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七十四章 高调潜入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这位大哥,这里的招募是怎么个章程?”

    挤进人群,王羽却没忙着往前去,而是观察了一下,然后选了个能说会道的人打听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兄弟,你算是找对人了,在这洛阳城但管有个风吹草动,都逃不过咱的耳目!”

    王羽找上的这人,是个长相有些猥琐的瘦小汉子,此人一直在人群中游走,跟谁都能扯上几句,但是都说不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王羽猜测,这人很可能就是那种以跑腿儿卖消息为生的闲汉,只有在洛阳这种繁华大都会才有的特殊行当。找这种人打探消息,很省事,只是不能问太隐秘的东西,不然转头就会被这些人给出卖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最近城内的各大世家,都在招人,王司徒这里并不是特例……小兄弟,看样子你是从外地来的吧?”那汉子解释了几句,突然话锋一转,看似不经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叫朱寿,是温县人,家里遭了兵灾,逃难来洛阳,两眼一抹黑,遇到大哥这样的好人,真是太好了。”王羽装出一副腼腆中带点无奈的样子,随口杜撰了个籍贯。

    “温县啊,难怪,那里的灾还不轻呢。”那汉子扁扁嘴,假模假式的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逃难,又能逃到哪儿去?这天下就没个太平的地方,都是那个天杀的王鹏举闹的啊!先是河内,又是荥阳,好容易才消停下来,可朝廷又……这不,各世家招人,就是以备万一,西迁路上,谁知道会遇上什么事?多点人手总不会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难怪王允敢明目张胆的招人呢,原来跟自己还有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想进司徒府,却也不难,关键啊,还是有没有正确的指点……”那汉子喋喋不休的说着,即使不看他那闪烁着,冒着贪婪之光的眼睛,王羽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他现在扮演的,是个初出茅庐的少年,却不好表现得太老练了,只能打个眼色给李十一。

    李十一会意,直接丢出了一个钱袋,很豪气的说道:“限你一句话把事情说清楚,要是说的明白,这就是你的!”

    “大爷当真?”那瘦汉眼睛一亮,伸手就要接钱袋,李十一把钱袋一抛,正好避过了对方的手,晒然道:“老子正在犹豫是找大户投靠,还是自己做点小买卖,你既然消息灵通,就给老子好好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说的是,大爷说的是。”瘦汉赶忙赔笑,视线随着钱袋上下移动,嘴里说的却流利,看起来很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“要想应募,其实很简单,只要身子骨结实,身家清白就没问题了,不过……”他向做贼似的左右看看,然后哑着嗓子低声道:“管家那关却有点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不好过法?”李十一问。

    瘦汉小心翼翼的回答道:“象朱小兄弟这样的,就很容易过关,大爷您这样的,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李十一看看王羽,又看看瘦汉,疑惑道:“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大爷生得雄武,自是人中之龙,不过,吴管家喜欢年轻俊俏的少年郎,所以……”瘦汉说的吞吞吐吐,但意思却很明了。

    我擦!

    王羽一阵恶寒,王允挺正派一个人,怎么找了这么个变态管家?长得帅果然也是原罪啊。

    他开始考虑,是不是要换个方式潜入。

    李十一比王羽更惨,他想笑又不敢笑,想发作好像也不是很妥当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那么神情古怪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暗示李十一去打发那闲汉,王羽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,再次挤入了人群。

    “还有要来应募的吗?为司徒府办事,饷银丰厚不说,走出去也风光,千万不要错失良机啊!有勇力的、肯吃苦耐劳的、识文断字的,都有资格,如果学问好,还会得到我家老爷的指点,甚至拜入门墙!”

    “哇!”众人一片哗然,但应者却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这年头,有勇力的人到哪儿都能找到饭吃;吃苦耐劳……招募已经持续了一阵子了,司徒府的吃苦耐劳是怎么回事,谁还不知道啊?至于识文断字的,这个最离谱!

    普通百姓哪有识字的?除非是没落的士族,也就是所谓的寒门子弟,可那些人虽然家世不行了,也不至于上门当个仆从之流吧?

    王羽在门前的仆从中搜索了一下,没看到有管事模样的人,觉得是个机会,正要上前,却见府门里走出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其中的中年人穿着体面,迈着八字步,倒像是个管事的,只是那双死鱼眼有点寒碜;另外一个是个少年,生得颇为清秀,但脸色红红的,表情也很古怪,嗯,走路的姿势也有点怪。

    八成就是这个家伙了,有特殊爱好的管家!

