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五三章 谁解女儿心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    “服了没有?”一边翻滚着,王羽一边发问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死不了的话。”回应他的,是一阵剧烈的身体摩擦,和冷冰冰,硬邦邦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当然死不了,劳其筋骨,利刃割背,这都是天将降大任于我的先兆不是……吗?”虽然被石头硌了一下,导致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,但依然没妨碍王羽继续调侃及揩油。

    最后那一击虽然凶狠,但既然被他格挡住了,就不可能要他的命,毕竟他身上还有件防御力很不错的软甲,若非有这件宝贝在,他也不会采用那么凶险的打法。

    那一击的最终结果,就是让他和吕绮玲有了个亲密接触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当时本来就是正面冲向吕绮玲,以钩回挡,也是在行动之中完成的,受到冲击后,两人自然会正面撞在一起,然后一齐被冲击力撞倒,以正面相拥的姿态翻滚在地。

    汉代的服饰都以宽大为主,但吕绮玲为了练武方便,身上穿的是一身劲装,接触上之后,主要的阻碍物也只有那一层皮甲而已,身体的起伏曲折,都可以感受得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当然,之所以感受如此清晰,还是因为女孩一直不停的在挣扎。

    若非她挣扎的这么激烈,王羽也享受不到这样的艳福,在地上来来回回滚了这么多圈。不过他也不敢轻易放人,怀里这位可不是什么千金小姐,而是一头雌豹,把她放起来,再想制服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王羽宁可和孙策大战五百回合,也不愿意再和吕绮玲过招,束手束脚的感觉太难受了。要是和孙策过招。王羽最后一刻肯定毫不犹豫的下杀手,而对上妹子,哪怕是凶悍一点的妹子,这杀手肯定是下不去的啊。

    所以说,趁着近距离接触的机会,搞定对方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“胜负未分,你放我起来!”吕绮玲开始还以为王羽已经受了重伤,心里又是吃惊,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。像是愧疚,像是感激,又像是久违了的后悔,总之很复杂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这样,她一开始的挣扎只是下意识的。并没有完全发力。等和王羽对答几句,她终于发现,对方压根就没有性命之忧,不服输的劲头顿时又起来了。

    感到怀中女子的爆发,王羽自然也不示弱,和女人刀来枪往的较量,他不愿意。可现在这种较量倒是甚合心意,无非就是比力气,比耐力呗——看谁先忍不住……

    王羽正较量着并享受着,忽听背后有人瓮声瓮气的叫道:“你这小妞好不晓事!刚刚要不是我家主公手下留情。你早就身首异处了,还说什么胜负未分?”

    声音他很熟,是魏延,这憨货跑的快。忠心护主倒是精神可嘉,但这句话说的未免就不合时宜了。

    “谁要他让?谁要他让!你让他一刀砍死我啊?你这混蛋。放我起来,我要和你分个高下……”

    魏延本就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,听了这话,冷笑一声,正要继续再讥嘲对方几句,不防身后赵云快步抢上,飞起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,然后飞身上前,掩住了他的嘴,低声喝道:“文长,别乱说话,给主公添乱!”

    “俺……”魏延眨眨眼,也听出来女孩说到后面,声音里带的哭腔了,再看看自家主公的衣甲虽然破破烂烂的,但紧紧搂着女孩的模样,又哪里像是受伤吃亏?刹那间,他明白了,不吱声了,被赵云轻轻一扯,就站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心中暗赞子龙慧眼如炬,心细如发,王羽凑到吕绮玲耳边,轻声道:“你没输,我也没赢,不过现在你手里没了兵器,再打就只能比拳脚了哦。还是说,你要我让你,去拿兵器?”

    吕绮玲死死咬着嘴唇,不肯说话,眼泪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。

    要是没王羽这一扑,她就大大方方的认输了,婚事可以再议,打输了耍赖可不是吕家女儿的作风。可现在她的心态是经历了很多个转折的,从因王羽武艺、眼力而来的震惊,落败的羞愧和失望,王羽舍命相让的惊讶和感动,再到两人亲密接触而来的羞涩和种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千般滋味涌上心头,如潮水冲向堤坝,使得她一向坚定的心防猛然被打开,变得软弱起来,这种感觉,只有没练武的童年时代,才依稀有些相似的记忆。

    感觉怀中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,王羽就想松手起身了。他毕竟是一方诸侯,搂着位少女在地上让人围观,实在有些不合体统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他还没来得及松手,高顺和曹性便赶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王羽和吕绮玲都没受伤,两人顿时松了口气。这样的结果应该是最理想的了,这比武招亲之说啊,真是一点都不靠谱呢,夫妇之间讲究相敬如宾,打打杀杀还怎么做夫妻啊?

