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五七章 濮阳之乱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    “呜……呜……呜!”号角声雷鸣般响着,由于声音太大,感觉就像是在身边炸响一般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王羽霍然起身,扬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主公……外面有……有……”帐外亲卫快步抢入,但看起来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王羽抓起长槊冲出帐门,发现在众人议事这段时间,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。营寨四周都有鼓角声响起,声势浩大,黑沉沉的也不知有多少兵马正在接近或潜伏。而西面,也就是濮阳城方向腾起了数道火光,看起来像是有大军正赶过来。

    五百护卫心里的弦一直就绷得很紧,此刻事发突然,纵然训练有素,也难免紧张,一时间,人喊声、马嘶声充耳不绝,整个军营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有人趁乱试图冲入军营,被埋伏在黑暗处的骑兵用弓箭堵在了门外。当值的士兵试图冲上去帮忙,却被军官喝止,怕中了敌人的诱敌之计。情势还不算太混乱,最大的麻烦还是黑暗中时起彼伏的高喊声。

    “保护主公!”

    “濮阳军反复无常,弟兄们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乱,去些人到马厩,保护好战马,伺机突围!”

    “上马,冲出去,给他们点厉害尝尝,让他们知道,咱们是天下无敌骠骑军!”

    “杀!杀啊!”

    王羽出帐,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怠慢,反应过来可能发生了什么之后,吕绮玲无法置信的叫道:“不是的,不可能是父亲,他不可能做出这种反复无常的事!”

    先用怀柔之策,把女儿当做人质送入敌营。麻痹敌人,然后趁夜突袭这种计谋确实是存在的。但吕绮玲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,自己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。他不会用这种诡计,同样不会不心疼自己这个女儿!

    魏延和诸葛亮突然变得冰冷起来的眼神,让她觉得非常难受,女孩觉得自己受了不白之冤,又很怕吕布真的听信了某些人的谗言,心情复杂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。”王羽向魏延摆摆手,示意对方用不着摆出这副如临大敌的姿态:“不是温侯。他若真的想要某的命,会直接骑着赤兔,擎着画戟杀进来,哪里会搞这许多玄虚?”

    王羽抬手向周围指指:“子龙,兵是你带出来的。咱们的兄弟,就算被突袭了,会这么乱七八糟的瞎喊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!”赵云断然摇头。

    王羽平时处事随意,但练兵却严,骠骑军最重视的就是号令严明。类似这种夜袭或被夜袭,军中操练过不止一次,在徐州还经历过好几场实战。受袭之初或许会有些乱相。但绝对不会这么随便乱喊。

    除非被打散了,否则军中的喊声只会越来越小,越来越整齐,只要找到军官。士兵就不会乱喊,低级军官找到中级军官,就会自动默认由后者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像现在这样的情况,只会有一种可能。那就是有人在周围捣鬼!

    得了王羽的提示,魏延凝神观察片刻。也得出了结论:“移动的火光确实不多,周围攻营的也多半是虚张声势……循义的陷阵营上阵可不是这种模样,来的要是他们,营墙早就守不住了……还有西面的火光,似乎也是越来越远……若是有大军来袭,城内的兄弟肯定会传消息出来……看这样子,不像是有人来攻击咱们,倒像是有人在濮阳城内作乱。”

    “在濮阳城内作乱?”王羽愣了愣,他还真没想到过这个可能,历史上,吕布军好像一直很团结,似乎没发生过内乱吧?

    何况,除了郝萌、高顺之外,侯成等人都没有兵权,用三千兵挑战吕布的主力骑兵加陷阵营……郝萌吃了雄心豹子胆么?还是说,他吃定了自己,认为一定能离间成功?

    “文长,你速去与隐雾军汇合,探明周围情况,尽量找出一条安全的路来,能避免和濮阳军发生冲突,就尽量避免,发信号给元福,让他派船过河接应……”尽管心存疑虑,但王羽也知道这种时候耽搁不得,当机立断的吩咐属下应变。

    “喏!”这些应急措施是早就准备好的,魏延抱拳领命,疾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子龙,集结部队,全体上马,你照顾一下孔明,准备突围!”

