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四八章 无双陷阵营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濮阳城周边充斥着成千上万的流民,但只有一个地方,连一个流民都没有,那就是东门外的校场。

    再强悍的军队也不能只靠老底子过活,华夏几千年,从精锐堕落成老爷兵的强军不知有多少,吕布军的强,也是靠不间断的征战,和操练不息而打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尽管吕布军现在钱粮不济,情况很是窘迫,但在这片校场上,却每天都有部队在操演。或是打熬力气,或是操演阵型,抑或单纯的聚集在一起对练,总之,这块校场就是濮阳周边最繁忙,也是杀气最盛的地方。

    此刻正在操练的这支部队衣甲整齐,号令严明,士卒不时会大声喊杀,以壮声威,声音整齐划一,近千人同时发声,听起来却如同一人也似。单是远观,就能感受到这支精锐部队身上的肃杀之气了。

    这支部队引起了王羽的极大兴趣,他凝神观望着,连到这里来的初衷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陷阵营——王羽惦记了很久的一支精锐。

    在前世的历史上,吕布军从起兵开始,就一直处于弱势,到了最后的徐州之战,并州狼骑早已零落,不闻其名,陷阵营却随同吕布军一直走到了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这样一支神秘且强大的部队,让人如何能不在意?

    今天,他终于见到了这支强兵的真容。

    冲锋陷阵的精锐部队,竟然是由轻装步兵组成的,这个问题一度困扰了王羽很久,轻装步兵基本上就是长矛兵、弩兵的代名词,无论是哪种,显然都不适合做为攻坚兵种来使用。

    后来通过情报司的侦查,消息反馈回来。说陷阵营是清一色的刀盾兵,王羽这才略为释然。既然有盾,防御力就不能算太低,以之攻坚陷阵倒也说得过去,传说中的斯巴达不就是拿着小圆盾的刀盾兵么?

    不过,罗马方阵的那种刀盾兵可不是轻装步兵,他们结成的龟甲阵防御力也许确实很强,但罗马步兵终究还是属于重装步兵的范畴。特别是他们的密集阵型,简直就是机动力的天生克星。和陷阵营长驱百里,立刻投入作战的作风差得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直到亲眼看到了陷阵营的操练,然后拿着张颌撰写的兵器谱对照了一番,王羽才终于恍然大悟,为什么一支轻装步兵能够这么逆天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陷阵营将士手中的盾。

    他们用的不是不是需要密集结阵的圆盾。也不是防御力惊人,但携带极不方便的橹,而是一种叫做钩镶的,中原独有的奇门兵器。

    汉代好像盛产这种复合式兵器,钩镶盾,顾名思义,就是钩、盾结合的复合兵器。

    盾为圆角方形薄铁板。前面有突出的尖;钩为圆柱形的长铁铤,均稍向后弯曲;上钩顶端为锐尖,下钩末端为小球;两钩中间连接盾后的把手;盾用以推挡,钩用以钩束。

    复合型兵器都有共同的特点。威力巨大,功用多多。

    钩镶盾兼具防、钩、推三种功用,可配合环首刀使用。战斗时可用左手的钩镶抵挡并将敌方长兵器反钩住,同时右手环首刀挥向敌面门。还可以锁住兵器之后。顶盾撞向敌人,或者用环首刀当盾。直接用钩镶攻击敌人。

    按照张颌的说法,和王羽军中所见,这种兵器已经不能算是盾了,而是单兵格斗中,攻防平衡性最好的一种武器,配合刀面较宽的环首刀使用,极为犀利。

    其他部队中,其实也有用钩镶作战的士卒,用钩镶的士卒,通常都是一队兵卒中有那么一两个,被称作斗兵,平时不显山露水,每每在缠斗时有出色发挥。

    全军皆钩镶的部队,王羽还是第一次听说并看到,心下的震动自是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但凡是复合型兵器,不但有上述那些统一的优点,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的缺陷,那就是这种兵器往往需要很高的技巧才能使用。

    普通的刀盾兵,平时操练,苦练的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动作,上步扬盾,进步挥刀,结成盾阵,整体推进等等。

    钩镶兵就复杂得多了,因为他们手中的盾不是单纯用来防御的,所以没有什么固定的战术动作。他们的操练远观倒是很整齐,趋近一看,就显得杂乱无章了,不像是在操练部队,倒像是个演武场,大家各练各的。

    其实,这就是陷阵营的特色,军中的每个人都可以当做尖兵来用,所以,他们的战术之中,没有防御、待命,只有行进和进攻。

    行进之时,只是大致保持着队形,只携带几天的干粮和两件兵器,轻装上阵,自然可以狂飙猛进。发动进攻的时候也极具突然性,因为他们不需要借重队形,看见敌人直接突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普通部队这么做,即便是精锐部队,也会变得与乌合之众无异。可是,从陷阵营的操演中来看,越是乱战,这支部队越是如鱼得水。他们不但能在小范围内形成配合和呼应,还能及时作出挑战,响应中军的号令。

    “难怪……”看了老半天,王羽最终也没想出合适的形容词,来评价这支难以评述的部队。

    难怪历史上刘备在小沛造兵买马,重镇旗鼓后,拥兵一万余,却被高顺一仗打得溃不成军,直接被打回原形,跑去投靠了曹操。而曹操派了心腹大将夏侯惇来攻徐州,也在高顺的迎击面前一败涂地,连眼睛都丢了一只呢。

    千余人的陷阵营,差不多相当于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,和他们对战,稍一疏忽,就会被高顺奇袭。一旦陷入乱战,兵力优势难以发挥,就算有几十倍的兵力,也只有挨揍的份儿。

    陷阵,这名字起的不是一般的准确,两个字道尽了这支部队的特点,只有陷于敌阵,才是这支部队发挥最强战力之时。

    一边忆古思今。一边凝神观看,直到陷阵营停止操练,开始原地休息,王羽还定定的看个没完。他看得起劲,其他人却不怎么自在,诸葛亮轻咳一声,开始履行秘书的职责:“主公,时辰已经不早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王羽犹自未觉。

    “主公,”诸葛亮稍微提高了音调。“您难道是来见高将军的?”

