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七十八章 真假难辨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于伯夫妇没有儿女,王羽这几天一直都是跟这老两口一起吃饭。于伯是个老实疙瘩,于婶却是个碎嘴子,跟她在一起,坏处是保不住秘密,反过来,也有好处,比如打听消息就很方便。

    “于婶,今天我看到阁楼上有个面生的人,会不会是有坏人从外面混进去了?”

    “阁楼?不会吧,那里守的严密着呢,除了夫人小姐们,只有彭婆子,呃,你可能不认识她,她就是吴管家的婆娘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王羽又假作不经意的问道:“还有啊,有人在牡丹亭那里来回走动,一看就不像是做正经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啊,我知道的,那人是新来的护院,周彪,就是……诶,明天我指给你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,可是啊……”

    白天观察到的几个可疑地点,被王羽不着痕迹的插进了闲聊之中,于婶则是有问必答,自己不清楚的,也答应帮忙去问。

    王羽也不担心走漏风声,于婶就是这么个人,没事也要到处打听嚼舌头,谁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的。真有人找到这条线索更好,他正好可以来个反追踪。

    通过于婶的描述,他已经确定了两个嫌疑人,剩下的两个要等进一步的消息。等消息一到,王羽就会动用李十一那颗暗子展开监视。

    那几个暗哨威胁很大,万一其中有西凉军的探子,整个计划就有倾覆的危险。王允那种人,倒是死不足惜,可如果王允失败,董卓的警惕性就会更高。

    就因为几个探子,自己就白走一趟?

    那可不行!

    当然,现在最重要的是,应付好另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后苑。

    “小寿,昨天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羽一头冷汗,正德帝的雅号,果然很容易被人吐槽。

    “小姐客气了,本来就是我不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小姐?叫姐姐!”

    王羽扁扁嘴:“明明你只比我大两个月,也不怕把自己叫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。”貂蝉扑哧一笑,用手指刮着脸道:“人小鬼大,你才几岁,知道什么叫老了?再说,昨天又是谁跑到姐妹们面前,大喊要找貂蝉姐姐的?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好吧,叫姐姐也行,不过,你能不能不要小寿小寿的叫?”

    “小寿不好听吗?我觉得很不错呀,”貂蝉忽闪着大眼睛,好奇道:“难不成,还有什么说法么?”

    说法大了,可是我不能跟你说,嗯,且让你得意一阵子好了,等过些日子,倒要看看到底咱俩谁是小受。

    望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如花玉容,王羽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在原本的印象中,貂蝉应该是个很苦情,或者很会做作的女人,实际接触之后,王羽的印象开始改观,他看到的,是一个很坚强乐观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小寿,咱们能不能做个交易?”

    对了,还有点小狡猾,王羽在心里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交易?”

    貂蝉眨眨眼,向周围指指道:“你不奇怪么?大人向来视后苑为禁脔,基本有男人进来,也都是象于伯那样的老人家,为何对你破了例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交易的内容了,从现在开始,我们俩互相问问题,一人问一个,谁也不能说假话,怎么样?你敢答应么?”貂蝉微微侧着头,努力做出挑衅的样子,却事与愿违,看在王羽眼里,只见俏皮可爱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你说说看,王公为何对我破例呢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他怀疑你来路不明,想让我诱惑你,让你吐露实情。”貂蝉眼都不眨的回答道,继而狡黠一笑道:“现在,我的问题来了,你到底是谁?来府中有何目的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两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问第一个,说吧。”貂蝉笑吟吟的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真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只能跟你说了,我就是泰山王鹏……喂,你干嘛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寿,”俏脸上的笑容敛去,带着无限的憧憬和仰慕,貂蝉语重心长的说道:“王将军是个顶天立地大英雄,心怀救国之志,高风亮节,胜过了世间所有男子,这样的人物,你切不可随便拿来开玩笑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有……咳咳,我是说,我知道了。”王羽一时也不知道该说啥好,看着这么一个绝世美女,深情款款的念着自己的名字,同时又对自己威逼利诱,这要怎么形容呢?反正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朱寿,祖上是工匠。”实话没人信,只好说假话了。

    “工匠?什么工匠?”貂蝉追问。

    “姐姐是哪里人?”王羽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啊,我家在荆州湘乡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湖南妹子,王羽点点头,又问:“那姐姐对船只一定很熟悉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爹爹带我来京城前,我经常在大江里戏水呢,我的水性很好的喔。”貂蝉面带追忆之色,美眸上,也笼罩上了一层薄雾,不过她很快惊觉,叉着腰,装出凶霸霸的样子嚷道:“小寿,你耍诈,明明说好一人一个问题的,你怎么问起来没完了?”

