降奴服于。而且不知哪里来的怨念,竟然下令。把高句丽更名为下句丽,还将少数民族政权王降为侯,可见他对异族的痛恨。

    后世有人说,王莽是个失败了的穿越者,而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,王羽就是王莽的继承者,特别是二人都姓王。

    这自然成为了敌人攻击王羽的理由。许攸就知道,不少敌视青州的大儒,近段时间,正很努力的翻阅典籍,试图将泰山王家和王莽扯上点关系,然后名正言顺的扣个逆臣之后的帽子给王羽。

    之所以还没形成王莽时代,天下共讨的局面,主要还是因为青州的战略部署得当,内部也没有异声,导致外敌无隙可乘。此外,王羽那个不称帝的誓言也起到了相当的作用。

    时人憎恶王莽,都是从他篡逆这个角度来声讨的,对他改制变法,却往往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王莽的新法效果不好,并不是决定于他的立意,问题都是出自实施当中。真要全面展开辩论,反对派不见得能占得上风。

    而青州新政全面推行已经两年,不但没有王莽时代的混乱,而且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,整个青州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情形让很多有识者惊讶并逐渐改观,全天下声讨的浪潮根本形成不起来,甚至有人开始思考,当年的王莽如果也这样大公无私,不行篡逆之事,大汉朝会不会早就革除了种种弊端,不至落到今天这般田地呢?

    有人在思考,也有人感到了恐慌,许攸就是其中之一,现在,他正试图以此为突破口,引起曹操的共鸣,进而达成这次出使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子远,你真的认为,青州新政优于旧制?”他的目的只达到了一半,曹操虽然没有回避这个话题,但同样也没有摆出义愤填膺的架势,而是摆出了好整以暇的姿态,要就这个问题和深入探讨一番。

    “哎呀,孟德啊!”许攸跌足叹道:“这哪里又是孰优孰劣的问题?旧制再差,也经过了四百年岁月的考验,单是这份厚重,就不是他王羽拍脑袋想想,就能胜得过的。治政,首要在于稳,就算是当年的王莽,新政推行之初,不也有过昙花一现的繁荣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何必现在就急于攻之,等到他自露其短,不战而溃岂不是好?”带着一丝玩味,曹操气逸神闲的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诶……这叫我怎么说……”皇帝不急,急死太监,曹操表现得越悠哉,许攸就越焦躁,不过他到底不是寻常人,很快惊觉过来,猛然抬头,直勾勾的瞪着曹操,咬牙切齿道:“好你个曹阿瞒,你故意戏弄于我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子远这又是说得哪里话来?”

    曹操抚掌而笑道:“你现在刘备帐下参赞,而操却知玄德行险入徐州,事有不谐,现在已成困守之局。如今王羽亲自在郯城坐镇,玄德恐怕已经日夜难寐了吧?子远此时前来说我,焉知不是让吾为玄德火中取栗。解他的燃眉之急呢?”

    “曹孟德,果然枭雄也。”被曹操一激,许攸骨子里的狂气顿时发作出来了,他也不解释,面带冷笑,直接揭穿了曹操的用心:“汝大举西进,世人只道你想勤王,挟天子以令诸侯,占据大义名分。可你瞒得了天下人,又岂能瞒我?”

    他目视曹操,一字一顿道:“你不是想正面打败董卓,实际上,你也不可能做得到。即便做到了,惨胜如败,也会让你彻底退出问鼎之列……明知如此,你还执意西进,所求者,无非等董卓变生腋肘,然后你便不费吹灰之力的全据司隶。招降纳叛,我,说错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变生腋肘?”曹操脸上的惊异神情全然不似有伪,但说出来的话却和许攸期盼的相去甚远:“难道子远的意思是。长安空虚之后,会有忠义之士图谋董贼?”

    他搓搓两手,嗟叹道:“如果真能如此,倒是不错。怎奈董贼身边也有智者参赞,并未留出这样的破绽来。唉,可惜,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”许攸看着他,只是嘿然冷笑不休,他的外形本来就有些阴险,又赶在夜里摆出这副造型,看起来很是惊秫,过不片刻,把城府极深的曹操都给搞得有些毛骨悚然了。

    曹操脸一拉,语声转冷:“子远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莫非是要消遣吾吗?”

    “消遣你?我哪儿敢啊?你可是一方雄主曹操!”许攸拉长声音,语带讥嘲,曹操只觉一股邪火直往上闯,正在怒气勃发之际,许攸的下一句话却如同冰水一般,浇熄了他所有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声东击西,东西夹击,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……呵呵,好计谋,好厉害!”