    “于伯,领他去拿俸银和衣服吧。”那个疑似管家的人先是趾高气扬的吩咐了一声,然后颇为和蔼的转向那个少年,温声道:“记得,要好好去做,不要辜负了老爷和我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低低应了一声,低着头跟着老仆走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站出了一个壮汉,生得颇为魁梧,一抱拳道:“吴管家,俺也想当护院,你看,俺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你来晚了,护院已经招满了。”管家翻起眼皮,瞟了那壮汉一样,爱答不理道:“看你这副粗鄙模样,也想进司徒府,哼!”

    壮汉怒了:“先前贴榜文的是你家,现在说不要的又是你家,居然还辱人若此,哼,以某看,这司徒府无非也是藏污纳垢……”

    “蠢材。”

    管家轻蔑的看着壮汉,冷笑道:“你的消息已经过时了,朝廷已经下了旨意,洛阳正值危难之时,有勇力者都须为国出力,你的名字已经榜上有名,嘿,我劝你还是快点回家跟家人告别的好,过不多久,征兵官就来了,到时候还由得你乱走?”

    那壮汉闻言脸色大变,推开人群,急急走了。

    人群中响起一阵议论声。

    “征兵令不是早就下了吗?从牛中郎在孟津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别被那厮听到了,刚才那壮汉是从荥阳逃难过来的,家里有个十来岁的儿子,生得还算周正,前几日来府中应募,结果……你明白的,那少年是个有骨气的,于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吴疑这厮告的密?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还有谁?”

    也有听到王羽刚才与瘦汉的对答之人,好心向王羽劝道:“这位少年郎,想讨生活,不一定要去司徒府,洛阳这么大,怎么还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丈劝告,不过,我却是不怕的。”谢过那好心人,王羽走出人群,朗声道:“在下乃是温县人朱寿,欲拜入王司徒门下。”

    议论声顿止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王羽身上。吴管家看到王羽,眼中更是大放光芒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,不错,一表人才,当我家老爷的弟子也不为过,跟我来,我要先代老爷考校考校你。”说着,他就伸手来拉王羽。

    王羽哪里会让此人碰到?

    光是站近了说话,他都觉得身上阵阵恶寒,强忍着才没一脚把这人踹飞。想到那种考校方式,更是恶心的要命,恨不得点把火,直接把这个祸害给烧成灰才舒服。

    一下没拉着王羽,管家的脸顿时一沉,语带威胁道: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不经本人的考校,想入司徒府,那是门都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久闻王司徒才高雅致,在下故而前来求学,谁想竟遭此刁难……吴先生,你就不怕此事传出去,被王司徒听到,会有所不满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管家很不屑的冷哼一声:“少拿这些废话来搪塞,你以为我家老爷的门墙那么好入吗?不在府上服侍几年,耳濡目染的有所进益,怎么可能入得了我家老爷的眼界?你只管说接不接受考校便是。”

    王羽犹豫了一下,管家见状,更是得意:“温县来的?说起来跟本人也算是同乡,若是识相,等下考校的时候,我会放低点标准的。”

    王羽忍不了了。

    刚才他犹豫的是,到底是换个办法潜入,还是高调点,狠狠抽这个败类一耳光。现在,就没什么可想的,再让这个变态说下去,自己晚上都要坐噩梦了。

    王羽拱拱手,朗声道:“既然要考校,何不当众进行?朱某素闻,京城繁华之地,名士高人不知凡几,请各位做个公论,岂不美哉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”

    “少年郎,有志气!”

    “那管家,只管出题来便是,少在那里阴阳怪气,若是再敢谋私,别以为此间无人能把话传到朝中去!”

    王羽一语既出,赢得了一片轰然叫好声,管家的脸青一阵白一阵,牙更是咬得咯吱咯吱的。

    旁边有心腹见了,眼珠一转,附耳上前低语了几句。管家的脸色才好了些,他指着王羽,面带冷笑:“好,好,你既然有此豪言,本人就成全了,你不是自忖有才学么?本人这就命题,你只需作诗一首,以述今日之事,就可以拜入我家老爷门下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哗!”又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不是一般的高,这个时代,诗不是最受重视的文学形式,文赋写得好,才能受到士林的尊敬。但作诗终究不是说绕口令,难度也是很高的,何况还是即兴诗?

