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四七章 直取中宫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王羽在濮阳的居所,正是被曹操屠了满门的边家从前的府邸。王羽带进城的人马不少,吕布入主东郡后,面对的就是很复杂的局势,自然也顾不上修官衙什么的,只有边府这样的地方才合适他住进去。

    因为被抄了家,显得有些破败,但从院子里遗留下来的那些大小园林建筑之中,还是能看出前主人的精心布置。后院一个荷花池伴着亭台山石,莲叶已然凋谢,和院中树叶渐黄,徐徐飘落的景象结合在一起,倍显萧瑟。

    张邈兄弟心里有事,当然无暇赏景感怀,通报一声,两人匆匆而入,在荷花池旁见到了王羽。

    相较于兄弟俩的忧心忡忡,乃至气急败坏,王羽就显得悠闲多了,他和魏延正把酒言欢。他端着酒樽在鼻端轻嗅着,看那样子更像是拿着一株鲜花,魏延倒是一口一杯喝得痛快。

    此景入目,张邈和弟弟对视一眼,心下俱都茫然,搞不清楚这是怎么个情况。

    “二位来得正好,元直送来了魏郡刚酿出的梅子酒,正好一起来品尝。小侄不擅饮酒,这等佳酿若是牛饮,未免有牛嚼牡丹之憾。二位叔父都是雅士,正好借花献佛,来来来,快请入座。”

    王羽很热情的邀二人入座,也不谈正事,只是一个劲的劝酒,搞得张邈颇有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濮阳离青州的辖地其实很近,就隔了一条黄河而已,如今青州的商贸做得很大,大河上商船往来,如过江之鲫,送几坛酒进城再容易不过。问题是。王羽才一进城,那边就已经把东西送来了,这其中……

    他侧头看看弟弟,发现后者也是一脸骇然,显然,这不是王羽事先准备好的戏码,而是青州谍报系统对濮阳城渗透的成果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得到王羽入城的消息,然后无声无息的通知对岸的青州军,再无声无息的得到反馈。送酒上门……

    张邈端起酒樽品尝了一口,王羽称赞他为雅士,这话原是不错的,养尊处优了几十年,张邈对美食美酒的品味。比牛嚼牡丹的魏延强出何止一筹?

    他敏锐的从梅酒的清香中品味出了新意,毫无疑问,对方是在示威,也是在暗示。想通此节,他顿时由惊讶转为了庆幸,幸好自己没打什么歪主意,不然……

    张邈兄弟都不是对兵事一无所知。只会纸上谈兵的那种谋士,他们很清楚,青州如此犀利的谍报渗透意味着什么。或许,就算没有他们帮忙刺探。对方也对濮阳的形势了若指掌吧?

    “将军深谋远虑,早早就已经在濮阳布下妙局,邈却是庸人自扰,杞人忧天了。”张邈起身一礼。满面惭愧。

    王羽赶忙起身相扶:“孟卓叔父说的哪里话?小侄麾下虽有几位得力臂助,但也只能做些奔走刺探的小事。别说在温侯面前说话,就连去吕府刺探,也是不成的。叔父入院之时,满面忧色,想必从吕府得到的不是好消息吧?”

    在江淮走了一圈,王羽开始懂得如何与这些名士打交道了,说白了就是一句话:软硬兼施。这些人习惯了享受特权,态度太软弱,只会被他们轻视,打蛇顺杆上;也是因为他们习惯了被人追捧,态度太强硬,也容易激得他们恼羞成怒,明知不敌也要搞点破坏。

    王羽入城的第一时间,就和青州的探子联系上了,虽然怕打草惊蛇,没对吕府做出刺探,但大致的情形已经了然于胸,应对之策也想出了几个,但这些都需要张邈兄弟的配合。

    张邈兄弟没有隐瞒消息,而是直接赶来汇报,这样的态度还是令人满意的,但若就此对这二人推心置腹,那就太托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王羽先小小的示了一下威,现在看来,效果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将军既已知晓,那邈就长话短说了……”张邈无奈说道:“现在夫人诈病,显然是缓兵之计,吕将军的态度本来就有些犹豫,也算是有了个推托的借口。某与孟高思之再三,却也无法可想,投鼠忌器,为之奈何?”

    “嗯,的确很为难。”王羽微微颔首,然后竖起三根手指,道:“不过,也并未无法可想,羽与众将商议,想得了三条计策在此,正好请二位一起参详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邈兄弟再次对视,眼中尽是惊异神色,他们一筹莫展的事,王羽竟然一口气想了三条计策出来,双方的差距真有这么大么?

    “上策,是孔明想出来的,最为稳妥。”王羽指指静坐一边的诸葛亮,张邈兄弟在徐州见过诸葛亮,却没想到王羽对这少年竟然这般倚重,顿时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除了耗时略长,这办法倒是无可挑剔,既然病了,就要请医生,医生有了判断后,温侯自然也就安心了,再推托的话,不免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?”

