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八十二章 灵帝秘宝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来吧。”

    1万不口筻王羽很自然的挽起了貂蝉的纤手,小心的避过了地上的尸体和血迹,往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貂蝉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,她有些木然的任王羽拉着,眼光在几具尸体上一掠而过,然后定定的注视着王羽的背影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两人已经走到了书房门口,她突然举起另一只手,重重的向王羽头上敲下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王羽没躲,这点力气,给他挠痒痒还差不多。他只是有些惊讶,转头时,看到的却是一张含怒带嗔的俏脸。

    “不是跟你说过吗,不许拿王将军开玩笑,你就是不听!现在你又要进书房做什么?你刚刚可是杀人了呀,杀了账房的陈先生!”

    王羽一摊手,无奈道:“我没开玩笑啊,另外四个也是我”

    “少来骗人!”貂蝉一又腰,气哼哼道:“我看的很清楚,那几个笨蛋脚下打滑,所以刺中了同伴,对,就是这么回事。”初时的惊讶一过,她又找到跟王羽相处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“…你肯定?”王羽无语,这世上哪有那么蠢的杀手,而且同时还出现四个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貂蝉本来还有点心虚,可被王羽这么一问,她面子挂不住了,挺起爆满的酥胸,骄傲的像只小孔雀“姐姐我啊,可是见过不少世面的,这种小场面看得多了,你不懂的,对了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手又敲了王羽的脑袋一下,迎着后者不解和委屈的目光,她凶霸霸的说道:“你刚才叫我什么?谁让你叫我名字的?你以为你扮王将军扮得很像是吧?哼,瞒不过我的,叫姐姐,知道了吗?小

    寿!”

    “…好吧,姐姐。”王羽撇撇嘴“我不像那你心目中的王鹏举是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他呀”貂蝉侧头想想,喃喃道:“是个俊秀少年,长得很英武,国字脸双眼炯炯有神,他总是在忧国忧民,所以,身上有一种忧郁气质…反正啊,他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,小寿你呀,是怎么也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起葱白的手指在王羽额上轻轻一戳,吃吃的笑了。

    看着像个huā痴似的貂蝉,王羽摇摇头:你形容的那个不是王鹏举,而是岳鹏举,就差没在背后刺上精忠报国了。得,这个美丽的误会看来一时半会儿是解不开了,还是先寻宝要紧。

    他手上微微用力,扯着huā痴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很黑,伸手不见五指,貂蝉突然有些胆怯:“小寿你要做什么,这是大人的书房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做什么,当然是寻宝,你没听那个姓陈的说话么。”王羽随口答道,他正在努力适应黑暗。夜里点火太容易引人注意了,在确认宝藏的存在前,他不打算冒险。

    黑暗对他来说不是问题,既然那几个人是从书房出来的,那么,宝藏所在几乎可以确定无疑,那张书桌!

    一边适应,一边朝着记忆中的方位前进到得书桌跟前时,王羽赫然发现那书桌果然是个机关!而且,陈观等已经成功的破解了机关,书桌已从原来所在处挪开,露出了一个斜向地下延伸的甬道,甬道处还有阶梯!

    通往宝库的地道?

    王羽转头看看貂蝉,后者捂着小嘴,惊讶万分,见王羽看过来,她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对此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王羽闭上眼,确认了一下方向,然后点燃火折,拉着貂蝉踏进甬道。

    貂蝉似乎也有了兴趣,往回抽了一下手,见王羽握得颇牢,抽不动,她脸上微微一红,却也没说什么,而是乖乖的跟在了王羽身后,与先前的活泼模样,大有不同,别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王羽无缘看到这些,他正为眼前所见所惊。走了一段,