    王羽慢条斯理的回答道:“因为我家是造船的,我当然要先弄清楚,你懂不懂船了,不懂,我对你说那么多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造船?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有证据的,你看!”王羽神秘兮兮的从怀里掏出一卷竹简,宝贝似的摊开,貂蝉被他的样子说吸引,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的凑了过去,看向竹简。

    “这是船?样子怎么这么古怪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这是我家的祖传之宝,据说是从鲁班爷爷那辈传下来的。”王羽信口胡诌。

    “后面圆圆的这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轮浆,这船叫飞轮战舰,不用帆,逆风、逆流也能航行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貂蝉的眼睛瞪圆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喽,祖传的么。”

    王羽一边欣赏着美女各种神态下的美丽,一边编瞎话:“图纸是这样,但手艺已经失传了,我来洛阳,就是听说要迁都,可能需要更省力的船,所以,想找个好买家,把这图纸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貂蝉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显然是信了。

    难怪世人都爱说假话呢,真话没人信,假的倒是成了真,王羽在心里叹了口气,又道:“姐姐若是要,就拿这个去交差吧,让王公找些行家来,一问便知。”

    貂蝉微微一怔: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你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要,又有什么不能给的?只管拿去便是,这船看着虽简单,但没有秘诀,却是造不出的,光看看图纸怕什么?”王羽很大度的摆摆手,肚里却在偷笑,这图是他根据记忆画出来的,就是蒸汽轮船的前身,人力轮浆船。

    这种船,华夏很早就有了,不过汉朝应该是没有的,外型王羽记的倒是不差,可具体的制作,他就全无概念了。

    反正王允的心不在此,对迁都更不会有什么热情,只要鉴定完这图纸,不再怀疑自己的身份,让自己参与计划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至于顺便感动一下美女,则属于意外收获,事先又怎么想得到,貂蝉会是这样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呢?

    这也正是这个世界的动人之处,一切都有线索,但一切都是未知的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。”

    貂蝉的神情本有些挣扎,听到王羽说有秘诀,这才松了口气,用纤手轻拍胸脯,引起了一阵波涛汹涌。王羽这才发现,貂蝉跟蔡琰在身材上的区别,貂蝉姐姐似乎比蔡妹妹有料哇,难怪要自称姐姐呢。

    她看着王羽,很认真的说道:“小寿,这次,是姐姐领了你的情,将来,我一定会还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将竹简举起晃晃,俏皮一笑道:“这个,就多谢了,小寿!”最后两个字,她故意加重了语气,然后带着一阵香风,逃也似的跑开了,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看着那个俏丽的背影离开,王羽仰面躺倒草地上,看着纯净的蓝天白云,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种平静很快就会被打破,代之的是疾风骤雨,乃至电闪雷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次进到书房,王羽的注意力倒有一多半放在那张书桌上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老夫找你来做什么?”王允用严厉的目光审视着眼前的少年,看到对方的视线落在书桌上,他的疑虑又减少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知,请王公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让人转交给老夫的图纸,老夫已经请名家看过了,的确巧夺天工。不过,眼下还不是让此舟面世的时候。老夫念你身世可怜,又有些资质,故而特别为你破例,将你收入门墙。在这之前,你要先为老夫办一件事,作为入门的考校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王公。王公既有命,学生自当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允脸色稍雯,缓缓道:“事情并不难,明天你带几个人,去一趟河东……”他的语速很慢,眼睛则死死的盯着王羽的脸,一丝一毫的表情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听到河东二字,王羽心中凛然,但表情却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
    观察良久,看不出任何破绽,王允这才继续说道:“不用走太远,到了新安一带,就会有人与你联络,到时候,你只需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王允的讲述,王羽心中越发的警惕起来,王允的图谋固然让人惊讶,但更让他警觉的是,那个护院周彪——很有可能是密探之一的人,竟然是随行者之一!

    是巧合,还是……

    一切都不得而知,但王羽很清楚,此行,危机四伏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