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七十六章 惊变陡生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因为王允养了很多歌姬,这些歌姬都叫他大人,也就是干爹,会客的时候,老王就会让干女儿们出来献艺,若有交情好的,或者看上眼的年轻俊彦,当晚他就会多个干女婿。

    好在老王年纪大了,身体的某种技能已经不大行了,否则这关系只会更乱。

    要表演,自然得找个大点的地方,司徒府内的画阁,就是会客之所。

    不知出于何种考虑,书房居然就在画阁左近,是为了方便往来,还是其他什么,王羽都不得而知,他只知道,这样一来,他到书房就又多了一层掩护,本来可去可不去的邀约,也可以顺便一起办了。

    一切顺利。

    一边回想着迷糊小丫头画眉透露出的情报,王羽一边警惕的注意着四周,手里的扫把也在动,但完全就不是干活的架势,扬起的尘土虽不小,但地面就是不见整洁。

    这也怪不得他,术业有专攻,他揽这个活儿,这是为了比较自然的接近书房而已。反正吴管家灰溜溜逃走后,府中也没人敢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王羽在等时机。

    书房每天都有人打扫,依照于伯的说法,王允很注重规矩,可说是一丝不苟,他的书房,哪怕一根竹简或一块布帛都不能乱。

    所以,留书的时机就很重要了,太早的话,容易被人提前发现,或者干脆收走。

    他怀里这封信,是临行前,贾诩操刀写的,大致意思就是,先详述吕、董之间的矛盾,然后声明,留书者已经识破了王允的盘算,并揭破了王允赠刀给曹操,以便后者行刺的秘事。

    总之,信中极尽威逼利诱之能,只要王允看了,就会立刻觉得危机四伏,不得不提前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这种信,也只有贾诩才能写的出来,万一遗失了,王羽可搞不出第二封,嗯,他连繁体字都不会写……

    大门处,传来了一阵喧嚣声,王羽知道,是王允带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闻声后,于婶等几个仆妇,进了书房。进门前,还向自己投来了歉意的眼神,其他几个女人也是纷纷注目过来。

    王羽不在意这些,他只知道,这是最后一次对书房的清理,王允会客的过程中,随时有可能到书房去。

    很快,画阁方向,传来了一阵丝竹声。

    乐声悠扬动听,歌声曼妙迷人,给这阳春时节的傍晚,带来了浓郁的祥和气氛。

    连从书房出来的几个仆妇,都暂时忘记了规矩,驻足聆听,久久不去,直到王羽加重了手上的力道,扫帚发出一阵刺耳的刮地声,她们才被惊醒过来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左右再无旁人,王羽脚下发力,身形电射,无声无息的闪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王允的书房很大。两旁的书架上,摆满了竹简,将两侧的墙壁挡得严严实实的,不过最大的,还是摆在中央的那张书桌。

    书桌长约近丈,宽度也有六七尺,单论面积的话,当做双人床都差不多了。难道自己这个本家,真有那种嗜好?

    王羽心里胡乱猜测,动作却一点不慢,从怀里掏出竹简,轻轻摆在书桌中央,就要退走。夜长梦多,这种嫌疑之地,断然不可久留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抽身而退的一刹那,一个细节引起了他的注意,身形顿时一顿。

    这张大的有些异乎寻常的桌子,似乎是连死在地板上的!

    机关?

    王羽俯下身子,想要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他不喜欢节外生枝,但很多逸闻中都会讲,王公贵族的家里,一般都会建有密道之类的机关。若是司徒府也有这类东西,自然还是掌握了的好,多一条退路,就多一分安全上的保障。

    握住桌脚,手上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,微微用力摇撼,也是纹丝不动,很显然,桌脚是铁的,似乎还是与地板同为一体!

    王羽越发确定了,这里一定有机关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进一步查个水落石出的时候,画阁的丝竹声忽停,王羽心中一凛,不敢再多做耽搁,身形电闪,如一阵风般,退出书房,路过门口时,犹自不忘将倚在门槛的扫帚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也不能被王允堵在书房里,那样就真的只能摊牌了。

    画阁方向的宴会果然是停了,乐师们正鱼贯而出,紧随其后的,是身着绫罗彩衣的歌姬们,王羽想起了那个邀约,心中一热,倒是把机关的事暂时放下了。

    反正书房就在这里,也不会移动,随时都有机会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当他欣然举步,打算赴约时,异变陡生!

    多年出生入死带来的敏锐感觉,让王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那几道注视的目光!

    不同于府中仆从略带畏惧的崇拜目光;亦不同于吴管家等人仇视中隐含恐惧的目光;注视过来的视线中,蕴含着冰冷和杀意,就像是看着将死之人……不,应该和斥候密探,发现可疑目标时的反应差不多!

    专业的!

    是密探!

    自己居然大意了,犯下这种错误,是一切都太顺利,以至于失去了警惕心?不对,进书房前,明明就查探过四周,根本没有暗哨的存在啊!

    如果说,这些人有本事瞒过自己的感知,此时也不可能就这么看过来,失去了隐秘性,还算是什么密探?

    发现可疑处,不动声色的暗自查访,然后对懵然不自知的嫌疑人发动突然袭击,这才是密探的价值啊!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王羽心里如有惊涛骇浪,但表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平静,连步伐都与之前一般无二,他心念电转,疑惑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王允在家里布置这么多密探做什么?监视家里的下人?防止老婆、干女儿们偷人?太扯了吧!

