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六七六章 好事多磨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一秒钟记住度娘小说网www.duniangxiaoshuo.com

    鲁阴公元年,大夫毋骇帅兵侵占极邑,极侯出奔燕。燕即封侯于现在的毋极境内,故极邑更名于此。鲁隐公二年大夫毋骇又率兵北侵灭极,更名为毋极,取其灭极之意。

    毋极西近太行,南邻滹沱河,地势平坦,膏壤沃野,是冀州北部出名的好地方,不过,这里的冬天同样也很冷。

    往年到了这个时候,人们总是早早积好薪柴,像是后世的宅男腐女一样,在被褥里裹上一两个月,不出门也不下床。

    没办法,河北的冬天太冷,保暖的冬衣也不见得家家户户都能备齐,一套冬衣放在床榻边,谁出门谁穿的情况也是有的,大半个冬天,一家人都裹着被子苦挨,就没什么可稀奇的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情况只限于穷苦人家,如甄氏这样的大户人家,是绝对不包括在内的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,纷纷扬扬的如同纷飞的柳絮,笼罩在天地之间,使得世间万物都变得朦朦胧胧的,仿佛梦幻世界一般。

    整个毋极城都静悄悄的,只有孩子们的欢笑声时而响起,静静回荡、孩子总是很有活力的,除了饥饿之外,就再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对外面的世界的向往了,大人们不能,寒冷同样不能。

    好一派和平安详的景象,可是,还能维持多久呢?无声的叹息着,甄道走进了阔别已久的自家大门。

    “五公子回来了!”

    出乎甄道意料的是,外面下着雪,院子里却站了不少人,都是侍女,莺莺燕燕的一大群,见他回来。齐齐转身施礼,倒像是列队迎接一般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,做为庶出的子弟,在个人前途上,他无缘举孝廉为官,只能操持家中的商贾低贱之事,在外奔走。在甄府里,地位也就是跟几个管事差不多,私下的巴结或许会有。但这么隆重的迎接仪式,那是断然不会出现的。

    “五哥,你回来了,这次有没有带礼物给我?”等到那个濡濡软软,仿佛新出炉的高唐糯米糖般的轻柔声音在人群中响起。甄道才笑了起来:“有,当然有,没有谁的,也不会没有小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人群分处,一个娇小的身影娉婷着款款而出,弯月般的美眸睁得大大的,仿佛山林间幽静的深泉。让人不由自主的想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甄道微微有些出神。虽然可以算是从小一起长大,但他始终不明白,这位同父异母的小妹怎么会长成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倒不是性子不好,甄家的几个嫡出的兄弟姐妹中。就属这位年纪最小的妹妹最没傲气,即便对待下人或外面的流民,都是和和气气的,并以匹夫无罪。怀璧为罪来劝说父亲赈济灾民。论起温柔善良,遍数整个中山国。也没有哪家的千金比得上。

    让甄道不理解的是她的柔和媚。

    甄道今年还不到三十岁,但在外闯荡已经超过了十年,最近更是远赴重洋之外,到传说中的海外仙岛走了一遭,阅历不可谓不丰富。但他从来没见过哪家女子,在年纪如此幼小的时候,就显示出了动人心魄的媚态。

    一颦一笑,一言一行,都像是演练好了似的,无不动人心魄,撩人魂萦,偏偏她本身没有任何作态,神情是那样的纯真无邪,这互相矛盾的两项特质,构成了甄家幼女别具一格的魅力。

    甄道时常在想,如此媚骨天成般的女子,连他这个兄长都须得刻意回避,以免尴尬,将来真不知什么人能消受得了。

    家中老人常说,自家小姐有倾国之色,将来的夫婿非王侯将相不可,就算母仪天下也没什么可奇怪的。福薄之人就算将其娶回家也没用,因为他们承受不起,肯定要折损寿数,落得个早早夭亡的下场。

    对这些话,甄道只是一笑置之,福缘什么的虚无缥缈,他不敢下断言,但依照常理而论,小妹的夫婿若是个定力浅薄,身体较差之人,倒是肯定活不长。

    不过父亲和主母都深以为然,从几年前就开始给小妹寻找夫婿,标准就是非王侯将相不可,甄道这次兼程赶回来,也与此有些关联。

    “把礼物呈上来……”甄道挥挥手,示意从人奉上礼物,任由小妹去挑,然后向管事问道:“父亲何在?”

    “老爷一早就去了城守府。”管事恭敬答道。

    内府的管事是个中年女子,因为二小姐的特异处,甄老爷根本不放心她身边有男人的存在,故而将内府搞得有如皇宫内院一般。

    能充任内府的管事,这女人本身也很精明,知道这位庶出的五公子不能等同一般的庶子而视。甄家让庶子操持杂务,无非是给他们找点事做,可这位五公子胆大心细,将府中的商贾之事打理得井井有条,产业规模也是蒸蒸日上,十年间,甄家的财富暴涨了好几倍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物,就算出身再差,也是他们这些仆役需要巴结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城守府?”甄道闻声色变,眉头紧紧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长安来的钦使已经过了范阳,带着那封召刘使君回京的圣旨,据说刘使君无意奉诏,斥之为乱命……听说现在大半个河北都在备战,眼见着又是一场大乱啊!好容易过了几年安生日子,这乱世,什么时候是个头呢?”

