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八十一章 月夜私会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夜半三更后,月挂柳枝头。

    听着风吹树摇的沙沙声,难得的,王羽觉得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他只经历过两种恋爱模式。

    前世,就是商量好价钱,或者有人帮忙安排好了,总之,就是开门见山,直接搞正戏。

    穿越后,跟蔡妹妹来了场精神恋爱,两人相敬如宾,以音律诗文传情,雅是足够雅了,但老实说,王羽有点跟不上节奏。

    如果算上貂蝉这次,那就是第三次了,可是好像没有什么谈恋爱的感觉啊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自然而然才是真?

    结果,现在一下转入疑似私奔的环节了,这个节奏确实快了点,王羽觉得压力有点大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第一次总是让人难忘的。

    因此,总体而言,王羽对这件事以期待为主。

    他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片刻,并非出于礼貌,而是要勘查环境,免得中了陷阱什么的,就算可能性很低,也得防着点才好。

    等了没多一会儿,后苑方向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,王羽隐身树后,探头一看,正见一个身影小心翼翼的从栅栏间钻过来,身子好容易挤过来了,裙子却被勾住,急切间看不清楚,也解不开,又不敢声张,扑腾着,急的乱转。

    原来美女也是第一次啊。

    王羽强忍笑意,赶忙现身帮忙。

    “好在你来的早,不然呀,姐姐我还不知要在这里挂多久呢。”貂蝉抬手擦擦香汗,很欣慰的说道。

    王羽笑道:“你要私……偷跑,干嘛还穿裙子,不知道这东西很碍事的吗?要是快跑时被人一脚踩到,你还不得摔个狗啃泥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啊?”貂蝉很委屈,“我也好,姐妹们也好,只有这种衣服呀,难道你让我只穿小衣出来吗?”

    也许是气氛的影响,又或是貂蝉本身的魅力,反正王羽的心里荡漾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……”解开了裙裾,王羽目视貂蝉,这美女机灵古怪的,到底要做什么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来。”貂蝉一把扯住王羽,往画阁后面的树丛中跑去,一直到了树丛深处,这才转身面对王羽,一双秋水似的明眸,仿佛两潭清泉,倒映着天上的明月,瞬也不瞬的望着王羽。

    然后,仿佛做了某个重要决定一般,芳唇中吐出一缕香气:“小寿……”

    花前月下,莺声软语,气氛旖旎之极,王羽很有一股冲动,要将面前的玉人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然而,貂蝉的下一句话,却让他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“昨天大人找过我,说要将我先献吕布,再献给董卓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连环计!

    尽管不是没有别的办法,但王允还是选择这条他最擅长和熟悉的策略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貂蝉,只能依计行事,有了这几天的经历,王羽也很能理解,除了乖乖听命之外,她一个弱小女子又能如何?

    现在,她有了新的选择,她会怎么做?王羽突然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貂蝉幽幽道:“小寿,我想让你帮我一个忙,可能会让你为难,不过,除了你,我也找不到别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天出城,去颍川,追上王将军的队伍,想办法见他一面,告诉他,京师即将有变,让他不要回泰山,让他回来,趁着西凉军大乱的时候,救大汉,救天下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什么?”如遭雷击般,王羽彻底愣住了,这绝对是个让他意想不到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移兵南阳的消息,没有通传出去,外面流传的版本是,他心灰意冷,打算和公孙瓒等人一起借道豫州,离开洛阳。所以,貂蝉才会说让他回军洛阳,拯救苍生云云。

    可问题不在这里,问题是貂蝉为什么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大人要设计反间吕布,对付董卓,我就是那个引发他们矛盾的关键。”

    貂蝉低声解释道:“我当然不情愿,可也没有其他办法,不过,我可以让我的牺牲,变得更有价值。大人也好,董卓也好,又或是那些诸侯,他们都不是真正的英雄,无论是谁掌权,这世道都不会有变化,当今之世,英雄莫过王鹏举!所以,你要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,让他回来!”

    这一瞬间,貂蝉身上像是发出了光芒,仿佛要奔月而去的嫦娥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王羽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被这样一位美女,用这样崇拜的语气说起,说不感动肯定是假的,可问题是,以朱寿的身份应该怎么回答呢?