    “喏!”赵云也应命而去。

    “绮玲你……是跟我走,还是留下?”最后转向吕绮玲,王羽才有些迟疑,今夜这场大乱,不管是真有其事还是误会,影响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除的。是带着误解离开父母,还是与王羽分离,对女孩来说,恐怕都是很难做出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一向干脆利落的吕绮玲突然哑了似的,今夜的一切发生得太突然,太快了,远在她理解之前,一切就变得完全陌生了。爽朗的个性也无法在这个时候帮助到她,她张张嘴,却迟迟无法给出答复。

    “主公!”迟疑间,赵云的断喝声远远传来,就在这片刻工夫,赵云已经组织起了几轮骑射,对营地周围几处喊声最密集的地方进行了覆盖式攻击,眼见着嘈杂声就变弱了。

    王羽知道,突围的时机到了,他目视吕绮玲,希望对方能做出最后的决断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高叔叔,然后去救我父亲!”

    “去救温侯?”王羽很诧异,自始至终,他就没转过这个念头,不是他希望吕布快点死,只是救援和吕布这两个词,怎么都连不起来,光是想想,就已经觉得格格不入了。

    那个豪勇盖世的吕布,会需要人去救?就算郝萌真的叛了,也只有三千人,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吕布?除了陷阵营,濮阳军的主力不是尽在城中么?

    看着女孩清澈的目光,王羽并未提出任何疑问,从容点头道:“如此也好,上马,我送你去高将军那里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从亲卫手中接过缰绳,翻身上马,然后俯下身,将手伸向女孩,吕绮玲毫不迟疑,左手抓住王羽的手,右手一抄,画戟已在手中,稳稳当当的坐在了王羽背后。

    “全军向南,前进!”王羽将马槊向前一指,五百轻骑风一样冲出了军营。

    “两翼漫射,无信号便靠近者,杀无赦!”王羽指明方向,赵云将他的命令进一步具体化,指挥着骑兵,用骑射,将黑暗中蠢蠢欲动的那些黑影压得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这场变乱的策划者,准备不可谓不充分,在青州营地四周,趁着夜色围过来的兵马足有两千之众,突袭之外还用了攻心计,想着就算再怎么差,也能使得王羽观望片刻,然后再离营逃亡。

    所以他很有针对性的在军营的东北两个方向布置了重兵,西南两个方向则只有少量人马虚张声势。这两个方向都有濮阳军驻守,就算王羽识破了他的计划,为了稳妥起见,也不可能随便靠近濮阳军的军营。

    哪曾想,吕绮玲提出要去寻高顺,而王羽居然就那么随随便便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结果,南面的伏兵被打了个搓手不及,多数人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少数悍勇之辈试图强行攻击,却迎面撞上了暴雨般的羽箭!

    这样的能见度下,骑射的精准度不高,但架不住骠骑军有钱,箭矢随便用,直接开弓砸出去就是了。没人冲上来,就当是练习了,有人上来就算他倒霉。

    就这样,五百轻骑像是一只愤怒的刺猬,轻易的撞破了营南方向单薄的包围网。

    “青州军出尔反尔,王羽挟持了少公子,隐雾军正在城中作乱!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,不要再犹豫了,先拿下北营的敌人,然后进城去救援主公!”

    “高顺已经被策反,魏将军手中有主公的军令!大家不要听他的杀出去,杀出去啊!”

    两营相距不过数里,以轻骑的速度,可谓转瞬及至,远远的就看到火光熊熊,营内的叫嚷声也与适才青州军营的差不多,喊什么的都有,核心内容就是搅乱人的思维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,王羽才确切的意识到,吕布也许是真的需要救援了。今天这场大乱,本来就不是单纯冲着自己来的,准确的说,策划者的第一目标不是自己,而是吕布!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陷阵营就算被数千兵马围攻,也很难将他们围死,特别是这种夜间的混战。经过这些日子的接触,王羽对陷阵营已经很熟悉了,就算是现在的隐雾军,也不可能在夜间混战中打赢陷阵营。

    对付这支强兵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给他们缠战的机会,以坚实的阵地战来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支强兵被轻易瘫痪了,王羽不确定是什么人牵制了高顺,但他很清楚,依照目前的态势进行下去,只要高顺无法出面,陷阵营摆脱混乱的第一时间,就是杀向北面的青州军营!

    步兵的机动力再强,也只是在战略机动中强,小范围机动,再强的步兵也追不上骑兵。只要自己不死战,陷阵营再强也拿不下自己,可不论自己是战还是逃,这两支部队都会互相牵制住,谁也别想去濮阳城救援。

    所以,目标是吕布!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