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四三章 深远布局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三天后,八月初九这一天,王羽离开义成,踏上了归程。

    “鹏举贤弟,一想到今日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再见,我这心里呀,就别提多不是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义成如今已经算是睢安郡的一部分了,但袁术贪恋这里的繁华,却是迟迟恋栈不去,所有军政命令都由此发出,倒像是要将治所从寿春搬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今日听闻王羽要走,他也是特意赶来相送,诚意还是很足的,为了不耽误送行,他昨夜都没喝酒,准确的说是没喝醉。

    “公路兄,都是自家人,还来这套干嘛?”王羽嘿嘿笑道:“我要走了,你肯定在心里长长的送了口气吧?”

    “瞧你说的什么话?”袁术不忿了,梗着脖子反驳道:“鹏举,我可告诉你,你可以瞧不起我的能力,但不能诬蔑我的人格,咱们的兄弟之情,那是情比金坚,可与日月争辉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也不接话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,说了几句,袁术自己先撑不住了,很委屈的摊摊手:“好吧,我承认,你走了,我除了伤感,确实也有那么一点点窃喜……只是一点点喔。但这能怪我吗?都是你的责任啊!”

    王羽眨眨眼,有点莫名其妙,心想这货怎么会连这么一点气都受不了,拿话刺一下就暴走了?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的责任了。”只听袁术煞有其事的说道:“千不该,万不该,你不该这么优秀啊!你说你武能定国,文可安邦,这相貌人品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嘴里啧啧有声,看向队伍中的某辆马车。眼中的羡慕之意怎么都遮掩不住:“乔家那对姐妹花,真是我见尤怜啊,模样俊,眼光也是很高的,多少青年才俊都被拒之门外了,结果呢?只是远远望了你一眼,就千肯万肯,芳心暗许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有你在,还有别人露脸的余地吗?”

    开始还是开玩笑。说到后来,袁术似乎也说出感触来了,长叹一声道:“想当年我袁某人也是洛阳出了名的世家公子,现在虽然年纪大了点,但也是老而弥坚。可在你身边……唉,不说也罢,你走吧,赶紧走,千万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王羽被他逗得哈哈大笑,没看出来,袁术还很有戏剧演员的天赋。要是他穿越到后世去,没准本山大叔就要失业了。

    当然,做为袁家嫡子,袁术就算再怎么差劲。也不可能是个只会插科打诨的小丑。经过诸葛亮的指点之后,王羽现在已经会分辨世家子弟的言外之音。

    袁术故意弄巧卖乖,无非是在暗示自己,他不会轻易毁盟。所以用不着自己来兴师问罪。同时,他也承认。在这个新的同盟中,淮南才是居于弱势地位的一方。

    在王羽面前,袁术的确没什么脾气,但以他的性格,这种话也不可能当面直说,用这种暗示的方式说出来,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也好,公路兄你就在九江安享几年太平吧。待某安定了北疆之后,你我兄弟再会猎于中原,岂不快哉?”王羽有样学样,用相同的方式给出了他的承诺。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不过……”用这种政治家口吻说话,袁术可比王羽老道多了,他一听即明,知道王羽是让他安分一点,等到青州开始争雄中原的时候,肯定不会忘记他的功劳。

    听是听懂了,但做起来却不大容易,袁术迟疑道:“鹏举啊,你先前不是答应了我,说那件事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是没问题啊,所以你不要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袁术欲言又止,但狐疑的眼神却表露了他的心情,显然,他对王羽的答复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王羽皱皱眉,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其实呢,这种名分上的事,我是不在乎的,可问题是,北疆若真的打起来,我可能很长时间都无暇旁顾。若有人犯我疆界,自有人迎头痛击,可越境出兵这种事,光是来回请示就耗时良久了,到时远水解不了近渴,岂不糟糕?”

