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五八章 当机立断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    陷阵营已经陷入了混乱,营地外围随处可见茫然奔走的人影,各种嘈杂声也是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这不是单纯来自外部的打击所能造成的,迟迟得不到主将高顺的指挥,被各种自相矛盾的命令所困扰,才是陷阵营将士无所适从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以为可以就这么冲进陷阵营的营地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王羽注意到,陷入混乱的只有外围,内营周边,一圈火把整齐的亮起,火把后面,正有人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高顺到底在干什么?陷阵营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?王羽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主公,现在怎么办?”诡异的状况使得一身是胆的赵云都感到了困惑和迟疑。

    直接杀进去或许不难,但趁乱击溃陷阵营对局势能有多大帮助呢?

    王羽当机立断,手在马鞍上一按,飞身而起,跳到了另一匹备马上,身影尚在空中,断喝声已经传来:“绮玲,你来突前,子龙,你带大队人马在外围接应,某且冲进去看看情况再说!”

    高顺迟迟不出,不是被人暗算受伤或者死了,就是被人给牵制住了,否则谋乱者也没必要继续扩大混乱,直接整军北上突袭便是。

    这时冲进去,也许能打破僵局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设计,外面的乱相都是假的,内应布置好了埋伏和陷阱。但这种可能性太低,除非贾诩叛变,跑来和谋划者同流合污,否则没人能想到,自己会跑来陷阵营救援。就算真的出了意外,大不了再杀出来就是了。也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!高将军何在?让他速来见我!”换成普通人,听到这种命令,难免要犹豫一下,但吕绮玲却是个霹雳火爆的脾气,她本来就对濮阳城内的状况非常担忧,现在陷阵营的状况,更是让她心急如焚,哪里还顾得许多。挥戟便往前闯。

    王羽带了数十亲卫,紧随在后,赵云见状,也不好多做劝阻,当即将部队散开。营造出更大的声势来,以作策应。

    不出王羽所料,布置在内营周边的部队,是以隔绝内外为目的,若是他自己率队硬闯,一场硬仗怕是难以回避,可吕绮玲冲在最前。防卫部队顿时就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“是少公子!”

    “快去回禀高将军,少公子没事,她没被挟持着攻城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能大意。少公子年幼,不识得人心叵测,她是被人骗了,利用了!”

    队列一阵混乱。截然相反,让人无所适从的命令再次同时传出。吕绮玲心中大怒,提戟作色就要寻造谣者的晦气,可定睛去看才发现,虽然有火把照明,但黑暗中影影绰绰的,又哪里看得见人?

    “嗤!嗤!嗤!”正迟疑间,忽然破风声连响,下一刻,黑暗中接连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吕绮玲这才反应过来,是王羽的飞刀!

    “动手了,青州人动手了,这才是他们的真面目,弟兄们跟他们拼……啊!”有人比吕绮玲反应得更快,一边高喊,一边小心的借助人群,隐藏自己的身形。可即便如此,他依然没能躲过被飞刀穿心的厄运,话说一半,就变成了一声惨呼。

    吕绮玲无暇去思考,王羽到底怎么在这样的能见度下锁定目标的,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,她策马而前,直驱火光最明亮的地方,让所有人都看清自己:“有乱党正在城中作乱,我从青州借兵来平乱!速速禀报高将军,起兵进城平乱!再有造谣生事者,皆以此为例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城中有人作乱么,就说王将军不是反复无常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少公子来了,兄弟们不要乱,各守其位,等中军号令!”

    营门洞开,吕绮玲和王羽对视一眼,从后者眼中得到了肯定的答复,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,王羽紧紧跟随在侧,心情略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刚才被他射杀的几人当中,前面的几个,都是外来的探子,最后那个却是陷阵营的军官!因为这些日子经常在校场上操演,王羽对陷阵已经很熟悉了,那个喊话的是个屯长。

    在总兵力不过千人的先兆营,屯长这样的百人队长已经算是高级军官了,这种人会参与叛变……其中的意味,实在有些吓人啊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外面的消息,就在王羽一行靠近中军帐的同时,中军帐内也是异变陡起。