    张超皱眉道:“可府上已经请了医者,而且请的还是东郡闻名的名医赛扁鹊,此人大概已经被收买了,做出的诊断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看好这条计策,对手已经占了先机,再找医生来打对台,也无非是各执一词,互相指责争吵罢了。本来双方的关系就有些微妙,这一吵起来,反倒是遂了对手的意。

    “那得看请的是谁,”诸葛亮自己抢着答道:“孟高先生可知华佗之名?”

    张邈当即动容:“可是那位妙手回春,枯骨生肉的神医华佗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诸葛亮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张超疑道:“可是,那位神医不是出了名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么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笑答道:“孟高先生说的没错,为了寻找这位神医,我青州情报司也很是下了一番功夫,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,托了主公的洪福,此番南下。倒是寻得了神医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喜欢阿谀奉承的人,说找到华佗是托了王羽的福,本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在义成那场决斗相当激烈,事后双方也都多了几个重伤员,普通医生诊治过,都是摇头,说伤势过重,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。结果虞翻为王羽分忧,推荐了一名医者。药到伤愈,一问名字,正是华佗。

    此人生性恬淡,不羡富贵,只受诊金。却婉拒了王羽邀其出仕的邀请。后来王羽改弦易辙,邀其往医学院观摩指点,终于引起了华佗的兴趣。如今这位神医与乔家人一道,正在回高唐的路上。

    “华神医不羡荣华富贵,不为外物所影响,由他来出诊,自是再公正不过。而且,邀得这等神医出手医治,也显出了我方的诚意,何乐而不为呢?”诸葛亮如是总结道。

    张邈兄弟也是听得频频点头。觉得此计甚妙,特别是华佗的出现是个很意外的因素,陈宫等人不可能事先就有所预计,并做出相关的布置。就像是堂堂之阵之中,骑兵突出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此计甚善。既有此良策,怎地还有中下二策之说?”张超奇道。

    “二位先生偌大名声,原来也不过如此。”魏延把酒樽往桌案上重重一顿,嘿然笑道:“孔明献此计,是因为他年纪尚幼,所以不懂女人,二位家中想必也是妻妾成群,难道不知道,女子的计谋被人戳穿后,通常是如何表现的吗?”

    张邈二人面面相觑,他们家里女人很多不假,但又有哪个不开眼的敢给他们脸色看?至于说后宅的那些争斗,他们虽然知道,又岂会花心思去理会?

    见二人不能回答,魏延愈发得意起来:“女子的算计被揭穿,那是一定要恼羞成怒的,一哭二闹三上吊,到时候别说求亲了,想好好说话只怕都不能。孔明此计看似稳妥,其实问题多多,不慎重对待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张邈的确不懂女人,但他却对气机之类的东西却很敏锐,他感觉到了魏延和诸葛亮之间的古怪气氛,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那,依文长将军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直取中宫!”魏延大手一挥,高声道:“关键不在于那位夫人,背后的那些指使者才是关键。既然他们对主公的敌意已是昭然若揭,人尽知之,何不顺水推舟,给他们个刺杀暗算的机会,等事情闹大,吕布就不能继续装傻充愣了吧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邈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魏延拍着胸脯道:“孟卓先生勿惊,有某在,凭那几个废物怎么可能威胁得到主公?”以隐雾军目前的名头,他说这话倒也不算自吹自擂。

    “可魏续等人现在明显占了上风,若只有他们自己,或许会见缝插针,可现在有陈公台给他们出谋划策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魏延咧嘴笑道:“他们不来也无妨,咱们可以自己演戏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张邈再吃一惊。

    魏延仔细解释道:“自己演戏,把事情搞得似是而非就行了,这样还安全,只是需要二位的紧密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倒也不是完全行不通,只是太险了些,一旦发生意外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啊。”张邈先是倒抽了一口冷气,随后点点头,又摇摇头,很显然,魏延的计策让他拿捏不定了。

    张超陪着哥哥唏嘘了一会儿,突然一抬头,向王羽问道:“此策莫非就是下策?”

    王羽微微一笑,答道:“文长此计,乃是中策,下策,是羽自己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超无语,魏延此计已经够险的了,居然还是中策,那这下策得是怎么样的凶险啊?

    张邈看看诸葛亮和魏延的神色,发现诸葛亮一脸无奈,魏延却笑得有些诡秘,他惊疑不定的问道:“那这下策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,本将的想法和文长差不多,也是要直取中宫,只是我们理解的重点略有些不一样。文长认为,魏续等人才是症结所在,而某的意思却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笑着说出一番话来,听得张邈兄弟好悬没一屁股坐到荷花池里去。不是二人没有定力,实在是王羽这番道理太过奇葩了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