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六零章 一路碾压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    “砰!”半空中流星一闪,一根火把被人用弓箭射出。沾满了牛油的火把砰然炸开,溅得火星四处乱飞,转瞬即灭的火光驱散了城门洞里的黑暗。

    吕绮玲长戟直刺,挑翻一名偷袭者。斜拍,将另一名偷袭者扫去了半边脸,她的家传武学是纯粹在沙场争锋用的,心急之下,她下手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怜悯,只要与人对上便立分生死。

    转眼间,第六名偷袭者又命丧戟下,正当她挥戟纵马欲追第七个敌人时,一道寒光擦着她身体飞过,射穿了敌人的后颈。

    “不要恋战,这里的敌人交给循义,你我先去城守府!”王羽从后赶上,大声说道:“火光是从那里传来的,叛军用夫人的安危牵制温侯!”

    被怒意冲得微昏的头脑中,像是吹过了一丝清风,吕绮玲顿时清醒过来。回头看看,上百骑兵排成了整齐的队列跟在身后,高顺和陷阵营的先锋部队已经下了马,沿着城内的墙梯攻上,和叛军战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走!”王羽又是一声大喝,长槊横扫,将最后几个挡路的杂兵扫开,带着一百骑兵风一样冲上了街道。

    街道上混乱之极,不断有小股的黑衣人四下纵火,不断有穿着军服或衣衫不整的人与纵火者在黑暗中分头混战,时而又会彼此战在一处,刀枪碰撞声和喊杀声响成一片。无辜的百姓们一边用水桶抗击着飞来横祸,一边承受着明枪暗箭,哀哭声,求援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王羽硬着心肠,没有理会这些干扰,带着一百亲卫直扑城守府。那里正是火光最旺的地方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,叛军就多方设计,但越是如此,越表明了对方的实力有限。如果叛军能掌控大多数部队,他们就没必要搞得这么复杂,计谋用得好,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,但毕竟是剑走偏锋之道,实力如果足够强。直接碾压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既然实力有限,那肯定是有偏重的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营地周围,至少有上千伏兵,对付高顺用的人手较少,但至少也得过百。再加上控制宾阳门,在通济门偷袭曹性的两路兵马。

    王羽认为,叛军的实力差不多也就是这样了。西北二门对方很可能已经放空,剩下的兵力除了分出少量散兵在城内作乱之外,应该都集中到了城守府。

    只要在城守府分出胜负,这一战就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。关键还是要快,等到围攻自己营地的那些敌人回过味。赶来助战,形势就会变得更加复杂。

    “前边好像有人拦路!”赵云眼尖,在这样的混乱之中,依然警惕的发现了前方的异常状况。

    “无论什么人。冲过去就是!”吕绮玲大声叫道。说话间,一行人已经冲过了两条街,看见正前方五十步外,四十几个的衣甲鲜明的兵卒封住了路口。

    这些兵卒都全副武装。身前身后都放了拒马,虽然人不多。但几乎人手一架强弩,单看这阵势,就知道强冲的难度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趁乱纵火,主公有令,街道封闭,不许任何人通行!”为首的军官身穿铁甲,看起来至少是个军司马。

    战马速度非但丝毫不减,反而加速向自己头上踏来,此人眼中寒光一闪,手一抬一指,断喝有声:“违令者视为叛党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杀!”四十余人齐声呐喊,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强弩,弩矢映射着火光,散发着彻骨的森寒杀机。

    “青州铁骑,挡路者死!”看到这阵势,王羽不惊反喜,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。当年在孟津,吕布一戟横空,硬生生的挡住了上百架强弩的攒射,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现在他自忖武艺大进,正好借这个机会和当年的吕布较量一下。

    他一夹马腹,就要纵马冲前,结果一左一右两道身影迅雷般从他身边冲过,枪戟并举,怒喝着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王羽先是一愣,随即响起,他现在骑的不是乌骓,吕绮玲和赵云的战马都远胜他骑的这匹,却是被这俩人给抢先了。

    他发愣,对面的军官可不敢愣神。

    这里,是整场叛乱的最后保障,万一城门没有顺利拿下,就只能靠他们这些阻击点来阻隔内外了。原本最让人担心的是吕布单骑突围,不到五十架的强弩和拒马能不能挡得住那个凶神,谁也没有把握,只能期望着围攻城守府的同伴能消耗他更多力气,让自己捡个便宜了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率先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吕布,也不是吕布军的任何一支兵马,竟然是青州铁骑!

    眼见上百铁骑旋风般杀来,他顾不得多想,手猛地向下一挥,发令放箭,想着传说中王羽喜欢单骑突前,说不定能直接射杀了他。

    阻击部队训练有素,当即发动了齐射,四十几道寒光呼啸着扑向王羽,却与另外两道身影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铛!铛!铛!”数十步的距离上,兵器和强弩射出的弩矢发生碰撞,必然会发出这种震耳欲聋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此刻,没人在乎声音有多嘈杂,只要有眼能看的人,都被眼前的情景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长枪如风,旋风般迎上了密集的箭雨,风吹雨散,被旋风卷入的雨滴很快失去了狂猛的势头,像是都被旋风吸纳了一般,一一颓然而落。

    长戟如电,成片的电光与箭雨正面碰撞,擦出了最炽烈的强光,被长戟咂飞的箭矢带着火星漫天飞舞,像是一道绚烂的烟火。

    “上……上箭!”铁甲军官吓得魂不附体,连命令都下错了。强弩的最大缺陷就是装填费事,射击频率较低,几十步的距离在轻骑面前,几乎是伸伸腿就能迈过,哪里有给他装填的机会?