    “魏续,你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叛逆者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“郭立,你疯了吗?居然向高将军挥刀?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某效忠的是温侯,高将军,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这些疯子果然叛了,濮阳城危险,快点杀了他们,去救主公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无法置信的惊呼声,满怀悲愤的质问声,怒意满满的喝骂声,最后,千言万语化成了一个字,密集的金属的碰撞声随之炸响……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一场残酷激战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舅舅?真的是舅舅?”吕绮玲骑的是王羽的乌骓,心急如焚之下,一直冲在最前面,可到了中军帐前,帐内激战爆发,她却没有立刻突入,连手中的画戟都垂了下来,口中喃喃低语,眼神里尽是茫然。

    “你早就想到了?”王羽敏锐的从女孩的低语声中,捕捉到了另一层意思,顾不得安慰对方,他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吕绮玲茫然答道:“陷阵营名义上的主将是舅舅,只有在出征的时候,高叔叔才是名副其实的主将,所以,想搅乱甚至夺取陷阵营的兵权,只有舅舅才能做得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算是什么章程?”王羽一阵莫名其妙,魏续叛变他不意外,这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,可高顺不就是陷阵营的代名词吗?怎么现在又跳出来个魏续?将权不统一,那不是没事找事么,吕布怎么会做出这么白痴的安排?

    “我娘她……”吕绮玲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,茫然变成了苦涩,一句话只说了个开头。

    一个人名就够了,王羽发现,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这句话,用在吕布身上,还真不是一般的贴切。为了给小舅子搞点事做,就对手中的王牌劲旅做出这么奇葩的安排……应该说吕布不把军国大事当回事呢?还是说他妻管严已经走火入魔了呢?

    “不管怎样,当务之急是安定陷阵营,提兵进城救援,你舅舅……先拿下他再说,暂且留他性命便是。”情势紧急,没时间吐吕布的槽了,王羽很快做出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也好!”吕绮玲紧紧咬着嘴唇,最终还是对父亲的关切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一耽搁,帐内的激斗已经分出了胜负。

    魏续等人听到了马蹄声,果断开溜,高顺等人战意不浓,也没有全力追击,等王羽这边反应过来,魏续那些人已经消失在黑暗中了,只留下了几个断后送死的倒霉蛋。

    “末将治军不力,令得小姐涉险,罪该万死!”高顺快步迎上,满面惭愧。

    “高叔叔,先别说这些,今天到底怎么回事?”吕绮玲哪里有治罪的心思,今夜的叛乱太诡异了,好容易找到个有可能的知情者,自然要先问个明白再说。

    “末将也不是很清楚……魏将军今天持着主公的手令来巡营,和平时显得略有些不一样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插话问道:“不一样是指……”

    高顺看看吕绮玲,见后者没有异议,于是解释道:“魏将军一般都是在操练后才来,然后会拉着一些将校去喝酒玩乐,通常也会邀请末将,但末将从来都是回绝的,久而久之,他邀请的也就少了。可今天,他显得格外热情,末将推拒了很久,才勉强推掉。”

    王羽点点头,若有所思道:“也许,这个计划的本意就是要灌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高顺继续说道:“入夜后乱起,末将本待整军防备,打探清楚状况后再行动,谁知魏将军突然闯入中军,说……”他看看王羽,显得很是迟疑。

    王羽笑着接茬道:“说本将挟持绮玲,谋害温侯是吧?”

    高顺并不接茬,但却顺着王羽的语意继续说了下去:“末将认为无论形势到底如何,都应先探明情况,得到主公的许可,可魏将军却一力主张,要果断出击。两边相持不下,就这么僵持住了。以魏将军的行为看来,这场叛乱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蓄谋已久!”王羽道出了高顺的未尽之意,果断道:“事不宜迟,请高将军迅速整军,本将带一百亲卫护送绮玲,随你入城平乱,余众留在城外,确保退路无忧。既然叛贼蓄势已久,城门现在恐怕是关闭着的,不知高将军可有良策?”

    “北门和西门是由侯成、宋宪守卫,恐怕……”高顺摇摇头:“守南门的原来是郝萌,现在是诚明,应该可以走得通,东门由成廉、魏越轮番守卫,此二人对主公忠心耿耿,依常理应该不会有事,不过成廉好酒,魏越好色,若是有人处心积虑的算计他们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走南门。”王羽赞许的看了高顺一眼,此人不光会练兵、打仗,虑事也很周密,不会被常理、人情之类的因素束缚,的确是一员良将。

    计议已定,高顺迅速整军,然后两军合二为一,向濮阳城南急行而去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