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五二章 激斗与胜负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    “这也是你的家传武技?”

    王羽当然没有三头六臂,否则现在也不会打得这么辛苦,百忙之中,他终于找到个空隙,问出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破天八式,风雷绞杀!”吕绮玲一字一顿的回答,杀气满溢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在女孩心中,父亲就是无比高大的,他的权力不是最大的,兵马不是最多的,也不是最有智谋的人,但他手中的画戟却让天下群雄退避,无论单打独斗,还是冲锋陷阵,他生平就没吃过亏,除了王羽!

    虽然吕布很少提起他和王羽之间的纠葛,女孩也称不上兰心蕙质,但她还是能从父亲眼中看到那一丝落寞和不甘。

    被人踩在身上成名,这种滋味并不好受,所以那些名士们替人扬名之前,多半都要收些好处,方式方法也有颇多讲究。

    做为成名已久的豪杰,被王羽蛮不讲理的在身上踩了好几脚,然后扶摇直上,直飞九天,心里又怎么可能不难受呢?

    特别是这两年,王羽实力已成,竟然开始算计自家的家底了。

    比武招亲的提议,虽然是陈宫提出的,但吕绮玲早就打定了主意,要以牙还牙,让仇人也尝尝被人踩着成名的滋味,替父亲报那一箭之仇。

    小心眼?身为女子,不能上阵,不能统兵,不能出相拜将,难道还没有小心眼的特权吗?

    在洛阳时,吕绮玲就已经在积极准备了,可谁想到,竟然被王羽放了鸽子。愤懑之下,她和其他求亲者较量的时候,多少也有点发泄的意思。于是,曹纯那帮人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倒了大霉。

    不过女孩没有放弃,她一边关注王羽的动向,一边积极准备。

    通过种种途径,她对王羽的战法有了充分且全面的了解,知道对方擅长步战,更擅长近战,内劲也有古怪,所以她做了很有针对性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破天八法。正是其中之一。这套戟法在这个时代,属于很冷门的武术,因为这套戟法是专门克制短兵器的。持长兵者只有在很特殊的情况下,才会被持短兵者威胁到,这套戟法的用途可说是极其有限。

    连对王羽也很没好感。一直唆使女孩与王羽作对的表舅魏续,听说此事后,也觉得她在浪费时间,这套武术能被用上的几率实在太低了。

    但吕绮玲一直没有放弃,除了她打败王羽的执念之外,吕布偶尔见到后的鼓励也起到很大作用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将这套武术一路练了下来。练得非常熟练,然后,她如愿以偿的遇到了王羽,顺利的将对手逼到了死角。

    看到王羽选择钩镶做武器的时候。别提女孩有多兴奋了,她有信心打败对方,只要出其不意的全力展开,对手轻敌之下。必无幸理!

    一切如她所料,破天八法展开。顺利的将王羽打得没有还手之力,但让她心焦的是,无论她如何努力,王羽如何狼狈,都迟迟无法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,一次酒后谈起王羽时,父亲的评价:这是个极其狡猾且韧性十足的对手!

    很有针对性的打法,也只是占得了上风和先机,奠定胜局的一刻,看似近在咫尺,但却怎么努力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不但抓不住,对手看起来似乎还有什么底牌没用的样子,能在激斗之中开口说话,就是证据!

    “好武艺!”王羽赞了一声,也不知赞的是戟法的名字,还是戟法的本身,只听他扬声叫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某要反击了,小姐请仔细着!”

    “既有手段,尽管使出来便是!”吕绮玲脸上行若无事,手中画戟却舞得更急,风声听起来已经不再是断断续续的呜呜声,而是惊涛骇浪一般,一片连着一片,一浪更比一浪更高!

    场边观战的众将也都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战局很清晰,如果这样一直打下去,就算王羽韧性再强,能撑到吕绮玲力竭再获胜,那也是虽胜尤败。何况吕绮玲这套打法看似费力,但画戟旋转起来之后,可以很大程度的依靠惯性挥舞,久守必失,王羽能不能支撑到她力竭的一刻还是两说呢。

    所以,王羽必须反击,只要他想获胜,就只能趁着场面还不太难看,果断展开反击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最关键的一刻马上就要来临了!

    说完就做,王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,闪身避过戟纂的一记挥击,他脚下连动,身形转瞬间退出数步。此消彼长,吕绮玲手中画戟寒芒大盛,风暴一卷,呼啸着追逼而来。

    抢出了这难得的空隙,王羽当然不会是为了逃跑,他双手向胸前合拢,两手钩镶十字交叉,脚踩弓步,不退反击,一下子插入了画戟制造出来的风暴之中。

    这是个惊人的举动,先前的退避,无疑助长了吕绮玲的攻势,在对手气势攀升到顶点的时候反击,又岂是一般的凶险?