    两名悍将挡住强弩攒射后毫不停留,全力催马而前。枪戟一闪,坚不可摧似的拒马已经被挑起在空中,推金山,倒玉柱般向阻击部队砸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先是被依为干城的拒马砸了个东倒西歪,随即眼前光芒大盛,一枪一戟有如绽放的鲜花,索命的无常,直接在人群中趟出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苦难还没完,紧接着一百条长槊。四百根马掌又将他们犁了一遍,坚固的阻击防线瞬间变成了遍地哀鸿,让他们结结实实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碾压。

    铁甲军官到死也没想清楚,如此坚固的防线,怎么可能连敌人的速度都没阻碍一下。就被人踩过去了呢?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,他很想给后面的几个同袍提个醒,让他们不要螂臂挡车,妄自送了小命,但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,他只能在垂死之际,听着轰雷般的马蹄声响彻长街。毫不停留!

    “猛将多了,也不是什么好事啊。”除了死人和逃兵之外,唯一对此感到不满的就只有王羽了。被女人甩在身后的感觉可不怎么样,一连突破了三道封锁线。他愣是连个敌兵都没砍着,这能不郁闷吗?亏自己开始还喊得那么大声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自己不会分身术,不能同时充当猛将和主公呢?也算是自作孽了吧?

    不过。现在不是纠结这些事的时候,城守府方向的火头越来越大。形势之危急也是可想而知。王羽用长槊向两边指点,指挥着轻骑调整速度,组成了左右两个攻击阵列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终点,越不能大意,巷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骑兵的机动。骑兵只能全力向前冲,对两侧的攻击无能为力,王羽将队列左右分开,就是时刻准备好用骑射压制两侧的敌人。

    城守府前后,此时已经烧成了一片火海。数百名黑衣武士围着府墙,一边攀援,一边向内投掷火把。府墙内,不时有人探出头来,将攀援到一半的黑衣武士用钢刀扫落。一眨眼功夫,又有其他武士踩在同伴的尸体上向府墙爬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对后面的防线足够放心,还是兵力实在捉襟见肘,王羽担忧的伏兵并没有出现。而应付眼下的局势,身经百战的王羽也是驾轻就熟。

    “左右平推,冲散他们!”王羽高喊,一拨马头,直扑府门左侧的敌军。吕绮玲冲在他前面,五十名骑兵随后突进,另外五十人被赵云率领着,旋风般冲向敌人右翼。

    围攻城守府的叛军完全没想到身后会有对方援军突然杀到,听见马蹄响赶紧回头,却已经来不及组织起完整防御阵型。两队骑兵瞬间冲到近前,手起刀落,在围墙下清出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和武将对战,王羽用马槊还不够顺手,但对付杂兵,没有这种武器更好用的了。在战马的速度配合下,王羽将马槊刃长的特点发挥了个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一名黑衣人没来得及举刀,就被三尺长锋抹断了脖子。随后,他将槊刃稍稍偏转,第二个挡在战马前的黑衣人被蹭开了半个肩膀,第三个欲从侧面砍他的大腿,却被他用一记挥击,用槊纂砸在了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黑衣人惨叫着飞了出去。胸口处血光四射,骨裂声响彻长街,红彤彤地洒满了青石街道。

    他冲的猛,吕绮玲和赵云也不差。

    赵云的一杆银枪上下翻飞,有如瑞雪纷纷,所过之处,如风吹草伏,所向披靡。吕绮玲那杆画戟更是深得乃父之风,刺、削、反勾,无一处不能伤人,追随三人之后,铁骑们踏着敌军的血迹,将府墙外的缺口冲得越来越大,越来越宽。

    围攻城守府的黑衣人们不得不放弃眼前目标,集中起来应付突如其来的打击。几十名黑衣人在首领的呵斥下快速整队,排成刀阵试图挡住青州铁骑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跑来跑去了一夜,终于得以宣泄,王羽也是憋足了劲,他怒吼着,用力一拉缰绳,胯下战马发出“唏溜溜!”一声长嘶,疾驰中做了一个漂亮的侧转,战马一下子从正冲变成了与敌兵侧向相对。

    没等敌人做出正确发应,王羽在马背上一探身,长槊横着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两名黑衣人身上的皮甲被槊刃切纸一样切透。

    刀阵立刻出现了缺口。吕绮玲毫不犹豫,带着骑兵们从缺口中挤了进去。马蹄声如惊雷般滚过,沸汤泼雪般将刀阵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只有短兵器的步卒在平地上遇到骑兵,有多少力量也发挥不出来,若是叛军肯舍弃城守府这个目标,遁入街道旁的建筑之中,倒是能给青州军造成一定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叛军的首领不甘心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,怒吼着逼迫士卒们再度结阵。身边才纠集了十几个溃兵,突然,府墙上飞来一枝羽箭,不偏不倚插进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啊!”首领惨呼一声,仰面便倒。吕绮玲欢呼一声,策马冲上,杀散周围黑衣武士,一刀削下了那名首领的人头,用手挽住发髻,高高地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贼酋已授首,你们还要冥顽不灵吗?”

    “青州虎贲……”赵云也适时跃马挥枪,扬声大喝。

    “天下无敌!”一百铁骑齐声怒吼,给敌人心理上以沉重一击。

    被三名猛将反复冲杀,叛军早就支撑不住了,此刻见首领的人头被人举了起来,士气立刻崩溃,惊叫着四下逃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羽对追杀溃兵没什么兴趣,将长槊横在鞍前,向方才发箭射死黑衣头领的方位看去。

    黑暗亮起一支火把,吕布站在火把下,手挽长弓,正看向王羽,脸上表情无喜无怒,眼神却是异常复杂。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