    半是感叹,半是诉述,女管事将眼下的形势解释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甄道点点头,将父亲被召集的缘由猜了个**不离十。毫无疑问,刘虞不打算屈服,是要顽抗到底了。召集地方豪族,无非是命令各家出钱出粮出丁,整军备战,通常意义上的诸侯,打仗前都是这么个套路。

    “不知父亲会如何答复呢?”甄道喃喃低语,像是在自言自语。但手上不着痕迹的递过去的一支银钗却说明了一切,钗头雕的是一支鸾鸟,银光闪闪之间,倍显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“老爷当然是不愿意的了,打仗这种事,谁被卷进去谁倒霉,不过……”女管事眼睛一下瞪圆,然后微一抬手,很熟练的将银钗拢入袖中。眉花眼笑的说道:“听说城守府那边下了严令,有不遵从者,皆以通敌论处,严惩不贷!”

    甄道微微颔首,心下了然。刘虞或是王门。已经急红眼了,而父亲理想不小,胆子却不大,被人这么一咋呼,肯定是要屈从的,可这么一来,自己的谋划岂不是要落空?这可不好。须得想个办法才是。

    他这边思潮翻涌,另一边甄宓和侍女们已是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“这是妆盒吗?是银的啊!好漂亮哦!”

    “还有银梳,银筷子,银步摇。天……五公子这是挖到上古藏宝了吗?怎么会有这么多金银?”

    在汉朝金银还没做为货币流通起来,是做为珍宝存在的,甄道随身携带的行李中,倒有一大半是这类东西。陡然展现在众人面前,珠光宝气的。饶是甄府中人没几个每见识的乡巴佬,可还是被晃得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雪天里很安静,欢呼赞叹声显得极为响亮,很快就惊动了府中的其他人,不断有人赶过来询问,然后加入了惊叹的行列。

    “五弟,你这次去了哪里?这可真是大丰收了啊!”说话的是老三甄尧,甄道之上有四位兄长,三位嫡出,一位庶出,甄尧是嫡出的幼子,最受宠爱,平时见到甄道,都是用鼻孔相见的,这一次被金银晃花了眼,却是难得的亲切起来。

    甄道微微一笑,想着要说服父亲,这些金银没准儿就是个契机:“也没什么,就是出了趟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海?”甄尧大奇,失声叫了一声,眼珠转了转,神情突然变得惊骇起来:“莫非是……”

    甄道将食指在唇边一竖,制止道:“嘘!没错,正如三哥想的那样,但此事却不好声张,咱们还是闷声发大财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……海外果然有仙岛?真如传说中的那样金银遍地?”甄尧的心思转得倒是很快,也难怪,涉及到发财,瞎子都有可能开眼,谁会变笨呢?

    “传言有些夸张了,哪里真有金银遍地的地方?”甄道呵呵笑道:“其实就是矿多点,也容易开采,特别是那个被称作石见的地方,整整一座银山,一眼望不到尽头,这种纯度的银料,都不用开采,随处都能捡到,倒是后来加工更费时费力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荷荷……”他说的随意,甄尧和另外几个甄家子弟却听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叫金银遍地?一眼望不到头的银山?难怪秦皇当年无论如何也要兴师动众的出海呢,敢情他不是为了找长生不老药,而是为了仙岛上的金山银山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下咱们可发达了!咦,不对啊,船队不是骠骑将军的吗?五弟你怎么拿回来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甄道谦和笑道:“四哥有所不知,骠骑将军重诺守信,仗义疏财,第一次出海的收益分文未取,只说将来正式开采之后,才从开矿者的收益中抽税……其实这一趟本也不是为了收集金银去的,只是为了探明路径而已,等正式开采,这点东西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五弟你有资格承揽开采了?”一直端着架子的老二甄俨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骠骑将军那边的规矩,一向是撑死胆大的,小弟虽然没什么本领,但仗着胆大,却是拔了个先筹。只要今后不反复,明年就可以买船雇工,扬帆出海,去金银岛淘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哗!”欢声一片,甄家的几个子弟都高兴坏了,去开采金山银山,还有比这发财更快的吗?从前听到外面的传言,大家还不尽信,现在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前面了,不信也不行啊!

    “五弟,你说今后不反复……”甄家的长兄甄豫早夭,老二甄俨就是家中二代之长,如今已经举了孝廉,还出任过一任曲梁长,心思比其他人敏锐得多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直站在骠骑将军一边,至少不能资敌,很简单的,不是吗?”甄道答道,很轻松的口吻,甄俨的眉头却一下就紧紧皱了起来,其他人也收起欢声,气氛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哥,可是有什么干碍?”甄道心知肚明其中缘由,问的却很小心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唉,一言难尽啊!”甄俨长叹一声,摇了摇头:“等父亲回来后,大家再一起议一议吧,好事多磨,真是不赶巧啊。”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,请记得点击左边的分享哦,度娘小说网有你们的支持会做的更好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