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三 只身入虎穴,乾坤指掌中 第八十五章 情场如战场

【正在度娘小说网阅读三国第一强兵的朋友记忆力惊人!仅仅用一秒钟记下本站网址(www.duniangxiaoshuo.com),你也能做到吗?】


    “要不如妾,妾不如偷,偷不如偷不着”貂蝉侧着头,反复将画眉转达的真言念了几遍,有些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:“他只说了这个吗?”“他还说大人要用连环什么的,把他也给连进去,所以,不会急着把人出手,只要应付好那只老虎,就不怕那只熊”画眉扯着发髻,很苦恼的说道:“就是这样吧,画眉实在记不住了,寿哥哥说的话好难懂,像是绕口令一样!”

    招蝉笑着宽慰道:“画眉,你传话传得很好,我都明白了,不过,这些话你不要再向其他人提起哦。”

    “呼。”画眉拍拍小胸脯,嘟着嘴吁出口气:“这样就好,就算姐姐你不,丁嘱,我也没法说给别人听,要不是寿哥哥说事关重大,我哪里记得住这么多听不懂的话啊?”

    拍拍小丫头的头,以示勉励,招蜘若有所思望向了书房的方向,突然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这个少年,到底是什么人,难道真像他说的…不,不可能,王将军是个盖世豪杰,怎么会是这么个看似无害的少年呢?嗯,也不能说完全无害,总觉得他笑起来的样子,坏坏的。

    “招蜘姐姐,你在想什么?脸怎么红红的?”画眉侧头看看招蝉,再拉住招蝉的手,好奇的问道:“手也有些烫俟,不会是受了风寒吧?”“没有,没有”招蝉有些心虚的否认着,自己都觉得底气不够足,要命的时刻,救星到了,她向窗外一指:“呀,你看,大人来了,你快躲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画眉跑掉了,招蝉整理了一下情绪,准备应付今天的连场挑战。

    昨天初闻噩耗的时候,她只觉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,但今天,已经不一样了,她知道,自己不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王允进出后huā园的时候,并没有留意到,有人一直在关注着他的举动,当他出来的时候,那人还轻松的笑了。

    王羽的确有松口气的理由。

    去河东的任务,以及王允的态度,都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上次的挫折,只是增加了与河东方面联系的风险,却没有彻底封死这条路:而经历过上次的试探之后,自己在王允心目中,应该已经是个可用之才了,当然,在彻底得到信任之前,还需要考验一下。

    去河东,王羽并不排斥,那里的战况,对洛阳的局势也有很大的影响。只是司徒府这边让他有些放心不下,招蝉是其一,另外就是宝库里的兵器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似乎可以放下一半的心了,至少招蝉已经搞定了王允。

    王允进去的时候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,出来的时候却若有所思,八成是被自己教给招蝉那套理论给搞懵了,成为了招蝉理论结合实际的第一个牺牲品。

    想要彻底放心,还要搞定吕布!

    另外,那个管家也是个小麻烦,顺带着一起解决掉好了。

    吕布来的很准时,午时刚到,就踩着点进了门。

    王羽绕到画阁的后门,开始偷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连环计的现场版,王允摆了一桌酒,叫了几个歌姬来陪着,两个人喝到差不多,两个青衣小婢引着盛装的招蝉出场了。

    吕布惊问何人,王允答曰:干女儿,然后引入酒席,陪酒的同时,眉来眼去一番,最后说定将招蝉许配给吕布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这是原来的剧本。

    改编后的剧本,招蝉扮演的是个傲娇女。

    前面的问答是一样的,只是招蝉却面无表情,施了一礼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1小姐稍待!”她一走不要紧,吕布正看的目不转睛呢,当下就急了,见招蝉不停步,他转向王允道:“司徒,令千金既然来了,何必便走?且容布说上只言片语也好啊。”王允发话道:“将军吾之至友,孩儿便坐坐又何妨?”

    他原本是打算等吕布出言相邀,招蝉再假作离开,他主动出言留人。现在变成了吕布央他留人,这么一来,他的主动权就大得多了。

    这效果确实有点不一样,王允心中暗赞:女子总结出来的道理,确实比自己想的更细致一些。

    招蝉假作无奈的坐下,心里也在偷笑:小寿的办法果然很好,大人要的就是吊住吕布的胃口,这样一来,他就不会马上开口把自己送出去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眉来眼去,招蝉好像蔡琰附身似的,表现得极为冷淡,但吕布却更殷勤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对女色的抵抗力就差,不然当日也不会被王羽一句不爱江山爱美人给糊弄住。此刻全然不见平时的桀骜,倒像是个陷入初恋的初中生。

    其实,这已经是在夸他了,要让王羽来说,他表现得比小学生还不如,嗯,还得是二十世纪的小学生。看过吕布的表现,王羽算是找到优越感了,跟天下天敌的吕布比权来,哥简直就是情圣啊!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王允看不下去了,他找了个借口,直接溜掉了。他怕自己看到太多吕布的糗相,容易弄巧成拙,激得对方恼羞成怒岂不糟糕?

