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八十章 意外连连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主公,您来了,周兄弟有发现!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王羽大觉意外,他来回只用了两天在路上,回城后第一时间来找两个属下,本是打算进一步做点布置的,谁想这边居然有了成果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你自己说吧。”李十一推了立了功的同袍一把。

    王羽看向周毅。

    此人也是河内郡兵中的一员,长相普通,王羽将其提拔为斥候的时候,还曾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波动。没人敢质疑王羽的权威,但斥候通常都是由军中的尖兵担任,没人看好这么一个长相普通,身材单薄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王羽选此人出来,自然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长相普通,就不容易被人发觉,此人沉默寡言,却很有毅力,再加上远超常人的记忆力,成了密探的最佳人选。此次来洛阳,王羽特意将此人带来,让其单独行动,必要时才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如今,果然建了功。

    “那账房居然是袁绍的人?”王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如果说河东卫氏与王允,围绕着白波军展开争斗,还算在情理之中。那袁绍派人到司徒府中潜伏,就完全是莫名其妙了。

    根据周彪的供词,那个陈账房的目标与周彪不太一样,他不是在监视王允或者什么人,而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奇怪,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目标每天都会出府一趟,看似在散步,其实是与人接头。他也不说话,就是打几个手势,若非主公您教过,属下同样分辨不出……他接头的那个人,我在酸枣见过一次,是袁绍手下的谋士,好像是叫许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许攸许子远?”王羽心中一动,袁术曾经为他详细介绍过袁绍的势力,许攸在袁绍手下,负责的正是谍报方面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!”

    果然是袁绍,他在司徒府到底要找什么?王羽凝神思索片刻,却始终不得要领,他摇摇头,不管要找什么,有机会的话,自己都要设法破坏,敌人的挫败,就是自己的成功。若是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再来一次黄雀在后呢。

    只可惜,对另外两路密探,依然没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那个管家婆娘有些嫌疑,但后宅的丫鬟小姐什么的,一样有可能,嫌疑目标太多,无法锁定。还有一个密探是潜伏在树丛里的,这种事,连于婶都打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也只能静观待变了,现在的首要问题是,向王允复命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就你一个人?其他人呢?”看见孤身回来的王羽,王允惊诧莫名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死了……”王羽把与桑二等人分开之前的事详述了一遍,然后稍加改编。

    “因为附近太过荒凉,学生绕行到了北边,耽误了些时辰才回返,到那间庙附近时,敌人已经动手了,我听见惨叫声,就躲了起来,什么都没看到。等天亮后,才大着胆子过去看了一眼,那里已经烧成了白地。”

    王羽描述的绘声绘色,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,他描述的过程也确实惊心动魄。可王允却全然不为所动,视线只在王羽脸上打转,充满了审视和怀疑。

    老头的逼视虽然犀利,但王羽早有准备,又哪里会让他看出破绽?当下抖擞精神,把一个受惊过度的少年扮得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看不出破绽,王允转而用言语刺探:“这么说来,你倒是因祸得福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,学生见机还算快,避过贼子派出来搜索的人……对了,学生后来回去的时候,在附近搜索了一边,在草丛里捡到了这东西。”说着,王羽掏出块腰牌来,双手递给王允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王允接过腰牌一看,但见此牌背面遍布云纹,正面刻着大大的一个‘卫’字,他脸色剧变,怒哼道:“卫觊,果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王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事情老夫已经知道,你做的很好,没有辜负老夫的期望……”王允疑虑消了大半,能在一定程度上操控白波军,与自己形成竞争的,确实也只有河东卫氏才能做得到,对方派人来劫杀自己的信使,试图抓活口向董卓告密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这少年胆大心细,被众护卫排斥,故而因祸得福,也都符合自己所了解的情况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至少,这少年与西凉军和卫氏没什么关联,否则就不会拿卫氏的腰牌给自己看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管家应声入内。

    “拿我那件软甲来。”

    管家大惊,猛抬头道:“老爷……”自己那个死对头,眼中刺,出城转了两天,回来居然就能得到这样的赏赐,这种事实在让他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件甲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去!”王允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管家无奈,怀着满心的不甘去了。