    “当……当……铮铮铮……”伴随着刺眼的火星,金属碰撞声和摩擦声,在两道身影和三件兵刃间不停暴闪,仿佛风暴化成了雷云,正有轰雷闪电蕴藏其中。

    赵云、魏延都被吓了一跳,王羽这招反击可算不上多明智。

    吕绮玲的画戟早已舞动了起来,从一开始就一直加速到现在,就像是滚雪球一样,一开始或许只是一颗小雪球,但是现在却已经变成了能够把一整幢房子埋掉的大雪堆。

    吕家的家传内劲原本就刚猛霸烈,此刻积蓄了这么久,长戟上含而不发的劲力早已经到了令人不寒而栗的程度。

    王羽的这一击是迎着对方的最强锋去的,恰好成了宣泄的出口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,是遇强更强,说得难听,这就是以短击长,自寻死路!短兵器的威力岂能与挥舞起来的长兵器相提并论?

    只听到一连串的脆响。前面那把钩镶直接崩碎成了无数碎片,后面那把钩镶同样被刚猛到极点的劲道崩开了一个大缺口。尾端的短钩不知被迸飞到了哪里,王羽手中只剩下了一具小盾,和盾上的一支长钩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赵、魏二将失声惊呼,齐齐向场内抢去,恨不得能以身代之,但场上的剧斗犹如电光火石一般,他们远在数十步开外,想救援又哪里来得及?

    “不要过来。还没打完呢!”身形刚动,却听王羽头也不回的大吼了一声,二将这才发现,王羽看似无谋的一击,竟然起到了绝佳的效果。

    吕绮玲舞动起来的强猛攻势。居然停下了!

    杀敌一万自伤三千,吕绮玲先前的狂猛攻势虽然声势惊人,但她自己也不是什么事都没有,巨大的反震之力顺着她的长戟反震回来,震伤了她的双手,她双手虎口的部位全都裂开口子,握枪的地方全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魏延见状一愣。

    “墨家内劲之功。”赵云的眼光更高一筹。一口道破了其中玄妙。

    魏延没有再问下去,因为场中的激斗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吕绮玲虽然在碰撞中也吃了点小亏,但毕竟还是兵器被毁的王羽形势更糟,女孩没有丝毫停顿。长戟猛地一震,迅雷般朝着王羽刺去。

    画戟如同龙卷风一般朝着王羽刮了过来,龙卷风的风眼就是那锐利的戟尖。

    这一招虽然险恶,不过王羽看到了一丝希望。因为他看出了这招力量不足。

    刚才他硬接的那一下虽然让自己损失惨重,却也不是一点收获都没有。至少打断了吕绮玲的蓄势,所以现在这一击远没有刚才的威力。

    王羽决定继续行险,他用左手的断盾强行格挡,右手的钩镶一甩,紧贴着戟杆反划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龙卷风变成了闪电,吕绮玲的变招同样极快。

    王羽的断盾刚格上戟尖,立刻就感觉不对,吕绮玲虽然失去了挥舞长戟的空间,但画戟这样的重兵器,在她手上,却像是绣花针般轻巧自如,在刺击的过程中,画戟以戟尖为中心,猛然旋转起来,像是一把无坚不摧的钻头!

    王羽心里大叫一声不好,左手弃盾,身形急闪。

    又是一阵金属碎裂声响起,左手的钩镶彻底变成了飞散的碎片。摧破残盾,画戟去势未绝,电光般一闪而至,险之又险的擦着王羽的身体划了过去。

    险!非常之险!

    可终究没有取得战果。

    险险避过画戟的强绝一击,王羽眼都没眨一下,就像是刚从鬼门关逃过一劫的人不是自己一样,身形一晃,揉身而前,右手断钩一划,闪出了一道光弧,闪烁变幻,速度快疾且路线诡异。

    眼看吕绮玲避无可避,却依然不肯放弃,奋力抽戟,试图用画戟小枝回刺王羽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场中形势突变,强弱逆转,高顺和曹性都是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从王羽行险一搏开始,这场较量就已经不再是切磋,而是变成性命相搏了。现在吕绮玲一击落空,长戟已经被格在外门,却依然在努力回刺。王羽长钩如电,眼见已是胜券在握,本可点到为止,但吕绮玲回刺的动作却将王羽逼得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他若留手,肯定就躲不开画戟那一招回刺,为了手下留情,将自己陷入险地?

    可不论有多急,二将都已无法可施,毕竟他们离的太远,为了怕引起误会,箭术精强的曹性也一直没把弓摘下来。

    “铮!”金属碰撞声再次响起,围观众人虽觉不妙,但仍定睛看去,却见王羽已经冲到了吕绮玲身边,挥挥手就能取了地方的性命,但他手中的钩镶一样,却探向了后背,恰到好处的与回刺的画戟碰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仓促之间的回手格挡,当然挡不住吕绮玲情急拼命的一击,画戟虽被格挡,但势犹未尽,重重的刺在了王羽的身上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力将王羽撞得向前飞起,两个身影瞬间重叠,然后一起滚倒在地,激起了无数惊叫和漫天尘埃,却无人知道,最后的结果到底如何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