    离开画阁的路上,老头一直在擦汗。

    早就断定吕布是好色之徒了,可是,谁能想到他竟然这么贱呢?对一个歌姬居然百般讨好,这不是自甘下贱么?哼,武夫果然是武夫,粗鄙!

    “1小姐可听闻过布的勇武之名?”吕布的追求方法,的确不太高明。

    招蝉细声细气的回答道:“妾听闻将军日前与那泰山王鹏举一战,居然能战成平手。想那泰山王鹏举勇冠三军,天下无敌,将军能与他战成平手,想必武艺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”招蜘一副不明世事的样子,吕布却气得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什么叫和王羽战成平手,就是武艺极好?明明是本侯压着他打,把他打得跟个死狗似的,勉强撑到援军出现好不好?

    “本侯一时惜他人才难得,没有骤下杀手罢了。”吕布难得的解释了一次。

    然而,招蝉却像是天然呆似的,继续哪壶不开提哪壶:“这么说来,当日在河阴和孟津,将军也是惜才了?将军因惜才之故,甘冒激怒丞相的危险,真是大仁大义之举啊,为了此番情义,1小女子敬将军一杯。”“…”吕布强忍着才把这口酒喝下去,酒入喉咙,那火辣辣的感觉,仿佛喝毒药一般。

    河阴是他最大的伤处,当日他真的是被董卓骂的跟狗似的,要不是董卓不想失去并州军,说不定会下令杀人都未可知!而他自己,当初也是忍得很辛苦,只是顾忌并州军的兄弟,才没当场把董卓给剁成肉酱。

    现在又被提起,说话的要不是招蝉,看起来也是语出无心,而是换成其他什么人,他早就把对方撕成碎片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王允看时间差不多,转回来了,老头满脸带笑的问道:“孩儿,你可将温侯服侍周到了么?”

    招蝉娇怯怯答道:“大人,吕将军给贱妾讲了些他的威猛战绩,真是让人心生景仰呢。”

    受了这重重一击,吕布端酒杯的手又是一颤,彻底拿不起杯子了。

    “哦?”王允看看吕布,又看看招蝉,总觉得哪里不对,可又看不出什么端详,满脸狐疑。

    “司徒,布不胜酒力,今日且先告辞,来日再登门拜访。”吕布待不下去了,起身拱拱手,转头就走,走到门口,突然回身,深深的望了貉蝉一眼“1小姐,布会再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贱妾恭候将军大驾。”招蝉俯身一礼。

    王羽暗叫可惜,要是自己能现身就好了,那句“下次长进点,刚好原物奉还啊!

    不过,现在却也不迟,吕布既然来了,正好可以给自己帮个小忙。

    吕布出得门外,有仆从奉上马缰,正待上马,忽听一旁有人高声道:“恭喜温侯,贺喜温侯,无人可制的王鹏举见了温侯,都只能望风逍逃,今日又抱得美人归,正是情场战场双丰收啊!”吕布只觉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破了,一股热血直冲上头,憋了大半天的气全都涌出来了?

    “混账!”盛怒之下,他哪里还去看来人是谁,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是一脚!

    “嘭!”“轰!”吕布盛怒之下的一脚,力道何等惊人?

    就算关张被他踢个正着,也得受伤不轻:狮虎挨了,也得当场去了半条命:普通人挨上,那就是死路一条!

    说话者应脚飞起,如同离弦之箭一般,倒飞出去,直撞在院墙上!

    坚固的院墙轰然而倒,只留下漫天的烟尘。

    司徒府众人都被这惊天一击吓傻了,哪里还敢上前?吕布更没有向人解释的习惯,翻身上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待他走远,烟尘散尽,众人这才围上前查看,却见残桓断壁中那个死的不能再死的人,除了吴管家更有何人?

    众人骇然相顾,不明所以之中,又略带了几分爽意,管家平时作恶多端,死了对大家来说,都是好事,只是他这个死法府内某处。

    “朱兄弟啊,你让我跟管家说的那些话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我怎么觉得这心里有些不踏实呢?咦?外面好像有什么声音,谁家屋子倒了吗?”向管家传过八卦之后,于婶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王羽摆摆手,宽慰老太太道:“于婶,放心吧,没事的。除旧迎新么,屋子倒了,就再盖新的呗。”

温馨提示:本章节阅读完了,下一章可用键盘上的方向→来翻页,或者拉到网站底部点击翻页链接!