    沉默片刻,王羽突然说道:“姐姐,你这样做,王将军他不会高兴的。你先别说话,听我说完,你知道霸王别姬的故事吗?王将军在孟津战牛辅,曾让乐师以此为题,演奏过一首曲子……”

    王羽把后世改编出来的那段故事讲了一遍,然后缓缓说道: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虞姬自刎是错的,她如果不死,霸王是要突围的,实际上,他做到了,虽然突围后,身边只剩二十八骑,但是他做到了,他要证明给虞姬看,他能行!他不肯渡江卷土重来,不是因为他没有颜面见江东父老,而是因为他最爱的女人死了,他要陪她一起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竟是这样么?”说到这里,貂蝉已是泪眼迷蒙,喃喃道:“王将军说自己不爱江山爱美人,原是与那西楚霸王同出一辙,却不知谁家女子有幸,能得到王将军的宠爱,貂蝉是个苦命女子,却是没那个福分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姐姐天生丽质,心地善良,更对王将军一往情深,王将军那样的多情种子,若是看到姐姐,定会爱若珍宝。姐姐断不能自弃,要等着王将军的到来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等得到吗?”貂蝉眼波迷离,注视王羽。

    王羽晒道:“当然了,他会身穿金甲圣衣,骑着乌骓宝马来迎娶你的,不能做到这个,他还称哪门子英雄?”

    “不许说王将军坏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王羽无奈道:“总之,在那之前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!”貂蝉哑然失笑,道:“人小鬼大,你拿什么来保护我?你是能打败吕布,还是能吓倒董卓,又或能让大人附耳听命?”

    见她恢复精神,王羽也安了心,正待说话时,突然,书房方向传来一声低喝:“什么人在那里!”

    王羽心中一凛,来的时候明明没人,只能是自己被貂蝉分了心神的时候,有人潜行过来,被貂蝉的笑声惊动了。对方的身份只能是……

    三路密探之一!

    王羽没立刻行动,对方的动作却不慢,从书房内接连冲出五个黑影,互相示意一番后,直接往二人所在的方向逼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寿,你快走,我不要紧的,你想办法去颍川。”貂蝉大惊失色,却慌而不乱,猛推王羽,想让他自行逃走。

    王羽当然不会走,几个密探而已。

    他不想,貂蝉又哪里推他得动,眼见那几个人已经逼近,吓得花容失色,被王羽一把揽到背后,这才略觉安心。

    “哈,我当是什么人,原来却是你们两个狗男女在这里偷情,倒吓了老子一跳。”其他四个人都身着夜行衣,蒙着脸,只有中间那个人穿着常服,赫然就是那个账房陈观。

    “怎么处置?”一个黑衣人转头问道,说话的同时,手上还做了个下切的动作,显然是想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陈观摆摆手,狞笑道:“这么娇滴滴的美人,亏你们下得了手,先拿下了,等探明宝藏属实之后,一并带走,让兄弟们也乐一乐。哈,今天真是个好日子。你们最好不要叫,乖乖的,我就留这小子一条命,不然的话,嘿嘿,别怪我没警告过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冷冷的打断了他:“狗改不了吃屎,袁绍果然故技重施,又想玩强取豪夺的把戏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冷丁听到主公的名字,陈观大惊失色,几个黑衣人也尽皆色变,纷纷拔出了刀剑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要你们命的人!”王羽肩背一挺,气势陡然生变,那双若寒星的虎目射出两道冷芒,所到之处,各人无不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一起上,杀了他!”陈观厉喝一声。

    王羽轻轻将伏在他背上的貂蝉推开,冷笑着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几个杀手以为他胆怯,心中惊疑之意消退,气势暴涨,连手中只有一把匕首的陈观都冲了上来:“砍断他手脚!抓活的,问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这些杀手训练有素,从不同方向攻上来,攻击却在同一时间到达,刀锋剑影交织成一片,分取王羽四肢,让人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。

    眼见王羽就要溅血刀剑之下,貂蝉眼前一黑,几乎晕倒,就在这个时候,她觉得眼睛一花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呃!”四声闷哼,也是几乎同时响起,让貂蝉不能想象自己眼睛的是,那四个杀手竟然两两对刺,自相残杀起来。

    陈观也目瞪口呆的立在原地,他完全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,以至于他忽略了眼前还有一个对手!

    或许,他一直都没把王羽当成对手。面对王羽这样危险的敌人还轻敌,就算是吕布,也一样要倒霉,陈观的悲剧自然无可避免。

    他最后的感知就是那一缕刺骨的寒意,在他喉间掠过,随后,天空开始旋转,世界陷入了昏暗。

    “小寿,你到底……”情势跌宕起伏,瞬息万变,貂蝉完全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“早就说过了啊,我就是泰山王鹏举。”王羽傲然转身,笑容中充满阳刚之气:“貂蝉,来,让我们一起看看所谓的宝藏,到底为何物吧。”

    抬手指向处,正是书房,门内黑沉如墨,显得有些阴森,却又仿佛透出了一丝金光。

    王羽知道那是错觉,不过,能吸引袁绍这样的人,不辞辛苦派人来图谋的所谓宝藏,应该不会让人失望吧?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