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五零章 处处针对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这时代人们都忙于为生计奔波,娱乐项目很少,普通人的消遣无非闲聊,看热闹罢了,所以王羽搞出来的评书、小说才那么受欢迎。

    陷阵营的将士上了战场是令行禁止的精锐,但平时和普通人也没多大不同,操练之余能有这么一场热闹可看,大家也都是兴高采烈的,高顺一声令下,立刻就在校场边上围出了个半圈来。

    王羽看在眼中,也是暗自点头,或许在政略方面有些迟钝,但高顺还是很注重细节的。双方的关系有些微妙,若是围成一圈,难免会引起自己这边的疑虑,有这样细致的心思,也就难怪他能练得一手好兵了,这个人,一定要笼络至麾下才行。

    吕绮玲一手提着画戟,一手拍拍高顺的肩膀,笑嘻嘻的说道:“高叔叔,今天多亏你了,难怪父亲总是说,别看你平时说话少,但每次说话都能一锤定音。要不是你那句话,那狡猾小子还想着使诈呢,看他眼珠乱转的模样就知道了,哼!”

    高顺脸上的神色略有些尴尬,他事先根本就不知道吕绮玲做了这么多准备,只是确认一下才开了口,谁想竟成了促成这场对决的定锤之音。

    他不擅长争辩,所以也没做解释,只是低声提醒道:“侄女还是不要大意的好,虽然王将军的机变不为君侯所喜,但用于战阵或武斗却未尝行不通,出生入死过来的人,纵然名声被人传得虚了,却也不可小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,好啦,高叔叔,你就别唠叨了。我苦心造诣了这么长时间,为的就是打败这个名过于实的狡猾小子,今天他自己送上门来,正是天赐良机,你就等着看我名震天下,让人知道女子之中也有豪杰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,尤其是那苦心造诣的说法,高顺一时间也是哭笑不得,一个女孩家。苦心造诣的琢磨一个男子?这事儿听起来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?

    但高顺也算是看着对方张大的,知道女孩不管不顾的脾气,倒也没有再劝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军中的老人们,谁又没有过这样的错觉,觉得吕布生的其实是位公子。而不是千金呢?

    温侯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吧?不然也不会养出这么好胜的女儿了。只可惜,女子毕竟是女子,就算名震天下,也顶多成为世人口中的笑谈,难道真的能出相拜将,跻身群雄之列不成?

    有见于此,高顺再品味那苦心造诣四字时。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淡淡的苦涩味道。小姐花了这么多心思,请教了这么多人,最终也不过枉然而已。

    王羽没高顺这么闲,有空想东想西的。他正摆弄着手中的奇形兵器,想尽快适应。

    “主公,钩镶两头曰钩,中央曰镶。招式并不复杂,无非推镶、钩引而已……”赵云也是科班出身的。虽然武学上的见识比张颌略差,但指点关窍还是没问题的,“说起来,主公选择这件兵器,也是颇有见地,此物对戟、戈最为克制,使用得当,可使敌手难以施展技巧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选择钩镶时并没多想,只是张颌的兵器谱上提起,此物乃是戟的克星,看到高顺,他灵机一动,想着以此物对战,会不会对收服陷阵营有些好处,于是就选了,拿到手之后,他发现倒是有点歪打正着了。

    钩镶克制戟、戈,其实很容易理解,这东西上下都有钩,戟、戈也都有小枝勾翘着,两兵交击,很容易就会纠缠在一起,很难摆脱,使钩镶者可以趁机进袭,大占便宜。

    一边听着赵云的解说,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武器,王羽发现此物异常顺手。他的格斗术本来就是以快、准、狠为主,这钩镶说是盾,用起来却比刀剑更灵活,正适合他发挥。

    发现了这些好处,王羽干脆弃了环首刀,又要了一柄钩镶,双手各执一柄,变成了双钩的战法。

    赵云、魏延知他本领,倒也没有劝阻,另一边高顺先是皱眉,随后却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钩镶攻守兼备,但杀伤力毕竟不如刀剑,王羽持双手钩的打法虽怪,但从某种角度来讲,倒是不用担心他伤到吕绮玲了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吕绮玲看看王羽古怪的造型,也是皱起了眉头,但她皱眉的原因显然和别人不尽相同:“兵器是你自己选的,没人逼你,要是打输了,可能不用这个当借口,不认账哦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认赌服输,绝不赖账,某的人品还是有保障的。”看着女孩一脸的认真,王羽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初见时,他也被女孩咄咄逼人的态度搞得有些火大,有心机还凶蛮的女孩,的确不怎么可爱。但多接触些时间,他就发现,女孩先前的那一套,很可能是有人在背后教的,否则她直接打上来就好了,何必画蛇添足的做补充?