    “哦,为何不见?高将军治军手段高超,某慕名已久也。”王羽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,但让诸葛亮失望的是,他答非所问。显然还没回过神呢。

    诸葛亮终于失去了耐心,他大声说道:“主公,您不是说,您是来泡妞的吗?把妞泡走,生米做成熟饭,吕将军就算不情愿,也只能捏着鼻子认账。这不都是您说的吗?现在您盯着高将军看个不停,莫非有了龙阳之癖,想和高将军结下缘分不成?”

    王羽一个激灵,浑身一阵恶寒。他被诸葛亮成功的给恶心到,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转头见众人都引俊不止,他正容训斥道:“我说孔明啊,你打理事务的本事不错。但开玩笑的本事太差,你说你这是玩笑嘛?你这是对高将军人品的污蔑啊。你这种作为,会让咱们骠骑军丢脸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,转向张邈道:“羽一时见猎心喜,教叔父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唯能极于兵事,故有常胜之誉。”张邈呵呵一笑,随手就是一顶高帽扣了过来:“高将军在城东练兵,观摩过的人着实不少,但却无人能与骠骑将军适才的专注相比,邈自此方知,将军百战百胜的辉煌战绩,绝非侥幸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过誉了……”王羽被他赞得有点脸红,连忙转移话题道:“吕小姐现在何处?莫非也在阵中么?”

    先前众人商议,如何破局,王羽的解决之道是直取中宫,所谓直取中宫,就是像诸葛亮说的那样,直接来找吕绮玲。与其和丈母娘斗智斗勇,先把女孩泡到手,再对付便宜老丈人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办法,惹得诸葛亮很是腹诽,张邈兄弟也是哑口无言,都觉不怎么靠谱。但最初的惊讶过后,仔细商议一番,倒是觉得这个办法不无可行性,而且风险也小。

    就算在吕绮玲这里碰了壁,形势也不见得更坏,反正女孩嫁人,终究看得还是家族长辈的意思。更何况,魏延说王羽是少女杀手,虽然听起来很奇怪,但不得不说,他对女子的态度确实与众不同,也许正是因为他的与众不同,才吸引了这么多才貌俱佳的女子在身边吧?

    怀着闲着也是闲着的态度,张邈带着王羽几人来了东城外的校场。

    此举风险不小,吕布不是生性谨慎的人,但陷阵营这张王牌的重要性,他还是很清楚的,陷阵营操练之际,四周都是戒严的,所以青州的密探一直没能打探出详细的情报。

    张邈是吕布得以在兖州立足的重要人物,戒严令当然不会对他生效,但吕布事后若知道他私带王羽来观兵,肯定也不会很高兴就是了。

    此外,为了保持低调,王羽没带大队人马护卫,只有赵、魏二将,加上诸葛亮三人随扈身边。高顺虽然一向不参与政略,在立场上也更倾向于青州,但人心叵测,张邈也不敢保证,对方发现了王羽之后,会不会翻脸攻杀。

    总之,张邈是微微有些忐忑的,好在王羽表现得相当镇定,感染之下,他这才没显得太过慌乱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小姐虽然好武,但毕竟是个女儿家,夫人看得还是比较严的。她虽然每天都在校场打转,但夫人严令众将,禁止小姐亲身下场,所以……喏,小姐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张邈抬手一指,王羽循声看去,正见校场边上,数面战鼓赫然在列,适才操练时,激昂的战鼓声,正是由此处传来。

    因为先前对陷阵营太在意,王羽一时未曾留意这边,此时一看,心下也是微觉惊奇。

    战鼓有数面,回忆适才的鼓声,也是数面战鼓同时敲响的声音,可战鼓旁边分明只有一个人,难道是一个人同时敲响了数面战鼓?如果真是,那这人的手可真够快的,不知道有没有子义那么夸张。

    那鼓手即便不转身,给人留下的印象也十分深刻,因为他浑身上下只有一个颜色——火炭般的红!

    秋风阵阵吹过,此人身后的大红披风随风飘扬,仿佛狂野中跃动着的火焰!火焰中显露出的,是难以言喻的狂霸之气,像是随时会扑面而来,焚尽八荒,扫荡**一般。

    似是感受到了王羽的注视,那人放下鼓槌,转头看来,一双明亮的眼睛流星般在众人身上打了个转,毫不停留,一圈之后,紧紧的盯在了王羽身上。

    “泰山王鹏举?”语声清洌如珠玉,但配合她的语气和犀利的眼神,听起来却如同出鞘的利剑一般。

    王羽拱手道:“王羽见过绮玲妹子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大眼睛弯成了月牙,满溢着笑意,烈火般的女子抖手甩开披风,旋风般转身,并指如剑,清叱一声:“既然来了,就不要走了,还不速速下来受死?”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