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四六章 拖就一个字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离得最近的时候,王羽曾隔着大河,看到了濮阳城青灰色的城墙,不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濮阳城。

    高大的城墙,整齐的官衙,笔直的街道,朱红色的大门,这些都是在高唐或青州见不到的景象。两年前的青州衙门跟濮阳城内的富豪宅院相比,也顶多能算个破落人家。

    做为兖州的中心,世族最集中的城市之一,濮阳的底蕴和曾经的繁华都毋庸置疑,但王羽观察最仔细的,还是这座城市的面貌,从而评估吕布军的战争潜力。

    城内是大城、古城的气象,但出城数里远之后,看到的就是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间又一间茅草棚子密密麻麻地排着,一眼望不到头。多数只有三尺,最多不过五尺高,没有窗户,门只是一把麦秸,明明是在八月收获的时节,窝棚的主人却坐在门口,两眼茫然,一脸愁苦。

    与之相衬的,是同样一望无际的麦田,若不是看到了窝棚主人们呆滞的眼神,王羽准会认为,这些人是不放心田地里的粟麦,特意在这里搭了个棚子抢收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田地和窝棚虽然离得很近,但两者之间却没什么关系,拥有田地的人都住在城里,在城外搭窝棚居住的都是贫民。

    在距离城墙最近和最远的窝棚区,总是有两个热闹的集市。集市上没有鱼肉、粮食这些生活必须品供应,里边只有一种货物,那就是活人——男孩三千钱,女孩一千钱,壮年五千,少妇万钱。及笈少女两万。

    其实若是没钱,孩子也是可以用来交换的,至于换完了做什么……王羽没问,也不敢问,他被人誉为浑身是胆,但那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却让他感到战栗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世界以来,他其实没太多的机会看到这些黑暗面,因为他所在的地方,通常是战场。就算是已经对生活丧失了全部希望的人。也知道要避开战争,而唯一的一次不在战场上的出行,去的又是洛阳这个大汉朝的中心,自然看不到这些令人心酸且无奈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,王羽才想起来。兖州这个表面富庶的地方,也是屡经战火摧残的。

    初平元年的时候,黑山军在白绕、眭固的率领下,渡过黄河,和刘岱、曹操在东郡战成一团,战事绵延了一年多,从大河之畔。一直打到了济阴、山阳这些兖州腹地,直到河北大战开打之前,曹操才在袁绍的帮助下,击溃了黑山主力。入主东郡。

    其后袁术又跑来争夺兖州,在陈留和曹操打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河北大战,刘岱在茌平兵败后,失去了对兖州的控制。曹操忙着和刘岱争权夺利,也顾不上其他。以至于地方上盗匪四起,乱相横生。

    再后,就是去年吕布和曹操的东郡争夺战了。说是东郡争夺战,但战场波及的范围同样不仅是东郡。

    这些战争都不是以攻城为主,而重在打击敌人,掳掠地方,所以,躲在城池和坞堡中的世家没多大损伤,却造就了无数流民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自己,兖州百姓很快会迎来更激烈的战争,吕布和曹操的兖州争夺战,一度打得赤地千里,人竞相食,曹操不得不暂时放弃兖州,去豫州就食。只有看到眼下的景象,才能真正明白,那场战争究竟有多残酷。

    “这些百姓为何不肯渡河?难道他们不知道,这样下去,到了冬天他们就没命了吗?”王羽自忖青州善政的名声应该够大了,这些人已经在濮阳城外,和青州只隔了一条黄河而已,怎么就不知道过河呢?

    “哪是不肯,只是不得其门而入。”

    张超显得有些尴尬,但还是如实解释道:“很多流民都是听了将军仁政的消息后,赶来濮阳,试图渡河去青州的。可陈公台却以不能资敌为由,强行封锁了渡口。青州的商船只能在渡口装卸货物,不能久留,更不能携带流民回返。这些人辛苦挣扎到了这里,再无力气赶路,最后就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是陈宫?”王羽眼中寒光一闪,脸色也是越来越差:“那令兄呢?令兄难道就不管管?”

    说起来,他对陈宫的印象是不错的,毕竟是历史上的名人,因为和曹操作对,最后宁死不屈,其名声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与自己为敌,还可以说是理念的不同,可阻挡流民过河这种事,就有点不对味了。既不赈济,也不给他们出路,难道是要让这些人在这里等死吗?