    空间扩阔,从只容一人行走,变成可容数人并行的廊道,笔直向西延伸,尽端是蒙蒙青光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通向皇宫的?”王羽突然冒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哦。”貂蝉接话道:“去年十常侍作乱,杀了大将军,大将军的部属攻打皇城,四面围得水泄不通,结果还是被他们挟持陛下和弘农王逃走了,说不定,就是有密道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姐姐果然有见识。”王羽点点头。

    意见受重视,貂蝉心里一阵欢喜,旋即又觉得不对,暗骂自己没出息,被一个小毛孩称赞,有什么可高兴的?今晚发生了太多事,自己有些不正常了,嗯,准是这样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间,王羽突然站住了,貂蝉一时不察,直接撞到了王羽背上,虽然不疼,但却大是羞恼,娇嗔道:“笨小寿,你又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王羽也没想到会有这香艳的一幕,他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感觉,那两团柔软,拥有着惊人的弹力,自己这便宜姐姐,比看上去还要有料呢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不许你想!”见他一脸回味的模样,貂蝉更是羞恼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好啦,君子动口不动手,姐姐,我是在想,你见识广博,现在能不能告诉我,我们应该往那边走?”

    貂蝉这才发现,身遭已经光明大放。定睛一看,却见两人正身处一个小小的宫殿之中,顶端和周围的墙壁处,镶嵌的尽是夜明珠,先前看到的朦朦青光,正是从这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前方和左右手两边,各有一条黑黯羧的通道!

    “好溧亮啊!”女孩子对珠宝一类的东西,都没什么抵抗力,貂蝉也不例外,看着这梦幻一般的景象,女孩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王羽对夜明珠兴趣不大,他正在盘算着,到底先走哪个方向。

    这条密道是从皇宫出来的没错了。司徒是当朝三公,是皇帝的亲信大臣,连通司徒府倒也不奇怪,而另外两条,很可能是分别通往城外和宝库的。

    依照方向判断,通往宝库的,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既喜欢回头挖下来便是,现在,咱们先去另一个宝库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抄起貂蝉的纤手,拉着依依不舍的美女往左手边的那个甬道走去。

    按照小说里的记载”张让等人出城后,到了北邓山一带,所以,北边那个应该是出城的。一切都是推测,不过携美探险本来就是很快乐的事,就算多走点冤枉路又能如何?

    当然,顺手挖两颗夜明珠是必须的,论照明效果”这玩意比火折子强多了。

    王羽一路走得小心翼翼的,生恐遇到传说中的机关陷解,不过那些东西似乎只存在于小说之中,建密道的人完全没做这方面的布置。

    走不多久,一个巨大的石室出现在面前!

    这是一个宽阔的密封地室,宽达几十步,室顶四角均有通气口,四周堆放的,都是形状各异,长短不一的木箱。

    在石室〖中〗央,有一张桌子,桌上摆放着几个木匣。木匣有大有小,大的长如书简,整齐的摆放在四周:正中间则是一个只有巴掌大小

    木匣,看起来很宝贵的样子。

    桌下尚备有引火之物,以供点燃平均分布在四周室壁上的八盏墙灯。

    “真有宝藏?”王羽忙着点灯”貂蝉张大了小嘴,站在原地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王羽笑道:“当然了,否则袁绍怎么会大费周章的派人潜入洛阳?”说话时,他已经开始查看摆放在地上的那些木箱了,貂蝉跟在他的身后”小心翼翼的张望着。

    木箱里放着的,都是兵器!

    所有兵器,均以防腐防的特制油布包里妥当”放在木箱之中,大部分都是同一种制式兵器”王羽穿越以来,面对过不同的对手,不乏精锐,但这种兵器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似刀似剑的武器,长柄,双面开刃,总长度约七尺,锋刃和柄的长度相近!

    不用拿起来挥舞,王羽就能感受到这种武器蕴含的巨大威力,一个名词浮现在他心头:斩马剑!

    陌刀的前身,汉代武器的巅峰造诣之一,与大黄弩一样,成为绝响的斩马剑!