    “走开,你们都走开!不要过来!”乍一听到熟人的声音,吕绮玲的反应更激烈了,她一把反楼住王羽,将臻首藏在了王羽宽阔的肩膀后面。除了高顺之外,军中将士当面都以‘少公子’称呼,怎么能让大家看到自己软弱哭泣的模样呢?

    “……”高顺和曹性对望一眼,都是茫然,搞不清楚在这短短片刻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诸葛亮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高顺二将身后,轻声提醒道:“二位将军,这武也比完了,结果么,呵呵……不如,让他们单独呆会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诸葛小先生说得是,正当如此。”高顺恍然大悟,反正武比过,看小姐这样子,亲事应该也**不离十了,让他们说说体己话,消除隔阂才是正理,这么多人在这里围观算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散开!三百步外警戒护卫!”高顺转过身,扬声喝令。

    “喏!”陷阵营将士齐齐应命,排着整齐的队列远远围了个大圈。

    “高将军练的好兵,亮也读过几本兵书,今日一见,颇有了些启发,不知可否向二位请教一二?子龙、文长二位将军虽然年轻,但武艺人品都是相当了得的,正好一起探讨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亮见事多快啊,见高顺很配合,当下找了个借口,拉着四将一起走远,校场上很快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见人走远了,王羽也是慢慢翻身起来,左手留在原处,右手往怀里一探,拎了快丝帕出来,递给吕绮玲:“喏,擦擦罢。流完泪吹风,脸上会很难受的。”

    吕绮玲本不想接,但王羽后面那句话却惹起了她的好奇心,迟疑着接过丝帕,问道:“这种事,你怎么会知道?”

    书里看的呗,王羽下意识就想这么回答,可话到嘴边,心中忽然一动,再说出口时,已经换了一幅口吻:“我以前胆子很小,十岁前算是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,比大家闺秀还矜持呢。哭鼻子这种事,经历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难道那些传言都是真的?”哭得微红的大眼睛又变圆了,女孩忘了自己的狼狈,连声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王羽一本正经的点着头,心里却在偷笑,到底是个少女而已,不论有多么坚强的外壳,打破之后,露出来的依然是孩子般的天真和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问我怎么突然变成现在这样了吧?其实也没什么,在孟津的时候,我有一次险死还生的经历,在那之后,胆子突然就大了,呵,与其说是胆子大,还不如说想开了,危险总是在那里的,怕也躲不开,迎上去反而有生机,所以……那你呢?你怎么会练武?一般的女孩,不会喜欢舞刀弄枪吧?”

    分享经历或者秘密,是拉近彼此关系的不二法门,王羽也是灵机一动才想到的,现在看看,效果似乎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?”吕绮玲的烟波变得迷离起来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:“我是在五原老家出生的,从记事起,身边就时刻充满了威胁,有时候是鲜卑人从雁门打进来,有时候是定襄又或什么地方的匈奴人作乱,还有山贼啊、乱兵之类的,很多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父亲还没从军,别人一听有虏寇来了,都吓得魂不附体,但只要父亲拿着画戟,站到接口,大家就安心下来,找到主心骨了。到底有多少次,我和母亲都记不得了,总之,只要父亲在,无论是胡虏还是贼寇都没法在县里作恶!”

    “后来父亲从了军,我们一家一起到了太原,本以为能过几天安定日子,结果还是和从前差不多,鲜卑、匈奴、山贼、叛军,走马灯似的来来回回,几次趁着丁使君率兵外出来袭,差点攻破了太原城!危险还是那样,但父亲却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常说,要是我是个男孩就好了,只要继承父亲一半的勇武,她就放心了,现在是个女儿身,反而容易招来麻烦……我很不服气,也不甘心,为什么是女子,就不能保护自己,保护家人?所以,父亲再次出征回来后,我就对他说:我要习武,将来做个不输于他的将军!”

    看着女孩坚定的神情,王羽不由自主的问道:“那他怎么答复?”

    “父亲笑了。”女孩嫣然一笑,严格来说,她的笑容依然有些刚硬,但王羽已经看多了女孩坚毅的神情,这一笑就倍显温柔婉转了。

    “他说好,将来他老了,拿不动画戟的时候,就让我来保护他!”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