    张超摇头苦笑:“家兄本有意给他们提供干粮,让他们去洛阳或者回原籍安身,但人实在太多了,先前为了接应吕将军的兵马,家兄已经花费了许多,现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尽,陈宫故意让流民在河岸徘徊,也是为了做样子给对面的青州军看。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焦土战术了,青州军若渡河攻击,首先要解决的不是渡口处的守军,而是城外的这些流民。

    青州军素有仁义之名,这些流民至少也能拖慢青州军的进兵速度,从而营造战机。

    张超倒不怕王羽迁怒自己,只是这位少年将军脾气不小,他不敢拿话刺激对方。万一王羽发作起来,要拿陈宫是问,或者直接渡河发动大军攻击,那就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看来,这次谈判的任务又要增加了。”让张超安心的是,王羽最终还是按下了怒气,没再多说什么就进了城。

    他吁了口气,纵马跟上,身后是鱼贯而入的五百骑兵。魏延虽然跟在王羽身边,但隐雾军却依然没露面,徐州的一连串战役,主要就是成就了这支部队的名声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不出现,哪怕是压根就没来,也会让敌人疑神疑鬼,揣测着他们到底隐身何处,会用怎样匪夷所思的方式出现,造成极大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进城,将王羽和他的骑兵安置在边家的宅院里,张超急匆匆的奔向刺史府,去向吕布缴令,想着尽快安排王羽和吕布见面,没想到却吃了个闭门羹。

    “张使君,不是君侯有意怠慢,只是夫人病了,君侯正在烦忧,不能理事……其实,君侯这样的状态,若是真的会见王骠骑,才更让人担心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哥提醒得是,”张超受教点头,手一抬,一个鼓囊囊的钱袋已经不动声色的递了过去,看着对方拿到钱袋后,熟练的一掂一捏,然后露出的惊喜笑容,他轻声问道:“敢问小哥,夫人到底生的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仆役却不便答,只是眼珠骨碌碌乱转。

    张超那也是久历宦海,成了精的人物,哪还不知对方的贪心,他笑一笑,随手扯下腰间佩玉,两指夹住,向前一伸。

    那仆役眼睛大亮,急忙忙就要伸手去拿,不想却接了个空,再看张超时,那玉已经收到了袖中,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夫人何等尊贵,生了什么病,咱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不清楚。不过,在夫人生病前,却有人入府探视过,就像是瘟神似的,他来之前,夫人好端端的,他后脚一走,夫人顿时就病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不知这位瘟神是何方神圣……”张超袖口一动,那块玉又露了出来,在夕阳下散发出温润的光泽。

    那青年仆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玉,两手齐伸,动作倒是不快,语速则是更慢:“夫人娘家远在太原,身边也没什么亲故,能直入后宅见夫人的,会有很多人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问出真相,张超无心理会这贪心仆役,随手将那玉往对方怀里一抛,“这位小兄弟,你且帮我盯住府中动静,不须其他,只要往来之人的姓名。做成此事,必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仆役慌不迭的接住玉,眉花眼笑道:“您就放心吧,这点小事就包在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在仆役面前表现得很从容,回到家中,张超脸上已是阴云密布:“大哥,这下麻烦了。千算万算,没算到他们竟然搞了一么一出,那仆役说,吕将军与夫人伉俪情深,成亲以来,连脸都没红过,她若只是病几天不要紧,要是时日长些,恐怕就……”

    路上他已经想明了魏续此举的用意,想靠严夫人影响吕布的战略决策,的确很难。魏续和他身后之人打的主意就是,拖。

    能拖一天算一天,吕布拖得起,陈宫拖得起,王羽肯定是拖不起的。

    拖到最后,无论是吕布改变主意,翻脸动手,还是王羽等不及,自己走了,魏续等人都能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“的确……”张邈眉头紧皱,这招的确麻烦,就算不考虑天下大势,王羽身在险地,也不可能一直就这么悬着啊?夜长梦多,迟则生变,这都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只能如实相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,不太好吧?”张超吓了一跳,如实相告,不等于是逼王羽走吗?

    “陈公台多谋,你我若不坦诚相对,万一他故意泄露消息给王骠骑,岂不更糟?还是坦然相告的好,至不济,也能把你我兄弟从这件事中摘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的是。”张超恍然称是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