    据说,这种武器威力虽大,但因为工艺复杂,铸造艰难,所以,只在宫廷中作为仪仗之用,甚少会出现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实际上,自汉武之后,汉军在骑战上的造诣,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北方诸胡。这种步对骑的利器,就算放到战场上,也没有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斩马剑,原本就是西汉初期,汉朝的疆域还没有向外拓展时的作品。

    这座宝库无疑是皇家所有,只有皇家,才有可能拥有数以百计的这种利器!当然,现在,它们是王羽的了。

    除了数百柄斩马剑之外,还有各式其他兵器,无一不是名匠精心制造的,随便拿出去一柄,都能跟关张手中的特制兵器特制兵器相提并论,甚至犹有过之。

    短箱之内,装的是弓,有骑兵用的骑弓,也有步兵用的长弓,王羽对弓箭没多少了解,不过,这些弓摆在这里,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不是宝弓的话,能被煞有其事的摆在这种地方吗?这里的东西,可都是皇家的秘藏!

    其中几把造型略有特别的弓旁边,还摆放了特制的箭!精钢为杆,白羽为镝,三棱形的箭头,仿佛后世机械做出来的一样匀称,一看就知道非是凡品。

    王羽随走随看,神情越来越〖兴〗奋,虽然除了那些夜明珠之外,这里再没有金银财宝之类的东西,但对他来说,这个宝库的价值比金银财宝可强多了!

    大丰收!

    搞清楚兵器摆放的规律后,他特意在长兵器里面翻查了一番,居然让他找到了一把精钢长槊!皇家秘藏的东西,自然比他从白马义从那里拿来的强多了,王羽自是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不过,貂蝉却失去了兴趣,她对这些冷冰冰的杀人兵器,没有任何好感,可看到王羽兴致勃勃的样子,她也知道打扰不得,百无聊赖中,她的目光转向了桌子上的木匣。

    王羽挥舞着长槊,爱不释手,自从跟吕布一战后,他对马槊就产责了极浓厚的兴趣。这种功能繁多,威力巨大的武器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他的战法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时代的武人,对马槊并不重视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的马槊,更多的是作为冲阵用的一次性武器,前排的骑兵用马槊冲开阵势,后排的骑兵用马刀砍杀。为了这种目的造出来的槊,质量自然不会太好。

    现做的话,马槊的工艺并不在斩马剑之下,一柄好的马槊,制作过程甚至要huā费几年时间,王羽哪有那个时间等?本来想着先凑合一下,结果在这里有了意外惊喜,他又怎能不心huā怒放?

    “呀!”正欢喜时,一声尖叫响起,王羽被吓了一跳,转头急看时,却见貂蝉正站在桌边,满脸通红,一卷绢帛被她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没事吧?”王羽放下长槊走了过去,见貂蝉无恙,便俯身去拣那绢帛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!”貂蝉又是一声尖叫,脸红红的想把王羽推开。

    王羽本来只是稍有好奇,结果被貂蝉一闹,他的兴致大起,抢在貂蝉阻止之前,他飞快的掀起绢帛,眼光迅速在上面扫过,看清上面的图案后,他笑了。

    貂蝉大窘,娇嗔道:“还笑,男人啊,都是坏东西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画的”王羽偷笑,不就是春宫图么,有啥稀奇的?

    不过,这玩意倒是个佐证,据说汉灵帝就很荒淫,他发明了开裆裤,让宫中的女人们穿着,以便于他随时宠幸云云。也只有这位爷,才会煞有其事的把这东西,收藏在宝库里吧?

    他看向其他几个木匣,貂蝉大嗔:“你怎么还要看?人小鬼大,就是不学好。”

    王羽指指中间那个最小的:“这个总没问题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”貂蝉有些犹豫,春宫图中间的,不会是那种东西吧?

    “这是同物?”

    没等她想个所以然,王羽已经将木匣打开了,里面的东西,让他感到愕然。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