    不对,这些密探的目标,说不定不是自己,他们是跟着王允来的!自己进书房之前,这些人还没来得及就位,所以自己没发现异常。等宴会开得差不多了,他们这才开始监视,结果正好撞进自己从书房里出来!

    没错,就是这样!只有这样才说得通。

    阴差阳错!

    王羽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四周,寻找着那些密探藏身的所在。

    花园的草木深处有人蹲着!

    牡丹亭的亭柱后面,露出了半个肩膀!

    画阁的后面处,有微亮闪烁,那是眼球转动,反射出的光芒!

    还有……后院的阁楼上,也有人向这个方向眺望!

    四路密探?至少四路!

    他们是各行其是,还是同属一家,各有分工?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他们又各自从属于谁?

    目的何在?

    不行!情报太少,完全没有头绪!

    看起来,王允受到的关注,不是一般的多,著名的连环计,实施的过程也不象小说里写的那么简单,书中的寥寥几笔背后,不知掩藏了多少刀光剑影!

    调查同行的事,可以暂时放在一边,现在最重要的,是减轻自己身上的嫌疑。

    回书房把留书取回来,最为容易,可这样一来,要么下次留书的时候,嫌疑更重;要么就是干脆放弃计划,两个办法都不咋地。

    王羽决定赌一把,赌这些暗探,都是见不得光的,不会和王允共享情报。

    以此为前提,他只要给出一个进入书房的理由就可以了,至少短时间内,先化解掉对方的猜疑。最顺理成章的办法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各位姐姐,小弟有礼了,请问哪位是貂蝉姐姐?”王羽一脸热切的走向了那片五彩缤纷。

    一个身材高挑,眉目间略带阳刚之气的女子站了出来,用看小偷似的目光盯着王羽,一连串的质问道“你是谁?也是这府中的吗?怎么从没有见过你?姐妹们,你们有人见过他吗?他刚才却又躲在哪里?居然一跑过来,就问貂蝉妹妹,真是的,招募了那么多护院,竟然连门都看不住。”

    其他女子雀跃着附和,一时间,彩衣缤纷如云,莺声燕语不绝,以王羽的目力,都有些眼花缭乱,哪里又分辨得出貂蝉在哪里?

    此时,画阁里也传来了动静,似乎王允就要出来了。

    依照画眉的说法,王允对歌姬们管束的极严,一旦他出来,就会失去跟貂蝉接触的机会!

    失去机会事小,嫌疑加重是大。

    王羽当下更无疑虑,一个响亮的名字吐口而出:“某就是泰山王鹏举!”

    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女孩们都安静下来,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少年;

    远近侍立的仆从也彻底僵住了,连手中的工具、杯盏掉在地上也没察觉;

    通过对视线的感应,王羽分明感觉到,那几个密探内心的震撼与迷惑……

    这个名字实在太响亮了,有这个效果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下一刻,笑声,从所有人的口中,不约而同的迸发出来,汇聚在一起,轰然而响。仆从们笑得打跌,女孩们更是花枝乱颤,连密探们的目光都移开了。

    名震天下的王鹏举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简直荒天下之大谬!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个七步抄诗的朱寿吧?编瞎话,也要编个像样的啊!你是泰山王鹏举?那我就是太后娘娘了!”

    “人家王将军手里拿的是铁枪,光是枪刃就有五十斤重!你以为是你手里这把扫帚这么容易拿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别笑了,说不定啊,是画眉那小丫头说走了嘴,让他知道了貂蝉妹妹有多漂亮,又有多崇拜王将军,所以他就跑来浑水摸鱼,占便宜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紫衣姐姐说的有理,看不出,这小子长得眉清目秀,年纪不大,却是个人小鬼大的。”一个长得颇为妖娆的女孩,将手搭在腰间,柔腰一扭,摆出了个很有诱惑力的姿势,媚声道:

    “小兄弟,姐姐我也很崇拜王将军啊,真的王将军是见不到了,不如你扮成王将军,咱们一起成就好事如何?貂蝉妹妹可没有姐姐我这样的好处,她可是大人的掌上明珠,现在还是玉洁冰清黄花闺女呢。”

    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王羽表面俊脸涨红,象足了受窘的纯情少年,但心里却是冷笑连连,那些密探的注意力算是转移了,接下来,就要看王允看到信之后的反应了,如果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们都不要笑了,等下被大人看到,大家都要受罚。”女孩们笑闹了一阵,笑声渐低,一个出谷黄莺般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王羽循声看去,正好对上了一双秋波盈盈的俏目,他心头当即一震。

    是她,就是她!

    如果说,蔡琰的美,可以用‘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’来形容。

    那么眼前的女子,就是一朵盛开的牡丹,雍容华贵中,带着勃勃生机!

    她的美纯出於自然的鬼斧神功,肩如刀削,腰若绢束;脖颈长秀柔美,皮肤幼滑白;明眸顾盼生妍;一袭红绿相间的深衣穿在身上,却有五彩霓裳的味道,美得让人窒息!

    貂蝉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眸光流转,定在了王羽脸上,眼神坦坦荡荡的,不带丝毫羞怯,却有着几分期待的味道,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将内心的情绪展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哼!”含辞未吐之际,一声苍老的怒哼声却煞了风景。

    不用回头去看,只从女孩们脸上的惊惶之色中,王羽就能猜出,来人便是王允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