    如果拨开有人在背后使坏那层因素,这位将门虎女,就是个好胜心超强的女子,这种性格的形成,显然是和吕布的培养方式有关。想想也是,就吕布那傲气冲天的脾气,他教出来的女儿,会是个名门闺秀才怪呢。

    两人下场,其他人远远退开,四周传来阵阵低语,气氛骤然一紧,众人也开始预测起胜负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这下只怕要输了。钩镶本来就克制戟,骠骑将军又选了双手钩,一旦挂上,肯定就变成拼力气了,小姐力气再大,一个十五岁的女孩,也不可能比成年男人的力量更大啊,何况,骠骑将军又岂是普通成年男人可比的?”

    “也不尽然,吕将军世代将门,打遍天下无敌手,凭的就是一支画戟,如果这么容易就被克制了,还谈什么天下无敌?”

    “这话倒也有理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耳尖,听到了不少议论声,陷阵营的评价更提高了几分。几个小兵就能说出这样的见解,这支部队的普遍素质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呢。

    当然,吕绮玲的威胁也更大了。想想也是,钩镶这东西是传承很悠久的兵器,早在春秋时代就有了,如果单凭这玩意就能克制住用戟高手,那戟也不配成为这个时代的百兵之王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分神思考,吕绮玲却一直全神贯注盯着他,发现他有些心不在焉,女孩以为自己被轻视,顿时恼怒起来,一脚向前踏出,双手抡圆,手中的画戟盘旋舞动起来,发出了夺人心魄的破风声。

    是进攻,也是警告!

    王羽和吕布对战过几次,吕绮玲家学渊源,他本以为自己能占据知己知彼的优势,可对方这一发动,王羽发现,情况和预想之中的似乎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和吕布大开大合的招式不同,吕绮玲紧握着画戟的中段,长戟如同旋风一般席卷,不时还会如闪电雷鸣般打出一连串的攻击。

    这种持兵器的方式,王羽以前也经常用,好处是攻守兼备,出招、变招的速度足够快,只是会一定程度上削弱招式的力量。

    王羽本以为自己已经想清楚,吕布的家传武学为什么不怕钩镶克制了,关键就在于吕布功法的特殊性。

    当年初遇吕布的时候,王羽在对方的狂暴内劲下,吃足了苦头。现在回想,就算当时用钩镶对战,结果也强不了多少,吕布的内劲本就具备极强的冲击力,再加上其特性是震荡,用钩镶去锁拿他的兵器,只是自己送上门挨揍罢了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吕绮玲也是这个套路,正好会被自己不为外物所动的墨家内劲克制,但一交上手,王羽却发现,对方根本没有以内劲压迫自己的意思,她依然是用招式取胜的。

    有道是:一寸长,一分强,一寸短,一分险,钩镶属于短兵器,必须得近身才能发挥威力,戟则是长兵器,一招一式威力巨大,招式运转的空隙却比较大,若是使用孙策用过的那种细腻入微的打法,又很容易被钩镶锁住,因此,王羽认为自己的形势应该占优才对。

    可吕绮玲现在用的这种打法,不但没有他预想中的缺点,倒是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克制作用。

    他的武技也是以快为主,但和太史慈那种狂风暴雨般的快有所不同,倒是更注重轻灵一些。面对吕绮玲的家传战技,只要避其锋芒,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舍弃一手或双手武器,然后顺势切入内圈,用一连串的快攻,绝对可以在瞬息间战胜对手。

    但现在处于下风的反倒是他,如果他是轻风,吕绮玲就是暴风,他根本不敢切入内圈,一旦进去,就不是切入而是被卷入,一字之差,意义大大不同。

    戟毕竟是长兵器,就算威力有所下降,也不是他的单手兵器能够硬抗的,王羽不得不放弃原来的打算,试着破解这如同暴风一般的攻势。

    这显然不太容易,王羽料敌从宽的想法没错,吕绮玲的武艺技巧和速度兼备,力量发挥也不差,绝对可以与一流名将比肩,就算对上徐晃、张颌,也能决个胜负,甚至占到上风。

    而这套打法,明显也是针对自己的,防的就是自己最拿手的近身快攻。

    吕布这家伙,是存心让女儿给自己个好看,帮他找回场子吗?王羽心中暗叹,随即目光一凝,本来想轻松取胜,现在却被逼得没了退路,说不得,只能冒险一搏了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