    正如公孙瓒和刘虞的仇怨一样,袁术虽然表示了服帖,但他同样也有个心结,那就是他要称帝的梦想。

    在之前的谈判中,王羽默认了袁术的要求,表示不支持,也不会干涉。但随着形势的改变,王羽觉得,袁术若能在江淮一带多坚持几年,对青州更有利,所以他劝告袁术,还是老实一点的好。

    历史上,袁术称帝后可是被一群人群殴了的,现在虽然没了刘备,但袁术称帝的风险还是很大,王羽可不希望江淮好没几天就陷入混乱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也好,依你便是。”迟疑了好一会儿,袁术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了。但不知怎地,王羽心里总有些没底,怀疑袁术会不会搞阳奉阴违那一套。

    有心给袁术解释一下,自己不在意他称帝,虽然不能让他在中原过皇帝瘾,但可以让他去倭岛、南洋、西域这些地方去当土皇帝。

    未来的海外战略一展开,殖民总督和皇帝又能有多大区别?无非就是个名称的问题呗。用这点麻烦换取江淮今后数年的稳定,完全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可看袁术那副悻悻的模样,这事儿还真不好解释。

    对海外世界确信无疑的,除了自己之外,也只有太史慈最能理解了,其他人,就连贾诩对此都是半信半疑。拿这个说法安慰袁术,弄不好是要起反效果的。

    想了想,王羽觉得,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的好。

    不提这个话题,气氛便恢复了,但毕竟还是多了点隔阂。

    启程之际,望着强作笑颜的袁术,王羽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,世事果然很难尽如人意啊。

    王羽选择的回程路线是先沿着淮河东进,在五河转向北行,正好路过睢安郡的治所夏丘。

    他带着的部队都是轻骑,行动迅捷,离开义成后的第二天傍晚,就已经到了夏丘。太守王朗得了消息,早早就等在城门相侯。

    “怎敢劳景兴先生在此久候?真是折杀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骠骑说得哪里话?”王朗摆摆手,笑容满面,显然对王羽的态度甚为满意。

    “将军以弱冠之龄征战沙场,屡屡力挽狂澜,忠义之名遍布海内,朗虽在江东偏远之地,亦是如雷贯耳。将来大汉中兴之时,青史之上,将军之名必居榜首,朗有得附骥尾之幸,全摆将军所赐,在公在私,对将军都应敬重有加才是,否则岂不为世人所笑,以中山狼讽之?”

    “景兴先生太客气了。”王羽听得心中赞叹,不愧是老牌政客,这一番话说的真是四平八稳,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拍马屁还在其次,关键是王朗的暗示,他将投效之意夹在一大堆歌功颂德之间,不落话柄,又达成了目的。最后,他还绕着弯提起了当日祢衡骂袁绍的旧事,显然是故意提起这桩得意事,是为高级马屁也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,王朗没有继续拍马屁的意思,而是脸色一肃,开始说正事了。

    名义上是三不管,但睢安的建设方针却是在王羽的指导下进行的。按照王羽的设计,睢安郡将来会成为一个以物流商贸为主的地带。

    商贸繁荣的地方,交通必然发达,睢安地处睢、淮二水之间,水路很发达,但陆路的情况就差得多了。

    这时代的路,基本上是靠脚踩出来的,只有官道是例外。官道通常是用三合土铺就,宽敞平坦,往来便利。不过三合土毕竟不是沥青、水泥,就算是沥青、水泥,也不可能一口气用上几十年。

    江淮一带的官道,很多都是自桓灵时代起,就一直怎么没修过,到了现在,昔日的官道也变得坑坑洼洼,满目疮痍了。

    晴天还好,等到了雨季,这些路可就要命了。泥泞的道路足以让骑兵变成步兵,步兵变成乌龟,后勤供应,更是噩梦级的难度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,王羽才最终决定,做出一定让步,与袁术重新缔结盟约,怀柔江淮一带的豪强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里根本就不具备展开大军的条件。如果还继续先前的政策,对豪强赶尽杀绝,光是这片土地上林立的坞堡,就足以让人绝望了,再加上袁阀在此地庞大的潜势力,别说一年半载,三年五载也别想打出来个结果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历史上魏国对东吴的战争中,始终无法在江淮战线取得突破。而反过来,吴国逆袭的时候,也经常被魏国以少量兵力击退。

    地理情况使然,这一带根本就没办法展开大兵团作战。

    王羽将睢安定位为物流中心,深意也正在于此。商业司打着‘要想富,先修路’的旗号,在睢安做了很多基础建设的规划,核心就是如何能让交通更加便利。

    修路,挖渠,建设港口码头……不出意外的话,等上个两三年后,睢安这个联通南北的地方,会变得四通八达,不但方便商旅往来,同样也方便大军行进。

    到时候,无论统治江淮的是什么人,向抗衡青州的大军压境,都没办法依靠地利了,只能硬抗。当然,反之也是一样,如果有某个强大势力从江淮起兵,北伐中原,睢安同样会给其提供充分的便利。

    但王羽有自信,这种可能性很低,就算真的发生了,也没什么可怕的,无非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罢了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