    曹操终于色变,声音中多了一股浓浓的凶厉味道:“子远,你说什么?说清楚点!”

    “还不够清楚?”这次轮到许攸装腔作势了,他斜睨曹操,直到后者渐渐变得气急败坏了,这才悠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马腾遣使往洛阳求亲,瞒过了全天下人的耳目,谁又想得到,这是你曹孟德瞒天过海的计谋呢?联姻?或许是有吧?你虽没有女儿,但我听说马腾是有的,虽然稍长几岁……呵呵,为了关中的千里沃土,为了西凉的十万强兵,些许小节,也没什么可在意的吧?”

    心中最大的秘密,甚至可以说是攸关前途性命的一件大事被许攸一口道破,曹操心中的震撼也是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脸上震惊神色尽敛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许攸,似乎在推测对方的用意,到底是在虚言相诈,还是有了什么真凭实据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这样看着我,我没什么证据,不过,就凭这个猜测,无论是拿去高唐还是长安,亦或襄阳,想必都会受到礼遇吧?我没必要诈你,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确认了又如何?”曹操心中转过了无数念头,其中杀人灭口无疑是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。不过,他对许攸太熟悉了,他不相信对方什么后手都没留,就这么施施然上门来爆料,贸然动手,说不定反而不美。

    “孟德,不管你信不信,攸此番来都没有恶意,更不会为了刘玄德而诳你,或胁迫于你。”

    许攸正容危坐,肃声说道:“你的计谋虽然隐秘,但王羽早视你为争夺天下的最大障碍,余子皆不在他眼中。目前弘农战局胶着,你却没有什么破局的妙手,以他的智谋,多则两月,少则半月,很快就会察觉到问题,到时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默然,弘农战局很有迷惑性,但那是对普通人的,想瞒过王羽这种精明人就没可能了。联络马腾是郭嘉提出的妙计,但往来不便却是无法克服的困难,曹操现在完全不知道盟友的动向,不知道马腾集结了多少兵马,拉了多少盟军,董卓是否已经有所察觉……

    所以,虽然郭嘉定计时,强调一定要速战速决,但这场战事还是很可能要绵延数月之久。

    如果对手只有董卓,做到这样也足够了,可对手是那个王羽……许攸能猜到,王羽就算被其他事分了神,只怕也很快就会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青州对关中鞭长莫及,那已经是过去了。随着黄河商道的开通,青州的商船如同过江之鲫般往来穿梭不停,若是把所有的商船都连在一起,说不定能在孟津和高唐之间搭出一座桥来!

    在王羽之前,很少有人想过,受到扶持后,商业竟然能呈现出如此可怕的势头来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可怕!

    曹操一点都不怀疑,一旦双方开战,王羽即便不经由河内,一样可以对洛阳发动大规模的攻势。同时还能以精锐部队越过洛阳,攻入河东、弘农,就算长驱直入关中,也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!

    众所周知,青州的商人和军队是捆绑在一起的,有人欺侮青州商人,青州的军队就会出头给他们撑腰;反过来,军队有需要,商人也义不容辞。

    数以千万计的青州船队,是福音,也是噩梦,至少曹操现在想不出特别有效的方法克制对方。封锁黄河水道倒是可以考虑,可那样一来,自身的损失同样巨大,还很可能会惹得王羽和董卓联手。

    半晌,曹操涩然开口,声音暗哑低沉:“那么,子远,你的意思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助你!”

    许攸轻轻吐出四个字:“我会发动一切力量,帮你牵制住青州,你趁机夺取关中,奠定与其分庭抗礼的大局!如果来得及,你也可以收取关中之后,加入对青州的围攻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忽然满怀自信的笑了起来:“本来有你加入的话,胜算更大,不过你先收拾董卓,然后趁青州不备出手,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。反正,这一次,王羽小儿是注定要焦头烂额,狼狈不堪了的。”

    他直视曹操,试图从对方最细微的表情之中,判断对方的想法:“我也不要求太多,只求大功告成之后,论功行赏之时,明公不要忘记许攸才好……地位,总不能在献此计者之下吧?”

    他指的无疑就是郭嘉。

    曹操毫不迟疑,抬起右手,笑道:“君子一诺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马一鞭!”许攸挥手与他手掌相击,大笑而去,瘦削嶙峋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,再次与黑暗融为一体。(未完待续)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