    刚才还在鼓噪着支持王羽的人,大半不吱声了,也有向管家提出质疑的,不过既然是收徒,以王允的名声,标准高点也不为过,就算王允知道了,也不可能责罚管家。

    倒是有不少人开始劝起王羽来,劝他放弃算了。

    那个献计的管家心腹,不但脑筋转得快,说话也很刻薄,只听他阴阳怪气的说道:“就凭这个废物也能作诗?听名字就知道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管家知道他还有下文,故意凑趣道: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猪除了那身肉,什么用都没有,这猪要是瘦了,还能有什么用,不是废物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管家哈哈大笑,众仆纷纷凑趣,不少围观众也跟着笑了起来,反正事不关己,那少年注定要灰头土脸了,何不凑凑热闹呢?

    只有那个领人进去后,又回来听命的老仆没大笑,只是牵动了几下皱纹,算是凑个趣,不过也没人理会他。

    混蛋!连哥偶像的名字都敢侮辱,你们这些家伙是要找死了,眼下大局为重,哥先忍着,日子长着呢,等着吧,有你们好受的!

    王羽也不理会旁人,故作沉吟的在原地来回走动了几步,突然站定,拍手笑道:“有了!”

    “有了?”笑声嘎然而止,众人都是一惊,那管家更是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“诸君且听……”王羽并不答话,朗声诵道: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。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?”

    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下一刻,人群中突然有人一拍巴掌,叫好道:“妙!妙哉!绝妙!”

    “两人是同乡,却又横加刁难,正如豆萁煮豆,末尾那句相煎何太急,更是道尽了辛酸苦楚之意!让人闻之便已辛酸,深思之下,不由涕泪俱下啊!”

    “何止如此?想那关东诸侯,与朝廷本是一朝之臣,却偏偏兵戈相向,致使生灵涂炭,京师凋敝!命题说是要尽述今日之事,这军国之事,又何尝不是了?”

    “翁兄此言甚是。吾听闻日前关东诸侯也经历了一场内乱,因为意见分歧,致使各走一方,那战功彪炳的泰山王鹏举,竟被众人联手逼走!何不是相煎太急,同室操戈之意?诸侯因私心起兵,更有何疑虑?”

    “诸君,话题扯远了吧?你们难道没注意?那少年刚才沉吟之间,只踱了七步!七步成诗,天赋奇才啊!”

    “不行!这般奇才,怎能流落在此,学生要去禀明恩师黄太尉,求恩师收录门墙!”

    “是极!反正这恶仆多番刁难,司徒府也容不得有才之人,吾亦要禀明恩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同去,同去!”

    京师卧虎藏龙,群英荟萃,王羽这话倒是一点都没说错。

    一首应急抄来的七步诗,直接被众人引申开去,赞得天花乱坠,连王羽这个始作俑者都没想到,竟然还有这许多种说法。

    王羽在愣神,管家更是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大汉幅员万里,能人异士不计其数,七步成诗的天才倒也不至于把人吓死。可问题是,这么个天才,怎么就跑到自己府里来应募仆从了呢?

    这不是坑人吗!

    有这等才华了,直接投贴找老爷论学都会受到隆重接待,偏偏隐瞒了身份,跑来装难民,这人到底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吴爷,现在最紧要的,是想把人拉进府,要是让人走了,老爷闻讯后,您就……”

    被人一提醒,管家当即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事情一旦传开,如果人已经拜进老爷门下还好说,传言顶多把自己说成丑角,讥讽几句,整件事还不失为佳话。如若不然,可就要命了,老爷最重名声,一旦被人说成没有识人之明,那……

    “朱兄弟,你过关了,快,快随我入府,来呀,备宴给朱兄弟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片欢喜赞叹中,只有李十一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主公明明就说过,潜伏这种事,最重要的就是低调,可是现在看来,主公自己好像一点也不低调啊!眼看就要名满洛阳了,这要是低调的话,怎么才能算是低调,直接在门口大开杀戒,然后高喊:某乃泰山王鹏举?

    算了,反正主公也说过,潜伏时,随机应变也很重要,说不定有什么深意呢?

    自己还是不要想太多,赶紧回去练习做烧饼才好,主公说了,多才多艺,才能做个好斥候。

    学好做烧饼,是很重要地。

    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..Com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