    王羽有些好奇,还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在小说里,王允是个大款,钱多宝多美女多,要不是有点老,就是典型的高富帅了。

    曹操刺董,他赠了把七星刀,董卓、吕布看了都是惊叹不已,光顾着赞叹,让曹操跑出了城都不知道。后来搞连环计,他也是先用明珠、金冠砸,把吕布砸到家里来,然后才安排貂蝉出场。

    这老头送出手的东西,就没有差的,看那个变态管家的样子,这软甲没准也有些名堂呢。想到这里,王羽忽然心中一动,袁绍的密探盯上的,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“老爷,东西拿来了。”送东西来的不是吴管家,那家伙大概是气不过,找个角落哭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你冒了不少危险,今以此甲赏你,希望你不要辜负了老夫的信任。”王允满带期许的看着王羽,很有诚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但王羽哪里会尽信这老狐狸?

    在这位世家出身的高官眼里,大概除了他自己之外,所有人都无法信任,都是利用的工具。正如他明知河东有变,凶险异常,仍然派遣自己等人前往,就是打算把自己这些人当探路石子的。

    现在赠甲给自己,拉拢固是一方面,说不定,不,是肯定还有试探的意思。

    甲胄在这时代,本身就很贵重。软甲更加不是普通的大路货,非达官贵人不能有,做工耗时尚远在甲胄之上。

    自己杜撰的身份是工匠之家,就算是那种没学到手艺的,这个时候,也应该……

    “咦,这般柔软,这材质非丝非毛,却不知到底是何种材料制成,真是巧夺天工啊。”王羽拎着软甲,左看右看,赞不绝口,象足了一个见猎心喜的匠人。

    王允见状,疑心已然尽去,呵呵笑道:“你虽出于工匠之家,但手艺既已失传,还是尽早改行的好。这软甲本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微一停滞,似是这软甲的来路有些不好明言,话锋一转道:“老夫不上阵,身遭护卫也多,你替老夫奔走,难免会再遇凶险,有了此甲,多少也是个防护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公赏赐,学生铭感于心。”王羽做出一副感激不尽,想表心迹,却又说不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你且下去,再过几日,老夫自有安排于你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

    捧着软甲走出门外,王羽有种中了彩票的感觉,出城转了一圈,就捞到一件软甲,这不是走运是什么?

    刚才他虽然是在做戏,但也有验货的意思,这甲的坚韧度很高,也不知以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,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。这甲只是能护住上半身,也抵挡不了太强力的攻击,但有,就比没有强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救自己一命呢。

    王允,果然不愧为多宝仙翁,散财童子之名啊。

    “寿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,是画眉?你怎么哭丧着脸?出事了?”看到画眉的神情,王羽有种不祥的预感,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是貂蝉姐姐,姐姐不好了。”画眉小嘴一扁,眼见着就要哭。

    “貂蝉出事了?”王羽急问道。

    小丫头在眼角抹了两下,很认真的看着王羽,道:“姐姐让我转告你,让你今晚在画阁的树林里等她,她有重要的事要对你说,寿哥哥你千万不要忘了,是很重很重要的事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跑掉了。这次没有笑声,倒是隐隐有阵呜咽声传来,也不知是画眉在哭,还是风声使然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那件事?可是,那信上说的明白,先用吕布和王鹏举几次对战中的反常行为动摇动作,然后赠吕布以重金,利用他的性格,就能达到离间的效果啊!是历史的惯性么?还是王允老头的习惯使然?”

    王羽的好心情没了大半,开始思索晚上要怎么应对了。

    貂蝉找自己,难道是要私奔?好像很有趣哦,不过自己跑了,洛阳的计划怎么办?

    而且,只是见过两面,貂蝉就对自己动心若此,似乎有点不太科学啊?她明明一直在说,很崇拜自己来着,这就移情别恋了?不对,也不能算……

    总之,很古怪,很纠结。算了,不多想,反正见到面也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看更新最快的武动乾坤最新章节Www..Com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